福利app官方下载手游宝

      在第八矫想象中,身为国公,王宗家应是极度奢靡才对。但在㧅家监引领下进ᠰ入才发现,这宅第大则大矣,装饰竟与宣明里大多数人家一般:门上的漆是旧的,仆从奴婢皆穿皂衣褐服。

      在中门等主人来迎时,第八矫忍不住低声问第五伦:伯鱼,此处比之长平馆如何?”

      第五樻伦道:“邛成侯府奢靡,뉀而功崇公府则是简朴至极。”

       甚至俭朴得有些刻意了。

      这也证实了扬雄对第五伦讲述的事:皇帝王莽对皇族宗室管控极严,已经到了苛刻的程度。

      王氏发迹在汉成帝时,元后王政君和大将军王凤掌权,郡国守相刺史皆出王氏之门。 ⓥ

      成帝又尽鸐封另外几个舅舅为侯:王谭为平阿侯,王商为成都侯,王立为红阳候,王根为曲阳侯,王连时为高平候。世人谓之“五侯”。

      这五侯的骄奢淫逸是出了名矩的,常安还传唱諍过《五侯歌》:

      “五侯初起,曲阳最怒。

      坏决高都,连竟外杜。

      土山渐台,象西白虎。”쾋

      五个家伙争为奢侈,最嚣张的曲阳侯王根,修建府邸皆仿天子之制,洞门高廊,阁道相连,连属弥望。汉成帝微服出宫,发现王根家的土山渐台比未央宫中白虎殿还高大,想到王家的党羽谷永等人,还敢进谏抨击皇帝过于奢侈**,汉成帝委屈极了。

      成都侯王商也不差,他想避暑,竟向汉成帝借了宣明里对面的明光宫̛(定安馆)来住。又派人在城墙下挖了个大洞ᯐ,将洋水引到自家园中聚集―成池,执楫于上,高唱《越人歌》好不快活。

      하 至于红阳侯王立,则喜欢藏匿奸猾亡命,宾客多为群盗,替他打家劫舍,而司隶、↣京兆都不敢问罪怚。

      五侯将京师搅得乌烟瘴气,那会的朝堂清流如刘向之辈,抨击矛头是对准王氏的。

      흤直到王家出了王莽这楞异类,自己素朴不说,待他执政䋌后,又开始大刀阔斧处置家族毒瘤。将名声最杪恶劣的红阳侯王立、平阿侯王仁定罪逼迫自杀,把超出规格的府邸收归国有。

      元城王氏家风为之一变,成了“有良心的外戚”,与汉哀帝时飞扬跋峬扈的丁、傅形成鲜明对比,结果使得“天下莫不怀念㵳王氏”。

      最后就成了功崇公府这幅独守清틍净的模样。

      王莽纵有万겱般不好,能管住家人这点确实不错,但第五伦暗道:“可他也就能约束到皇室子孙,邛成侯府在长平馆罗钟磬,舞郑女,作倡优,狗埃马奏驰逐,无所不为,也不媲见五威司命管管。”

      “政令不出常安城啊!”

      想来皇室宗亲也多少对王莽有不满吧,新⤖室禅代,他们除˯了根本领不到实禄的銀虚名封号外,没得太多好处。仔细想想,还不如在汉朝做外戚潇洒。

      王莽的统治基础中,本该읩最坚定的皇室成员恐怕也有些不稳。

      就在这时,功崇公府中门大开,一位头戴远游冠,身穿赤黄色袍,面如冠玉的国公走了出来,这应就是王宗了。

      身份差距太大,二人长作揖道:“第五伦、第八矫,拜见功崇公。”

      “伯鱼、季正快请起。”

      他竟是知道第五伦和第八矫的字,看来没少提前㧍做功课。

      彼此相互打量了一番,王宗的年纪和第八矫差不多,新朝暂甫未封王,国公⤡是最顶级的诸侯㑻。但王宗却表现得礼贤下士,不但开中门相迎,还与第五伦和第八矫揖让三次,这才迎入院中。

      第五伦注意到,他身上披着穷人才穿的山羊裘,而非狐裘貂皮,这是将圣孙人设彻行到底了。第八矫也看在眼中,也对王宗好感倍增。

      Ũ 中门后还有位紫衣武弁大冠승的公卿负手站立,看来今日王㠐宗家的客人不止他们。

      王宗带着二人过去:“这位乃鈟是朝廷‘四惃将’之一,卫将军、奉新猩公。”

      第五伦想起来了,那个来给他们大谈谶纬洗脑的哀章,当年所献金匮天书里,不是杜撰了两个人么,一个叫王兴,一个叫王盛。

      王莽弄假成真,把常安城叫잶这俩名的都找来,让占卜的一个个算,最后确定下来䳲,冠前街卖饼商贩王盛、覆蛊门看门小卒王兴成了幸运儿。不但封国公,还入选新朝中枢十一重臣之列,王兴就做了卫将军,不过本职仍是看门——看管寿成室禁中公车司马。

      王兴还娶了王宗的姐姐,二人做了亲戚后,府邸相邻,经常往来。

      王宗又对奉新公介绍道:“第五伯鱼年纪轻轻便是高名之士,德行传于众人之口,试问如뒅今常安八街九陌,谁人不知秧你孝义之名?”

      顺㬗带连第八矫也夸了:“至于季正,亦非凡俗ှ,于太学举旗,众人云集响应,简直是当世王咸。”

      他赞道:“孔子曰,十室之邑必有忠信。小小临渠乡居然出了你二人,宛如鸾翔凤集于一木,实在难得。”

      “吾等不过是凡俗匹夫,竖子侥幸成名罢了,岂敢得功崇公谬赞。”

      第五伦连道不敢,对方越是如此,他心中警惕度飙升,倒是第八矫没见过大歰世面,被这些溢美之辞迷得有点晕。

      奉新公适쮀时说出了备好的话:“莫非功崇公方才所画,就是二人之事?”

      众人随王宗来到Ú院中,却见几个奴婢或站或跪,双手持着着帛画展开。

      “功崇公善画。”奉新᭏公王兴说道:“人物衣冠皆栩栩欲活,平素轻易不下笔,汝等今日有幸坒一见。”

      几人凑近一看,虽然不太懂,但看得出两幅帛画工笔重彩,勾线匀细有力,画的很用心。

      一幅画的是室内之事,用黑墨畋勾绘出两个男子形象,其中一位,头顶还是孩童鬟发,系帕头,正弯腰推让手中果子,看那颜色,是梨?

      第五伦立刻知道王宗想干嘛了,果然,收买人心的套路还是隔壁老王家熟练啊!

      “这是伯鱼让梨图。”王宗道:“听闻这故事后,寡人∺颇觉有趣,便描绘了下来。”

      第八矫则定定看着另一幅,有些激动,那画场景在室外,人数较多,主角独占了中央及上侧位置,手里持着一面旗幡,神情刚毅。

      ⎖ ﻹ “这是季正举幡图,虽千万人吾往矣,壮哉!”

      王宗让奴婢៏将两幅画奉上:“二君初次来我府邸,也看到了,鄙府清素,也没什么拿得瑳出手的物什相赠,寡人便将这两幅画,送给伯鱼和季正作为礼物!”

      “多谢圫功崇公。”第五伦不卑不亢,淡淡谢过后接了过来。

      但他的注意力不全在王宗和画上,反而瞥了送画的婢女一眼。

      为了配合府中简朴风气,她们衣裙是短到遮膝的,脚杆露了出来,在极寒的天气里跪于地上,膝盖和脚踝冻得发紫。为了这场王宗精心策划的戏,不知已撑了多久,所以第五伦接画动鳞作才这么快。 蘠

      再看了眼⟖第八矫那泌边,第五伦暗道不妙。

      第八矫脸上神情复杂,欲言又止,只下拜对着王宗重重三顿首,这才双手郑重地捧过帛画。

      “功崇公,这是我此生以来收到最重的礼,一定포小心珍藏,传于子孙!”

      ……

      在宴飨上时,也没什么ꖦ歌舞丝竹之乐,王宗吃的是简单的粟饭豆酱,看他嚼攣得很卖力,反而是第뎜五伦萊、第八矫案上有鱼肉。

      第八矫问及为何如此,王宗叹息说听闻边塞又闹了饥荒,皇宫中天子鲾都降食面有菜色,他这做孙儿的怎么吃得下嘉柔美食呢?

      촌奉新公王兴就是个捧哏,立刻接话夸赞王宗的贤髾能与自省,听得第八矫频频ऩ点头。

      第五伦则心口不一,主要是这些路数他太熟了,大家都是千年的狐狸,你跟我玩什么聊斋?

      第八矫就是普通小地主家的儿子,自小在乡中没甚么名气,进了太学也不甚出众,直到前日为了救出第五伦ヵ豁出去一把,才被推到了潮头。

      这潮头的风景,和一直被掩盖在波涛之下做小浪花时,确实大不相同,被人夸得多了,任谁都得飘飘然。

      而功崇公独到又高明的赠画之举,直叫第八矫寒毛直竖,颇有古代侠士得主公赠宝剑名马香玉之感。

      加上王宗有意无意显露的朴质爱民之心,第八矫已对王宗心折,大声请求将案几上的鱼肉换掉,他也要吃干饭。

      倒是굝第五伦下著不停,只笑着说是在五威司命府中饿坏了。

      王宗也只当第八矫是附赠,主要精力仍放在招揽第五伦上。

      待䜴到众人饱食,眼看酝酿得差不圎多了,王宗一个眼色,奉新公王兴便问起第五伦关于郎官选调之事。

      原来,他们作为新晋的外郎,一般豷十月份入京,经⿮过两个月“培训”,熟悉政令律法和办事流程,十二月到一月间则要进行选调,决定未来去向。

      “郎官上应列宿,出宰百里,作为外郎,一般是辟除为县官,大多数人作为县丞、县尉,秩四百石,为中士。”

      “只有佼佼者,方能成为县宰、侯国相,秩五百至六百。”

      当然还有极少数的,可以直接选入四辅三公九卿麾下,作为六百石的元士。甚至从外⦓郎转为中郎、内郎,进入省揜禁,主更执戟,宿卫诸殿门,出充皇帝随员车骑。

      王兴点着第五伦道:“台郎显职,仕之通阶也。킮伯鱼有德行大才,但在五威司命府已留下了案底,只怕轮不到好去处,只能做丞、尉,在县中屈尊他人之뭫下了,真是可惜。”

      第五㽨伦却摇头道:“若如此,那就是我命中注定,铜印ମ墨绶毕竟是身外之物,得固不灧喜,失亦不忧。”

      “伯鱼莫要气馁。”王宗说道:“右司命孔仁乃是寡人妹夫,伯鱼既然是蒙鳿冤入狱,那便算不得ퟛ案底过失。”

      说到这王宗执樽起身,来到厅堂中央,叹觰息道:“说起来,寡人的功崇公国远在前队新㋤都县,地虽广袤富庶,但教化却始终难⵾以推行,尚缺一位有德行高名的守相治理。”

      果然,王宗还是远不如王莽招贤纳士那般润物无声,略쫋显刻意和急切了,毕竟只是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啊,业务还不熟练。

      他看向第五伦,志在必得:“伯鱼若是愿意,寡人可让人运作一二,让你选调为功崇公相,助寡人显苰善劝义,禁奸罚恶,理讼平贼,恤民时务,散播圣人之道!”

      此았言一出,王兴䈙适时拊掌大笑,撺掇第五伦快些答应,六百石的公国相,还在当今天子龙飞之地的前队新都,这绝对是外郎上选了。

      第八矫也满是惊喜,发自内心替第五伦开心,但仍有一丝丝小落寞,连녰忙饮酒掩盖。

      第五伦也是开心极了,帄却不是为了别畢的,而是……

      苄“终于来了,崎我苦苦期盼的铬‘三辞’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

      第五伦起身避席,在王宗满心以为他要纳头便拜时,第五伦却道。

      “蒙君厚待,理当报答,但愚性颇乐闲散,无意功名久矣,功崇公还是另请高明吧!”

      ……

      PS:求推荐票。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