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岛枫在线

      特定的天地之炁,大概分为两个大类盟,一是清炁,二是浊炁。又细分到阴阳五行,是一个很庞大的体系。

      而要得到这些炁,途径也是两个。一个是天地自然生成,被你遇上了,⪁于是得手。二个是凭借自身的法力神通,Ⰹ慢慢凝聚采集。

      譬如一种纯阳紫炁,便需要在每日黎明前后,阴阳交替的一霎那之间,三个ᎅ呼吸的短䙈短时间,才有机会采集凝聚。

      而对采集凝聚者的法力神通又有极高的要求,法力不到,境界不足,便只能看着,采不到。

      每天ჵ采这么一丝,几十年几百瓤年才能凝聚成一道纯阳紫힢炁。

      其中难度,可想而知。

      上面还专门说了➐一句,应该是回道人刻意留下的话:此世贫瘠,天地之炁难生,唯江东有一道,有机会入手,你小子千万不可错过。

      随后寥寥数百字,把具体如何将天地之炁炼入精元罡气,如何凝聚外相神罡的门路道明。一条条,每个字都清晰明了,没有半分存疑之处。

      这才是真传。

      像那些술道经궻之中,各种术语,瞁玄之又玄。最能糊弄人。不把道家的学说术语全部弄明白,便把法门放在眼前,也不敢随便修行。

      普通人幚看不懂修不成,能修的又害怕一不小心把自己炼死。

      所以道统的传承,极其森严。

      是有很高的门槛的뽓。

      回道人无疑是想到这一点,给常昆整的明明白白。揈

      櫂 ᫋白虎监兵外相神罡是一种极其厉害的外相神罡,在天应的是白虎七宿,在地应的是西方之金,在人应的是杀戮征伐,最是凌厉凶暴,与常昆一直一来走的路子相合。

      一旦炼成郷,罡气品质攀升化作神罡,显白虎外相,动辄暴烈샊,凶猛无匹,攻伐凌厉至极。

      常昆把这门外相神罡秘术记牢,细细品味琢⺋磨,将喺里头的道道全部掰开了聄搞清楚,待回神롥,抬起头看窗外,阳光绯红。

      从昨天上午打发走刘岷,到现在,他竟不觉时间流逝。

      再看外挂上,果然出现㕍了白⣼虎监兵外相神罡秘术。

      常昆把拳法撤下来,将这门秘术挂柂上去,这才起身伸了个懒腰。

      或奘是听到屋里动静,外面传来李ற娥的声音:“老爷,可뒺要吃些饮食?”

      常昆打开门,李娥殥在门外站着忒。常昆见她神色疲敝眼駉圈泛乌,不禁道:“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순 李娥道牡:“已经是翌日上午。”

      常昆一拍额头:“这就一夜半天啦?你昨晚没睡?”

      李娥道:“奴婢见老爷阅书入神,生怕打搅到老爷,又怕老爷中途阅完要吃饮食。”

      “所以你就一直候着?”常昆道:“我早说我这里没那么多规矩ᰆ。行了,你和休息去吧。”

      不不由分说打发走李娥,常昆迈步往厨房去│,他Ⲇ的确有点饿了。

      吃了些肉食饭菜,常昆正打聩算走一趟拳脚打两路槊法活ᵤ络筋骨,张四来了。

      随张四一道来的还有个老婆婆,一说才知道,原来是媒人李婆婆。

      李婆婆仰起头打量常昆,暗道真是雄壮。

      她听说刘岷已被嵃收拾服帖,刘家也伏低作了小,传言田庄的主人家是个凶人,她还不信,以为动퐴用䵉了关系手段අ,现在一看,怕是㩞不ᅕ必什么关系,不必什么手段,只这如石墙一样的身板,就有难以言喻的威慑力。

      以媒人的眼光,李욢婆婆觉得这桩亲事,那是挳他做过的最好一桩。不在于给了多少礼钱,而在于她看到常崫昆ุ之后,觉得两家如此般配的缘故。

      这田庄的主人家栘,富裕权势皆占,家里又只他一个。没有父母管着,没有兄弟姐妹,自然少了许多家长里居短的龌龊,对方姑娘嫁过来,内院里直接就혆能当家作主。

      现在又见是个好身板。有权势훥富贵,又有好身板,顶得住外力,压得住内宅,那定然绺是和和美美,再好不过的姻缘了。

      常昆笑道:“原来是李婆婆。提亲的事,老人家多有劳烦,不知可有结果?”

      李婆婆笑道:“常君既有资财又有人才,对方姑娘也有意寻个好人家,老婆子一说,她也动心。”

      ℭ 有婢子上了茶果,请老婆婆坐下孆。

      㘙她又道:“只是她有些许疑虑,想问问常君。”

      哦,张家的姑娘还有问题要问ꓸ。

      常昆点点头:“老婆婆且问来。”

      李婆婆就道:“小一姑娘一ꮕ问常君,她若嫁聾过来,日后的日子可有打骂;二问常君,家中内宅谁人做主;三问常君,菚六个姨妹如何对待。”

      涎常昆一听,觉得挺有意思。 

      对象埓是张小一,这倒没有什襀么意外。人家七个姐妹,要成家້自然得从大到小。有意思的是,这小一姑蕗娘的几个问题。䌘

      一是要没有家暴,二是要主持内宅,三是要护着妹妹。

      都횝是挺实在的问题。

      常昆笑道:“我虽自认是个粗人武夫,曾在北疆᫄五胡行杀伐事,老弱妇孺皆不放过。但我常昆却可以指天明言:从未对我汉家女儿有过粗暴之举。李婆婆只噄管告诉她,我日后若暴力待她,当天打雷劈。”

      貪李婆婆吓了一跳,连忙道娋:“常君言重,言重了。”

      誓言可不能乱发,罜尤其这࿉样的毒誓。 ﲵ

      常昆摆了摆手:“我常昆一言九鼎,콨从绰未食絺言。”

      又道:“至于第二件事,我鞿娶妻进䔣门,内宅当然是她的。再则我平素喜好练武,不喜管这些鸡毛蒜皮的事。自可应承頴。”

      “第三,”说到这里,常昆对鼰第三个问题最满意。他来到这牑里的初心橩,是履约,应回道人之意,护张小七一蔂生。张小一就是没有此问,常昆也已打算把姐妹几个一并置于眼皮子下看着,就说:“小一进了我常家的门,我便在田庄另起一座宅子,把张家搬过来安居。张家姐妹的犇事̹,便是我的事。”

      李婆婆听罢,含ᩪ笑点头:“老婆子会把常君之言如实相告。常君,可备好彩礼,等老婆子再来。”垍

      “好。”

      ꓪ 常昆满駔意的点点头。又叫人拿了礼物,这才把李婆婆送走。

      对于常昆来说,这桩亲事是个很平淡釕的뀸事,是他履约的手段过程。至于矫情的,说对张小一즱不公平什么的줍,那是扯淡。他又不会把张小一怎么样,正常娶进家门,正常夫妻生活,有什么不对?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