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个不守妇道的荡妇

      《棋魂》世界,周梓六。

      这一天,陈安夏起了一൲个大早。

      尙 在洗齃漱吃过早饭后,陈安夏就精神饱满地朝着岛国棋院进发⟟。

      剭 밆今天쳄,是全国儿童围棋大赛举镘办的日子。

      算算时间,陈安夏来到这个鐆世界,已经差不多两周的时间了。

      在这两周的时间里面,陈安夏从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围棋菜鸟,到现如今㘪拥有能够下赢身为院生的和谷楆义高的棋力。

      这种进步速度如果说出去,一定会引发整个围棋界的震荡。

      毕竟,在整部围棋史中,除了一些神话传说之外,还没有哪一个棋手能够拥有这种恐怖的进步速度。

      就算是现年酼只有22岁的吴清駍源,那也是从小쟠接触围땟棋,才能够在如此年岁,就拥ྜྷ有立足顶尖的棋力。

      当然,对于这一点,陈安夏自身是没有碊准确认识的。

      ࡳ更准确的说,ុ是陈安夏对于自痣身的棋力层次,还没有一个准确地认识。

      毕竟陈安夏接触围棋的时间,实在是太过短暂。

      不过,陈安夏知道自己现如今的棋力,不要说是和塔矢亮对比,就是和那个嘴臭的不។良小鬼一柳真介都有一些差距。

      뼠 而陈安夏对于一柳真介又没有丝毫的印象,这说明一柳真介不是《棋魂》动漫之中的主要角色。

      一个连主邼要角色都不是的小鬼,竟然就拥有这等棋力,那么在岛国境内,是不是还有许多与之类似的儿童存在?

      带着这种ፐ想法,陈安夏对于即辙将开始的全国儿童围棋大赛,不由期待满满,更是뽁感觉体内的热血已经开始沸腾了起来。

      另一边,一柳真介拒绝了自己父亲۱,也即是一柳慎太郎想要送自己去比赛现场的行为阇,独自一人朝閰着岛国棋院进넪发。

      一柳真介不知道ﻙ的是,在自己离开后不久,自己的父亲也稍微乔装打扮了一番,偷偷跟在自己的巛身后,跟着自己一起去比赛现场。

      之所以一柳慎太郎要这么做,最主要的还是放心不下一柳真介。

      隌 毕竟一柳真介还只是小学生。

      只是,一柳慎太郎看着一柳真介那散发着不良气息的身影,看着有意或无意ꨏ避开一柳真介的行人,顿时感觉自珱己的担心好像有些多余。

      或者说,自憫己要担心的应该是别人才对...

      感觉有些头痛,ﯟ一柳慎太郎䆵不由伸手揉了揉自己的脑袋,口中轻声道“到底该怎么做,䪮才能让我那个乖巧听话的儿子回来...”

      说着,一柳慎太郎轻轻摇头,먿不再去想这个事情。

      因为一柳慎太郎知道,想要改变一柳真介䭘,不油是一朝一夕能够完成的事情,䧠现在想根䕫本就没有什么用。

      随后,一柳慎太郎又想起了加贺铁男复盘的那局棋,眸光不自觉地变得深邃,神色不自觉地变得沉凝,口中轻声呢喃道“那个执白棋的小孩,会是你吗...”

      䟡一柳慎太郎之所以会跟着一柳真介的另外一个原因,就是从一柳真介的口中得知了,那天跟他对弈的小孩,很有可能也会参加这一次ኂ的全国儿童围棋大赛。

      一柳慎太郎想要亲眼确认一下,想要看一看,那局让自己都感到压力和惊怖的棋局,究竟是不是那个想要所下。

      玩家世界。 癤

      这段时间三木苍士虽然都在闭关,궍但也知道틛自己女儿的事情,所以㞚身为女儿奴的三木苍士,早在闭关之前,就已经安排好了一切。

      这个安排,就是让自己的弟子,那已经是职业五段的棋手,每天来与三木优子下指导棋。

      不仅如此,三木苍士还让自己的弟子带三木优厶子前往棋院,去与院生进行无间断的连续对弈。

      在这这嫅样高强度的训练下,三木뱏优子的棋力在短期内有了一个明显的提升。

      ꄓ但问题也出现먳了,那就是三木优子已经达到了一뾢个瓶颈。

      如果想要礇突破这个瓶颈,就只有先务实根基,在逐渐消化这短期内攀升的棋力之后,再厚积薄发。

      不过扬,现在的三木优子所在意的并不于此。

      这一天,只见三木优子早早起床,开始沐浴净身,开始调养精神。

      在将自己的精神调整到最佳状态之后,三췭木优子没有丝毫犹豫,直接登入《헟棋魂》游戏之中。

      在进入《棋魂》游戏之后,三木优子直接朝着岛国棋院的方向进发。

      此时此刻的三木优子,身上洋溢着的尽是텳自信,那精଴致双眸之中,更是不时闪现熠熠之色。

      很显然,对于这一次的全国儿童围棋大赛,三木优子充满了自信。

      不仅仅是陈安夏、一柳真介和三木优子。

      在这一天,全岛国各地都有儿童在父母的陪伴下,朝着岛国棋院进发。

      他们或是像陈安夏一般,对于即将到来的比倮赛充满期待。

      又或是像一柳真쵼介一貦般,뾸是因为芞有㞞想要打败的目标,所以才选择参加比赛稩。

      凅再或是像三木优子一般,对于自身充满了自信,有种势在必得之ꠢ意。

      当然,在他们之中,ꐠ亦有许多儿童,对于即将到来的比赛感到忐忑、恐惧、焦虑...

      人生的百态,似乎能够从这些儿童的身上,找到缩影。

      与此同时뛎,进藤光的家中。

      晚姒起的进藤光,在藤原佐为的催促中,开始匆匆忙忙、冒冒失失地洗漱、吃饭、穿ᑄ搭起来。

      那惄一天,因为与吴清源的对弈,使得⒘进퉖藤光晚回家,也使得进藤光的父母知道了自己똂的儿子竟然季开始对围棋感兴貽趣。

      而进藤光的父母十分开明,都非常支持홄进藤光的兴趣。

      甚至,进藤ꔹ光的父亲鍶,还帮助进藤光报名参加了这一次的全国儿童围棋大赛。

      誙 对此,已经开始喜欢上围棋的进藤光쁻,自然是举双手赞同。

      进藤光也想要通过这朖一次的比赛,来检验自己这一段时间在藤原佐为教导下ṡ的进步。뇲

      没错,这一次的比赛,进藤光打算依靠自己,而不是依靠藤原佐为。

      㹃至쓜于藤原佐为,进藤光之挩后会想办法找棋力更高的人,让藤原佐为与之对弈。

      藤原佐为对此自然是没有什么意见。

      藤原릺佐为虽然不会嫌弃与还是新手或是刚刚入门的孩童对弈。

      첦但很显然,藤原佐为更想要的是与已经踏上棋道,甚至是棋力相当的棋手对Š弈。

      槯也只有与他们对弈,藤原佐为才能够不断媲汲取和学习现代的围棋,来让自己的秀策流进化。

      另一边,一个亦朝着岛国棋院进发㪾的小孩,춄看着身前只有自己能够看到的任务弹框,不由咧嘴一笑。

      这笑容之中满含恶意,口中轻声道“全国儿童围棋大赛的冠军,我就不客气的拿壚下了...”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