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适合晚上一个人看的直播

      木吒说完!

       金鳞双目微眯,心中暗道:“䗘难道这看似和谐的佛、诽道之间,在私底下还存在着激烈的斗争。

      而且斗争已经上升到如此白热化的程度!”

      他仔蕝细地观察着众仙的反应。

      “木吒行者所言,恰恰暴ﳩ露出,道教在心法修炼上的短柄!”一位身着道袍的神仙,语重心长地说道。

      闠ᐥ“的确如此!”又有几位道友附和到。

      几人话音刚落靰,太上蠜老君、玉皇大帝、西王母面色顿时变得阴沉起来。

      他们贵为道教鼻祖,眼看着座下修道之人,不思进取,贪慕佛教心法,心中怎能好受。

      但他们自恃身份,当然不会与座下进行릓争辩。

       只见西王母,略带期许地望팘向金鳞。

      䇀 金鳞见西王母看向自己。心中暗道:“看来这才是西王母,请我参加蟠桃盛宴的真正目的䈈。

      自己得了人家的便宜,自然是要办事的。”

      他缓缓站起身来,抱拳道:“敢问惠岸师兄,这쪇则故事,是何寓意?”

      木吒见是ﵭ金鳞,口中不屑道:“佛门奥义,我也勪未曾全部领会,但慧能老祖的偈语,仁者见仁岒,智者见智。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物一物,何处染尘埃。

      大抵偍的理解是,禅心修持达至大成,便是无形无相、无为而无不为的最高境界。”

      “惠岸师兄可知五祖禅让的后续?”金鳞侃侃道:“귥五祖弘忍见惠能见解非凡,远远高于神秀师兄。

      但是,又恐칥神秀得知此事,⽆加害于慧能,于是便将慧能训斥一番,命቏人将其偈语毁掉。

      又在慧能头顶之上敲࿶击三下᥼,暗示慧能三更之时,偷偷将衣钵传承与拨他。

      謭之后,弘忍为保全慧能,腧将他赶出寺门。 ⻩ ꕬ

      慧能潜迹多年以后,方才重整䇊旗鼓,弘䎡扬佛愖法。

      弘忍贵为五祖,却不得不堤防弟子神秀。

      为了保全慧能,又不得不将其赶出寺门。

      䃃 可见有时候佛心与凡心并无区别。

      惠岸师兄何必将佛心,说뙔的如此超凡脱俗、超神入圣。”䮌

      没等惠岸有所辩驳,

      金鳞便继续说道:“道教经典《老子》、《庄子》中所说:安贫乐道、安时处顺、逍遥自在、齐物我、齐༩万物、物我两忘、天人合一……。

      最终达到无为而无不为,便是寻求大解脱、大自在、大超然蓠的大智慧和根本法。

      这与佛教的菩提本无树,何处惹尘埃뜭,有着如出一辙,殊途同归之妙。

      庄子所倡导的修炼与养生的学说,比如“心斋”、“坐忘”之说,

      并不是普通层次的修炼与养生。

      因为他是佛教静坐参禅的启蒙。”

      金鳞说到这里,赆停顿了一下,向着四周望去,只见众仙友,皆是连连点头。泒

      ℥木吒更是一副皱眉沉思的表情。

      西王母、玉帝同时向他投来了期许的目光。

      伧金鳞放慢节奏,继续说道:“所谓:开悟的楞严,成佛的法华。

      佛教经典首推《楞严经》㘸,他是明心见性的宝典,是试槐金石、照妖뇵镜、降魔杵텹,

      籜是佛教的骨髓,正法的代表。

      而楞严经的奥义在于‘真大’;

      尽虚空、遍法界,算是‘大’。

      但是,‘真大懴‘比虚空法界还要大。

      他指的是法身‘大’。

      正如经씞中所阐释的:当知虚空,生汝心内,犹如片云,点太清里。

      这个能生虚空宇宙的‘真大’。

      就是法身、就是真心。”

      金鳞毫不停息,继续道:

      “《道德经》有云: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负阴而抱阳。

      道既可生万物,自然也包罗万物。

      从万物来讲,道之大可与佛教的法身、真心相提并论。

      但是,道之能,并不限于大,道可以是云、可以是雾、可以是金丹、可以是精神。

      法相从某种意义上讲,只是道法的一种。

      ಠ 因为道包罗万物。”

      “《道德经》云: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燾然。

      根据道教经㘭典所说,在佛教的最高뺗境界:法身和真心之上ꓹ,

      还有更高的境界。

      而这个境界便是道法褦自然。”

      金鳞一席话说完,灵霄殿内却是鸦雀无声。ꈖ

      众仙皆是被其论道所折服。仔细地体悟着他话中真谛。

      蕤更有甚者竟然就地突破到了更高的境界。

      半晌后!

      띁 “好!好!好!真是精彩绝伦。

      金先生将我道家思想阐述的淋漓尽致。

      果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今日乃是西王母大寿,金先生可谓是送了一份大礼啊。”

      籞玉帝ዞ高兴地拍手道:“金先生赠送Ⓨ如此大礼,不知金母可有赏赐,赐予金先生㢂。”

      ꢑ“赏赐?既然玉帝如此赏识金先生厑。

      那还킨是由你来行赏吧。”西王母说道。

      她之所邬以如此说,是因为ﯹ金鳞是她请来的。䳯

      由玉帝行赏,自然比自己行赏,更加有份量。

      咆不然,岂不是王婆卖瓜,自卖自夸了。

      吵 “好!那就封金先生为博元天尊。掌管天地道典。”

      “谢玉帝圣恩!”金鳞慌忙道谢。

      金鳞正欲退下,只见惠岸上前抱拳道:“听天尊一席话,小僧茅塞顿开,受益ᯍ匪浅。只是我还有一事相讯。”

      봠 ৡ 此时的木吒却是谦逊了许多。

      “惠岸行者但问无妨!”金鳞道。

      “道教经典博大精深,如若小僧想要研读,

      不知需从哪部经典开始?”

      金鳞沉思片刻道:“《庄子》又名南华经,你可从庄눰子开始。

      也可从《老子》开始。

      因为,庄子是对老子学说的补充。

      如果说《老子》一书是经典,那么《庄子》一书则是对其最쐀好的诠释、发展和补充。

      老庄留下的文字很少,特别是老子仅仅五千ꯏ言。

      㠋 这与汗牛充栋的佛经相比,可谓是少之又少。

      虽然如此,但却句句是纲领、字字是真经,

      只有认真研读,方能领悟其中精髓。

      《庄子》、《归紣藏扟》、《黄帝四经》、《老子》等著。

      是华夏民族的几部源头性经典!你若感兴趣。也可尽数参详。”

      “多谢天尊指点!”木吒道。쨮

      “木吒徒儿,你且过来。”观世音语重心长道:“当年我与诸位师兄弃道从佛,的确令人诟病。

      怪只怪当年的慈航,对于道法的领悟太过浅显。

      而佛教却又专精于心法修行。方才有了今天的局面。攵

      但是쁺,佛、道殊途同归,你也不必太过拘泥于流派。”Ἕ

      “哈㘛哈!”一直未曾说隁话的太上老君䓮笑道:“论辈分,观音你该叫我一声师伯,我ꃭ也就倚老卖老。

      ఖ 直言不讳了,当年封神大战,九曲黄河阵,十二金ﶡ仙。

      䴳 尽数被诛!而佛教法门,注重心法,正是你等重铸元神的绝佳之选。

      观音有此选择,却是再合适不过了。”

      “师伯一席话,如醍醐灌顶,弟子多年心蒂一朝解除。他日更上一层,定当拜谢师伯。”观世音感激道。

      金鳞看着众仙,彼此间坦诚相待。

      心中暗想婺:“看来自己此㋬行的任务,已经轻松完成了。”

      Փ 䱜 正在此时!

      “咯咯!”一道熟悉的娇笑声响起:“小仙有一疑问。不知天尊可否赐教?”⑨

      金鳞定睛一瞧,只见说话者,一袭黑裙,身段婀娜,头上云鬓高耸,玉颈颀长,生有倾国Ⴝ倾城之姿,比之月宫嫦娥,更是不遑多让。  䋴

      此女面带慌微笑,但那笑容,在金鳞看来,却是略显诡异。

      此女不是别人,正是素⥉女。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