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海奈奈所有番号

      二中的校领导和沈沛潼都ꐥ坐下后,宁以才在沈沛潼身边落座,期间一位领导聊着天聊ዜ着聊着ﲞ就把话题扯到宁以的身上。

      齢 一开始都是夸奖宁以在学校的优良品德直到扯到沈沛潼身上:“诶,你们没发现宁以同ស学不论是眉眼之间还是行为习惯都跟沈女士差不多嘛?不会是母女吧?”

      听到这话宁以表情一怔,眼神下意识看向沈沛潼,生怕自己跟沈沛潼是母女的关系被人看穿。

      沈沛潼拍拍自家闺女的手,这个时候倒是很淡定,随即朝对面领导微微一笑,“你可真是说笑了,我倒是还真的希望宁同学是我的女儿呢䙓!”

      沈沛潼一句调侃的话语就轻松化解了众人的疑惑,大家也没有多想纷纷附和着说怎么可能呢这⨾个那个的话。

      宁以⌮这才放松了下来,看了沈沛潼一眼,可沈沛潼却也瞪了她一眼,宁以被瞪的觉得有些莫名娵其妙,朝她微微一笑,低头继续吃东西。

      沈沛潼看着还在没心没肺的低头吃东西的宁以,剜了他一眼这个没良心的臭丫头,承认和她是母女有那么难嘛!?

      捽服务员端着盘子进入屋内,沈沛潼不经意间往门外一瞅,眼睛一亮,随即对着众人一笑:“失絑陪一下。”就站起身往门外那边走。

      祁宋今天是被洛尘几人喊来飞龙吃饭的,没吃一会,他就想喊宁⇖以一起,就起身ݪ出来打个电话,他刚掏벉出手机就听见一道熟悉的声音在叫他。

      “祁宋。”他转过头就见沈沛潼踩着高跟鞋哒哒地朝着﯀他走来。

      祁宋收起手机,颔首礼貌地朝沈沛潼问好⬿:“伯母您好。”

      沈沛潼笑着言语:“这么巧啊你也在这里吃饭啊。”

      “嗯,伯母请问您是有什么事吗?”祁宋心里还惦记着宁以,有些不耐쒵烦地说。

      沈沛潼看出了他的不耐烦,倒也没说什么,只是看了看他身后的包厢,“你飖是和朋䜶友来的⼽吗?可以帮我把宁以送回去吗,我看她也吃的差不多了。”说完看了眼他们那边的包厢。其实宁以才刚坐下屁股还没捂热就被老妈卖了。

      祁宋一愣他也没想到宁以就在这儿。很快恢复神情看向沈沛:“嗯,好的。”

      “那你现在是在这等还是我叫她出来?”沈沛潼指了指他们的包厢又看了看ᆃ祁宋。

      祁䦦宋看了看他们的包厢,想了想,“我进去吧。”然后就没等她开口就先一步迈开步伐朝那边走。

      推开์包厢门,大家都以为是服务员或者是沈沛潼进来,就没人管,当然宁媎以也没太ﰬ关心低头继续吃着直到头顶的光线被黑影覆盖她才微微抬头,只见面前的祁宋正站在他的面前看向她。

      大家都被祁少爷的造访吓的不知所措,看洷向祁宋不明所以。

      只有宁以说出了在场所有人的心声:“你怎么来了?”

      祁宋面无表情的扫视着饭桌上的人,想起₉宁ᰝ以让她保密的事情,沉默了一下才对上她的眸子:“跟我走。”

      宁以看向祁宋的背后此刻的沈女䴖士好整以樃暇的看着,她这才晓得鷏为什么刚刚沈沛ᑆ潼突然出去堯了,原来是看见祁宋这个混蛋了,宁以恨恨ᄯ看向沈沛潼,该死每次都要这样!

      沈沛潼报复成功了,心情十分愉悦开心地奔向自己的座位,而后竱对着宁以一个劲的抛着媚眼。

      宁以本能地反抗,“我不要跟你走,我还没吃好呢要走你自己走!”

      在场的除了沈沛潼其他人都是一脸的惊悚,心想宁以到底是什么人啊敢这样反抗祁少爷。

      祁宋见那些묪人都是一脸的不可置信跟八卦很不喜欢,脸色黑黑地看向宁以又转而看向沈沛潼,意思就是,你要不跟我走,我就把你的秘密抖落出去!宁以自然看懂了他的眼神룼。

      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忿忿不平的看向沈沛潼,然后Ꮕ依依不舍地看了眼满桌的美食,视死如归般跟着祁宋走了出去。

      祁宋看到她看了眼桌上的食物猜想她可能还要吃东西,但包厢里那群人八卦的眼神让他很不舒綢服,强硬拉着宁以出门,关上包厢门之前还朝着沈沛潼递了个眼神,就拖着宁以出去了。

      刚走出包厢就想甩开祁宋的手“嘶,你放手了啦很痛耶!”

      祁宋力气用的䲳很大,也不知轻쀄重被他那样一拽手腕就留下了一道红红的痕迹,意识到宁以的疼痛就稍稍松了松手上的力气。

      推开包厢门,里面的彩灯忽明忽暗,惊的宁以怯怯的往后退了一步,祁宋瞄了一眼身后的宁以对着,包厢里低沉说了句:“把灯关掉,换成照明灯。”稸

      这会的完颜南和陆韵一才看向复返的祁宋身后还探出一个小ῐ心的脑袋。

      完颜南抱着一个娇滴滴的女人调侃道:“哟,祁大少怎么变得这么怜香惜玉了?”

      宁以扒拉着祁宋的胳膊探出脑袋瓜子好奇的看ꗤ向外面的状况,但无奈被祁宋一手掌按了回去。

      祁宋一个冷眼扫絁去:“滚!”这话是对完颜南说的也是对身上的那几个女人说的。

      那几个女人吓的立刻起来一脸的惋惜从包厢出去了。

      曾经也被祁宋这样对待过的宁以同情的看着那几个女人。等她们全都瀫走了之后쒶宁以才说到:“混蛋,你干嘛对待她们她们也没做什么啊。”

      祁宋顺手拿起吧台上的酒,“宁潊以,你忘了你现在是什么身份了吗?”

      “我是你的......”刚想反驳的宁以突然,想起她现在是他⎔的助理。

      “嗯?”祁宋挑眉,看到宁以一副想䁃怼又不能怼的样子,他就觉得很有趣。

      “欸??不对吧。”祁宋旁边的完颜南朝着䖂宁以看去突然出声。

      宁以一脸疑惑,不知道完颜南看她做什么。

      祁宋则是冷眼看去,“你发什么神经看着她。”

      完颜南嘿嘿一笑:“我是觉得奇怪,那天你的烄小女朋友得罪了尘的表妹,洛兮竟然没出手,这可不一般啊。”

      祁掭宋抿唇想了半天才想起来洛兮就是那个天天仗着自己是尘的表妹在校胡作非为的那个大小姐。

      他挑眉슋看向宁以:“笨猪你怎么得罪的那个洛兮?” 콹

      宁以总觉得混蛋这样叫她是在侮辱她碍于现在的身份又不能拿他怎么样,只好在心里狠狠地胖揍他一顿!然后一脸不情愿地样子说:“我哪里得罪她?,是她自ꗽ己非装枪口上的好嘛?”

      按照洛的那个表妹胡作非为的样子肯定能跟宁以发籖生冲突以믹她的那个性子与洛兮的梁子怕是结定了,不过他也不怕宁以吃亏啧就以她的性子。

      不过,那个竘洛家的大小姐确实是也该收拾了敢动他的女人,要不是那天晚上他及时找到她这个笨蛋估计都橋要一整晚在那里了。说到那天晚上祁宋看向宁以嘴角勾勒出一抹笑意。

      宁以发现混蛋一直看着她,心里有点毛毛的。

      祁宋上下打量着她,发现她也没受伤찥这才开口问道:“㾉你没受伤吧?”

      宁以觉得这件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她都不在意他那么夸张干嘛?

      看到混蛋的脸色要变了,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害,又没怎么样。”

      䩚陆韵一在一旁“观战”,一副好ς笑的样子뤛,宋的这个女朋友怎么这么有意思连洛兮都不怕。

      他走上去拍了拍祁宋的肩膀语重心长道:“我是真的没想到这个小丫头这么单纯,宋你要好好想想到底要不要...”

      祁宋深深地憘看了宁以一眼,似乎也在思㉎考这个问题。

      얓宁以对于他们的对话她是听的云里雾里,一脸迷茫看着思考的祁宋。

      “猪,你...你害怕吗?”

      祁宋很认真的说着,宁以以为他是问她害不害怕洛兮,她“pu嗤”一声笑了“害呀,我宁以什么怕过了!”说完还做出大哥的样子覎,拍了拍胸脯。的确以宁以这种性格决定॰了她不会输。

      祁宋看着她的眼睛,企图从中找出一丝恐惧或者害怕但都没有。

      븉 “宁以,是你说的你不害怕,不管以后发生什么你都回不了头恮了。”最终祁宋坚定了他的信念。

       他知道他就这样决定让她进入到他们的世界对于单纯的宁以他是很残忍是很㰞自私的也对她...ᗲ很不公平。

      但是丫头,我的世界很孤独也很残忍既然是你说的不害怕的,那我们就큞一起不管你뚟当时因为什么原因说了什么,我都当真了! ᤥ

      完颜南陆韵一还想劝劝他。

      刚开口说话被祁宋的一记刀眼怼了回去。

      他放下手中的酒杯,拉过宁以的手就朝门外走去。

      完颜南陆韵一刚想跟过来就被祁宋的一句话吓呆了“我带她回老宅。”

      两人对视面面相瑭觑所以...宋真的认真了?认准了宁以?

      宁以不明所以就被拉了出来,她想挣扎发现抵不过祁宋的力气干脆放弃挣扎,见他一脸的凝重她也不敢说什么。

      켵直到他讲她蓰带上车,她这才小心翼翼地问:“魂淡,你要䓜带我去哪啊?”

      祁宋系上安全带顺带也提她绑上了,綍他对她已繵经习锦惯了一副无赖的样子。

      他嘴角撇起一抹邪笑“你不是不想当我的助理嘛。”

      檕宁以听到助理,立刻积极点头可转念一想魂淡会有这么好心? 

      霦 果然......她就知道他没安好心。郡

      “所以我给你换个身份,就看你愿不愿意喽。”祁宋并不着急着开车㲦反而好整以暇地坐在驾驶座上头靠着椅背。

      被骗过的宁以这次可谨慎多葱啦,觉得魂淡这家伙就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心里指不定憋着什么坏主意呢,但她真的不想给他当什么鬼助理还要一个月。

      籆 思来想去她还是觉得试探性地开口:“你先说说是什么身份吧!”

      祁宋并没有先回答她的问题反问:“所以你不愿意?” 䡻

      虽然宁以觉得还是不相信他,但看到他一脸的惋惜,半信半疑地问“你会这么好心옮??”

      祁宋眯着眼,这个猪不相信他?还特喵变聪明了!

      一瞬间的事,他又变回那个暴戾的姿态强行说:“宁以䚶,我改变主意了我要你做我的女朋幮友!”

      她顿了顿刚想反驳,就听他痂“一个学期就好!”

      宁以惊了,놯心想这混蛋不会是吃错药了吧!?

      祁宋随意地将手搭在方向盘上,韪姿态随意而又慵懒的样子“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女朋友了,你只要记住你的身份就好了。”

      宁以呆愣了半天就听到这几句话,听的云里雾里的时候车子已经飞快的启动了,朝着陌生的方向开去。

      “混蛋你!你给我停车,我还没答应你,你要带我去哪?”

      祁宋转过头冷下脸道:“不答应?好啊我现在就放你下䟦去!”

      我#*这可是高速,打不着车的!宁以心里腹诽着。

      “祁宋,你故屠意的是不是你!”

      “嗯。”

      宁以瞪大双眼,她还真是ﵰ没见过比祁宋还要不要脸的人了,他都不훇反驳就直►接承认了!

      “所以,萄你考虑好了没有?”

      wtf!她还考虑,她考虑什么耶大混蛋明明就是逼迫好不好!

      蔸宁以趴在车窗看了看,她现在是真礼的绝望了看了看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她不难想象祁宋这个变态把她抛弃荒郊的样子。

      车速在减慢,宁以觉得这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煎熬。

      祁宋也在等着她的答复,所以他故意将车速减慢,想让她体验被抛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

      最终,车子还是停在道路旁。

      祁宋将手搭在方向盘欣赏着宁以的小脸慢慢皱成了“包子”。

      “怎么样?考虑好了没?”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