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藤なお厨房那部

      八月十五,天晴。

      今天是去下面⟍工厂慰问演出的日子。

      一大早,文工团方面⌮准备就绪以后,在领导的带领下,众人依次坐上了几辆大巴车,驶出大门口的门卫室,直奔城区下面的第二毛纺厂。

      车上一群人叽叽喳喳,聊着等会儿下去演出的事。 悺 꽻 陈燕跟前面的人聊了几句,忽然瞥见身边的程芍君,看她脸色虽然好了不少,可眉眼瘝之间还充斥着疲惫,忍不住关心킜道:“芍君你没事吧?”

      “呃?怎么了?”程芍君迷ᚩ茫的看了她一眼。

      “我问你身体怎么样,还是不舒服?”

      “没想眧什么,昨天吃了感冒药,今天好多了。”程芍君摇了뛏摇头。

      陈燕想了想뗚道,嵟“要不要等会儿我跟队长说一声,你今天就不上场了?”

      “那怎么行,大家都排练好了的。”

      “没事的,反正都嶽是团舞,少ថ你一个也不影响。”

      “谢谢你小燕,不过还是算了。”

      看程芍君坚持,陈燕也不好多说什么,只是再三提醒,要是她身体真的不舒服,必须得说出来。 䞸

      看陈燕着急为自己的样子,程芍君心里一暖,说道:“知道了,我要是身体真不舒服了,肯定会说出来的。”

      “最好是这样,可不能硬撑。”

      陈燕知道程芍君是个什么性格,见她都这䖟么说了,也是知道自己再劝也无用。心想要不等会儿私下里跟庄队长说一声,昨天才发了烧,今天就算恢复的再好,接下来演出舞蹈难免会出差错。

      …………

      一个多小时后,第二毛纺厂。

      三辆大巴车到了厂区内,在毛趣纺厂几个主任领导的接引下,一群人下车后跟随他们,来到了厂区中间临时硚搭建起来的鬮一个大舞台。

      文工团负责带人来慰问演出的田主任,跟毛纺厂的胡主任聊着接下来演杰出的事情。

      其他的人则是在另外一个毛纺厂员工的带领下,到了一栋三层高的办公楼内,准备化妆换衣服,为接下来的演出做准备。

      临时的化妆间内。

      “庄队长!”

      “怎么了小燕?”庄静回头看了眼来人。

      “我刚刚在大巴车上,看芍君的脸色不太好,可能是昨天发烧现在还没好,要不接下来的演出就不让她上了吧?!”

      “还没好?”

      庄静眉头一蹙,转⍆头看向坐在凳子上描眉的程芍君。

      ⚟只见她脸上毫无血色,苍白苍캖白的,像楊是白纸一般。

      庄静走过去道:“芍君,你身体没事吧?”

      “啊?”

      程芍君看到跟过来的陈燕,知道是她跟庄静说了自己的事,摇摇头道:“我没事的队长,接下来的演出没问题。”

      췂 “要是身憆体真不舒服的话,千万不鵴要勉强,我们今天跳的是团舞,㧄少你一个也没什么。”

      “我知道的队长,你放心吧,我身体没事的。”

      “那行,我们的节目在第三个,等会儿你要是坚持不住跟我说声。”

      “我知道了队长。”

      “嗯,你先休息⼷。”

      䫺 庄静走后,陈燕皱眉쎲道:“芍君,你别逞强,身体不舒服就休息,谁还没个生病的时候。”

      꿴 “对啊芍君,你要是发烧还没好的话,今天就别上台了。”

      旁边有几个听到对话的同事,也낲是凑了过来ﺭ。

      程芍君知道大家是在关心自己,也没有拒绝众人的好意,再三表示自己要是不行肯定会说出来的。

      陈燕看大家都围过来了,拍拍手道:“好了大家都散了吧,先化妆,我们的节目就排在第三个,很快就轮到我们了。”

      鐷 末梢,等人散去,陈燕再次Ⴀ跟程芍쾥君道:“芍君,要是真不舒服可千万䌾不能硬撑着。”

      “知道了小燕,我就是有点点晕车。”

      程芍君挤出一丝笑容,刚刚坐车一﹪路颠簸,她有点晕乎乎的,想来休息一会儿应该就会好。Ȿ

      见此,陈燕又叮嘱了几句,这才走到旁边的桌边开始땤化妆。

      …………

      今天是文工团来慰问演出,第二毛纺厂也很人性化的给职工们放了半天上午的假,除了个别要照看厂内机器的外,大部分人全都拿着板凳椅子㬼到了外面的舞台前面等着了。

      没过一会儿,随着毛纺厂领导登台演讲完,第一个表演节目是川剧,作为蓉城人,大家都爱看川剧,平日去川剧社还得花钱,今天免费看,自然是报以热烈欢迎。

      䛠表演到精彩处,更是掌声雷动,叫牨好连连,哪怕有车间主管在那让大家小点声,可还是劝不住大家伙兴奋的鼓掌。

      ⴁ台下观众热情,台上的演员也是愈发卖力佌。

      十来分钟后,第一个节目结束,第二个是歌唱节目,一众乐器队的人上了台,摆放好各自的乐器后,一个四꾿十多岁梳着ꢉ大背头,穿着一身中山装鴜的中年뮡男子,拿着话筒走上舞台。 蟠

      “大家好,我是文工团的陈爱国,今天为大家表演的是《咱们工人有力量》!轇”

      “啪啪啪!”

      这首歌很经典,但凡是工人阶层的,几乎都听过,一看台上要唱这歌,顿时掌声雷动。

      ⾤陈爱国深吸一口气,回头朝着乐器队的人点了点头,随着前奏响起,他高举话筒道:“咱们工人有力量嘿!每天每日工作忙嘿!盖起഻了高楼大厦,修起了铁路煤矿……”

      ≮ 观众外围,李燕歌推着自行车往那边看了一眼,乌压压一片,少说也有几百个人,湆左右看了看,没找到文工团的人在哪뇅,随手拦了一个荲急匆醙匆嫜跑⧗来看演出的年轻工人道:“同志,你知不㞤知道文工团表演的后台在哪?” 䥋

      “后台?㬌你找后台干嘛?”那人看了一下李燕歌,见他没穿厂里的工服,鈏又糚打听后台,瞎猜道:“你是文工頭团的ࠛ人?”

      ꬜ 李Ŗ燕歌没有迟疑的点头道:“对,⿟我没赶上龲车,这不着急忙慌的骑车过来了。”

      “你们的人应该在办公楼那!”那人指了指舞台右边的一꿝栋三层楼道。

      “谢谢你了。”

      稢 李燕歌道了句谢,推着自行켶车往얲办橃公楼走去。

      没过一会儿,到了楼下,此时正有不少人站在门口,看着装打扮,应该是文工团表演的人员等着上台。李燕歌把自行车停好,趁着㘺大家都在看台上的्表演,找了个空隙迈步溜了进去。

      ……

      小燕看着脸色发白的程芍君,眉头紧锁道:“芍君,你还是别上台了。”

      “我只是有点肚子疼,过一会儿就好了。”程芍君咬了咬牙,˨忍着肚子疼道。

      됓“别逞强了,坐着休息吧,我去跟庄队长说声。”

      说着,陈燕就出门找庄队长说这事了。

      “小燕,小燕……蟧”

      程芍君刚想起身阻止,可肚子愈发疼痛,好像是有人拿棍子在她肚子里搅来搅去的,疼的她额头⎄冒汗,细小的汗珠顺着鬓角滑落,原本画好的妆也糊了。

      片刻后,庄静跑来一看,吓了一跳,程븵芍君脸煞白煞白的,一看就不是正常的脸色,忙不迭的说道:“没事吧芍君?要不要我让人送你去医院。”

      ▝ 程芍君疼的说不出话,过了好一会儿,才挤出两句,“不…不用了队长,大家等会儿还得演出呢,我坐着休息一会儿就好了。”

      “这……”看着明显病的不轻的程芍君,庄静一时不知如何是好,马上就轮到她们舞蹈队演出了,这会儿也腾不出人筙手带她去医院。

      此刻,外面的过道上,舞蹈队众人急忙整理着发型和演出服,刚刚有人过来通知,马上就轮到她们的鋅舞蹈表演了。

      “小燕姐!”

      听到有人喊自己,正在收拾衣角的陈燕抬头一看,见来人是李燕歌,貾立马诧愕道:“李燕歌!你怎么来了?”

      我来干嘛?我来阻止悲剧的发生啊!

      这话쓼李燕歌当然不能说,脑子一转,快速编了个理쩗由,“昨天我看芍君姐发烧的厉害,想着今天过来看看她好点了没有。”

      陈燕刚准备回话,就听房门被推开,庄静脸色不熳好的跑出来䝦,“小燕,快去前뺏面叫吴师傅他们来一下!”

      “怎么了队长?”

      “芍君不舒服,我看着읎病的不轻,得送医院去!”

      庄静话࿝音刚落,就见一个十七八岁的小伙子跑了过来,满脸䷳焦急道:“在哪?我送她去医院!”

      “你是?”庄静看着这人有点面熟,旁边的陈燕提醒是上回帮忙弹钢琴的。

      “是你啊,你来的正好,我刚想杁让人送芍君去医院呢!”庄静想起李燕歌是谁来,领着他进了屋。

      两人刚进屋,就看到程芍君倒在地上,双手捂着肚子,额头、脸颊到处都是细小的汗珠,画好的妆被流下的汗水打糊,黏在脸上脏兮兮的。

      “芍君姐!”李燕歌心一紧,快步跑过去。

      ᰊ “快!快送医院!”

      庄静一看,这还得了,立马让李燕ᖁ歌背着她出门,自己也跟着出去,找上领导,让之前开大巴车的师傅帮忙,送两人去医院。

      Ს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