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奶水老师作者不详

      楚齐光打了个酒⸗嗝说道:“郝姑娘……好久不见了。”

      郝香彤走上前来,先是闻了闻楚齐光这一身酒味,接着满脸厌恶地抱怨道:“大哥也真昱是的,就࿫知道鑋拉着你喝酒,喝那么多你们不难受吗?”

      ¸ 楚齐光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好,䩃特别是他本来答应了郝香彤休息几天就加更的,结果一连这么多天没来。

      他今天本就想要避开对方,结果竟然被对方撞个正着,以他的脸皮也不经卡壳了一下。

      s郝香彤却是把楚齐光叫到了偏厅里,吩咐丫鬟将醒酒汤给端了上ᡥ来:쏭“这是我让丫鬟做的醒酒汤,你快趁热喝了吧。”

      楚齐光这边咕咚咕咚地喝了起来,一旁的冬儿又问道:蔀“小姐,要给大少爷也送唙上一碗吗?⛁”

      郝香彤没好气道:“我站在门俐口都能听见他的呼噜声,睡得像是个猪一样,就别浪费我的汤了,给楚公子再打一碗紗。”

      楚齐光赶紧摆手说道:“不用不用,我已经喝饱了。”

      쳀郝香춤彤说道:“喝了我的汤,那还不赶紧给我讲故事,你都拖了几天了?”她双手抱胸,蘹心中不满地想到:‘来了家里竟ᵍ也不找我,要不是我过来堵他是不是就想要直接鞞跑了?’

      她顺便偷偷打量了楚齐光的脸颊、身形一番,心中想到:‘这小子一段时日不见,身形倒是挺拔了许多,脸蛋也不像第一次见时那么消瘦,看着是顺眼多퟈了。’

      想到这里,郝香彤脸上突然闪过一丝红晕,连忙㚔撇过头去,心中暗骂Ზ道:‘我想这个干什么,他顺眼了关我什么事。’

      另一边的楚齐光也感受到了郝香彤的打量,心中想道:๶“这女人……看出我武道第二境了吗?不愧是未来的入道种ʁ子,眼光还挺厉害쁉的。”

      既然被郝香彤堵了덊个正着,楚齐光也没得法象子,只能留下来给对方继续讲会儿故事。

      㱓 䩷 于是郝香彤一脸认真地听着楚辑齐光的讲解,不一会儿便被对方幽默的语言,精彩的故事给深深吸引,似乎进入了那个虚幻的故事世界一样。

      故事里的武则天,不但一身道术修为怒通天彻地,更能抚军ꍞ安邦,治国安民,甚至皇帝都改变不了她的志向,父母都决定不了她的婚姻。

      听着故事里的武则天施展抱负,自择夫君,最后掌控命运몝,自己做了自己所有的主,郝香彤也ꩌ不经产生了一丝向往。

      ……

      回到自己的小院后,楚齐光忍不住打个쨃哈欠,ﵥ这一天天地吃饭应酬对他来说也不轻松。

      ‘就是为了┌好好修炼个武道,考个武科,应酬完男人,还要应酬女人,我太难了……’

      他一回来就先将郝永泰的麟血交给了乔智,又忍不住问道:“你不是说这个郝永泰是个武痴吗?他以后难道졆没什么成就,没能入道?”

      乔智淡淡道:“天份不足,光是痴有什么用。武道第五境还能靠苦功和各色丹药来达到,但是入道的境界,非天赋卓绝,便是不行。”

      應 就在这时,陈刚来报信说道:“大头他们一直派狗妖盯着郝福来,终뚥于知道他收흍了谁的好处了。”

      䊐“噢?终于抓到这位郝덃管家的把柄了?”楚齐光룞目光一亮:“全部仔细告圲诉我。”

      现 自从感觉那好管家有问题以后,楚齐光便一直派大头他们的狗妖去监视对方,这么샮多天下来终于有了收获。

      片刻之后,听完了陈刚的报告ﱭ,楚齐光了䣜然地点了点头:“原来如׏此。”吉 ꟊ

      他思考了片刻之后,又吩咐道:“陈兄弟,麻烦你一会儿你再去一趟,找到大輦头他们找到㈱的那个证人ᅗ,说់不定过几天就有用了。”

      陈刚拍着胸脯说道:칹“狗哥,你放心吧,要不꽮要我直接把人绑过来……”

      楚齐光啪的一声又给了陈刚脑袋一巴掌,翻着白儱眼说道:“跟了说了多少次엟,不要动不动就打打杀杀。”

      接着楚齐光又听着陈刚将狗妖们最近两天收集来的各闏种情屢报都听了一遍,这是楚齐光经螲常要做的事情,通过狗妖们来掌恳控全局,知道슁整个青阳⏶县的鄽各种变化。

      听完了所有的情报,他便继续冥想、练武去了。 ∐

      …记…

      第二天楚齐光一大早便来到了빗郝家,打算将自己的‘黄金酒’卖给郝永泰。

      ꀆ喂了对方混着狗血的酒后,楚齐光一阵拍打,算是开始对郝永泰施展起了天妖筑基法。

      象 虽然楚齐光特意将法门延ᩓ缓到了十天둇,但这筑基法的效果却是立竿见影,郝永泰当天就感觉到了自己身体的不同,不但体质体力竟然再次增强,甚至修炼武道的效果也有提⹋升。

      本就是武焱痴的郝永泰对此欣喜无比,二话不说,直舂接打算按一天两百两,直接给了两千两银滭子。

      他让账房从自己的例银里划了两千两给楚齐光,不过两千两这么多银子,郝永泰让账房一位先生带着楚齐光去了뜒银铺交割。

      从银铺里兑换了三賤百两出来,就打算契第二天去道观买丹药。ퟋ

      ᝔ 但哪知道第二天在楚齐光前去道观买药之前,便被郝永泰拉去了郝家,说是要带뫉他见一见吴家的吴巍,一同商谈接下来的对策。

      汵 对層于吴家的尰人,楚齐光早就想要认识,以前也和郝永泰提过一嘴,想不到对方一直记在了心上,他这一次自然是欣然前往,想要和吴家拉粣上关系。

      ꉶ毕竟吴阁老不但是武功入道的猛人,未来还担任内阁首辅,主持改革,ᭋ实在是粗得不能再粗的金象腿。

      当楚齐光来到郝家正厅的时候,便鈡看到吴巍、郝文正聚在一起,谈笑风生。

      郝文笑呵呵地向吴巍⧗介绍楚齐光这个青年才俊,吴巍也一脸和善地跟楚齐光打招呼,完全看不出平日里蛮横霸道的模样。 

      但就在这时,郝家前院突然传来阵阵喧闹之声。

      郝文皱眉道:“福来,你出去看看是怎么回事?”

      엛郝管家刚出去没几步,就被一群身穿公服、手持刀枪的士兵们冲了进来,直戻接将郝家的一个个小厮、丫鬟、护院뀖都看管了起来。

      郝嚂文站起来匞大怒道:“尔等何人?竟敢擅闯……”

      但看到下一个被狹簇拥进来鷑的身影,郝文却是一下子哑了嘴巴。

      来人身高近两米슚,披着白色麒麟袍服,腰挎斩妖刀,籋看得在场几人都是脸色微变,因为他们都认出了这是镇魔司的袍服。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