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推理悬念>

      周一,领导例会结束后,崔大山返回了汽嚗修车间后,第一时间便走进캘了办公室里,不一会,车间眑的大喇叭里便想起了שׁ崔大山的声音:

      “同志们注意了,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幺四零怠速不稳的故障,是由于零件质量不合格所造成的,与我飩们车间无关。我已ᩇ经将该情况汇报给了公司领导,领导决定,本月的奖金,照常发放!”

      一听说照发奖金,车间里顿时响起ꤺ了一片欢呼声,紧接着大家开ꖢ始议论起来。滦

      “这下뫯好了,真相大白了,不是我们的问题,也不用扣奖첀金了。”

      “崔主任之前说过,谁解Ὧ决了幺四零怠速的问题,就把今年的车间先进饍给他,这么说咱们车间今年的先进,就是李卫东的了?”

      “李卫东?他不是天天在车间里瞎混么?也尠没见他干什么活,这都能当车间先㭥进?我整日起早贪黑都没拿到过㶈先进팣呢,凭什么给他,我可不服!”

      歓 “你不服又能怎样?当初是崔主任当着全车间许诺,也没有人提出反对,你不服的话,当时怎么不站出来,解决一下幺四零怠速不稳的问题?现在看人家拿到车间先进了,又眼红了?”

      讨论声此起彼伏,有人在为不扣奖金而感到高兴,有人在为红星橡胶厂产品质量不合格而感到惊奇,更多的人则是对李卫东拿到ﺡ车间先进愤愤不平。

      李卫东参加工作才四个月,来到汽修车间也不过一个月而已,而且整日在车间里瞎逛,没有一쇛天是在正经干活的,这样一个车间混混拿到了先进,大家当然是很有意见。

      ۔可偏ছ偏当初没有人能解决EQ140 怠速뵒不稳ᙱ的故障,而且崔大山当着所有人的面,许诺了解决问题的人就是今年的车间先进。

      于是乎那ﰛ些愤愤不平的人,只能忍耐下来,顶多是在心中骂一句:这李卫东运气真好,瞎猫遇到了死耗子!

      …… 茷

      月中的15号,李卫东从会计处走出来,燇下意识的按了按胸口的口袋,嚣里面有他一ၹ个月的ﲆ工资和呋奖金,外加五块钱的饭票。

      饭票窀不是粮票,计划经济时代,粮票是拿着户口本,按照人头数去领的,每人每月固定多少斤粮食,而饭票则属于企业的福利。

      改革开放以后,物资日渐丰富,粮食供应也不再紧张,臞但凡有条件的国企,都⠬有自己的食堂,食堂只对本单位职工开放,这种食堂就变成了国企的员工福利。

      国企的职纩工每뱘个月可以领到一些用钪餐补助,在自己单位◜的食堂里,用比市面上更低廉的价格,吃到种类뱲更丰富的食物。关键是在食堂里吃饭,是不占用个人粮食配额的。

      一个国企职工,一天⑩在食堂里吃一顿饭,一个月就能省下几十斤的口粮,家里的其他人口就能吃饱饭,甚至还有多余的粮食,接济一下穷亲戚㌈。

       在那个时代,Ꮊ谁家要是有亲戚是大型国企的职工,逢年过节给送来一袋白面粉,足以在街坊邻居面前吹嘘十天半个月的。

      ᪇ 李卫东虽然是国企子弟,但家中的日子始终不太富裕,毕竟老李家要养活六个孩子,算上两个成年人,瘟有八张嘴要吃饭。

      随着姐姐们相继出嫁,家里少了几张吃饭的嘴,李卫东家的日子才逐渐的变好一些,如今李卫东也参加工作了,老李家等于多了一份收入,生活水平比起之前要好了许多。

      “骑着我心爱的小摩托,它永远不会堵车……”李卫东哼着小曲,把二八大杠骑出了幸福二五零的感觉。

      李卫东来到汽修车间,人还没有到齐,毕竟今天是发工资的日子,大家都一股脑的涌去了会计处领钱,隭车间的工作自然要耽误几个小时。

      这种情况,崔大山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挡人财路犹如杀人父母,即便是车间主任,也无法阻挡工人阶级领工资的热情,旷工几小时也就无所谓了,反正每个月就这一天。

      李卫东停好了自딆行车,闲庭信步的走进Ⰰ了汽修车间。

      “小李,来下我办公室。”崔大山说着走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 李卫东立刻跟了过去,进了崔大山坈的办公室,李卫东这才看到,除᚜了崔大山之外,里面还有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

      李卫东看到这人,表情微微一愣,心믒中暗道:“这老不死的,怎么也臸在这里!”

      崔大山还以为李卫东不认识这人,于是开口说道:“小李,给你介噭绍一下,这位是䃡采购处王海滨王䟎处长!”

      “王处长,你好。”李卫东也懒得握手,只是不冷不热的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了。

      李卫东之所以称王海滨是“老不死的”,是因为上辈子的时候,王海滨的确是个祜“老䳙不死的”。

      这王海滨是运输公司的采购处长,这个人业务能力不强Ꙭ,溜须拍马的能力却是一流,未来于书记退休以后,王海滨靠着拍온新任一把手的马屁,竟然进了公顮司的领导班子。

      如果王海滨只是像和珅那样䏿,溜须拍马也就罢,关键是这王海滨的胃口也学和珅。

      九十年代初,青河运输公司即将垮掉的时候,纪委从王海滨家ਜ਼中搜出来的现金、外币、黄金等加起来值五百多万,茅台和华子都够开烟酒超市了。

      王鵹海滨也被判了无숁期,不过这家伙在监狱里积极改造,表现良好,经过几次减刑后,最终幸运的活着走出了监狱大门。鈝

      出狱的时候,王海滨已经七十多岁了,所以李卫东才称呼他为“老不死的”。 瞐

      崔大山将王海滨介绍给李卫东后,便开口说道:“行了,你们谈吧,我就不掺合了。”

      艐崔大山说完,便拿着自己的大茶缸,走出了办公室。

      냎办公室里只剩下李卫东和王海滨寁两个人,只见王海滨一脸ꌧ笑容的说道:“小李啊ᾜ,听说你刚႘刚帮汽修车间解决了一个技术难题㘨?真是年轻有为啊!咱们运输公司缺的就是你这种青年才俊樚。”

      如果是小年轻的话,说不定会被王海滨几句话说的飘飘然,然而李卫东的心理年龄比王掯海滨还要大几岁,对于王海滨ꄘ的称赞也没有半点感觉,反而心生警惕。

      更何况李卫东对王海滨这个腐败分子没有什么㉵好感,于是他直接说道:“王处长,有什么事,你就觪直迶接说吧!”

      “其实也没有什么事,馴就是听说汽修车间里出了你这么一个年轻的技术骨干,想来看看。”王海滨继续Ȇ给李卫东戴高帽。

      “呵呵,整个汽修车间都知道,我就是个混子,你说的技术ܥ骨干肯定是别人。”李卫东说着㿎,站起身来,接着道:“如果王处长没别的事情,我就先出去了。쿚”

      ᢾ“别,先别走。”王海滨立刻拦住了李卫东,随后开口说道:“其实ṵ我这次来,也真有一件小事需要你帮忙。”

      蓿“你堂堂一个采购处长,还有事需要我一个汽修工帮忙?”李卫怙东的语气便颇为不善섀。

      “瞧你说的,咱们都是一个单位的ᵁ,就应该互相帮助嘛!”王海滨则接着说道:“小李啊,我听说今年汽닆修车间已经סּ打算将你评逅为车间先进了?”

      襻 “是有这ఇ么回事。”李卫东也没有否认。

      ⾷ 笓 王海滨脸上的笑容更盛,他开口说道:“你能不能发扬一下风格,把这園个춉车间先进髉,让给你们车间的王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