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人寄宿DASD有坂深雪

      费了大半天时间,苏鸿总算是将炼制养脉丹的成功率提升到了30%左右。厙

      但这样的成功率,算上成本,也只箼能维持个不赚不亏的程度。

      而更艰辛的是,普通的炼丹师即使是30%的成功率也要练习个三到五月时ﺪ间才能达到。

      一般的修士哪里承受的了这么大的亏损与时间的消耗,并且最终还不一定能成为炼丹师。

      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

      没有什么事ꌀ情是不经过努力就能一蹴而就的。

      当然,挂逼除外。

      苏鸿觉得自己可以了,将䎉活血淬体丸的丹方拿出来阅读了一遍。

      【您认真翻阅了丹方:活血淬体丸\/成功学会了此种丹药\/炼ꪐ制成功率:4%】

      “这,居然只有4%的成功率,看来活血淬体丸的难度还要超过我的캟预计啊。”

       “还是再炼制一段时间的养脉丹在说吧。”

      苏鸿伸了一个懒腰,看了窗外的一眼,不知不觉间,天色已经彻底黯淡了下来。

      今晚无星逞无月,天空阴雨笼罩,一副快下雨的样子。

      遏苏鸿的心情却没有因此变得阴沉,僷眨了眨眼道:“说起来有很长一段时硔间鷑没有下雨了,下大点吧,要不庄稼都快要枯死了。”

      说着他去楼下买了一玦只轥香气扑鼻,热气腾腾的烧鸡回来。 ᙹ

      虽然已옗他如今的修为,ﺻ已ꔬ经可以做到完全숯的辟谷,每日靠吸收灵气便能存活。

      但是品尝美食是苏鸿的一大爱好,反㻫正吃了也没什么副作ା用,用来犒劳精神疲惫的自己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嗯,这只鸡没有前世的各种酱料,但光是谷物昆뭆虫饲养出来的鸡肉就足够美味了,最大程度的保留了食材本身的鲜美。”

      苏䎕鸿像是一个美食家般品鉴道。

      謰 “咕咕咕......”

      ⺤这时窗外响起了鸽子的叫왛声,苏鸿回头一看,正是那日他转交给苏承恩的鸽子。 ⴆ

      “〛这么说厉鬼总算肯露面了꘢吗?”

      苏鸿念叨了一句,走过去将鸽子脚上绑着的纸条取了下来。

      는 上面写的内容大致是东城那边又有一大户人家被厉鬼所害,死者大概二十有余。

      굸 虽然苏鸿认为七长老应该能解决此事,但为了确保万一,他还是顺㡩着地址赶了过去。

      ......

      “轰隆隆......”

      天空雷声大作,不多时,黑뚈乎乎的阴云总算是聚在了皉一起,豆大的雨点滴落,下起了瓢泼䧽大雨。

      苏泰真昤和苏酥两个人快步赶向事发地。

      眼见下雨,苏㮰酥ধ将早已准备䭓好的油纸伞递向苏泰真,开口道:“七长老,伞给你。”

      撚苏泰真皱了皱眉:“不用了,我这把老骨头还没有到畏惧风吹雨淋的地步。再说了,要是撑伞的话得耽搁ᄟ多少时间。”

      苏酥也是这么想的,递伞也只是为了表达礼数而已,见苏泰真回绝也收起伞,快步跟了上去。

      很快,㑍两人就走到了闹鬼的府邸。

      鼓 在雷声大作与暴雨的映衬中꾠,这里显得愈加䌣的诡异与隐忍。

      蕜 浓郁숺的死气就好像一张张开的巨口,等着自投罗网的猎物钻进去。

      ᢝ 苏泰真微微眯起眼睛,似乎在端详什돑么,半串晌后开口道:“走,咱们进去。”

      两人推开大门,映入眼帘的场景,足以令胆子最大的人吓得说不出话来。

      地上的七八具尸体都挂着可怖的表情。

      并且他们的上半身是光着的,在胸口被人留下獧了用鲜红涂料刻画出来的骷髅头。

      佂这涂料正是用鲜끸血制成浜的。

      捆 ᯪ不知里面加了什么物质,凝结成了固体,即ၑ使在暴雨中也洗刷不掉。

      苏泰真虽然见多识广,但也没见过此等阵仗,脸色阴⯺沉道:“嶚不用馟说,铁定是龽鬼돖修所为了,这是在挑衅我们吗?”

      苏酥打量了地上的尸体一眼,脸色同样不好看道:“七长老鑨,这次绝对不能让这畜生跑了,快用探阴罗盘看卯看它到底藏ꠋ身于何方。”

      “嗯。”

      ग苏泰真从储物袋中唤出罗盘,伸手一引,将空气中的一缕嚽阴气注入到了罗盘里。

      指针滴溜溜␮的转了半圈,最后停留在正前方꒏。

      雤 而那个方位,正是府邸的大堂所在。

      什么,这厉鬼竟然没有离开此地?!

      苏泰真的神色瞬间变得严峻无比,警示道:“小心,厉鬼还藏身于此!”

      ꔣ苏酥听了心中一惊,正要开口,便听见紧闭的大堂中传来宛如夜枭般沙哑的笑声:

      “囹哈哈,居然现在才发现吗?不过已经晚了。摂”

      大堂的门被一股无形的风吹开,显露出了一个佝䪦偻着的老妇咵身影。

      她的身形十分瘦削,就像是挂着一层皮䍚的骷髅。錅

      眼窝深陷,两颗混浊眼珠的目光令人胆寒蘒。

      并且她手中还r牵着一个姓化为厉鬼的孩童ᗆ,他抽吸着手醵指,两颗鸡蛋大的眼睛死死盯着苏泰真二人,天真的说道:“奶奶,我想把他们吃掉。”

      㝒老妇温柔的摸了摸他的脑袋:“放心吧,他们就是为你准备的䊒。”

      “哼,你欨这毒녝妇莫要猖狂,真就以为吃定我们了吗?”

      폮 苏泰真虽然心里有些吃惊,但并不害怕。

      尽管这老妇也是开灵七层修为,可他年轻时斗法经验丰富,即使是同阶的鬼修也完全无惧。

      他伸手一挥,五根冰锥齐齐向老붦妇飞去,并且每一根都是大成级的。

      这一手仓促之下,即使是开灵七层的修士也要应接不暇。

      老妇嘴浡角却是勾起一抹不屑的冷笑,拄着的拐杖敲了敲傠,拐杖头部的骷髅头钻出来一个鄈女䣰鬼的头颅。

      ⨹ 欚她张开血盆大口,一下就将五根㔏冰锥吞了进去,两股能量相互倾轧㈔,互相消散于无形。

      老妇鰺轻蔑道:“如果是藴之前我还真不好对付你,但是现在,呵呵,就算是开灵八层来也无济于事。”

      她双手一掐术诀,高声大喝道槏:“血祭大阵,起!”

      下一刻,地上的尸体一颤,从中飞出了一缕缕表情痛苦,带着埯巨大憎恨的残魂。

      他们高声尖叫,啼哭,悲鸣着,怨毒的看着老妇,却得不到解脱,反而还要受到操控。

      这让府邸仿佛真的化为了地狱,쓋残魂的各种负面情哄绪甚至影响到了苏泰真两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