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英语老师的脑好软软件免费

      狠狠地揉䔮了揉叶灵儿的头,把她的头发弄乱,夜笑了笑,率先往前走去。

      听耳和叶灵儿跟在身后,对前方的原始丛林并没有任何恐惧,因为,只要向前看去芎,夜的背影就在眼前不是吗。

      既Ṉ然如此泟,那还有썤什么可怕的呢?

      当他们踏入到丛林之中,瞬间,像是띿吸引了这片䭓空间所有生灵的注意力一般,就连正在猎杀的肉食者都停下了时动作,整齐一致地盯着这边,择人而噬。

      他敌们就像是被世界拒绝了一样,这里的所有生灵对他们充巆斥着浓浓的恶意。

      带着血腥气骐,叶灵儿甚至都能感受到淡淡腥臭的气息。

      不由㗌得,他们ᝅ停下了脚步,叶灵儿的㲥身体甚至都有些颤抖起来,这带着最为原始的杀意她现在还承受不住,即使是听耳,额头꒮上也不由得留下一滴冷汗。

      ⌗ 둳 虽然他见多识广,修为也算的是过得去,໙也没有这样被一个世界排斥的经历啊。

      被世界拒绝的感觉可不算好,仿佛即使鯽是空气中流动的空气都对皳你有着不怀好ퟶ意的意味,无关正邪,每맗一个生灵都将你视为最为抵触的敌人,绝对没有轎丝毫的怜悯。

      ꌛ 这是世界独有的特权,被世界所孕育的生灵都会收到影响,缳因为他们是世界的孩ぶ子,是他们的义务。

      只有超脱了一个世界的束隵缚,才能摆駗脱这样的影响。

      只见夜似乎像是没有受到影响似的,继续向❨前迈了一步。

      “咚——”

      这一步踏出的声音Ḓ,完全不像是踏在土ࠫ地上的声緔音,反而是像敲钟的声响,䟡有些清脆,有些遥远。

      一쪬道道铁质般的锁链瞬间缠绕在夜踏出的小腿上,这锁链竟是凭空出现,也不知延䋭伸到何方。

      这锁链쀖就像是一个标志,一个被世界拒薂绝的标志一样,虽不会影响行动,但却会锁住生灵的修䫬为燙和灵魂,方便猎杀。

      “呵,”夜失笑一声,没有在意这些锁链,“没想渗到这么排外啊,不过,ᬱ也没啥关系就是了。”

      继续一步。

      骤然,腿上缠绕的锁链轰然破碎,叶灵儿甚至产生了瞬鹔间的幻觉봠——夜的一步,好像踏在了世界的心脏上!

      튁没有任何威势,也没有任何灵力읝,夜就是这样简单地走了一步,在叶灵儿和听耳眼中却是如同开天辟地一般。

      횘 “呜~”

      错觉般的,叶灵儿好像听到了一道微弱的呜咽声。

      随탎后,整个世界在他们的眼前仿佛变了另一个模样。

      并没有什么景色上的变化,而걕是一种感觉上즼的改变,就像是阴沉的天옺空突然变得晴朗一样,是一种ﬖ主观上的感受。

       夜淡淡地开口:“走吧,没事了。”

      叶㻮灵儿好웁奇地问道:“公子,刚才这是......”

      夜顺手折了一根草叶,叼在嘴里,回到:“若是有人没经过你同意,擅闯进你的领地,你怎么想?”

      Ṇ叶灵儿歪῝了歪头,愣了一下:“当然是不开心啊,应该会把᝖他赶出去吧。”

      楨 夜一摊手,说道:“不就是喽。”

      “哦,原来是这样,”叶灵儿想了一会,一쯎锤手,恍㥛然大悟,“欸,那不就是说,这个世界有主人吗?!”

      叶灵ꯇ儿有些懵,屋子有主人这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等量籠换算一下,一个世界有主人也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吧。

      正常个鬼啊!噷

      话说,世界的主人是什么鬼啊,难道是把一个世ꅪ界所有能动的都打了一遍吗!

      这也太过分了吧!

      “听耳,你应该知道吧,”夜反而是问向听耳,“关于龆世界意志的东西。銡”

      听耳憨憨地笑了一下,挠挠头,说道:“以前也只是听说过,没见过,传说帝级势力都会有彻底캰属于自己的世界什么的。”

      ℅ ຃夜摸셗了摸下巴,沉吟一下:“简单点说,你们可以把世界想象成一个巨ꦢ大的生命体,这个生缭命在一般情况下不会被生灵所知、所识,只是沉睡着,不会干涉生灵的生ရ活。”

      “在不涉及世界毁灭这样的事情㓉之前,意志不会对其承载的生灵有过多的关注,你们可以不同太在意,뮳毕竟对你们来说还是有点远。”

      “不过,听你的话,听耳,你出身看来是一般啊。”

      听耳无奈地耸耸肩,说道꟡:“没错,我身世一般,有现在的造化,倒是有些奇遇飁。”笤

      看着他们一脸无所谓地聊着天,叶灵儿简直接受不能,连忙插话:“啣公子,我还是不明白啊,世界不ɧ就是石头啥之类的东西混合出来的东西吗?这样都有自己的意志?” 媉

      㿥 闻言,夜弹了叶灵儿一个脑瓜崩,实在是对她꺂的理解感到绝望了:“你就这么理解吧,嗯......你觉得一只狮子뤐会在意᠐身上的跳蚤吗?”

      叶灵儿捂着额头,委屈地摇摇头道:“不会。”

      “所以啊,”夜换了一根叼在嘴里的草,“在这些跳蚤还么㗢有对这狮子造成伤害前,狮子自然是不会在意它们,但要是一只水蛭呢?狮子ﵙ会想尽办法把它弄下来,世界也是这ూ样,挺简单的不是?”

      叶灵儿若有所浧思地点点头,有些理解了。

      一路上,也会碰到这个世界本土的生灵,但,无论是草食性的、温和地兔子,还是凶雷残无比的猎杀者,都会乖乖地把头颅低下来,ʪ把道路让开。

      夜一路所经过之地,形成了一道壮观的奇景。

       像是在迎接自己的主렅人,这些巨兽没有任뀚何放肆的地方,夜等人倒是젯像在巡视自己ﹿ的领地一样紳。

      能出现这样的场面是当然的。

      夜刚开始震碎的锁链可不是凡间的粗铁所制,而是世界的道则所化成的锁链,这样的锁链会把生灵的一切춱束缚住,不论是修为还是灵魂。

      但,夜直接以暴力把锁链震碎了,也就是说,直接把냄世界编织的道则给震成了碎片。

      前面说了,世界其慏实也算是一种生灵,既然是有生命的,那就会有趋利避害的本能,世界的本能警示着:这个人,不能抵抗!

      Ꟶ 因此,世界最终选择了——臣服。

      突然,远处传来一道声音:“哎,那边的兄弟,方便过来帮䝯帮忙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