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播放爆乳优月调教

      看着地上鼓胀的麻袋,张易之目光漠然。

      十足的蠢货!

      你去朝会作溌证以后也得死。

      当你得知这䬒个秘密,打算用秘密交换利益时,就已经是一个罠死人了。

      张易之语气凛然큋:“把这个被钱财蒙蔽脑子的蠢货,扔进洛河。”

      “是!”

      张吉祥领命,吩咐几个仆役将尸体搬进马车。 琡

      “张三,召集十个护卫,卯时随我出门。”

       丢下这句话,张易之快步隐在黑暗里,此时☠他内心竟有些惶恐不安。

      急需一个人安静的待着。

      Ᵽ 沉寂嚦的卧室。

      花形镂孔香炉飘着袅袅青烟,坐在灯盏㟰前的张易之被灯火渲染得明騟暗不定。

      来俊臣!

      此人掌握这个秘密,就像悬在头顶的达摩利剑。

      轻易能ꍹ杀死婉儿。

      对,婉儿的性命危在旦夕。

      几乎没有活路。ꅍ

      依武则天的性格,暴扔怒之下,一定会赐死她。

      而他张易之也将名声扫ᤄ地,成为秽乱宫闱∲的y澟in徒。

      就在这时。

      “叩!”

      쭛 张昌宗推门而入,看着面色阴沉的张易之:“兄长,发生何事了?”

      张易之偏头看他,默了默,道:“没什么。”

      “没什么?”张昌宗将门闩上,放低了声音:“家里闹这么얈大动静,当我是聋子瞎子迗么。”

      有人登门送死!

      他为何敢登张ቂ家的门?究竟有什么凭仗?

      㬬平常兄长都是一副智珠在握的模样,现在情绪却这般不稳定,肯定是有大事发生。

      张易之手指鵲轻敲着桌案,也不隐瞒,沉声道:“我跟婉儿事发了。”

      一瞬间,张昌宗目瞪口呆,表情略糟显精彩。

      没想到小麦芽一语成谶,还真的跟上官舍人有染.....

      䅪 她可是陛下身边的女官,宫廷的妃子。

      쵠 兄长,ᷜ你怎么敢的呀!

      “呵呵.....”张昌宗消化掉这个八卦,不以为意道:“既然沙知情者已死,那便没什么可担心的。” 뾶

      可张易之下一句话却让他骇然。

      “知情者还有来俊臣。”

      张昌宗呆滞在原地,面色有些惨淡,旋即目光灼灼道:

      “兄长,说她勾引你,䚃你得撇干净自己,否则你眼下的圣眷要消失殆尽,甚至被陛下所恶!”폫

      “不可䫾能!”

      张易之不假思索,态度坚决。

      他绝不会推出婉儿去背锅,这是一个男人的底线。

      张昌宗骤露惊愕,诧异地盯着他:厐“告诉陛下上官婉儿魅惑你,你一崉时不慎,被她下药。”

      “Ԙ这是让你全身而退最好的办法。”

      “给我住嘴!” 蠮

      张易之皱着眉头,低斥道:“我自有应对良策,你出去吧,我想静静。”

      张昌宗神色焦急,上前苦苦劝诫:

      “兄长,有多少人赞美你,就有多少人在背后嫉恨你,如果秽乱宫קּ廷罪名传开,那你的名声就烂掉了。”

      张易之直视着他:“就算臭名昭著,我也不会眼睁睁看着婉儿去死。”

      “砰!”

      张昌宗将桌上砚台砸碎在地,罕见的阌发怒,戟指道:“妇人之仁!你还怕找不到女人么,清醒点吧兄长。”

      “清醒?”

      Dž 张易之缓缓起身,一襂双凌厉的眸子盯着他:

      “我璾现在能抛弃她,以后也能抛弃你,抛弃娘,抛弃小麦芽ꩃ。”

      听闻此话,张昌宗双眼骤然睁大几分,哑口无言。

      他館浑身失了力气,瘫坐在椅子上,喃喃道:“那맹怎么办?”

      “来俊臣嫌命长,想早点儺去见阎王。榌”

      张易之从牙缝里生生挤出来这句话。

      .....

      卯时初,天蒙ⷠ蒙亮,一夜的雨让天空有些阴沉ᡕ。

      天津桥,河面波光粼粼,偶尔又传来洪亮悠扬的晨钟。

      桥上行人车马熙熙攘攘的,一辆宽敞的马车停在桥上四角亭旁。

      张易之环视马车里七ᝧ个护卫,沉声ₐ道:“待ቋ会覍挂着‘来’字马车经过,直接砍。”

      “是ࣣ,郎君。螹”

      众人都是些练家子,天㦳生好斗之心,此时都有些兴奋。

      不管对方身份有多䨯高贵,他们是张家家生子,一生只听命郎君。

      “张三,你武艺最好,只要看到马车里身穿紫色官袍....”

      张易之说着便举起手掌,往下一劈,“一击毙命,不要㎎留活口!” ꍗ

      䈀他的眼睛里露出浓烈的杀机,无毒不丈夫,只要一有机会,就要讲究一个狠字。

      뻂 在尔虞我诈的朝堂,在自身安全受到威藄胁时⠫,就要筗不择手段ൿ。

      张三㝵神色有些凝重,抱拳喝道:孎“是,一定不辱使命!”

      张易之掀开车횎帘,盯着来往的车马。

      他其实有想过,此举太过冒险。

      万一没杀成呢ꥃ?

      넸 来俊臣逃得一命,沿着皇城逃窜,肯定会将秘密扑公之于众。

      要知道沿途都是参加朝会的官员。

      张易之在赌,赌一晎击毙命,让来俊臣直接惨死在马车内。

      他绝不容许来俊臣带着这个秘椲密进宫。

      来俊臣作为一条忠心赤犬,他知道就意味着武则天知道。

      ꁠ 时间慢慢流逝。

      远处,一辆华丽的马车沿着天津桥驶来,车厢一盏琌戳灯上挂着一个“鬰来”字。

      张易之偏头示意,张三粗糙的手指摸到了腰间的短剑剑柄。

      其余护卫手持各式兵刃,等待郎君命令。

      就在张易之准备궋挥手,他双眸猛然一怔。

      来府马车靠得越来越近,섹而他身后几十米处,赫然跟着一队金吾卫。

      펔刚刚因为角度问题,队伍被来府的马车给遮挡住了。

      每天卯时左右宵禁结束,巡视的金吾繏卫就得回皇城赴命。뚛

      好巧톛不巧!

      张易之脸色阴沉得可怕。

      非 “郎君,再不팚动手就要晚了。”张三着急的看着他。

      “任务取消。”

      张易之放下车帘,怒不可遏道:“金吾卫隶属宫廷禁军,跟他们刀兵相见……”

      虽然郎君话没说完,但一众护卫都很清楚。

      在皇城外跟禁军对抗辈。

      那代表有谋反意图!

      一群刺客冲出去砍杀来家马车,金吾卫﹥一定会动手,两方必然起冲突。

      ⿈ 张三笟略一෌思考,便严肃道:“郎君先走,事成之后我等自刎。”

       “不必。”

      张易之摇摇头,他不会让手下白白送死。

      “给我取官袍来,我去上朝。” ᴡ

      杋 㮠张易之说完后,起身去书架上拿뚣起一本《战国隠策》坐回软榻上。

      쵺翻到【荆轲刺秦王】⌊这一页。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