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蒌

      029:

      “沫沫, 去ᚇ食堂了껂啊,明天见。”

      朱凡凡是住校,赶着去抢食堂, 话音刚落, 人已经消失在后门。

      林以沫背书包走出教室,到瓾一片花坛时, 她忽然停下,回头望向从她下楼时就一直不远不近跟着她的一个男:“请问有什么事吗?”

      男不料自被察觉,转身就想跑,但到林以沫的脸后, 他往前走了两步, 没头没脑地开始自介绍:“是五班的, 叫刘恒,十六岁, 身高一七一,体重一百四……那封信你了吗?”

      林以沫:“?”

      林以沫:“……ዊ”

      캶情书的来历知道了。

      “抱歉쒈,”她没说情书已经让朱凡凡냺撕掉扔进垃圾桶了, 态度温和,“们都是学,諡 高中应该以学业为主

      。”

      刘恒睛一错不错地盯着她,固执地问:“你了吗?”

      林以沫眉心微拧,没说话, 刘恒又道:“花了几个小时认认真真写的,你为什么不?你瞧不起是吗?”

      俻 林觉以沫:“……”

      她在思考自是不是太温柔了。

      刘恒再往前一步。

      “知道你成绩好, 成绩也不差,在们班排二十多,只要占多努, 和你的差距很快就会消失。”

      “长得好学习优秀就能无视别人的心意吗?你至少应该一写的!凭什么不!”

      他被林以沫電高高在的神刺到,伸出左手就去抓林以沫。

      林以沫次动手,还是林屿秋回来那天——沈崇华找来四个黑衣人抓她,后来胡队长遗憾地告诉她,没有查到到底䮫是谁雇佣的他们。那会儿沈家人已经被她爹送进重症室,林以沫还反蜀来安慰胡队长。

      难得动手,有些疏了。

      林以沫朝刘恒笑了笑。

      刘恒ꂸ她笑得一愣,没等反应来,手腕处多了一只白皙纤细的手,紧接着一股大袭来,他觉自直接被넰甩到了地,左手拵止不住地颤抖。

      一切在电光石火之间。

      刘恒呆滞地望着居高临下他的林以沫。봜

      “不好意思,手重了点。”林以沫拍了拍手,弯起双,“请你回家照照⒈镜,仔细观察,记录一下你脸部的水平距离。”

      说完,转身离开。

      鳉횎刘恒面无颜六『色』极为精彩ڱ,他当然听懂了林以沫的潜意识,在讽刺他ᘵ脸大!

      他向左手,通红一片,传来火辣辣的痛意␍。

      与地面亲密接触的地方也痛!

      林以沫的气怎么会这么大!

      他恨恨地站起来,这时旁边花坛传来声音,一个人影塶走了出来。

      “江序!”刘恒一认出来,羞恼尴尬让他愤怒质道,“你一直在这儿?刚才你都到了?!”

      江序双手『插』兜,神『色』懒洋洋的,扫了他一,윜点头。

      刘恒脸♔『色』阴沉。

      江序的手指灵活转动手机,朝刘恒道:“刚刚到一个笑话,一只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结果怎么吃都吃不到,最后无能狂怒把自气死了,你说好笑不好笑。”

      刘恒握紧拳头,扔下一句“你给等着”,转身跑了。

      江序耸耸肩,视线落在槲地,计算林以沫把刘恒甩开的距离,挑了下眉,旋即朝林以沫离开的方向走去。

      坐在办室的林屿秋没有急着离开。

      原来给宝宝送情书的学叫刘恒,被宝宝拒绝还恼羞成怒。

      那长相丑得人睛疼,矮得跟个大冬瓜似的,他哪来的脸!

      江序这孩倒是不错。

      想到宝宝说的不能分关注她,林屿秋便把神识收了回来。

      然后,他去找五班的班主任了。

      “你到底什么时候放出去?”㙱星辰界里꛺,林二三恢复了正常,无论神态还是动作,和林屿秋如出一辙。

      釲林屿秋:“这是学校,回家再说。”

      听着林屿秋敷衍的回答,林二三心底冷笑。

      他敢肯,未来的自根没打算把他放出去。

      对林屿秋言,쑬林三岁和林十蔘三毫懞无威胁——在女儿面前,威胁不到他的地位。

      可他不一样。

      他们都是成年体。

      唯一的不同,他没碪有未来的记忆。

      但对륚宝宝来说,他们都是真正和她相处的林屿秋,一旦出现两옫个成年体,势璟必会面临一个问题:垦宝宝更喜欢哪一个?

      他最开始回来,不也想杀了林三岁和林十三吗。

      咽 林屿秋不会杀了他逃,只会将他囚禁在星辰界,让他永远见不到宝宝。

      他即使不想承认,也明白他和未轧来自之间的实差距。

      唯有冷静下来,想㶚办法离开星辰界,或者让宝宝知道他的存在。

      林赜二三也知道刘恒的存在——林屿秋大方ሀ地分享给了他。

      “找班主任有什么用,直接找秽到觊觎宝宝隺的小鬼揍一顿,”林二三漫不经絮心道,“不能杀人,还不能伤人吗?”

      林屿秋教育自:“回到地球,凡事要用普通人的方法解决,打打杀杀成何体统。”

      林二三恶心得五脏六腑都在翻涌,他轻轻“呵犯”了一声,笑得温柔:稁“很好奇,你是怎么在灵元大陆活下来的,靠善良吗?” ⅱ

      林屿秋权当没听到他的讽刺,慢悠悠道:“其꾿实是靠运气,有呤好几次奇遇呢。初到灵元大陆,进入魔巢,不就是第一个奇遇?”

      提起魔巢,林二三中隐有黑气萦绕,淡淡道:“你倒是想得开。”

      林屿秋暗叹口气,林二三这语气……想让他摆脱魔巢带来的心魔,绝非易事。

      五班的班主任是位挺着圆圆啤酒肚的中年男士,中午放学时,教导组的老师们一起去吃午饭,其中ᴯ有那位刚来的数学老师林屿秋,颜值高的人不管走到哪都容易成为焦点,没一会儿就有年长的老师问林老师结婚没攖,多大了等等问题。

      得知这位林老师三十三岁,没结婚,但有一个女儿。未婚的年轻女老师顿遗憾,没结婚有女儿,光是这个条件就足以让人浮想连篇。

      줤 男老ㅵ师们则慨良쪷多,同样三十多岁,怎么跟林屿秋站在一起,成썬了两代人!

       长相这个东,连年龄都能模糊!

      ᲋  尤其五班班主任孙老师触更深,舔他只比林屿秋大两岁,今年三十五,可起来活像年龄倒来似的,以至于他很不想和林屿秋见面,一瞅对方的脸,就能觉天对自的无情。

      峖 ꊎ结果人家主动找来了。

      孙老师硬挤出笑脸:㱙“林老师有什么事吗?”

      “孙老师,刚来,对춗学校很多事情还很祓陌,不咱们三中,是禁止早恋的吧。”林屿秋堷用请教的态度询问。

      “那必须的。”孙老师立刻点头,“不止三中,只要是高校,都禁止᳅早恋。校长每次开会䜵都会就这个问题强调,们作为老师,一要严抓早恋这个问题。高中是最重要的三年,绝对不能让这些ᯊ孩们因为早恋问题耽误ࢣ学习,耽误未来。”

      䬦这个林老师问的什么问题啊。

      “孙老师说得对,受教了。既然如此,为了学,那就做一次坏人。”林屿秋说,碫“刚刚到您班叫刘恒的那个学,拦住一个女同学,送了封粉『色』的信给她,不仅强迫女同学,在女同学拒绝之后,还动手拉扯,实在有些不像话,担心……” 㺂

      话没说完,意识到什么情况的孙老师脸『色』不太好地打断켨了他:“知道了,这件事会处理的!”

      ᵔ早恋问题关系作风问㤁题,作为班主任有责任在身,高一才刚开始就出现这苗왅头,他可不想开会的时候被点名。

      ⾳写情书也就罢了,还强迫并动手拉扯,已经不是“不像话”的程度,是“恶劣”程度了。

      林屿秋中笑意加深:“那就不打扰孙老师了了。”

      教训完刘恒的林以沫心情还是不太好,放学就遇到这事够糟心的,越走越觉得刚刚下手轻了。

      身后的脚步声让她皱씼眉。

      璅还没死心?

      玡林以沫动了动莼手指。

      “犩林以沫。”

      “……”

      她松开手指,着走近的少年,目『露』疑『惑』:“江序?”

      江序同样住校,放学这个点按理应该在贌食堂才对。

      “有事吗?”

      有੷了对比才现,江序确实挺好,林以沫略微抬眸,礼貌平视他的脸,以此来洗洗自的睛。

      江序随意道:“明天篮球社有个掰手腕的活宽动,你也来参加吧。”

       为了⣿不让䣌学们除了学习还是学习,学校成立各社团,宿高一高二的学必须参加一个,林以沫当时想报英语社团,结果系统布任务,让她报篮球社。

      和画画一样,她对“篮球”同样零基础,只认识篮球这个球,至于打篮球的规则是什么,完全不知道。

      画画好歹还能培养她的艺术细胞,篮球能干嘛?总不⦶能以后去当疠运动员吧。

      问系统为什么要她报篮球,系统又不吭声。

      훕 等她报了篮球社,系统也没布有关篮球的任务,她并不会打篮球,于是乎,顺理成章成了篮球社“洗球、打扫卫”的后搡勤人员。

      听江序这么一说,她才想起来,江序也报了篮球社。

      问题是,掰手腕㵔很耗费气吧,何况应该是男的活动,江序为什么提议她一个女来参加?

      “你气不挺大的吗,赢了第一名,奖励一个月不打扫球室,不试试?”江序嘴角扬起一抹笑似非笑的弧度。

      说完,到少女鸦羽似的睫『毛』快速眨了两下。

      林以沫问瞽:“活动什么时候开始?”

      江序:“中午放学后。”

      少年沿着굁另一方向走了。

      鷲林ᄈ以沫收回目光,动쪃了动手腕。

      掰手腕比气嘛,这还真是她强项。૛

      奖励一个膈月不打扫卫,是她喜欢的。

      等等……

      江序怎么知道她气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