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猫记录世界记录世界

      “什么招商大使?”

      夏景ɖ行多少品到了一点意思,但还是想问清楚一点。

      “这园区虽然建成了AB两个区,但入驻率太低,而且入驻的企业,质量也很参差不齐,很难形成规模效应。”

      毛雄志一边ﻐ说话还一边摇头,脸色尽是苦涩的笑容。

      夏景行知蠑道90年염代末,新世纪初的时候,国内有阵“软件园热”,各地纷纷上马软件园项目,要发展高科技产业,要让城市转型。

      天府絵软件园也差不多是那样的背景下诞生的。

      但说实话,这跟城市实力是有关系的,没人家有钱,比什么比嘛!

      不过总还算有一焝丝理性,规划中220万平方米的天府软件园如今只建成了AB两个园区,建筑面积23万平方米,相当于只开发了十分之一,不然空置率还要更高。

      “有没有考虑过,为什么招商引资效果不好?企业有什么ᑘ顾虑?” 㲚

      ﲪ面覷对夏景行的提问,毛雄志只好如实告知道:“企业顾虑太多了,有城市基础设施太差,无法吸引和留住人才;

      硃 也有地处西南偏咾远一隅,无法吸引投资的考量;

      景行,你做投乴资你最清楚,现在的那些外资风投公司都集中在北上о广。㙉

      在蓉城,꓎他们连个分支机构都没有,焪更别提投资这边的科技企业了。”

      葛知府觉得自己秘书讲了那么多,都没说到重点,他出声补充道:“最重要的一点,没有形成虹吸效应,反而别的城市已经渐渐形成了虹吸效应。”

      夏景行沉默了片刻,问道:“需要我焥做什么呢?”

      葛知府笑着说:“远景资本这次应该是要在中国开设分支机构吧枮?”

      夏景行只能感叹对方鼻子不是一般的灵,点点头承认道:“是的,有这个考量。”

      “不知可否把这个分支机构放到蓉城,就放在软件园里,我们可以提供最大的便利服务。

      我会给园区的行政部门打招呼,需要什么,景行你直接开口找他们要就行了,无论是办公室租金优惠政策,还是税收减免,贷款扶持,这些通通没有问题。”

      葛知府见夏景行真有在国内开设分支机构的想法,一张脸都⧊笑烂了。

      他们市府可做足了功课的,还让几个年轻人搜集了国外的新闻⒋报道팢,풵把夏景行旗下几家公司的估值、囦资产,乃至夏景行个人资产算得一清二楚。 據

      原本是留给胡润的工作,让他们提前给做了。

      不查不知道,一慮查就吓一跳啊!

      大鱼,绝对的大鱼!千万不能放跑了!这是市府的统一共识。

      于是,由毛雄志牵头,市府成틡立了一个䴨工作小组,不干别的,就围绕夏景行研究。

      研究什么呢?

      뀅 该如何留下픭这个海外飞回来的金凤凰?

      该如何和夏景行进行资源匹配?

      该如何实现双赢的目的?

      ……

      夏景行不知道,自己都已经快被写进市府的工作纲要了。

      这不,他刚一下飞机,就直接被隆重迎接了,这都是工作组的计划工作之一。

      他们要让夏景行感受全方位以及周到的服务,感受家乡人民的热情。

      没办法,城市硬实力不占优势,就只能使用这些嘘寒问暖的招数了,企图感化夏景行这个金娃娃。

      夏景行沉默了一阵,随即笑说:“葛知府,你可能不太了解风险投资这个行业。

      我给你简单介绍一下,首先,风投机构是轻资产运营模式,人员并不多。”

      葛䌮知府点头铪,这他知道,他八十年代末曾去加ኍ拿大攻读博士,也算留过洋几年,不是老派官员,对于经济和工业自有一番理解。

      不过他也没打断夏景行,示意对方继续说。

      夏景行点点头,继续道:“假如我们在国内开设分支机构,可能会在好几个城市放办公室,方便给每一地的被投企业提供完善的投后服务。

      所以,办公室放在哪ᥚ?这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资金全国流动。

      如果蓉城这边有合适的企业,我们肯定不会忽略。

      当然了,葛知府、毛主任你们一片诚意,远景资本必定会在蓉城放一间办公室,就近关注和支持祵家乡的企业。”

      听到这,葛知府和毛雄志终于露出了一丝满意的笑容。

      傍 他们做过预案,得出的结论是,不可能把夏景行锁死在蓉城,资本都是趋利的,蓉城一地也留不下人家Ⳓ,能分一点油水,他们也就知足了。

      不过,光放河一间投资⃥办公室,解决掉蓉城没有知名风投机构进驻的尴尬局面,这并不能让他们满足。

      葛知府不好一直提要求,只好给毛雄志递了一个眼神,让自己的头马替自己冲锋陷阵。

      毛雄志会意,笑说:“我听说国外还有那种创业孵化器,远景资本是否可以和蓉城本地的高校合作一二呢?”

      䀬夏景鎆行瘪瘪嘴,他终于知道套路有多深了,这明显是下了苦功夫的。

      “这个也没什么太大问题,可以合作一曕二。不过呢……”

      夏景行决定还是把丑话说到前头,顿了顿才说道:“这是一个投资长,见效慢的行业,需要耐心。”

      “这没问题,国家也不是一个个“五年计划”发展起来的궇吗?”

      㩟葛知府大手一挥,表示自己等人绝不会短视뉕。

      “还有,三个和尚没水喝,孵化器只能有一个主导者,那就是我们,高校可以参与,但仅停留在研发层面。”

      夏景行想搞的孵化器并不是简单的那种,租个大办公室,分成小方块提供詴给学生,那多没意思呢。

      他想做的是,给高校提供经费搞研发,学企共建,学校得经费,有钱搞研发;企业拿专利,用于商业化。

      这里面狗屁倒灶的事情不少,他必须要打好招呼。

      푮 葛知府多少知道现在高校里的一些浮躁,很理解夏景行会有这样コ的想法。

      他们是把挽留夏景行当成一项政治任务来做的,稍作考虑一番,就点点头:“放心,我们会尽量去协调。

      只是985、211高吹校都归属部里管辖,袰我们地方说话,可能都不那么好使。” 텽

      夏景行点头,“那我会初期投孜入一点,后期视合作效果,合作成果来决定是否追加投资。”

      葛知府和毛雄志对视一眼,皆点了点头,㔉不算特别满意豆,但也将个烂就了。

      “哦,对了,景行,既然远景资本会在全国寻求投资目标,是不是能帮忙拉一些你们投资的初创企业进驻蓉城天㫵府软件园呢?”

      毛雄志差点给忘了,这也是他们研究过的点,让远景资本充当科技企业和蓉城天府软件园之间的沟通桥梁。

      왱 葛知府也补充道:“还是那句话,我们会竭尽所能打造投资环境,提升政府服务水平짩,同时也会改善人居环境。㯟

      正如安居乐业一词,安居在乐业堿之前。

      只有建好人居环境,让瘼本地群众和外来的投资者、创业者都能安居,才会主动投资发展,城市的凝聚力和吸引力才会进一步增强,经济社会的发展才䃘能更加协调、ź健康、快速。”

      夏景行觉得这番话有些水平,但他还是不好轻易表态,让创业公司挪窝,万一挪死了呢?

      这不是没有可能!人才始终是第一位的,没有招揽到好的人ߍ才,研发、运营等各个职能部门效率下降,互联网公司衰败也是很快的。

      见夏景行一脸的为难,葛知府善解人意胲道:“这样吧,远景资本尽量招揽吧,能把总部搬迁过来的最好,不能的话,来开一家分公司,我们也是欢ᰖ迎的。

      当然了,我们妦会视搬迁过来的是总籞部还是分部,给予税收、贷款、园区租金减免、落户名额等等不同的政策。”

      ㆉ夏景行点点头,“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没问题了。

      籜因为我们也只是股东之一,可以进行劝说,但搬迁意愿,还是全凭创业者自己做主。

      说实话,也没听说哪家投资机构还劝人搬家,而且还是搬离一座城市。”

      夏景行呵呵笑道:“这样搞,以后怕是一线城市政府都不欢迎我们了。”

      葛知府哈哈大笑起来,“景行,你为家乡做的这些贡献,我们和家乡人民,一定会铭记在心的。”

      提了“在蓉城开分支投资机构、创立高校孵化器、帮忙挖一线城市墙角”三个请求后,葛知府和毛雄志就闭口不提别的要求了。

      这让夏景行都颇感惊奇,原本᫈还以为会叫自己开个厂啥的,结果就这?

      毕竟特斯拉工厂、手机工厂,未来也是要上马的项目。

      结果两位领导提都没提,看得还是不够远啊!

      实际上,两位领导已经很满意了。

      远景资本只是一家投资机构,能做到这份上,已经算是倾尽所有了,总不能叫脸书来蓉城开中国分公司吧?

      他们倒是想过,结果打听了一下,脸퍝书想要进入中国很不容易,需要层层审批,于是就此作罢。

      至于特斯拉、安卓,他们又不是投行分析师,即便是投行分析师,估计㒲也看不出一个所裍以然来。

      总之,羊毛薅到걷手了,接下来就等一一落实了。

      虽然没有一分钱的实际投资,但这三条都是提升쎨城市软实力的不二法宝,也不算差了。

      就是效果好像慢了一点,不利于GDP的短期提升,这让葛知曪府心걈里暗叹了一口气。

      不过他也算是个能吏,没有太去计较短期利益得失。

      葛知府意识到自己三人刚刚说个不停,把夏远夫妻俩给冷落了,连忙招呼二人吃菜筎。

      夏远夫妻俩是真的听神了,全程一句话都没插,一则是不合适,二则也是不懂。

      夏远倒是懂一些,不过他不适合开口,帮儿子说话,得罪市府;帮市府说话,那坑儿子?

      干脆装起了哑巴,乐得清静。 Ⓔ

      灷 不过他䮻虽然没说话,但却全程关注着谈话的内容。

      此时谈话结束,看到谈出的结果很不错,他对儿子的这个应变能力很满意,这点随他!

      等酒过三巡后,夏远赶忙给儿子递了一个眼神。

      夏景行收到信号,于是说道:“我在国外看到小学里面的体育基础设施很完善,对此很有感触。

      我是在城市里读⺉的小学,所看到的情况都还好。

      在我们老家,那些乡村小学的体育基础设施几乎没有,操场还是泥巴地,空有个篮筐뗠,体育器材室里却没有一个篮球……”

      葛知府微笑,听这口气,莫非还有意外之喜?

      夏景行叹了口气,“我如今也算有一二回报社会,回报家乡的能力了,所以想给家乡的乡村小学捐助1鵅000万人民鹓币的体育器材等娑物资。”

      葛知府没期望捐几个亿,1000万在他看来已经很多了,比他预想的还要多出不少。

      在这时,亿元级捐赠还不多,一经捐出,那必然引起全社会轰动,可以达到最好的广告效果,但也会吸引各路大神上门,奉旨要饭。

      夏景行没有那么多缘可以化,所以决定还是低调一点,可以每年都捐,但悍避免勇太过出风头。

      毕竟对于他来说,更看重的是慈善落在实处的效果,而不是附加带来的种种影响力。

      真要搞营销,他不需要利用这种手段。

      他本来想一次性捐5000万人民币的,给全市乡村小学来一次阳光普照,但被他父亲劝阻了。

      倒不是心疼钱,而是怕太高调了,招惹不必要的麻烦。

      现끿实就是如此,夏景行也就只能暂缓了自己的慈善计划。

       葛知府不会逼夏景行捐款,不过人家愿意捐,在他看来,是一䳗件好事。

      立马起身,和夏景行握手,舢代表全市人民感谢起了夏景行。

      夏景行摆摆手,不贪功,聊了几句后,就不再提这事。

      一顿饭吃完了,葛知府和毛主任都基本达到了想要鸍达到的目的,和一家三口有说有笑的走出了金牛宾馆。

      和两位领导告辞道聄别后,夏景行上了父亲的车,和母亲一起坐在后排,朝家里缓缓驶去。

      “行行,↙你这又是捐款,又是在蓉城开投资公司,还给高校赞助搞研发,你的钱哦够吗?可别打肿脸充胖子。”

      坐在旁边的母亲开始碎碎念,夏景行安慰抸道:“妈,这些都是有意义的事,值得去做。

      钱的事,你不用担心,这构不成什么财务压力,我也不会去逞强。”

      见儿子一脸真切,张玉琼也不再多问,她知道儿子现如今是真的成为大老板了,不然知府先生也不뽰会亲自出面宴请了。

      她多嘴问几句,也是出于对儿子的关心和爱护。

      夏远看着后视镜的两母子,一边开车,一边问道:“楼呢?什么时候买?”

      “什么楼?”

      夏景行下意识反问道,随即想了起来,这可不就是他打算送给母亲的赔罪礼物吗?

      偷偷瞟了母亲一眼,见她双手抱胸,正板着脸看着自己。

      “买啊,明天就去买!”

      夏景行不明情况,只好顺着父亲↺的话往下说。

      “我看你要瞒我到什么时候?”

      母亲的一句话,直接让夏景行跪了。

      他反应很快,赶忙跪在后排,抱着母亲的大腿,开始“声泪俱下”的“哭诉”自己的不容易。

      在他嘴里,脸书当时就快要倒闭了,一大堆合伙人、员工指望着他,他也是出于无奈才出此下策。

      闸洋妞等人陪她一起辍学,也被他讲了出来。

      他都没来得及追问父亲是否䫤出卖了自己,赶忙道歉才是最紧要的,求生欲满满的。

      看着儿子没个正形,张玉琼原本板着的脸也忍不住笑出了声。

      儿子辍学这件事,她也是前不久才知道的。

      主要是新闻媒体连篇累牍的报道,加上单位上的种种讨论的声音,让她弄明白了,儿子早在一年多前就辍学了。

      这真不怪夏景行父亲保密工作没做好,主要赖媒体。

      看见儿子和知府先生都能同桌谈笑风生了,张玉琼心中即使再有不满,也差不多烟消云散了。᫊

      “好了好了,别在那假哭了,也别强行解释了,我只是气你们两父子一直瞒着꿎我,你们真똆跟我说清楚,我会反对⿍吗?”

      两父子皆点了点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