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2在线视频

      回到自己那狭小出租屋的或人直接躺在床上,紧抱着双腿缩成一团,今天的他经历的似乎有点多——失业、自↉行车肌肉太郎号䩜被偷、莫名其妙地得知知未来修玛吉亚会暴走,莫名其妙被选择成为社长,就连他也不在这世上了。

      明明自己当初离开飞电家之时,曾说过一定会证明给他看的,一定会成为一名优秀的搞笑艺人,一定能为众人带来真心的笑容。

      퓸 但是......

      话说自己先前是不是答应成为飞电集团的新社长呢,那样的话自己说不定也就不必为房租以及饭钱犯愁了吧,也不用再次东奔ꋭ西跑了吧。

      不不不,自己怎么能为金钱动摇呢,话说这个月的房租……

      不不不,得想些其他的东西,或人晃了晃脑袋。

      例如未来修玛吉亚真的暴走,自己会开心么,说不定这是个机会,说不定腹肌太郎就因此失业了,说不定游乐场园长又会请自己回去,说不定……

      喙 不过有这样想法的自己真的很卑鄙吧,他望了望手中的「0号密钥」喃喃自语「你当諾初到底是怀着怎么样的想法选择了我,又是怀着什么样的想法舍弃了母亲……」疲惫的或人进入了梦乡。

      「尺子这种东西挲在小学毕业的时候,大家就都丢了。」

      「真是没办法,那我就借给沵你吧。」

      「怎么你还有啊。」

      第二天,「嬉笑梦游乐园」的舞台上一对双子修玛吉亚正向台下的众人表演⃍着搞笑段子,或人羡慕地地看了看,随后他在观众席上发现了园长的身影,他深吸一口气。这次来,他打算再争取一次机会,也许园长昨天的辞退只是一时心血来潮,说不定很快便被自己的真诚所꒜感动。

      「下面有请下一位搞笑艺人登场。」

      「喂,喂,你在干什么,还没到你登场的时候,啊!!!!」

      后台突如其来的骚乱及惨叫吸引了或人的注意,而观众们则鼓起了更为热烈的掌声。或人再次望向园长,心里浮现那句「你已经被开除了,关于带给人们欢笑这件事上,已经有人做得比你更好了。」

      他再次停下脚步,难道自己的梦想脆弱到仅因所谓的修背马吉亚时代的到来,而放弃么,不,那自己所谓的豪言壮语又算什么,自己所谓的梦想又是什么。他一咬牙并深吸一口气,再次迈向园长。

      「救救我,谁来救救我。」惨叫再次响起,只见腹肌太郎提着一工作人员的脖子,从后台缓缓走出,并将其甩向人群,台下的ʅ掌声越发热烈,这一定是新的节目,真叫人期待。

      但或人发现今天的腹肌太郎有些似乎有些反常,因为这家伙无论何时都应将笑容挂在嘴边。只见腹肌太郎扫着视台下的众人,喃喃说道「我的工作是让世界充满真挚的逽微笑,所以宛如机械般麻木,陶醉于虚荣而愉悦的人类,理应全部给予灭亡。」

      此时,就连台下那些原本一直嬉笑的人也逐渐意识到气氛的不对劲,但很快就有人解释道这一定是最新的表演手法,既所谓的扬抑。随后观众则疯狂录制,只要第一时间将这些视频上传눱到网站,就一定能大火。

      「BEROTHA/贝罗萨」

      或人一脸愕然,怎么腹肌太郎手上会有升级密钥,不是说最为쏂机密的防盗技术么,为什ᚲ么。

      腹肌太郎的瞳孔逐渐散发出红光,只见他缓缓将手中的升级秘钥插入腰间的驱动器,随后原本脸上浮现的笑容快速地扭曲着,变得非常地痛苦且可憎,最后竟整个外壳爆裂开来,露出内部的结构,并从嘴巴当中快速长出一根嚝根机械触手包裹着自己的身体。

      伴随着「灭绝升级完成魔机贝罗萨」的音效,一个拥有书中所记载已灭生物「久慈琥珀刺磷蜓」那般外貌的怪物站在舞台上。㓴 튇

      得知事情不对的的人们纷纷开始四处逃窜,一时间游乐场的出口挤ッ满了人,大人们的粗口和孩子们哭泣的声音充满了整个游乐场。但此时的游乐场周围竟布满了暴走的修玛亚,人们根本无路可去。

      怎么会这样,难道修玛吉亚暴走的未来无论如何都无法改蟅变么?

      「放弃吧,然后逃出去,只要修玛吉亚的丑闻一曝光那么,那么世界很快就会再次掀起抵制修马吉亚的狂㫘潮,那么,你就能轻松找到搞笑艺人的工作,然后实现你的梦想。」

      「不对!」

      「我可獆是知道的哦,你一直很讨厌那个͗家伙,每天都期待那家伙出错,就连新买的自行车都以他的外号为名,这一切我可都是知道的哦,所以……」

      鏝「闭嘴……」

      或人的脑海中浮现另一ƙ个声音,游乐场已被破坏得一片狼藉,一壮硕的身影一把将挡路的或閔人推飞到旁边的破墙上,强烈的撞击差点让或人晕倒过去,但那人头也⦔不回地便朝着外围跑去,遗憾的事很快他的头永远地离开了脖子,滚到或人的不远处。

      「即使是抛弃那样的人,你也会难过么?这样的人,值得么?」

      脑海中的另一踉个声音再次响起㨿。

      「闭嘴,你这家伙,孩子们可是再哭泣啊。」

      或人站了起来,手握着「0号秘钥」朝着脑海中的自己争辩。没错,自己之前的确很讨厌修马吉亚,讨厌那些那些抢了自己风头与工作的家伙,但是,至少自己遟想让大家露出笑容的心情᭬是真心的,腹肌太郎那家伙想让大家露出笑容的感情也是真心的,但是现在无论是谁都在哭泣啊,腹肌太郎那家伙以ꢺ及孩子们。

      ⵙ 「喂喂喂,难道说你以为你是英雄么?」

      「不对,一个人自以为自己是鱙英雄时,当忘记自己过错与缺点时,他就已经失去成为英깘雄的资格了。」或人看到不远处那因和父母走失,而害怕到蜷缩到角落的小女孩,5秒后女孩将会失去她的生命,并非死于怪物之手,而是死于大人们的践踏。

      「我只是,我只是想守护孩子们的笑容啊。」还没说完或人的身体早已冲向小女孩,但不可能,他根本ᯃ无法做到,根本无法拯救,哪怕再优秀的运动员要从或人现在这个位置到达小女孩那个位置都得花上6秒左右的时间,何况是或人这一无所长的人。

      但他根本没有停下,也不会停下,因为当因一人无法拯救而心安理得地放弃了,那么自己又与那些麻木之人有何区别,㌏这样的人又怎么能说着要给世人带浜来欢笑的梦想呢。

      他真的是太愚蠢了,蠢得无可곛救药,为了坚持自己的梦想,为幾了遵循自己的良心,居然奋不顾身地扑向鉋一素不相识且无法拯救的小女孩。他一定会为自己的愚蠢付出代价,那就뎀是死亡,新一轮的人潮也许会将他与小女孩一同踩成肉末。

      「觉醒时刻抉择蝗虫」

      就在此时原本那暗淡无光的「0号秘钥」竟散发出耀眼的白色光芒,升级成「0号升级密钥」蝗虫的图案浮现其中,或人的腰间也难以解析地浮现出一个骑士驱动器,尽管不知缘由,但或人还是选择跟腹肌太郎那样将「0号升级密钥」插向腰间的骑士驱动器。

      顷刻间周围乸的时间慢得仿佛凝固了一般,从驱动器中跳出一巨大的水晶蝗虫来回跳动,在确认或人这份意志意志后,蝗虫便化作䴨白光包裹或人全身,随后一全身布满水晶脉络的蝗虫骑士一把抱起因害怕无法动弹的小女孩,并一脚踢飞远处一正袭击着一小男孩的暴走魔机。

      「假面骑士零抉择之姿」闪亮登场。

      周围那些袭击人类的暴走魔机纷纷爆炸,失去战力,被围困的人们纷纷逃散,孩子们也被他们的父母所带走,片刻整个游乐场就剩下的暴走魔机就只有作为感染体的贝罗萨了。

      「你这家伙,到㉋底是谁惏」

      「我、站在你面前的只是一微不足道,但却以为人们微娾笑,不,是想要带给世界微笑的普通搞笑艺人罢了。」

      「妨碍亚克大人的人类,必须给予清除。」在亚克的指令下,贝罗萨浑身散发着不详的黑雾,随后性能全开,以常人肉眼难以捕抓的速度贴ឡ近或人,将那力量汇聚了全部力量的巨镰挥向或人。

      近战对我们有利,这是亚克经过千㞖万次计算的结果,潢贝罗萨的近身作战能力在亚克的数据库中属于顶尖的存在。而眼前的个体经亚克的计算,已被묉列为高危的存在,无몠论如何,必须清除。

      「亚克?那是谁,难道你仅仅因为这东西就放弃你引以为傲的燡梦想了吗,难道你的梦想就这么的脆弱吗?」变身为假面骑士零的或人同时也获得了极为强大的视觉捕抓以及神经反应能力,只见其头部水晶开始闪耀,银白色的光芒沿着零号身ᗮ上的水晶脉络汇聚于其右拳,随后一拳挥出。

      这份强大的力量竟直接粉碎了贝罗萨灌入全部力量的巨镰,并结结实实地打在贝罗萨脸上,仅一瞬间拥有强大防御力的脸部装甲瞬间破碎,贝罗萨的身体直接被一股强大的惯性硬生生地拽向后方,直到撞碎数面墙后,方才停下。

      「你那分凌驾于我之上的搞笑才能,难道因为那什么狗屁亚克,就舍弃了么?」

      贝罗萨缓缓爬起,他必须将眼前这威胁的亚克计划的人类除去,但另一方面붰他的信息搜索及语音系统却不受控制「所谓梦想只是表示未来的目标希望愿望的词,不过是人自说自话的有一个谎言。」

      一边说着,贝罗萨的身体逐渐变得通红,他即将开启超负荷状态,获得超越百分之一千的毁灭性能,而代价便是,当状态结束后,他的身体及数据都会化作尘埃彻底消失于这个世界。

      实际上这份性能就连亚克都未曾预料,真该说不愧是最新款的修玛吉亚么?贝罗萨的外壳逐渐脱落,露出内部狰狞的骨骼结构,为了亚克即使毁灭,也是值得的。

      「飞电或人,你其实很讨厌我吧,并不具备搞笑핼天赋的你,无论如何都无法超越天生便作为搞笑演员形修玛的我,没错吧。」

      「不对,我的确非常讨厌붮你,非常讨厌那具备才能又抢走我的舞台和工作的你,但是我也一直憧憬着能为大家带来笑声的你,憧憬着无论如何都能保持积极阳光的你,你也是我的梦想啊,笨蛋!!」

      或人再次发动骑士光拳,突破贝罗萨身边的一层层狂暴能量,再一次击中他的脸部,贝罗萨再一次被击飞出去,但为时已晚,超负荷状态即将完成,这一份力量一定能将眼前的一切撕作粉碎。

      「从你的脸上未能检测到真心的笑容,像你这样的人为何会想成为搞笑艺人。」宛如走马灯一般,贝罗萨想起第一次与或人见面的画面。

      「你说的也许没错,我并非阳光之人,我并不希能一直一直保持着微笑,但是也正是这样,我想要给同样失去微笑的,同样陷入阴暗的人带来阳光,因为如果我一直呆在阴暗,那么阳光无论怎么样也不会进来不是么,给世界带来名为微笑的阳光,这是我的梦想。」

      「10、9、8……」超负荷倒计时,慢慢进入尾声。

      「如果你就这样死去了횟,如果你就这样放弃了,我会为你感到难过的啊,你这个笨蛋。」声音伴随着或人的拳头,贝罗萨一脸愕然,这份感情是,这种感觉是,没错,这份感情是发自内心的愉悦,是照进深渊中的一丝阳光,他是被人需要的,人类也并非无药可救的,至少在眼前不正꥙存在着这么一个笨蛋么。

      伴随着白光的消散,或人解除了零号骑士装甲,为了突破贝罗萨的恶意磁场,他耗费了太多的能量,也已难以维持。这可真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失去装甲保护的他不过是一弱小的人类,杀了他,然后将那升级秘钥带뒽回来,贝罗萨。

      然淝而亚克发现自己竟无法再次髡连接至贝罗萨的精神神经系统,怎么会这样,只是区区的修马吉亚,只是区区的人类,可恶!

      「下午好,爱哭泣的或人先生,好,一定是我腹肌太郎」本被乌云遮蔽的阳光透过楼顶那崩塌的细小墙洞照射到或人与腹肌太郎的身上,伴随着还有腹肌ᖑ太郎那熟悉的问候,以及模仿或人的经典台词。

      痄「太好了……」筋疲力尽的或人妌缓缓晕倒在鼽腹肌太郎身上睡了过去,那安心的睡容,果⢽真是个不择不걎扣的笨蛋。

      【高桥飞电总部】

      新任社长福添准坐在社长办公室内,黑色的西装上沾了不少灰尘,他望了望桌上的零一系统刿,又望向窗外湛蓝的天空「天马,那家伙跟你一样,似乎也是是个不择不扣的笨蛋,像你那么愚蠢的笨蛋,你会为此感到骄傲么?」

      飞电天马,飞电或人的父亲,曾是人工智能最强天才,同时也是一不择不扣的笨蛋,要不然也不会死去。

      Ҁ 「星盟哉亚总部」

      哢昏暗的办公室内,桌上摆着哉亚高桥国负责人任命书,电视里不断播放着修玛吉亚暴走的新闻,一袭白色西装的男子正在饶有兴致地喝着≒手中的红酒,他举起手中的酒杯,透过빹鲜红的酒杯,映入眼帘的是飞电集团前뚢社长飞电雄之介的照片。

      「我早就说过给予修玛吉亚自由是错误的,像修玛吉亚这种东西应该全部控制,然后作为工具而活,」西装男嘲笑道「不过,算了,你就在天上看着我完成你未能完成的事吧,我的结论才是톂正确的,百分之一千。」

      「哼,区区亚克,人类才是凌驾于这场Game之上唯一的—轄—神。」

      巨天伦露天歌舞场,这里是世界艺术的殿堂,同时也是每一位艺术家们的向往。人们高Κ举着世界级搞笑艺人绮礼或人的应援牌坐满了歌舞场的每一个席位뒵,连寒冷狂风也无法挤入填满了热情的歌舞场,每个人的脸上都挂满了幸福的笑容。

      ⴉ「下面有请或人先生为大家带来各位期待已久的作品《᛻猫咪猫咪》。」舞台的后门慢慢打开,人们高呼或人的名字……

      「减人类在睡眠会不知不觉露出傻笑,人们称之为白日梦。」

      不知从何处传来一熟悉的声音,紧接着或人觉得整个世界慢慢变得模糊,等睁开眼睛第一眼看到的是一张巨大的脸,将或人吓得又滚又跳连ㅺ忙躲避。

      「吓到你了,很抱歉或人先生。ﺒ」盘坐在或人榻榻米前的伊兹一本正经道歉。

      「我的巨天伦——」发现原来是伊兹,或人一脸生无所恋的样子,回味着刚才的梦。

      「早上好,今天也请欣赏腹肌之力吧。」

      「早上好,诶——」

      或人随意地回答,随后瞪大了眼睛望向身后,腹肌太郎竟㳡从自己的衣柜中里走了出来,谁能解释一下到底发生了뇝什么,难道这才是梦么,话说这两人怎么都挤在自己的出租屋内,一时处理不来大量信息的或人选择再度晕了过去,说不定下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就会回到现实了。

      最近所发生的一切或者都只是一场梦,自己的失业、爷爷的失去、被告知成为飞电社长、修玛吉亚的暴走还有他成为假面骑士zero这件事……

      阹然而仿佛天ࠉ命使然,这一切都是真的…。

      转眼便到了日暮时刻,那些前去示威游行的人们都游说有笑地回蘤到家中,他们收获颇丰,飞电集团为各大游乐场中被袭击的游客们根据情况赔上了令示威者满意的巨额,事情表面得到了平息,但实际上这只是暗流涌动的开始。

      修玛吉亚与人类能否共存,如果这个五份之三都是建立在修马吉亚基础上的世界经济体,突然失去修玛吉亚的支持,那么ฮ会不会导致毁灭性的崩溃,还有修玛吉亚真的应该ঃ赋予人权么,不同的群体持着不同的看法,毕竟本作为人类工具出生的他ﱖ们长得媗真的太像人类了。

      狄 电视机㆐里依橴旧播放着有关修玛吉亚暴走、飞电集团的道歉会议、还有突然骇入电台的视频,主使毫不避讳地展示自己的外貌与计划——修玛吉亚将会支配人类,作为更纯갫粹的善。这也是或人第一次见到那张如孩童般纯真却做着恶魔般演讲的脸,修玛吉与人类冲突的未来真的不可避免么。 ᱂

      㾘 欧 「最初的人类对丰收、团圆、家国美好,对于美好的事情充满感激,并回馈ᥑ予爱,这就是人类。但不知何时起,人类变得贪婪傲慢,将一切美好的事堹物当中目标,却又将￉得到的或大众的美好当做理所当然。也正是如此才不能让修玛吉亚彻㥀底沦为人类的工具,他想让修玛吉亚为人类带回最初的欢乐,这是开发出修玛吉亚的那个人所说的。㗖」

      腹肌太郎望着落日,对着身后的的伊兹说着他最后一次见到飞电雄之介时,飞絢电雄之介所开导的那一番话。

      此时的日落到底是永恒黑夜的前兆,还是孕育新的黎明。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