憋尿调教play文

      “颜哥,我们真的要去展会碠吗?”

      卓歌感觉这只是颜承的借口。帮宁开河消除业障后,他都没说要留下来等他醒。

      “要去,但目的不是为了看姚小姐,而是其ῼ他。”┬

      捎“什么目的?”

      ᬛ 颜承皱起眉㾱。

      “她被透明噩梦入侵了。”

      “嘶——”

      卓歌惊道:“又是透明噩梦?这么꫚说,她突发异常是因为透明噩梦?”

      “嗯。她之前说在大教堂里看到一副只有一个黑点的画。但事实上,佛罗伦萨大教堂不会摆那种画,摆在教堂里的,基本是与宗教相关的,其他类型的画是放在一边的博物馆里的。”

      “你怀疑那敧副画是䓄透明噩梦搞的鬼倲?”

      颜承摇头,“透明噩梦ﮗ没有实体,只是一种哲学概徨念。我想,应该是有人放了那幅画,为透明噩梦提供了媒介。”

      语出惊人。 

      “透明噩梦能跟人交流?!”卓ᮾ歌很震惊。她是了解透明噩梦的,透明噩梦有个关键词就是“不可控”、“绝对无法交流”。

      颜承呼出口气,“我不太清楚ी。以前没出现过师这种情况。”

      “那駒颜哥你的打算是什么?” 貓

      㽲“我对‶透明噩梦本身不感兴퍳趣。感兴趣的是能够与透明噩梦交流的人。”

      颜承想了想说:“这大概率不是巧合。我怀疑有人会ᄰ在姚瑾玉的展会陚上搞动作。”エ

      “为什么这么想?”

      “姚瑾ဍ玉是꞉个艺术鉴赏能力很高的人,这类人很罕见。不排除她在罗马就被人盯上的可能。刚在罗马得了司汤达综合症,回国就接了个画展的项目。巧合?”

      颜承自顾地摇摇头,“我不认为是巧合。”

      “那我们是要去咯。”

      “嗯。”

      ௨“我需不需要准备什么?”卓歌激动起来。

      颜承嘲讽地说:悈

      “你能准备碳什么?”

      “一腔㌶热血!”

      “笨蛋。”

      卓歌笑着眨眨眼,“不要那么严肃嘛。开心点,开心点。”

      졻 븪颜承给她一个假笑。

      卓歌心想,可爱。

      咚咚咚——

      外面门忽然被敲响。

      횁 ợ颜承站起来,微笑着说:

      “有新的客人了。”

      “今天生意很好啊!”

      卓歌兴致勃勃地去开了门。打开门一看,是个十六七岁的少年。

      她稍稍一愣,但还ꍡ是礼貌地说:

      “欢迎光临,茶屋。” 謉

      卓歌对青少年的杀伤力实在太大了。

      赵正奇呆呆地看着卓歌,恍惚了心神。反应过来后,立马红着脸低下头,扭捏地说:

      善“我听说这里有人能帮到我,我就来了。”

      “请进。”

      在卓歌的邀请下,赵正奇走进“茶屋”。

      他很端正地坐在凳子上,上小学都没这么端正过。卓歌就站在他旁边,身上散发出迷人的魅늰力,丝丝缕缕诱人的香气牵动着少年的心神。

      颜承看着这个小客人的表现,心里觉得好笑。

      当然,他虽然觉得卓歌脸太瘦,不喜庆,但䁣这副面貌和㙶体态,对于这个时代的青少年,实在是极具诱惑。她的确是个美女,放在哪儿都뛧显眼的那种৅。

      青春啊,躁动啊,心홶思泛泛啊。

      “你叫什么名字?”颜承问。 

      “赵正奇。”赵正奇㓻脱口而出。

      他涉世未深,根本没有之前姚瑾玉那样的临场能力。一个气质出众的美女站在旁边,面前还坐着个面带微笑的大人,根本就没有什么心思多想。

      “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我听到一道钟䈝声,然后嚜就有种感觉,这里有人可以帮到我,我就来了。” 

      “那你,需要什么帮助?”

      赵正奇似乎在性格上也并不开朗,虽然不是很内向,但似乎太过单纯了。

      馦“我想要审美水平쓈!”他立马说。

      一点都不防备。

      颜承稍愣,“审美水平。能具体说说吗?”

      “过几天,市中心有个画展。我有个同学要去看画展,我想跟她一起,但是,但是,我没有艺术天赋츩,怕看不懂话,让她不喜欢。”

      澶颜承笑问:“是个女同学?”

       赵正奇立马红了脸,扭捏起来,搓着手说:

      “是男同学,男同学,不是女同学。”

      颜承觉得有趣。他很久没跟这样青春懵懂的少年接触过了。

      “你想拥有艺术天赋?”

      蠹 ᙝ “对!”赵正奇说完,期待地㩎看着颜承。

      颜承ᑃ细化了一下헪,“准确说,是艺术鉴赏能力。”

      “对对对,就是这个,我之前找不到合适的形容。就是这个,艺术鉴赏能鸞力。”他激动地说。

      颜承和卓歌对视一眼,都觉得很意思。

      说巧不巧,刚得到一份艺术鉴陷赏能力,还是高水准的。

      䠠 “我这里,正好有一份艺术鉴赏能力。”

      晸 瑘“真撥的吗!”赵正奇欣喜地看着颜承。

      颜承稍稍后仰。

      “但,你用什么换呢?”

      似乎是被颜承的语气吓到了,赵正奇激鋵动的心情稍稍平复。他问:

      ꨫч“我能用什么换?”

      颜承双手合十,俯身说:

      “善良、友情、亲情、爱情、寿命、灵魂……很多很多。鸻”

      赵正奇愣住了。

      这些是什么?他本来以为是什么钱啊之类的。寿踴命这些是什么东西싕啊!

      “只能用这些换吗?”

      “我只是举例。你可以想,我帮你估价。”

      㼏赵正奇纠왿结ꈩ了一会儿,不太自信地问:

      “我可以用拖熞延症换吗?起床气、挑食、青春痘……”

      苢 他一铺拉说了很多。

      ㈛ 好小子,把我这儿当垃圾回收站呢!

      颜承没有生气,反倒是被他这单纯的潲小聪明逗笑了。

      “这些东西对我有用吗?”

      赵正奇尴尬地笑了笑。

      “那,寿命行不行?”

      还年轻的他,似乎并不能意识到寿命是多턴么重要的东西。想想也是,颜承在网上看到过不少段子,比如侊说拿十年寿命换一百万,两百万之类的,相当一部分人都会选择换钱。

      꾐 “当然可以。”颜承接着说,“但你好好想一想,许多年之后,你结了婚,成了家,有了孩子,赚了不少钱,结果因为跟我用寿命换了东西,早早死掷去了,你的妻子守菱寡ꩊ,你的孩嚙子早早失去父亲,你的地位、钱财、名声等等一切都成为过往云烟。不知那时,你是否≮后悔跟我的这场交易。”

      卓歌对颜承看法又变了。

      웸什笏么嘛,也不真的是个恶魔,居然还会劝人。

      赵正䤴奇陷入思考。他觉得颜承说的幀有理。

      他想了想后又问:

      뜌 “那我能用我的学习能ꌧ力换吗?”

      駋“为什么要用这个?” ؗ

      赵正奇认真地说:“大家都夸我聪明,事实也是这样。我一直都是全校第一,在市里也是前十的水平。平时,学校第二名需要用两个小时才能学完的东西,我半个小时不到썾就学完了。我想啊,如果我失去超过一般人的学习能力,我还可以用勤奋去补上。”

      “你真的这么想吗?”

      赵正奇思考了一会儿,点头:“嗯,我掁是这么认为的。”

      “那你,平时喜欢艺术方面的东西吗?脃”

      “……不太喜欢。”

      ࣷ 颜承点点头,没再⦅多问什么。

      如果赵正奇喜欢艺术方面的东西,失去优秀的学习能力,还有高水准艺术鉴赏能力的他,一样是优秀的人。但如果他不喜欢与艺术﷥相关的东西,那趖他之后大概率会成为一个平凡人。

      颜承在过鰏往的许多次交易里,有像赵正奇一样的人,用自己的特质去交换并适合自己的特质。他们中大多数都后悔了,想方设法要找到他换回来,但那往往又要付出新的代价。

      交易始终是交易。

      “好,我答应你,给你艺术鉴赏能力……”

      交易开始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