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视频账号密码分享

      在林೛琅天的眼里,宝箱发出耀眼的金光,久久不散,反而化作了一串密密麻麻的咒文,在空中旋转几圈后,钻进他的脑海里。

      啍 ⦮ 【恭喜宿主,获得魂技‘无下限术퍙式’!】

      킅 【‘无下限术式’进行适应性修䞕改……修改中……修改完毕……是否愿㢓意附着于死亡蛛皇武魂第四魂环,覆盖原有魂技?】

      甋 林琅天自然愿意。

      尽管第四个魂环出自暗魔邪神虎,甚至不下于十万年魂环,但相比于他现在得到的神技,可以说是完全没有可比性。

      “无下限术式”被林琅天更名为通俗易懂的“咫尺天涯”。

      魂技效果为在靠近林琅天体表一厘米左右,空间可被其重新定义,以他现在的魂力,能㼵将空间距离定义到五百米! 柎

      你以为林琅天近在眼前,但实际距离,却有足足五百米!

      也就是说,当ﵩ敌人要想用武器刺到林琅天,哪怕他ࠠ近在咫尺,武器必须要穿过五百米的距ሶ离,힘才能碰到他的身体!

      在第三视角,便是敌人的武器砍向林琅天时,却诡异地不再动᳋弹。

      “拥有这个魂技后,当饬与欄昊天锤这种近战器魂师对阵时,我将占有太稡大优䡹势!除非,对方能用投掷来对付我。”

      林琅天明白了这个魂技的可贵之处。

      那么,现在对阵破之一族的杨无蜶敌,林琅天将更加轻松,甚至无需使用“残火太刀”武魂。鹫

      与此同时,力之一族会议厅。

      泰坦祖孙三代都在,白日还重伤在床的泰隆,此时已经阥生龙活虎,但脸上却带着一抹愧疚,跪在泰坦的身前,低着脑袋。

      “爷爷,都怪我得罪了武魂殿圣子,才害得……”

      “住嘴!”

      泰坦眼中闪过一抹厉쥽色,沉麬声道:“事已至此,小隆也不必太过责怪自己。追随圣子╨……也未尝不能变成一场造化。” 䏳 泰坦心里腻歪着,宽慰孙子。

      ᓑ “쌉父亲,我们就真地㼨臣服武魂殿了吗?”泰诺红鬖着眼殙睛,话语间充满了不忿。

      咴 力之一族饱受武魂䛣殿打压。

      虽然近年来情况好转,但仇怨却已经结了许久癸,族人都꧿很难接受现实。

      礽 闻言గ,泰坦则是转动眼珠,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冷冷道:“跪下!小隆糊涂,你也跟着糊涂吗?什么时候想清楚了,什么时候起来!”

      ⫦泰坦一杯一杯地往嘴里灌酒,轷脸部充血,沉默了一会儿,忍不ꕕ住为쌒父子俩分析情况。

      “活着,就牯必须要臣服!”

      “而臣服的对象,却并不是武魂殿,而是林琅天这个锁人,懂吗?!”

      “昊天宗隐退,除了其他三族之外,没有人会愿意帮助我们。记住蠰,收起你的委屈与馿不满,对待林琅天,就要像对我一样!”

      뾊泰诺身子一颤,缓缓抬头鄍道:“父亲,我明白了!襍”

      “现ꕒ在圣、主人要收服其他三族,御之一族还好说,其他两族,恐怕都ቊ未必能屈服,还㧘需要我说服他们。”泰坦叹道。

      맗 敏之一族的族长白鹤与昊天宗有姻亲。  鎪

      破之一族由于性情刚烈ﯢ,曾反抗过武魂殿的打压,致使族人死伤近半,而族长杨无敌也是个心高气傲的,大概率不会參臣服。

      若没有泰坦从中转圜的话,恐怕破之一族也就没有以后了。

      林琅天很少动用权威,但只裡要不是个蠢货就清楚澈他的能量,泰坦很明智,所以更清楚不能违逆,才会为老友们担心。

      엲 “巧合的是뵥,再有几日就是我们聚首的日子,希望我能劝住他们吧碓。”

      泰坦深深地叹了口气。

      ……

      눜翌日,天还未亮,泰坦便吩咐族人准备好行礼,带上六个与泰诺同辈分的二代弟子,֋在房门口恭候林琅天,才一起上路。

      呼延震将四名属下ῡ遣宺回,自己倖则跟随林琅天。

      能Ⓦ看得出来,呼延ﰛ震很想在林琅天面前表现一番,鞍前马后,完全不像是一个魂斗罗所为。

      蕃 泰坦钋看在眼里,弹也不再蔑祌称其为武魂殿走狗。

      毕竟,他现在也奉林琅天为主人。

      蕏 䕶 在林琅天的要求下,众人搭乘的马车日夜不休,㡖飞速奔往龙兴城。

      距离下个月初一,还有七天左右。፹

      돍 ﷫急于回武魂殿的林琅天,对于系统所派发的任务,也륻少了很多耐性,决定其他宗族若是䏀反껂抗,则直接强势镇压对方。 䋱

      龙兴ꐃ城,城中心的豪华旅店。

      “主人,请给我一天的时间,我保证能让他们臣服您。”䘃泰坦弯下腰,在所有人的注视下,神态谦⦣卑地对林琅天请求。

      晛“可以。”林琅天看了他一眼,穰轻轻颔首。

      띖 乏 得到魚答复后,泰坦匆匆忙蜘忙地带着家族弟子出门,前往御 之一族的府邸。

      呼延震则留了下来。

      “呼延宗主,麻烦你去调查一下四大宗族落脚的地方,不要打草惊蛇。”篘林琅天淡淡吩咐,在房间内想了想后,也出了门。

      在外四处奔波这么多日子,他䡸还未给比比东带过礼物。

      现在正好是一个时机。

      出了旅店后,在市中心行走了小半个时辰,林琅天找到了一家装㑂潢明亮的首饰铺,见其生意火爆,便迈步走了进去。

      柜台上,一件件摆在红丝绸上的首饰映入眼中。

      林琅天有种眼花缭乱的感觉。

      竟犹豫了半刻,挑选一௛个合适的首饰,简直比对战白虎斗罗还要艰难,就在他陷入纠结的时候,门口又来了一对男女。

      少女身材高挑匀称,相貌极美,进来后美目顾盼。

      跟她进来錴的男人也是瘦瘦高高,脚步虚浮,仿佛随时都能被风吹走,眼角的余光一直在打量少女,闪过一丝淫邪。

      “鄨香香,你喜欢彴什么首饰,我都买给你。” ꩁ

      被叫作香香的少女收回目光,转头看繜向男人鉍,不悦道:“赵构子爵,我们的关系还没到你叫我香香的地步,请你自重。”

      赵构讪讪一⡂笑,连连点头应是。

      ⤊还未得到对方身体前,赵构有很充足的耐心。

      巧合的是,少女名为白沉香,正是单属性宗族敏儺之一族族长的孙女,来到龙兴城后,팺就被眼前的贵族赵㫐构缠了上来。

      因为对方说઄会雇佣敏之一族,白沉香才耐着性子与其逛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