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号搜索网站推荐

      秦京茹见到堂姐离开后,原本羞答答地神情,顿时开鷺始ﯷ释放天性,小脸那股傻乎乎的傻妞劲,一下就上来了,开始释放本质。

      䐉“傻柱,他们为什么叫你傻柱?”

      何雨ᄓ柱被这傻妞第一句话,就问住◆了,有啡这么问人话的吗?

      뛖不过了解这㲶傻ㅒ妞性格的他,到也没多想,干脆也别那么拘谨了,站起身,一边从抽屉里,拿一些昨天从大佬家带回来的糖果出来,一边说道。

      “其实就㺄一外号,叫啥都没关系,爱叫啥叫啥,来,吃点糖果!”

      秦京茹一农村妞,平时哪里有什么零食,见到何雨柱手上的糖果,顿时就被吸引了,连忙接过糖果,眼睛冒光,一个闸个糖果仔细打量着。

      何連雨柱见她这傻劲,无奈摇了摇头鸎道。

      ﷩“等下回去,再拿一点回去,我这里还有点!” 炛

      秦京茹顿时欣喜地点头道。

      ᩟ “那可谢谢您了!”

      “吃吧,还有!”

      何雨柱带头剥开一颗奶糖,塞进嘴里,奶香뷆味十足,让脑海中的迷糊劲去散一些。

      秦京茹也有样学样,剥开一颗,塞进嘴,那甜甜的味道,顿时就吸引住这个没见识的傻妞了。

      她看着坐在一旁的何雨柱,Ⓝ睁着大眼睛,笑眯眯看着眼前这个男人,心里对他的好感,瞬间增加不少。

      她心里美滋滋的想着,如果自己能嫁给他鵭,那就好了寫,以后自己也是城里人了,每天吃好喝好,还有糖果吃,这种日子,简냳直是自己梦寐以求的生活瞌。

      何雨柱此时酒还半醒,如果知道这傻妞这样想,刚刚这糖㡎,他是肯定不会拿出来了。

      在这个世界待了一个多月后,何雨柱也渐渐适应,პ觉得䟾这小日子挺好的,原先下半身那点事膡,凪他也开始思考了,既然这个年代,只能找一个,那干嘛还找和秦淮茹有关系的人。

      何망况这大傻妞,픚虽然阝模样还算可以,身段也有秦淮茹那七分水准,但是何雨柱觉得这뾐傻妞不太适合自己,两人以后肯定没齾什么共同话题。

      흣 뛪孠再说,如果拿样貌和身段性格等,综合到一起来打分,秦京茹在自己心目中,最多也就6分,满分10,秦京茹最多刚刚及格。

      ㎘而䘮和三大爷一起教书的那个冉秋叶,冉老师,样貌和身材还⎼有性格,起码可以打7.5分,唯一的缺点就是她的家世,在这个年代有点小麻烦,但是那些也可以克服。

      ㅾ 所以,综合考虑,和秦京茹这事,他心思也淡了,不过쓐作为男人,人家一곑闺女来找你,也不能씭直接拒绝太干脆ཝ不是,再说,鴉这傻妞,性格挺直爽的,认识一下也没什么。

      何雨柱见秦淮茹打水这半天都没回,顿时有些尴尬⺚,他和઀秦京茹也没什么可聊的,两人吃着糖,࢐秦京茹就干巴巴看着他笑,这大半夜,怪姢吓人的。 ো

      “那个,京茹呀,这也不早芜了,你早点回去休息吧,明天还得回去呢?来,我这里还有一斤奶糖,你带回去!”

      “嗯,那我回去了!黴谢谢你,傻柱哥!”

      看着那笑得傻妞傻呵呵浨的样子,何雨柱就知道了,这傻孩子⷗,完全听不懂自己这是在赶人。

      行,那正好,何雨柱从抽叒屉拿出一个油皮ᑁ纸包装䫃的糖果袋,装满一斤这样子,特意打好包装,递给秦京茹。

      傻妞캧笑嘻嘻接过,走之前,还不忘把桌子上两颗ﴼ奶糖拿走,美꺮滋滋回秦淮茹屋了。

      何갟雨柱看着傻妞的背ᘍ影✷,摇了摇头,原著中,自己真是精虫上脑,这种퉅玩意,也恨不得马上抱上床,哎!

      回到屋,刚关上门,正准备洗洗睡,秦淮茹招呼也没打,推开门,提旀着暖水瓶走了进来,也不看何雨몳柱,径直走到桌前,籫放下暖水瓶,一句话没说,气呼呼힁离开了。

      这啥玩意呀?

      ࡬ 不管了,睡觉!

      秦淮茹回到屋,看䊎到桌子上,秦京茹拿回来的糖果,顿时一阵心酸⪳再一次涌上心头。

      以前傻柱,有什么吃的,都是第一时间拿过来给自己家,现在还知᨟道藏起来了,白天大门还上锁,这不明摆着的吗?

      但是就算知道䌌何雨柱已经变心,秦淮茹也没办法,只能默默承受这一籜切,뼺她觵唯一的武器就是撩骚,现在也失去效果了,她就已经隐隐约约明白,自己可能要失去这个男人了。

      心不甘,又如何,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歉 秦京茹躺在炕上,脸上依旧挂着兴奋和喜悦,叽叽喳喳询问何雨柱的情况,秦淮茹有一搭没一搭回着,她已经看出,这傻妞对傻柱,显然很满意。

      秦淮茹此时心情如同一⸅个七岁小女孩,自己玩了多年的洋娃娃,突然就要被别的女孩抢走了。

      明明之前,自己对这个洋娃娃,谈不上多喜欢,但是看到别Ǿ人喜欢,而且马上就要抢走了,这种即将失去的滋味,难以言喻。

      秦淮茹没뫃什么性质谈论傻柱,一旁的斜眼婆婆,到兴致勃勃,和秦京茹说起傻柱的事。

      并且鼓励她尽快搞定傻柱,到时等她衽嫁ꦾ进这个㙾大院,两家ㆣ人就住对门,自己家几个白眼狼以后喊傻柱就喊小姨夫了,到时去傻柱家打秋风,也名正言顺了。

      턙这个老太婆,还有一个小心机,没说ꈅ出来,等秦京茹嫁给傻柱了,那自己这쪽到处撩骚的儿媳妇,也就死了那条心了,不然说不定哪天就和傻柱睡一起去了,坏了贾家的名声。

      ꩸ ﴩ 虽然,自己儿子已经去世多年,但是这些年,这儿媳妇也算尽责,对这个家,也算进ۅ到做儿媳,做母亲的责任。

      可秦淮茹⛂那不安分的心,她又不是不知道,她生怕有一天,秦淮茹抛下三孩子,嫁给别的男人,到时自己和这三孩子拿什么生活?

      再说￝,她顶替了自己儿子的工作,就有义务和责任,把齹三孩子养大,自己这把老骨头,也不祈求其他,只想把这个家管住,让三孩子有饭吃,有房睡。

      特别棒梗那是贾家唯一的男丁,自己必须保证棒梗絨的生活质量不下降,如果儿媳真改嫁,到时닮棒梗是姓贾还是姓王,谁知道?

      所以险,只要自己还活一天,她秦淮茹䶙,就别想再嫁!

      秦淮茹背靠墙壁,听着婆婆和秦京茹聊得热火朝天,她回头,借着昏暗的灯᪳光,΍看了一眼睡得正香的三孩子,再回头,眼眶泪水再也止不住,咬着被子,让自己尽量不出声。

      自己的心酸和痛苦,谁又能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