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ml5黄桃

      夜幕浓黑,軐长廊里面厈灯光昏黄。

      ㆉ 秦亦寒坐在长椅上,目光定定地看着那个离自己只䑯有鈟两米远的女人。

      少女穿着쪊一身粉色的剕晚礼服,整个人纤手柔弱,左边肩膀上,还有一道指甲划出来的长长的血痕。

      她ੁ柔软纯净,说出来的话仿佛没经过大脑一般地天真。

      ∱ 可却偏偏,仿佛击中了他心底最柔软的地方。 Ⰽ

      他眯眸看着她,眸色幽深不见底。

      大概是感娍受到男人的目光,苏小离顿了顿,“那个……没什么腺事儿,我先走啦!”

      说髼完,少女拎着進裙子,飞快地向着主宅的方向跑去了。

      看着她奔跑时被夜风吹起的长发,男人微微地拧了拧眉,从衣兜里拿出药瓶,倒出一粒,룿吃了下去。

      一旁的白城看着他吃药的컾模样,连忙凑上来关切了起来:

      “二少,您不舒服?”

      “您身体一直都很健壮啊,怎么会随身带着药?”

      曨 憟“您刚刚的呼吸也不太稳,要不溼要带您去医院检查覈一下?”

      秦亦寒拧懐眉,冷冷地䢛瞪了他一眼。

      眖ﻤ白城这才闭了嘴。

      男人闭上眼睛靠在长椅上,“让你带她去买礼服,没让你给她买这么暴露诱人的。”

      白城一怔,下意识地ᦃ朝着苏小离离뺠开的方向看了一眼。

      ꖻ 夫人穿的一点都不露啊!

      除了露出肩膀之外,其他地方都包得严严实实的!

      而且也不诱人啊!

      很清纯啊! ꨂ

      “犕再去一次商场。”

      男人依然闭着眼睛,声音淡漠,“给她买个披肩。”

      白城:묺“……”

      “夫人就䌞露귎了肩膀这一点的地方……这也要遮住吗?”

      秦亦寒拧眉,㆐冰冷地扫了他一眼,“没看到她鈳肩膀受伤了?”

      ⛛ 白城:“好的,我现在马上去!”

      说完,男人以迅雷不及掩耳的긊速度飞快地离开了。ꋪ

      秦亦寒又靠在长椅上平缓了许久,才忍住了体内的澎湃。

      多亏了温宿南的药。

      否则的话,他可能不㧣会让떐她离开……

      “你当心点吃,别吃太多,容易影响身体功能!”

      耳边浮现出温宿南苦口婆心僢的裫话犨。

      男人抬手摸了摸下巴,看着苏小离离开的方向。

      这药,看来真不能吃太久。

      ……

      苏小离跑了很远。

      确定秦子墨那个变态再也看不到她之后,她才长舒了一口气,看了一眼镜子中的自己。

      짚 少女白皙圆润탳的左肩处,一条蜿蜒丑陋的血痕痘爬在上面,十分难看。

      훭她歪着脑袋想了一会ᩒ儿,最后从手包里拿出픯平时用的勾线笔,沾着随身携带的口红,沿着左肩血痕的线条,画了一枝栩栩如生的花藤。

      其实她有点绘画天赋的,以前妈妈还活着的时候,还给她报턽过美术班。

      后来妈妈死了,她到了舅舅家去寄人篱下。

      㳃 舅舅也提议送她去学美术,可舅舅家条件有限,苏焢小离也舍不得让舅舅舅妈那么累,所以美术这件事她就放下了。

      将伤口处理好之后,主宅那边也响起了晚宴开始的喧闹声。

      苏小离连忙提着裙摆进了会场。

      这是ઽ她第一次参加有钱人的宴会。

      衣香鬓影,觥筹交错。

      每个人都穿着盛装,在会场里面三三两两地闲谈,喝酒。

      苏小塊离似乎息和这里格格不入。

      女人舒了口气,找了个角落坐了下来。

      摆在她面前的是一小桌各色的小蛋糕。

      少女抿了抿唇,观察了一会儿,发现大家都是随便吃的땬时候,就偷偷地拿了两个,悄咪咪地缩在角落里面吃。

      两块蛋糕吃完,会议终于慢悠悠地开始了。

      会场中心的舞ﰓ台上,主持人缓慢地搀扶着秦家老爷子上了台。 㽑

      “在场的各位,都是我秦家的远近亲属,也都在秦氏集团或㏸多或少地有一些股份。”

      “如今秦亦寒病重,秦氏集团的大权也重新交꿪由他的弟弟뾂秦ᾗ子墨管理。”

      “今天大家聚在一起,就是商议一下,将秦氏集团和秦亦寒的资产重新分割的事情……”

      说完,老爷子叹了口气촂,开始拿着长长的名单点名。⥄

      每一个被点到名字的,都会站到会场的搞另一边。

       点‮名点到最后,会场这㶙一边,只剩下了苏小离一个人。

      众人震惊地看着那个孤零⫤零地坐在沙发上的少女,都开始压低了声音议论。

      虽然苏小离是前几天才嫁进秦家的新媳妇儿,但秦家除了秦子墨和那天被迫去参加婚礼的郑子豪郑清清兄妹两之外,没有人认识她。

      可见秦家对秦亦寒ⵓ相关的一切,有多么地不重视。

      站在主席台上,秦老爷藵子拧了拧眉,给管家递了个眼神。

      “小姑娘。”

      管家带着佣人走到苏小离身边,礼貌地开口,“今晚的宴会,是秦家人分割财产的内部会议。”

      “您不是秦家人,还请您离开。”

      苏小뽪离扁了扁唇,轻盈地从沙发上跳下来꫾,“谁说我不是秦家險人了?”

      她这么一ᤛ说,会场中的议论声更大。

      嘈杂的人群中,郑清清冷哼了一声:“丢人现眼!㔐”

      郑清清的母亲秦寒霜拧了拧眉,“䥸清清,这小姑娘你认识?”

      郑清清撇嘴,拔高了声音,“她就是秦亦寒前几天娶回家冲喜的那个土包子!”

      一句话出口,哄堂大笑。

      ꁖ 所有不怀好意的目光全都往苏小离的身上砸。

      “不过是个冲㼆喜新娘而已,还敢来参加资产分割?”

      “荿果然是穷山村出来的,没见过钱的土包子,一听到分钱,就偷偷跑来了。”

      “真恶心,谁不知道她嫁给秦亦寒是为了钱?”

      쥒“赶Ꮔ出去算了靁……一身的穷酸味真是污染了这里的空气……”

      ……

      不友好的声音,一个屧接着一个。

      苏小离拧了拧眉,双手在身侧默默地握成了拳头。

      “丫头。”

      㮉台上,秦老爷子终于知道了她的来历。

      老人家拿着话筒,居高临下地和ퟆ她对话,“我记得,嬅你嫁进来的时候,我和你父亲谈好了,和苏家的一个合作,换你嫁过来。”

       “你到这里来,是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吗?”

      “还是说……”

      老人家看着她,目光陡然冷了起来,“你真的想在秦亦寒的财产中,分一杯羹?”

       苏小离咬住唇,沉默了一会儿。

      ᜧ半晌,뙸她抬起头来,“爷爷,身为秦亦寒的塟家属,我可以上去说话吗?”

      秦老爷子一怔,然后笑了,“你就站在那里说。”

      苏小离拧了拧眉,总觉得自己接襳下来的话不上台说的话,太没有气势了。

      少女脑袋一转,转身将一灰旁桌子上的桌布拆下뙞来蠌。

      然后,在所有人震惊的目光中,少女小心翼翼地站上桌子。

      “各位。”

      她深呼了一口气,尽量地拔高鬾嗓门,“我今天来这里,不是来分钱的。”

      “我是想来问大家一句。”

      橍 她雄赳赳气昂昂,吆感觉自뿵己是个侠女:

      “既然你们都觉得,秦亦寒是个将死之人。”

      “那又何必在他还没死的时候,就想把㙺他的财产分割了呢?”

      “是你们觉得,⼽你们会死在他前面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