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受暗卫攻高H

      ੄ 影密卫出现在醉梦楼的时候,没有任何说辞,不由分说就掌控了整个醉梦楼,甚至就是醉梦楼附近的ş区域都被戒꼭严侙,任何人都不许进出。

      甚膗至因为影密卫动作太快,等醉梦楼的人发现ວ的时候,影密卫已经将醉梦楼里三层外三层的包围了起来。

      “돔这ﳅ位官爷,我们醉梦楼可都是安分守己的䃹本分人,您这么兴师动众,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

      醉梦楼掌柜倒是听说过꟬影密卫,但是还从来没有见过倾巢而动的影密卫,他知道出大事了。

      “蹅影密卫办事需要向你汇报吗?”赵櫰青衫不客气的说道。

      “可是这位大人,公子扶苏正在醉梦楼邀请贵客,您这样做让我们如何是好啊?”

      “今天就是焾天王老子来了也不行᲻,我劝你不要多管闲事,你若真是安分守己的好人,我们影密卫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催我为难你的。”赵青衫粗咛鲁的推开醉梦楼掌柜的

      掌柜的见影密卫来者不善,搬出扶苏,试图让影密卫不要在这里放肆。

      但是他那里知道,影密卫今쵙天就是冲着扶苏来的。

      掌柜的本来打算再说一些讨好的话,但是赵青衫看到嬴玄出现在醉梦楼的门口,就直接不理会他了。

      “怎么样了?”嬴玄盯着醉梦楼,若有所思텝的说䂖道。

      “已经掌控了醉梦楼,没有人走脱,尽在⠍掌握之中链。”赵青衫自信的说道。

      “你过来蔩!”

      嬴玄勾勾手指头,示意醉梦楼掌柜的靠近他。

      掌柜的见过嬴玄和李斯一起谈笑风生,以为只是那家的小辈,没有想到虿嬴玄居然是影密卫的人。 嘧

      “大人,我对天发誓,我们醉梦楼真的没有干什么不法勾当啊!”

      “没问你这个,”嬴玄不耐烦的닦打断醉梦楼掌柜的话,问道:“公子扶苏在那里?”

      䁭 “公子今天约了朋友在醉梦楼喝酒,因为人数不少偠,包厢坐不下,所以在醉梦楼的后院。”醉梦楼掌柜飞快的说出口扶苏的位置。

      “动手,记得不要误伤公子,其他人如敢反抗,就地击杀。”

      飸嬴玄大手一挥,影密卫直接破门而入,分出一部分人控制住珓醉梦楼内部,其他人直接冲向醉梦楼的后院,沿途鸡飞狗跳,吓得醉梦楼客人面如白纸。

      “公子大义,我替天下苍生敬公㶱子一杯倹,联名书的事情就全靠公子了。”一名儒生面带喜色,对唵扶苏笑盈盈的说道。

      “诸位心怀大秦,理应是扶苏敬诸位一杯才是。”呐

      扶苏坐在主位上,满脸红光,这些儒生所思所想,都是利国利民之法,甚至整理出了秦国弊政数百条,一一列举出来,请他呈递给嬴政。

      “公ࢿ子什么事情这么高兴,不妨说给我也听听。”

      嬴玄人没到声先至,接着影密卫从四面八是方出现在醉梦楼后花㡼园,将后花园里的扶苏和儒生围个水泄不通,最썷后嬴玄骩的身影出现在扶苏的眼中。

      “皇叔,你这是什么意思?”

      㓷 扶苏看到手持匕首、虎钓视眈眈的影密卫,皱眉说道。 

      “应该是我问公子究竟意欲何为吧?”嬴玄不咸不淡的说道:“什么联名书,公子不拿给我看看吗?”

      “放肆,你是何人,居然对公子扶苏不敬。”有儒生大声呵斥嬴玄。

      从嬴쩖玄出现的那一刻起,他们就觉得不对劲了,原本打算静观其变,但是嬴玄提到联名书的时候,他们就知道嬴玄十有八九是冲他们来的。

      Ǟ 所以有人当机立断,试图将扶∺苏绑在他们身上,楇也算是一道护䢏身符。

      䛰嬴玄头也不回,伸出右手,手指微动,影密卫就明白了嬴玄的意思。两个影密卫卫士如狼似虎走到那儒生面前,控制住两条胳膊,有人直接一拳打落他的牙齿,扯下他身上的衣料,用酒水打湿之后,直接塞住了他ᯎ的嘴巴。

      “公子,我的耐心是有限的,联名书给我吧,有些事情你不该插手的。”

      “皇叔,这联名书是儒家名仕撰写,要递交给父皇的,扶苏既然答应了他们,就不会食言的。恕难从命。”

      扶苏不卑不亢的说道,他是铁了心要将联名书递给嬴政,让他看清秦国的弊政所在,唯有推行仁政,롎秦国才能国泰民安。

      嬴玄叹了一口气,扶苏和他一起长大,对于扶苏的回㍁答他有所准备,但是真正听到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失望了。

      “名仕?”嬴玄愤怒的质问嬴玄:“你去秦国各处问问,谁认识他们,有人认识张良,有人认识颜路,有人知晓伏念,可是谁他妈认识这帮腐儒?”

      “扶苏,你以为只有你知道鞈仁政吗?陛下就没有ⷵ读过儒家的书籍吗?뱕”

      斈“弱肉强食,物竞天择,这是恒久不变的道理。无以规律,不成方圆,仁慈并不能取得公平,只会害了你的。”嬴玄痛心ﻱ疾首的说道:⇸“我早就劝说过你,不要接触这些儒生,可你怎么就偏偏不听呢?”

      “皇叔,难隻道仁政有错吗?”扶苏不甘心的说道。

      “仁政确实没错,错的是个时代,这是乱世,乱世当藌用重典,强大才是震慑宵小之徒的唯一方法。”嬴玄说道:“等有一天,天下再瞶也没有秦国一合之敌,到了那个时候,秦国就是你的了,你就可以推行你的仁政了。”

      “扶苏不懂这些,但是扶苏知道如今的秦国百姓流离失所,他们已经等不到皇叔所说的时间了。”

      扶苏偗固执的摇摇头,数百年前秦国不变法,秦人就会亡国灭瘰种;如今秦ἶ人不变革,恐怕也是个身死国灭的下场。

       “扶苏,你既然冥顽不灵,就不䪐要怪我了。” 牙

      嬴玄终于失去了劝说扶苏的耐心。郱

      “来燱人,将公子扶苏拿下,找出联貥名书。”

      嬴玄下令,影密卫将士那里敢违背他的意志,立刻有人将扶苏五花大绑,赵青衫上前一步⼂,从扶苏身上搜出了联名书,恭恭敬敬的递给了ꚭ嬴玄。

      嬴玄打开联名书,书上密密麻麻的写满了秦国的ᬰ弊政之处,粗看确实很有道理,但是细细品读,就知道这都是那些儒生异想天开。

      鮫满口的仁义道德,可是这些东西真的可以约束世人吗?

      냉 嬴୤玄撕下署名的部分,交给赵青衫,然后将联名书塞到了自己怀里。

      “照着名单上的人,一个一个给我仔细查,名单上的人,就地坑杀;涉案之人,全部下狱,听候发落;所有书籍,一经发现,立刻焚븆烧。”

      嬴玄说的平平뽨淡淡,但쌃是话里话外的杀气不减,甚至比愤怒的时候过犹不及。㜫

      䔅“皇叔,此事万万不可啊!你会让我秦国背负千古骂名啊!”

      扶苏輊闻言大骇,他做梦也想不到嬴玄居㘪然如此狠辣。联名书上有一百多名儒生的签名,一百条人命,在嬴玄嘴里只有一句就地긴坑杀。

      “这些人是我杀的,这千古骂名我背了,但是扶苏,你记住了,这些人是因为你才מּ死的。”嬴玄冷冷的说道:“就当是一个教训,否则驔会有更多心因为你的天真而搭上性命。”

      “来人,将公子带下去,好生看管。”嬴玄烦躁的说道。

      “侯爷,宫里派人过来了,说ꀵ是带陛下要见公子扶苏。”赵青衫插话说道:“人来了有一段时滝间了,因为您和公子说话,我们就没有打扰到你。”⧾

      㙆 “我知道了,带他过来吧!” 

      ﵿ赵青衫离开后花园片刻,就带着一个身穿红色袍服,头戴高冠的太监有了进来来,那阴柔的气质让嬴玄微微不ᢝ爽。他的身后还有六个背负着名家的强者,四男两女,攻防一体,正是罗网六剑奴。

      “赵高见过候爷!”赵高声音尖细,有些刺耳。

      “原来是中车府令啊!”媯嬴玄故作震惊的样子,“什么事说吧。”

      “侯爷,陛韦下要见璣公子,让我带公子先过去。钸”赵高乐呵呵的说道。 म

      说话之间,六剑奴已经走到扶苏身边,影密卫将士看到嬴玄没有反对,也就顺其自然ᜮ的退到了一边。

      接到了扶苏,但是赵高似乎并没有离去的意思,嬴玄眯起眼睛,露出危险的光芒。

      “怎么中车府令还有事?一并说了吧,本侯还要追查䦴涉쎻案儒生,若是他们听到消息픁走脱那就没有办法向陛下接待了。”

      “候爷,那联名书呢?”赵高问道。

      “你说的是㾅这个吗?”

      嬴玄从怀中掏出联名书,拿在手上,如同玩具皃一样摆弄着。

      隵 “真是此物。”赵高想要出手夺走联名说的冲动,这可是可以扳倒扶὚苏的利器,若是嬴政见到联名书,公子扶苏就是有一百张口也说不清楚,公子胡亥可就有希望坐上嬴政的椅子了。

      “中车府令你是内臣,内臣不得干政,你拿这东西不合适吧!”嬴玄岂骛会不知道赵高的意图,“还是我亲自交给陛下吧。”

      “中车府令还是早点回去复命吧,时间ǘ长了,陛下该不高兴了。”

      嬴玄不在理会赵高,下了逐客令。

      “本侯还有事情,就不和中车府令多聊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