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感热舞美女

      溶洞中岔道极多,有些甚至就是死路,孙阳好几琤次都走入死胡同,不得不原地折ᶓ返。

      地震过后的溶洞地面上᭚到处都是断裂的钟乳石,洞顶还不断的滴水,将孙阳的衣物全部打湿了。

      衣物的潮湿使得孙阳的体温逐渐下降,这让他本就不多的体力急速消耗。

      现在的他又冷又饿,却不曾停下脚步。

      孙阳手电照在离自己不远处的洞壁上,前方是一个死胡同,他又一次选错了方向。

      “唉~”

      孙阳忍不住叹了口气,找了个相对干燥的፭地方坐蟇了下来,剧烈的咳嗽起来,胸口剧烈的起伏着。

      因为全身湿透的原因,他有些发烧和咳嗽,癌症的病痛此时正无时无刻的折磨着他,消磨着他的体力和意志。

      看着手电逐渐微弱的葅光,已没有之前那般明亮了,此时的他叫天天不应,叫ꅖ地地不栌灵。

      回想起自己的一生瓐,从五岁记事开始,印象中就没有父母和兄弟姐妹,턶在孤儿院长大,身边也没有什么亲人,唯一Ẻ比较亲近的人可能就只有孤儿院的老院长了,可惜老院长也在他离开孤儿院的一年홳后,搗也죷悄然的离开了人世,貌似直到现在自己都还是孤身ﳋ一人,还真是␎有点悲哀啊。

      憦 他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多久滣、走多远,看着远方的黑暗,他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在支撑着他走到了ꩍ这里。

      他再一次起身蕌,迎着黑暗而去。

      风又一次吹来,带来了一声声呼ⲿ唤,不知是人、是틂鬼饍。

      “孙……阳,孙……阳……”

      孙阳已经不知道,这是第几次听到这样的声音了,已经习惯了。

      ࢵ他只知道每次在他想要放弃的时候,微风就会带来断断续续的呼唤声。

      时间不停,孙阳亦是不停,他不知道到自己走了多远,更不知道Ḡ自己走了多久,手中的强光手电终是完䖳全暗淡了下去,黑暗将他完全吞没,他已经没有力气再继续走下去了。

      这一刻孙阳心中竟没侨有丝毫的害怕,只是勩有狇些遗憾罢了,最后都没按照自己的心愿走完人生的最后一程。

      他站在黑暗中闭上了眼,张开了双臂,仿佛要迎接他接下来的命运。

      ḑ黑暗中,风又一次带来了呼唤的声音。

      “孙阳!我等着你回来!”

      这一次声音不再是断断续续,而是完整的一句话。

      孙阳ൡ却没有能听到,只因Ᏽ幽暗的溶洞又一次晃动起鐒来,余震来了!

      轰隆的震响掩盖了风带来的呼唤。

      洞顶的一根钟乳石轰然断裂,就在即将砸ᢣ中他的瞬间,一阵扭曲蟒光ᡚ影在他和钟乳ﶌ石的中间绽放开来将他吞噬,下一ᙒ瞬惘消失。

      转瞬间孙阳消失在原地,钟乳石啪嗒一声落在地上发出断裂的声响㈸。

      然而黑暗的溶洞中早已没了孙阳的身影。

      长白山山脉探险队所在的峡谷上方,正悬停着两架救援用直升飞机,此时正在展开救援任务。

      探险队原本应该有十五人쁌,然而此啶刻却只剩下了十噻一人。

      除了被胡广杀死的汪教授ꖣ和消失在溶洞里的孙阳外,胡广和张燕也不见了踪影。

      “好的,现在섃我们可以看到,搜救队的队员正在进行ܱ救援行动,这是一支十五人的探险考ḡ察队伍,于十五天前进入长白山山脉探险后失踪,时至今日才被搜救队找到,可仍有四个探险队队员至今下落不明,搜救队也正在展开全方位的搜救行动,此次事件我台将会为您持续追踪报道……”

      ……

      胝 虚空中扭曲的光影散发ꟗ着七色光芒,形成一条横跨无尽虚空的通道。

      通道内,七色的光化作光茧包囊着昏迷的孙阳,身处光茧中的孙阳感ᦤ觉身体就像是泡在温泉里一般,暖洋洋的热流不断涌入体内,疲倦的身体得到了放松,逐渐沉沉眠的睡去宫。

      睡梦中他隐约看见一颗参天巨树,想要看清却始终如何也看不见、记不住、想不起那树的样子。

      梦还在继续,孙阳化作七色的光茧,随着通道内看不见的汹涌暗流飘向远方。

      ሀ ⭅……

      密林中,两道身影一追一逃,穿梭ᡝ在山林间。

      䔱 凮 前方拼命逃窜的女子受了重伤,鲜血染红了她身着的白色裙摆,右手无力的耷拉着,左手持剑抵挡着蒙面人的凌厉攻伐,冷声醏开䅯口询问道:“究竟是谁派你来杀我?”

      黑衣蒙面人不语,手中的杀招不ⲉ断䜖,终是命中了重伤的女子,将其击飞。

      女子一路撞断了几颗大树,摔在不远处的地上,吐出一口鲜血倒地不起。

      勉强支撑身体半靠在已经断裂的树干上,女子眼神冰冷的看着一步步向她走来的蒙面人,却已是连拿剑的力气都没有了科,只能冷声道:“你可以杀我,但是在我死前,能不能告诉ᑯ我究竟是谁派你来的,好让我死的明钿白。”

      蒙面人见᱊女子连拿剑的力气都没有了,弯腰伸手捏住女子下巴左右打量,呲呲咂舌道:“呲呲呲,没想到大名鼎鼎的冰山美人羽仙子,竟然也有짇这幅模样,杀了怪可惜的。” 쌩 ꬘ 女子绝美的脸庞满是怒容,却是连反抗都做不到,只能怒目而视,愤然道:“士可杀,不可辱!”

      “还真是到死都是一副清高样。”

      蒙面人起身,手中的剑缓缓扬起定在半空,“좜是谁派我来的已经不重要了,虽ݞ不能留你全尸,但你死后我会将你埋了,好歹你生前也是一个体面人,总不会让你曝尸荒野。”

      “好了,闲话到此结束,死吧!”

      随着蒙面人话语落下,女子也认命的闭上了双眸。

      剑光划破空气发出阵阵嗡鸣,就在剑光即将落到女子身上之时,不远处的空中,一片㓥扭曲的光影㪹在天空中突显,一开及合,转瞬消失,一个七色的光茧从中急速飞出。

      Ԟ 光茧仿若无视物理规则跨越时间与空间,刹那间就来到了蒙面人身前将其撞飞,蒙面人挥出的剑也落在了空处。

      蒙面人在接触到光茧的瞬间,便如同༁被气化了一般,化作点点光粒,消散在空中,只余一柄利剑飞出,斜插在地上ഉ。

      蒙面人到死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光茧在撞灭蒙面人后,缓缓落在不远处的地面上,也化作光粒消散在突空벓气中,露出了里面身穿蓝色登山服的孙阳。

      然而ꂽ此时的孙阳正处于昏迷之中,压根不知깔道外界发生了什么。

      女子正奇怪没有等来绝杀的利剑,睁开了双眼,正巧看见光茧消散露出藏在其中的孙阳。

      虽不知刚才发生了什么事,只是眼睛一闭一睁间,蒙面人的气息消失,一场生死危机就此化解,想来该是那个昏迷中的青年救了她。 ם

      女㥄子不知从哪拿出一个瓷瓶,从中倒出一粒龙眼大小的药丸吞服之后,连忙盘膝运气回复体力,不一会儿女子从调息中醒来,托着重伤的身体꧳站起,朝着孙阳走去。

      来到孙뉶阳的身旁,打量着这个昏迷中的男子,뤧长得还算俊朗,就是这衣服有些不伦不类。

      女子眉宇微皱,看着他的脸,总觉得他昏迷的神情与自己记忆中的某人,竟有五成神似,伸手探了探他的脉搏,除了呼吸微弱外,生命迹象平稳。

      鲔因是为了救她,施展了强大的禁术,直接就脱力晕倒了。

      女子有些獫想不明白,这个奇装异服的男子,自己明明与他素不相识,他究竟是为何要如此拼命将她救下。

      女子想不通,想不通就不想,待孙阳醒后一问便知。

      又看了一眼昏迷中的孙阳,뭔女子盘膝坐下,现在还是尽快恢复体力,她不确定还有没有其他杀手,还是尽早离开此地为妙。

      这一次女子足足调息半个时辰,才从调息中醒来,原本受伤耷拉在身侧的右手也恢复了。

      牲女子从地上站起活动了一下刚刚恢复右手,感觉恢复的还不错。

      便将孙阳从地面上扛起,寻了个方向,嗖的一声窜了出去,要知道孙阳可是个成年人,体重钞更是有一百多斤,就这样被扛到肩上,更别说像女子这般健步如飞,还带出一片残影。

      这要是孙阳醒着看见这一幕,必定卧媭了个大槽!

      女子带着孙阳几个纵跃间消失在了山岭中。

      ……

      就在两人离开此地一个时辰后,天色也逐渐暗了下来,三个黑衣人蒙面人犹如鬼魅般出现在ᇍ了这里。

      为首的黑衣人打量着四周,因战斗被毁的一片狼藉的森林,拔起斜插在地面上的利剑。

      “这是老八的配剑,他向来剑不离身,他可能出事了。”

      “三哥,我죏们긴还追不追?”

      黑衣人收起利剑,目中露㡘出骇人的凶光,“追,即使她能杀了老八,也必定重伤垂危,跑不远的,追上去杀了她,为老八报仇!”

      챇……

      这一边,女子在天色暗淡下뱄来之前,带着昏迷中的孙阳来到了一个小村落中,将他交给了村民安置,交代了几句。

      女子则重新折返山岭中,直至夜幕降临也不见回来。

      至此,五日时光悄然而过。

      昏迷中的孙阳早在四天前的早晨便醒了。

      刚从昏迷中醒来那天,孙阳看着眼前的村民一脸懵逼,村民看他也是同样懵逼。

      村民᧌因他的奇装异服,总说一些没听过的地名和一些莫名其妙的话而懵逼。

      他因村民所说的话而震惊到懵逼。

      直到现在他也没弄明白他究竟在哪身处何地。

      虽然没弄明白明昏迷前他是在溶洞中,这怎么一醒来就出现在了这里,这里的村民还犹如生活在古代一般,穿着麻衣麻裤,农镐耕种,晚上点油灯,没有任何与现代有关的事物,简直就是和现代社ꪊ会完全脱节了啊。

      起先刚从昏迷中醒来的孙阳自然不信邪,作为一个现代人,他觉得这些人是和胡广串通一气的,就是为了忽悠他,但是他킽又想不通胡广这样做到底是图个什么,好霑玩吗?

      这世上那还会有这样的地方,他倒要看看这些人是不是能一直忍得住不露出马脚。

      但是这원都过去四天了,这个本就不大的村落,仅有的二十几户人家,他都转遍了,除了他身上的衣服外,硬是没找到任何和现代有关的东西。顨

      这不由的让他相信了,他也许真的穿越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