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2k濑亚美莉

      傍晚时分,上卿府邸。

      “来干,李斯先生!”吕不韦ㆢ抬手举杯,满面红光,朝着对坐的李斯相邀共腊饮∟。

      “请!”李斯也是欣然回应,二人又开始了畅饮。

      “哈~~”满饮下这一樽英雄醉,酌烈的酒香直扑鼻翼,让人感觉到难言的炽烈,吕不韦哈出一口酒气,不禁畅然大笑。

      “哈哈哈~!李斯先生,你可知今日朝堂上发生了什么?”吕不韦面上激动,显得쓞异常兴奋。

      “噢~你不说差点儿忘了!”李斯一口咽下嘴里的小菜,扶着桌案坐正了身子,拱手正色道:“恭祝上卿大人伐韩功成!相邦之位指日可待!”

      “哈哈~~没想到先生已经知道了!”吕不韦笑容不减,兴奋和愉悦的感觉更深厚了些。쾊

      对此,李斯笑着回答:“这一段时间不怎么太平,上卿却突然邀请李斯吃酒,想来定是쐆遇上了什么好事,李斯自然也就䶵多上心打听了些。”

      吕不韦笑着点头不语,脸上也比之前多了几分红润,看得出人生得意,气度雄远。

      “此番上卿出征,有蒙骜将军压阵,伐韩灭周一事蚻十拿九稳,只玛需功成归来,这相븥邦之位,必定落于上卿之手!”李斯面带微笑,其中更有几分恭둦仰,仿佛面前的这人,已经是相邦了一样。

      李斯态度上的细微差别,吕不韦自然看得明明白白,当下心里更加得亢奋,言辞当中也多了分喜意,忙客套道:“哎呀~真是承了李斯先生的吉言啊!若是没有先生为不韦出此谋略,不韦又岂能有今天呀?”

      言辞亲近,面容和泰,更是将李斯摆在了与自己相等的台阶上,一点儿也没有小人得志心比天高的骄猖,此时的吕不韦一点儿都不像是商人,而像是个德行高扬的名쟬士,给人的感觉异常正向。

      李斯细细笑了笑,眼珠微微转动,对这一切未做解释,反而还捧了吕不韦一把:“上卿大人言重了,李斯不过是锦上添花了一下,上卿大人深嶗得王上信任,即便没有李斯说起,王上也早晚会给大人升爵,相邦那也是迟早的事!这都是上卿大人自己的本事,李斯可不敢侵占횥呦~!”

      “哈哈哈~先生妙语~!不韦敬先生!”吕不韦大笑出声,紧接着抬起酒樽,再次对敬。

      “请!”李斯见状也没跟其客气,直接了当地抬手,与之对饮。

      酒过三巡,气氛更为融洽,两人喝得微醺,言语之间也就没了职位隔阂,更为熟络。

      “先生如今深受王上信任,更是连公子ፒ都赞扬先生大才,可见先蠄生日后在秦国,仕途不可限量啊!”吕不韦笑着恭维了句,即便是得了相邦大位的敲门砖,也未曾轻视眼前这个身无官职的겸士子。

      “李斯不过是一묰介布衣,连半职都算不上,不韦先生还是莫要打趣在下了!”李斯呵呵一笑,对此并不在意。

      뜩  “ଁ先生如今虽然身无半职,但是先生才学高瞻,更有公子和王上的信任,日后恐怕连不韦,都要为先生让道了哟~!”吕不韦笑容亲切,可是却不达眼底,一言一语当中,似有些细不可查的试饨探。

      对此,李斯面色不改,依旧淡然笑道:“上卿还真是会说笑,李斯不过是个教书先生,到了上卿嘴里,却成了另外一个样反倒是让李斯无所ꮝ适从啊!”

      说着,李斯看了看对坐笑而不语的吕不韦,突然眉眼一抬,轻轻笑了笑:“上卿大人,不会是在忌惮李斯吧?”

      李뼅斯的话,让吕不佷韦脸上的笑容为之一僵。气氛,一时间有些诡异。

      两人相视一眼,忽然㬧同时笑开。吕不韦更是笑得眯起了眼睛,脸上罕见地浮现出了商人特有的奸猾。

      “哈哈~~哎呀李斯先生这话,真是说得不韦心寒啊!”吕不韦笑眯着眼,笑着回道:“↌不韦与先ꢫ生乃至交,不论是先生当权还是不韦当权,都一样!不韦又岂会因为先生才高而心怀嫉恨?”

      “呵呵呵~~这么说来,是李斯误会上卿了?”李斯呵呵一笑,依旧笑得温和淡然。

      “太误会了!”吕不韦当即跟进,大抒自己内心之高洁:“先生才识优于不韦,为先生让位也是应该,不韦即ξ便是做先生的副手,那也是不韦之幸!再说了,不论何等职位,ㆵ那都是为了王上,为了秦国,不韦又岂会跟那芈系一般握权不放?ᴎ”

      听到这里,李斯也是摇头浅笑,面带歉意地说道:“原来是李斯误会上卿了,真是不该,这樽酒李斯敬上卿……乺哦不,敬相邦大人,向大人赔罪!”

      “哈哈,应是如此掀!”吕不韦满᤽脸堆笑,神态亲和,与李斯举杯相碰,算是应下了李斯的赔罪之言。

      待放下酒樽,李斯看着对坐的⽤吕不韦,目光一肃,认真说道:“大人放心,李斯在秦国只为一展心中抱负,无意于党派权争,只要能够相畱伴王驾左右,亲眼看着这世间乱象匡合,李斯平生之愿足矣!”

      听闻此湔,吕不韦拱手相对,朝着李斯端正一礼,脸上神情似有些松懈,故作满脸敬佩,高声赞扬:“先生心志崇高,真不愧为天下名士,不韦瞸由衷感佩!”

      “呵呵~大人这么说,就是笑话李斯了!”李斯笑着回复。

      “哈쮛哈哈哈!”吕不韦与李斯相视而笑,方才诡异的气氛瞬间一清。

      “不过……”李斯放下酒樽,话锋一转,说起了当下졺:“上卿可莫要骄纵,即便上卿今日被王上钦定率军出征,也并非已成定局!”

      吕不韦听后,꧰眼中光华闪过,ન忍ධ不住向前倾身,问道:“不知先生有何见解?”

      “朝议之上,王上虽然已经通告群臣,将派遣上卿统军出征,但是这宫里却还有一人没有表态,上卿能否伐韩,还要看此人眼色。”李斯娓娓道来。

      “先生是说…枤…华阳太后?”吕不韦眯了♷眯眼,瞬间想到了这位北宫之主。

      后宫妇人干政,是从宣쏬太后开始遗留下来的“恶习”。而宣太后虽然专政专权,但是对秦国却是有过不小的贡献,所以在收回王权之后,昭襄王并未明令禁止后宫太后干政。

      粝而昭襄王之后,孝文王性格温和,军国大事都会与妻子华阳夫人商讨,即便是在昭襄王殡天后,也是时常如此。

      久而久之,华阳太后的威势,就这么显露了出来,以至于ߊ孝文王也殡天后,子楚虽然继位秦王,但是王权却一直旁落,因为有华阳在此横贯。

      先前子楚刚即ꝅ位之时,华阳太后就威胁子楚改昭襄王之意,立夫人芈珠为大秦王后,就是因为太后手中有监国之权,芈系又家大业大,以此胁迫子楚。

      当然,后面的事儿也都明了……

      如今被李斯说起,吕不韦瞬间就想到了这么一位主,毕竟先前也有过多次辣,朝议落定之事,被华阳太后翻出后找子楚重商,最后不了了之。

      “可是,若芈系不同意的话,为何今日殿上,芈宸他们并未出面制止?”吕不韦眉头一皱,心中有些疑惑。

      这时,李斯嘴角微扬,眼中精芒吐露,静静看着吕不韦,说道:“上卿,难道就没想过,为何芈系未出面制止吗?”

      “……”吕不韦见到李斯这般作态,顿时微微一愣巔,饶有兴趣地问了句:“先生,看出什么了㶺?”

      “也没什么,就是觉得最近的咸阳,热闹了许多。”李斯不经意地感慨了句,看上去并未回复。

      吕不韦能安然坐在这里,自然也不是寻常䧗人,听了李斯这半开玩笑的回答,顿时心思一转,联想到了什么:“先盋生是说,前段时间闹得沸沸扬扬的黑衣人,跟芈系有关?”

      “赵使入秦,是与秦王相商合纵联盟,一旦事成,魏ꑍ楚尤其是楚国,必将受秦国兵锋所指!而芈系当中,恰好就有亲楚之人!”李斯轻笑一声,将其中利害阐明。

      “昌平君?!”吕不韦一听,立马就反应了过来,可随机眉头一皱,有些不解:“即便黑衣人与芈系有关联,可是城卫军并未活捉到黑衣人,即便这些人是芈系派遣,也难以影响到芈系啊?更不可能让芈系在朝中畏首畏尾,不敢多声啊?!”

      听闻此,李斯轻轻一笑,端起酒壶,为吕不韦和自己缓缓斟上,笑着说道:“上卿别忘了,茼赵使是因为什懙么被赶出的咸阳!”

      “弩机……”吕不韦稍稍一愣,蓦然眼睛一亮,神光显现,身子立马坐直,显然想起了什么。

      见状,李斯轻轻一笑,缓缓问了句:“上卿,现在知道为何了吧䵬?!资”

      “呵呵呵呵~~~”吕不韦忽然发出一声声冷笑,带有些寒意,似是在讥讽:“赵使手中的弩机,据说就是从刺杀的黑衣人手上扒下来的。而且蒙骜也在我㡂面前说起过,那刺杀赵使的黑衣人瑐手上,配有弩机。舑当时并未细想,却没发现,这其中还有这般门道啊!”

      李斯闻言也是一笑付之:“即便没有任啷何实证,但刺杀赵使的黑衣人,定然与芈系脱不了干系。因为只有芈系,才有刺杀赵使的动机。而因此事展露出的弩机,才是芈系真正投鼠忌器的重要因素!”

      “呵呵,怪不得今日朝议之上,芈宸的脸色跟吃了屎一样难看,一点儿也没有往日的跳脱,原来是心虚啊!”吕不韦哼哧一笑,回想起白日里朝议上的情形,不禁一乐。

      Ꜧ乐完之后刿,吕不韦突然奇声感叹혴:“不过这赵使也挺厉害的呀,芈系派人拿着弩机,前킻后刺杀了两次都没能奈何得了,真是难以置信!”

      ᖠ“……”李斯一顿,面上隐隐有几分思索。

      此事,李斯也觉現得Ჵ怪异,而且嬴政近些时日的一些异常举措和出行,让李斯也有些怀疑,这其中或许另有隐情。

      不过,心中的所賜想李斯却没有表现出来,只是微微一笑,道了句:“或许,只是芈系太弱了吧!”

      “彩!”此话一出,对坐的吕不韦当即拍案喝彩,对李斯的ﰮ神观念表示由衷的赞赏:“先生真是一语中的,不韦佩服啊!”

      “哈哈~~”李斯一笑,又着眼于桌上的美食,夹了一筷子卤肉塞进嘴롎里咀嚼,细细品尝。

      吕不韦也一同小酌动筷,吃了几口,接着发问道:“先生,既然芈系都自顾不暇了,那华阳太后还有这个闲心,来管这朝议之事吗?”僰

      “上卿这么说,未免太小瞧自己了뼝吧!”李斯怀揣着手,嘴里控正细细咀嚼着,听了吕不韦这话,一口咽下嘴里的食物,打趣了一句:“上卿若是成了相邦,那王族一脉将就此崛起,即便是太后,也难以挽回芈系落寞的颓势。”

      “伐韩灭周,这可是大功劳,芈系又岂能不知王上意欲何为?如今不过是被其他事挡住,没有反应之机罢了。一旦华阳太后想明,必定会找王上说起此事,阻挠上卿兵出。蛿”

      听到这里,吕不韦眉头也微微拧起,一时鰏间有些焦虑:“依华阳太后的性格,确实很有可能会这么做。既然如此,以先生궀所见,该如何确ㅀ保伐韩灭周一事不被驳退呢?”

      闻声,李斯淡然回复道:“很简单,什么都不用做!”

      “什么都……什么?”吕不韦一呆,有些没反应过来。

      见状,ⓜ李斯正色道:“伐韩灭周一事,乃是真正利于秦国大业的实事,事关秦国东出大局,王上必然不会放弃如今这个绝佳的机会,不论华阳太后如何劝阻,在这一事上,王上绝不会推让半步。因为秦国的君王,皆䬴是以合天下为己任,皆乃雄主!”

      “此外,经此一事而推出的相邦,本就是王上为了遏制芈系而设立的。若是被华阳一说便退ै回,那当初为何还要定㵍下此事呢?所以说,李斯认为,即便华阳太后或许会找寻王上劝阻此事,但最终也无法影响到大局!”

      吕不韦闻之重重点头,见李斯回得认真,不免笑了笑:“先生,似乎很有道把握。”

      “直觉罢了。”李斯一舒眉,满脸轻松地说道:“上卿以为如何?”

      起 “不韦,相信先生的判断。”吕不韦脸上笑容不减,继续说道:“只是华阳太后若是见事与愿违,恐怕会再出手段了。”

      “上卿莫不是怕了?”李斯揣着手挪了挪身子,满脸嬉笑。

      “怕?”吕不韦不免失笑,往后㪎靠了靠,嘴角似有几分轻蔑:“我若是真怕了芈系,就不会应王上所请了。芈系之人,已经不适合如今的秦国,被取缔是早晚的事情,既然如此,不韦不建议为这一进程出几分力,为秦国早日东出而扫平障碍!”

      ṷ “上卿这么一讲,颇쪽有几分相邦之豪气!”李斯难得在吕不韦面前说一次正经的赞言。 

      对此,吕不韦也很是意外,连连笑ⴋ谈:“能得到先生的赞言,不韦真是受宠若惊啊!”

      “哈哈哈~~”李斯闻之一笑,未再多言。

      伓 “日后若是能与先生同朝为官,想想也是人生ꂃ幸事。若有景先生相助,芈系也不过是疥癞之疾,不足为惧!”吕핍不韦看着李斯,脸上似有些期许。

      对此,李斯嘴角微扬,看着对坐的吕不鸿韦,缓缓说道:“上卿就不怕,李斯在王上面前,夺了属于上卿的东西?”

      “先生说笑了,不韦对先生敬若良师,又岂퀃会在意这些世俗权利?若是如此,不韦岂不与那芈系一般无二了?”吕不韦回得正气十足,一点儿也没有犹豫,仿佛这些都是内心真实的想法。

      见之,李斯微微一笑,对着吕不韦拱手一礼,说道:“ᘜ李斯谨銓记!”

      “先生,请!”吕不韦端㙟起酒樽,在此敬请。秛

      訆 觟“请!”李斯随之而至,不再多言其他,二߇人再次开始推杯换盏,饮࣐酒谈风,如经年之老友,又如惺惺之敌手,亲近又复杂,着实难以理解。

      夜色,深了。上卿府中的灯光,却彻夜未绝。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