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槽少年你落伍啦

      简向时突然缩回手,“污渍,车头肯定有污渍...”说完咬着手指思考着,

      颜博豪和吕烨不敢打扰他,静静等待着...

      “吕队,你去麦芳芳家附近查看下,有没有施工地或者翻新的地方,特别是刷过新油漆的某些地方。”

      “我马上就去。”

      颜博豪看着泡的多余的咖啡,“我们呢?”

      “如果能证明麦芳芳到过家的话,下一步怎么办?”

      “你问我?当然审问她父母咯。”颜博豪说,

      “光有家附近的证据还不足够,如果她衣服上有能够证明她回过家的证据,麦芳芳一定会在生前挣扎的时候尽力留下线索,等着我们去发掘。”

      颜博豪不知道该如何提供建议,只能点着头...

      “走吧。”

      “去哪?”

      “医院。”

      简向时和颜博豪到达医院后,将证件交给杨亚茹,告诉她已经正式成为‘罪’的一员,对此全然不知的杨亚茹看着证件,

      “什么意思?我没说过要加入啊。”

      “是我想让你加入,你不想为龚仁远报仇吗?”

      “可我帮不上忙,还可能会连累你们。”

      “你只需要将他教你的东西学以致用就行了,危险的行动不会让你参与的。”

      “...”杨亚茹眨了眨眼,抬头看着一旁的颜博豪,“你也加入了?”

      “恩,我们以后就算是同事了。”

      “你把这个事说得那么神圣,可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首先得等我腿先康复。”

      简向时满意的笑笑,“没事,慢慢修养吧。”

      “之后我家他们还派人去过吗?”

      “没有。”

      “他们就算知道我们没有拿到,也肯定猜到那里会有人把守。”

      “你那么聪明,还说什么都帮不上忙。”

      “你来这就是和我说这事?现在说完了。”

      “怕你一个人无聊,想多陪陪你。”

      “不需要,我要看书了,不是有很多案子嘛,你们去忙案子吧。”

      颜博豪看着简向时没说话,

      “你还有事问我?”杨亚茹奇怪地看着他,

      “龚仁远平时和谁来往,你有观察过吗?”

      “平时除了客人很少见人来找他,也很少见他讲电话。”

      “有没有经常来得客人?”

      “经常来得...好像有一个,隔三差五就来配钥匙,而且一定要找他。”

      “是谁,你知道他住哪嘛?”

      “不知道,看见我会认识,但和他没怎么交流过。”

      “我们要找的人应该就是他,你好好休息吧,我们先走了。”

      简向时和颜博豪走出医院,坐上车后简向时想去亲眼确认下麦芳芳的尸体,让他往陇南市医院开...

      简向时知道去的话恐怕会遇到很多阻力,验尸报告已经出了,再去看分明是对法医的不信任,加上麦佐蓝肯定会吩咐属下让女儿的尸体不受人打扰,尽管这样简向时还是准备亲自去验证下。

      吕烨到达麦芳芳家附近后按照简向时的话,驾车在周围一路转着圈,并没有很明显一眼就能见到简向时所说的翻新处,同一条路线已经开了两圈什么都没发现...

      突然灵光一闪,开往麦芳芳家小区的地下停车场,又在停车场里开了一圈,突然停车拉起手刹,下车走到墙柱旁蹲下,果然这里的墙柱都是新刷过得黄油漆,而这根一侧的油漆明显比其它的还要新;

      吕烨用手指按了下,油漆表面的湿度还很高,而柱子其它面的油漆早已固化,所以这里的新补的...

      拿着手机拍完照来到保卫室,询问着情况,保卫说的确是发现有人开车将柱子刚刷好的油漆擦花,这还是保卫自己拿油漆来重新刷的;

      听完他的话,吕烨回到车上点上烟,想着简向时的推理果然没错,麦芳芳出事前的确回过家一趟,这样的话就说得通为什么要对死去的麦芳芳再用车祸来掩饰一次,车头的部分上面肯定有油漆;

      想到这丢掉烟来不及先和简向时汇报,连忙驱车前往证物处,拨通苏品华的电话让他和麦念冰等在那守着证物。

      “吕队正在赶来,让我们等他。”苏品华挂断电话对麦念冰说,

      麦念冰站在车前,围着车仔细地观察着,没有回答苏品华的话,从她的知识和理论来看,凶手只要上过车肯定会留下痕迹,来到已经被撞成不成样的车头前,麦念冰蹲下身...

      扭曲着的车壳已经如同一堆废铁,左边的车头灯还看得出形状,右边的已经荡然无存,一丝黄色的痕迹让她犹豫了下,她知道这不是车辆本身的颜色,但也没有在意或许只是不小心哪里剐蹭到的。

      麦念冰站起身戴起手套打开车门,苏品华打开后座车门,两人用紫外线灯管查找是否有残留下的纤维物或者毛发,将找到得东西全都搜集起来归纳着。

      吕烨到达后他们刚刚才完成证据收集工作,没和他们打招呼直接走到车头前蹲下看着,

      “不用看了,我们都已经搜集完了。”麦念冰脱下手套,自信的说,

      吕烨眯着眼看见了那一条黄色痕迹,拿出手机继续拍照留证,

      “你拍什么,有什么问题吗?”麦念冰走过去问,

      “这条细微的黄色是油漆,我已经去麦芳芳家的地下停车场看过,有一根柱子上的新刷的油漆被车辆擦掉,门口的保卫可以证明就是麦芳芳出事那晚,后来是他买的油漆去补得新漆。”

      “那就说明芳芳的确当晚回家了。”苏品华激动着,

      “这样就解释了为什么要驾驶着死去的麦芳芳去撞保护栏杆。”吕烨下完定论后看着麦念冰,“你们有什么发现吗?”

      “我们都搜集完了,我这就送去化验科。”苏品华拿着东西先行离开,

      麦念冰听到这个消息有些吃惊和失落,她并不是因为输给简向时的推理,而是想着姐姐既然回过家,但是父母居然都说没见过就有些太牵强了,回去过肯定会留下痕迹,就算熟睡中第二天起来家里多少会有些变化;

      她明白姐姐绝不可能进家门后就离开,她回去的目的是什么呢,家里有什么值得她半夜回家一次,就算再不怎么想,也会想到她回家是为了——父亲的电脑...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