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丝女仆装卫生间自慰

      “这就是你现在所能达到的极限,为之努力吧!小羽。”

      龙灵说完就离开了,他不可能一直待在这里他也有必须要去做的事情,而且龙灵不太会教人,不过他相信以历羽的天赋与悟性也不要他说太多,虽然他好像有点高估历羽了。

      傍晚,阳光从历羽脸上移到了双腿,扶着墙一点一点走回书店,经过几个小时的休息基本的行动能力已经恢复,但身体和精神的疲惫是不会消失。

      几乎是已进入书店的那一瞬间,历羽双眼一黑直挺挺地倒在书架旁边,沉沉地睡去……

      真正的深度睡眠是不会进入意识空间的,尤其是本来是由阿撒托斯维持的意识空间早已因为邪神沉睡而关闭了,所以这一觉他睡得非常好。

      说是睡了一觉,其实有就四个小时而已,半夜悠悠转醒的历羽走进洗手间,昏黄的灯光发出电流的滋滋声,这里绝对是个拍恐怖片的好地方。

      将脸上的已经干了的血迹清洗干净,历羽看了一眼洗手台上镜子里自己苍白的脸色没有多说什么,缓缓走出洗手间。

      没看见龙灵和奈亚,估计又去哪里办事去了,最强果然还是有不少麻烦的。

      走进历魁的房间,床上空荡荡的场景一下又一下挑拨着历羽的神经,本来还挺好的心情瞬间崩裂,忍住想拆了书店的想法,走近床铺一摸,早已没了温度。

      然后历羽就看见了床尾的一张纸,抱着最坏打算的历羽只看来一眼便将其撕碎,严寒在那一瞬间蔓延整个房间,比起刚解开封印那时候还要冷上十几倍。

      纸上写着一行英文:I took your sister with me.(你的妹妹我带走了。)

      撕成碎片的纸屑在地上形成另一行英文:He knows that.(他知道的。)

      不用说也知道,这是谁的手笔。

      “奈亚,老子一定要杀了你!”

      此时某间地下室里,做出拐骗小孩事情的奈亚止不住打了一个喷嚏,“那小子发现了吗?”

      到他这个境界早已百病不侵,唯一有可能的就是有人在念叨他了,在结合一下当前的情况就知道是谁在骂他了,不过他可不会把这孩子还回去。

      “话说,”奈亚看向一旁正在用按摩为小孩子调养身体的龙灵,“你怎么没阻止我?你的徒弟说不定会一起恨上你的。”

      龙灵手上微微一顿,不过很快就掩饰下去,“小羽带着这孩子在身边太危险,他对兄长的仇恨也不利于这孩子的成长,我这是为了他好。”

      奈亚表情戏谑,“骗人!”

      砰,咔嚓,咚,各种各样的声音从书店里传了出来,仔细听还有一个男人的怒吼,“混蛋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啊!”

      幸好这里是市中心位置,不然历羽还真不会一点一点砸,随便做个定时炸弹炸成废墟就好了。

      清晨,已经发泄完的历羽坐在一堆撕成碎的书上,手里拿着一个打火机把玩着。

      书店早已看不出原来的样子了,门外的招牌已经被砍成了几块,所有房间,书架都已经被拆成了木板,值钱的玩意都装进了一个龙灵提前留下的空间戒指里,彻彻底底的大扫除!

      “混蛋去死!”

      历羽淡淡地说了一句,手里的打火机点燃了身下的碎纸,做完这一切之后,历羽走出了巷子,面朝着朝阳走去,身后是灼热的火光……

      拦下一辆出租车,历羽面无表情地说了一句,“去天机大学。”一路上没在说过话。

      倒是历羽苍白的脸色和诡异的双眼吓得司机大哥不轻。

      天机大学坐落于帝都市区,占地近一万平方米,华夏最高级别学府吸引着无数谆谆学子以考上天机大学为荣誉。

      但这些都是表象,在天机大学校区的地下是近整个帝都一样大小的主校区,无数临渊者聚集在这里接取任务,交易物品,寻欢作乐……

      这里是天堂,独属于世界阴暗面里人们的堕落之地,不要认为这样是不好的,那些奇形怪状,不可言说的鬼物,只有亲生看见过,与之战斗过,你才会知道活着的美好,没有及时享乐真的会疯的!

      临近大学时,可以明显看出路边的巡警多了不少,在可以看见天机大学那足有七米高的校门时,出租车被一名荷枪实弹的卫兵拦下,“请出示证件。”

      历羽拿出那封邀请函,卫兵敬礼接过,不到三十秒便还给历羽,“不好意思,历先生,这里不允许外来车辆进入,接下来的路程请步行。”

      出色的执行能力,历羽点点头,没有多说什么下了车。

      这里依旧雾茫茫一片,但空气质量好了不少,走了几百米,历羽站在校门口,不少和他一般大的孩子们满脸兴奋,同行的家长也是高兴不已。

      可能是历羽的低气压太惹人注意了,几乎所有人都朝他看了一眼,然后那可怕的眼睛直接让他们转眼看别处。

      紫色的眼球,血红色的六芒星瞳孔,看一眼就像是被死神扼住了喉咙,太可怕了!

      也有几个吸引了历羽目光的家伙,比如那个站在人群最边缘,火红色头发的人,直觉告诉他,那个人很危险。

      那人也察觉到了历羽的目光,朝他看了过来,四目相对,又互相笑着点点头。

      Stop thinking of it as a curse to have been given an enemy i can be blessin man gets more from his enemies than a fool from his friends.

      (不要把生命中的宿敌认为是个诅咒,它也可以是恩赐。聪明人从敌人那里学到的东西比笨蛋从朋友那里学到的还要多。)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