芮甜甜感恩视频百度云

      려 冲锋艇在水道尽头靠岸,紧贴着沉默的金刚鹦鹉号拴住缆绳。

      水手们轮番登陆,又喊着号子,从金刚鹦鹉号上推下一门最轻便的四磅短炮ꔜ。

      这是捤在猜出了纳斯伯尔特团队的下场之后,洛林쮀临时调整的方案。

      在此觍之前,谁也没想过自己真会像一个笨拙的陆军那样推着火炮去冒险。

      理论上说,这是一个愚蠢的决定。

      为了在摇晃的大船上发射得更远,抛物线更稳定,海船火炮的铸造从来比陆战炮更大,更精良,也更沉重。

      拿同级的六磅炮比较。六磅陆战炮的重量往往只有一吨不到,还配有轻便的炮车,控而海用的六磅长炮重达两吨䬟。

      即便是蝴蝶花号上最轻,炮管最短,被洛林选中安装到艇上的六磅短炮,重量也稳站在1.2吨。

      想要扛着这样一个庞然重物在崎岖的海洞中冒险,本身就是天方夜谭。

      賷 然而金刚鹦鹉号给洛林提供了ⷲ不一样的选择。

      它的艉炮舱有六门保存完好的撮四磅短炮,整体重量仅0.7吨。

      炮舱里还有方便运栗输的炮车,虽说是甲板用的小轮车,可还是让带着火炮去冒险成为可ͣ能。

      蟿 与口꼂径相对应的炮弹也不缺。散弹、实心弹、链球弹……铁质的炮弹裹着辌干结的油膏,就堆放在火炮边,而且堆放得整整齐齐。

      唯一的遗憾是底舱贮存的发射药变焆质了。幸得洛林自ⷣ带有六份发射药,按照四磅炮的口҆径重新分装一下,费不了多少事就分롑出了八份。

      拥有专业技能的亚查林测홒算过海洞的岩壁硬度,确定四磅散弹轰不塌洞壁,如此一来,洛林的构思得以通过,探险队成功增加了一份巨大쑼的依仗。

      探险队还剩下二十个人。

      为了用好这门火炮,洛林调整了ᚯ四ქ个人专门负责㢧推拉炮车,两个人推着弹药,配合亚查林辅助操炮。他们组成总计七人的奢侈炮班,被安置在队伍正中间。

      ꥁ 剩下的水手也各有安置,洛林和诺雅带着五个Ꮹ水手负责开道,海娜带着五个水手殿后,守护退路。

      海员们趁着卸炮分药的当口反复检讨,直到确信自己真正做足了准备,洛林呼啦一声扬起火把,轻声说:“出发。”

      ……

      洞穴里很静……

      襂 穹顶并丐未随着地基的升高而升高,在十来只火把的照耀下,原本光照不到的天顶变得清晰,高仅有三米上下,对洛林而言,仿佛伸手就可触及。

      洞穴的宽度也在变陜窄。

      从最初光水道就宽达十四五米,到现在ⲙ两㇑壁宽幅仅五六米,探险队已经能看清自己的四周,同时也看清了一个个叉洞,有深,有浅,有的勉强可以行人,有的连猫都钻不进去。

      洛林的手上正握着亚查林新得来的刺剑。

      在这种逼仄的环境下,他的战斗能力削朚弱巨大,不能跳,无处躲,连擅长的蜰长刀都不能使用,他的身高、臂长加上刀长,在这猖种地方根本就施展不开。

      覉 炮쓳……显然也不能开。

      他觉쥖得自己走进了一个巨大的蚁穴,甚至开始妄想,觉得团灭了纳斯伯尔特团队的罪魁祸首就是某种史前蚂蚁,人高马大那种。

      应该不至于吧?

      他用不确定的口吻숔在心里自我安慰,一边安慰,一边㨸却行进得更加小心,尤其是那些或大或小的岔洞,必须彻底探뽚查清楚,才敢带着冒险队穿越过去。

      医 就这样提心吊胆地走了半个小时,他们没有遇到任何危险。

      洛林抬起手:“原地休息,第二组放哨。”

      队伍在他的命令下停下来,聚到쾾一起,有四个水手离队而出,两前两后ၳ,各自举火攥刀。

      洛林打开水囊抿了口水,诺雅靠近他,轻声问:“船长,你觉꒘得危险是什么?” 

      “不知道。”洛林摇着头,“殷格.亚纳逊是我的血脉祖先,是9世纪的维京人箒。从长船的大小和那些被处决的摇桨奴隶来看,他就算把藏宝地安在洞穴深处,也没有人力制作足以运行一千年的陷阱。”

      ꊁ“可是那个探险家的团队全灭了。难道是又一次暴动?”

      “暴动不是不可能,但在暴动的同时同归于尽,没有一个人逃摬出来ग़的可能性几乎没有。在大多数时候,叛变总会产生胜利者。”

      “野兽?”

      댆“想要团灭一支以探险バ为专业的40人队伍,洞里的野兽要不群居,要不就格外巨大。就像亚查林说的,如果有这样的野兽把藏宝地当成巢穴,怎么可能还有金器保留下来……”洛林苦笑了一声,“你别忘了,纳斯伯尔特不是古人,只比我们早到了一百年。可他亲眼见到了宝藏,还险些带走了它们。”

      诺雅也迷茫了。

      两个人商量了半天也没能商밨量出头绪,正打算问问海娜和亚查林有没有什么新的见解,异变突生畋!

      在队伍前面放哨的水手突然惨叫了起来。

      他惨叫着跌到,平躺着滑向不远处一崵个岔洞,就像被神秘力量拖拽住,完全搱没有反抗的力量。

      紧接着,队伍后面也发出了惨叫。

      俛爱娜眼疾手快,咄一声射出飞刀,同时高喊:“洛林,脚踝!”

      脚踝!

      㣺 洛林想也不想飞扑出去,奔跑的过䓶程中,腰上的长刀猛然出鞘昒,像一道鍧钢轮飞旋着掠过了水手与那个䰣岔洞中心。

      滇噗!

      水手登时停了下来。

      与ﶭ他一同值哨的水手跑上去,δ把惊魂未定的镨队슃友拖回大队,洛林捡起地上掉落的火把,向着岔洞的方向飞甩出去。

      火把照亮了远方的景。

      袭击者是一头巨大的蜥蜴,三米多长,有三角形的狰狞头颅,通体黑褐,皮肤粗糙。它됊的身上长满了隆起的疙瘩,形似鳞쮞甲,却没有鳞片。

      瑣ↂ它摇摆着粗大的尾巴缓步钻出岔洞,铜铃大的眼睛盯住洛林,㐗尖锐㠚的爪子在岩地上剌出一웁溜溜火星。

      “科莫多⪥……巨蜥?”

      洛林警惕的扬起﹵刺剑。

      他看到更多的巨蜥步入✣到火光,舘队伍前面有五只,从Ⴆ穹顶,从岩壁,从岔洞……他还听到殿后的水手在喊,队伍后面已经发现了四只。

      “亚查林,洞径太小,륫不要放炮……”壓他用勉强能传到亚查林耳边的小声说,“诺雅,争取速战。”

      话音未落,洛林疾扑出去,大步一迈已经站定在被斩断了舌头的巨蜥面前,手中刺剑电光火石般直刺向那双眼睛。

      歇巨蜥的速度一点也不比他慢!

      在洛林启动的瞬间,五头巨蜥同时启动。它们以与身长全然不符的迅猛纵跃向洛林,正前挥爪,左⥨右甩尾,倒爬在穹顶的冲칺着洛林弹出了长舌,像一把刺剑,直射向洛林咽喉!

      可់洛林怡然不惧!

      他成弓步向目标刺出利剑,空余的左手半抽出长刀,抵着ꑥ刀背横挡在身侧。

      诺雅飞花般射出她的银塔罗,十数枚,飞旋着从洛林身边掠过,径直切断ط了洛林头顶的长舌,叮叮当当抵消了一记扫尾。ꤱ

      옰亚查林轰一声击发沔火枪,烟雾缭绕之中,火红的铅弹正中一头巨蜥的身体,把它整个轰飞出半米。 Ѿ

      有巨蜥挥出的爪섳子砸在洛林的长刀上。

      只听见叮一声响,洛林闷굠哼一声,手中绢刺剑几乎在同时꡶扎頺穿目标的眼球,一挑,破颅而出!

      目标的利爪在洛林身侧不足纅二十公分的位置停下来,软软的,无力地垂倒在地上。

      洛林猛地抽出剑,侧转旋身,用倒持的方式引着长刀,斜劈向面前컕的第二ꦜ个目标。

      “㥯杀!”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