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虎影库必出精品

      杨恒在试验了木如意寜之后,信ꤓ心就大增到了,现在他的心中好像有几十只猫在不停的挠,让他赶快回到异界去。

      杨恒有了这想法之后,就一刻也不想再耽搁,立㻠刻就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将宝剑背在身后,同时将木如意和打鬼棒贴身藏好,然后启动石戒指再一次来到了异界。

      杨恒再一次出现的时候,仍然是在他离开时南三复的院子中。

      不过,现在这院子好像쾨已经没有人㟄住了。

      杨恒一看这情况就知道不好,那Ḹ个南三复恐怕是凶多吉少。

      面对这种情况,杨恒也是非常内疚的,自己收了他的宝物和银子,结果没有保护好这一家人,让这鬼物得了逞。

      觼杨恒叹了一口气,然后轻轻的一跃,跳过了围墙,来到了大街上。

      这县城里和杨恒走的时候没有什么区别,仍然是人来人往,非常热闹。

      杨恒找了一间茶馆走了进去。

      那茶馆麋的伙计见到杨恒,满脸笑容的迎了出来。

      “道长,您是来喝杯茶?”

      ڨ 杨恒点了点头说道:“给我来壶龙井,䂊再上㥀些瓜果点心。”

      “好嘞,龙井一壶,瓜果点心若干。”

      这小伙子唱了诺,然后就把杨恒引到了靠窗的一个桌꘦子上。

      不一ಏ会儿,热乎乎的龙井,以及两三盘瓜果点心就摆在了⏱杨恒的面前。 幊

      杨恒喝了一杯热茶,然后嗑了几个瓜子牺,耳朵却向四周聊天的声音扫去,原来隔壁一桌正在说南三复家中的事情芉。

      “老兄,南员外家的事情你听说了吗?”

      “这有什么?但是个人都听说过。”

      “你说这到底是南三复这个人混账,还是真的有鬼?”

      ꙫ “说不好玲,有钱人家的事情,哪里是咱们能了解的?뮤”

      而这时,另外一桌폶一个穿着还算不错j的中年人开口了,“这件事我倒是清楚。”

      这个人说完之后,就闭口不言,开始吊起大家的胃口来。

      杨恒在窗户边一笑,看来这是讨茶钱的,“这位仁兄有什么话就直说,今天你的茶钱贫道包了。”

      那个人听了杨恒的话满脸都是笑容,他抱拳向杨恒拱了拱手,然后说道:“那就多谢这位道长了。”

      接下来这个中年人就开仢始把他所知道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一遍。

      这个中年人有一个族兄,是在南三复家里当管家,因此对于他们家的事情非常了解。

      ᩉ他前面说的和杨恒知道的大致一样,而所不知道的是杨恒走了之后的情̮况。

      原来自从杨恒逃离了异界之后,整个院子不知道怎么了,好像忘记了女鬼以及杨恒쳋的存在。

      他们都以为今睍天是南三复和曹家女的成亲日子,竟然开始张灯结彩,准૔备起南ﭬ三复和那新娘的婚事来。

      在天色已黑之后,那新娘已经进了房间,躺在床上。

      南三复进得卧房觉得奇怪,于是便掀开曹家女儿的被子,准备问是怎么回事,可此时曹家女儿浑身冰凉,已经死透,南三复惊恐至极,连滚带爬的跑出了门,派人؛去曹家送信,结果曹家说根本就没有送女儿过来,这件怪事笼罩在南家上下,也很痣快就被人传开了。

      与此同时,有个姓姚的举人,自家的女儿刚刚下葬,只隔了一个晚上,坟墓就被掀开,棺木被毁,尸体不翼而飞,南家的怪事传到了他的耳朵中,他请求去南家查看訜,结果南家的死新娘,竟然是姚举人的女儿。

      姚举人揭开被子,发现女儿赤身裸体,顿时大怒,立即将这事告到了官府。

      南三复卑劣行径早就引起了官府的不满,起先没有发作,是因为南三复塞了很多银子,可是这一次,官府忍无可忍,就欄判了南三复挖坟偷尸罪,将他判处了死刑。

      南家经历过一波三折后,南三复身死,南母受不了打击,一口气没上来也一⣹命廤呜呼了,南父短短时间经历了丧子之痛和丧妻之痛,精神变得不正常。从此以后,南家彻底没落,举家搬迁到了乡下去ꡩ了。

      杨̔恒听到这里觉得非常的奇怪,他那一天走的时候,那个妖怪来了的鉹事情,已经在南府上下传的沸沸扬扬,甚至许多人已经看到了杨恒和那鬼物斗法,怎么现在一句话也没有传出来?

      于是杨恒便开ଖ口问道:“那怎么刚才有位仁兄说是闹鬼?”

      “呵呵ᝲ,在审这南三复的时候,那南三复一直喊冤枉,说这件事是鬼物做的。”

      那个中年人喝了一口茶,接着说道:“官府鰾捉了南府上下的仆人去审问,结果这些仆人都说不知뺅道。”

      杨恒槬听到这里眉头皱的更๟紧了,看来这些南府上下的仆人都是被这鬼物所迷了,否则的话这么多人怎么能够众口一词。

      齉这件事,杨恒虽然觉得南三复不是个好东西,但是那个女鬼也没好到哪里去。

      鎢 这一人一♭鬼真是半斤八两,怪不得他们ʪ能够看对着眼儿。

      现璖在南三复已经身死,那么他欠这女鬼的就已经还完了。

      ㊩ 可礑是这女鬼欠那无辜惨死的炉新娘的债,又该怎么说? 攱

      再加上自纮己受了那女鬼的气,杨恒꧚现在只觉得一股气在胸膛憋着,怎么也出不来먗。

      杨恒咬શ咬牙,这世界还由不得一个女鬼肆意妄为,而穚且南三复已经付了酬金板,那么ꍢ自己这笔买卖就应该老实地完成。

      想清楚之后,跫杨恒又对那个中年人拱手问道:“这位施主,我听说原先南三复抛弃了一个姓窦的女子,不知ꊿ道这女子家乡何在。黭”

      那中年人听曶了之后有些诧异,这件事南家隐瞒的十钰分严,这个道士又是怎么知道的?

      不过现在南三复已经死了,这件事也没有必要继续瞒下去了。

      “出县城南门十五里,有一座小村庄,那个窦姓女子就在那里长大。”

      杨恒向那个䮕中年人拱拱手,算是道了谢럹,然后从怀中取⾳出了一颗碎银子扔在桌子上,便提着包裹离开了这个小茶馆。

      杨恒现在并不准备立刻就去找这个窦姓女子的麻烦,毕竟自己刚刚回来,还得回土地庙擖看看老巢是什么情况。

      杨恒出了县城,雇了一辆牛车,慢悠悠的回到了靠山屯。

      杨恒一进靠山屯,立刻就被疈乡亲们给围住了。

      㧧“道长,你这段时间去哪儿了?”

      “贫道有个法事,那一家人家有些远,所以待的时间久了一些。”

      “怪不得呢。”

       接着又一个村民说道:“道长,你赶快回去看看吧。”

      “发生了什么事吗?”

      “嗨,王大善人要收回土喝地庙,二丫那丫头说什么也不答应,这几天正闹得欢呢。”

      杨恒听了之后眉头一皱,不过他很快就又松弛下来。

      如果光是二丫那个小丫头䒲,无论如何也无法和王大善人对抗,但是在土地庙中还供奉着那个鬼婴。

      凭着这鬼婴的威能,王大善人应该拿二丫没有什么办法。

      不过,杨恒还是向那个村民道了谢,然后匆匆的⨄向土地庙而去。 繨

      等杨恒来到土地庙门前的时候,见到这里大门紧闭,不像自己走的时候那样人来人往。

      杨恒上前去,用力气敲着土地庙的门,“开门,我回⥥来了。”

      庙里头很快就传来了二丫퓞嚣张的声音。

      “不管你是谁,要想让我腾庙,那是不可能的,赶快给我滚开,否则的话要你的好看。”

      “二丫,是我回来了,赶快开门。”

      里边二丫听着声音非常的熟悉,然后突然的反应过来,这应该是杨恒回来了。

      这就是一阵脚步声,然后土地庙的大门被打开了。

      二丫开门一看,只见到杨恒风尘仆仆的站在庙门口。

      这时的二丫好像是见了偪亲人一样,立刻扑到了杨恒的怀里,开始痛哭。

      杨恒接住二丫,赶忙拍着背安慰她。

      “我쨺们二丫这是怎么了?哭的像小花猫一样,誖是谁欺负了你,跟我说,我给你出气。”

      二丫听了杨恒的话,一边抽泣一边说道:“你走了有一段时间,王大善人就派人来说,你拐了县城南家的钱逃跑了,要收回土地庙。”

      杨恒现在是满脸的不高兴,虽然这쾉土地庙是王大善人的,但好歹他也主持了这土地庙这么长时间,这王大善人竟然这样的不给情面。

      “那接下来怎么了?”

      二丫这时候듋有些不好意思了,“我求了那ℽ小鬼婴,让小鬼婴去王大善人家里闹了一场,他们这才消停了。”

      杨恒听了之后,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然后摸着二丫的脑袋ܐ说道:“二丫做得非常탢好,要不是我们二丫,我回来之后都没地撖方춷住了。”

      二丫听了杨恒的夸奖,有些寤不好意思,“没有啦。”

      ࡶ 杨恒拉着텐二丫重新进了土地庙,然后首先在土地庙的正殿给土地神上了香。

      之后就在土地庙的正殿,杨恒对二丫说道:“二丫,看这情况,这土地庙咱䔵们是呆不下去了。等过几天我就会向王大⃗善人ʁ说明,然后离开这里,到县城之中重新找个地方起座小观。”

      쨗 二丫听到这里好像也明白了什么,她뱗紧张的用眼睛看着杨恒,手不停的捏揉捏着自己的衣角。

      “氛二丫釮,不如你就重新回到父母的身旁,你看这垽样可好?”

      二丫听到杨₲恒终于是说出了这句话,眼角立刻就变得通红然,然后不由自主的就流下泪来。෨ ∤

      “道长,我不愿意回去,我想跟着道长学本事。”

      原来这段时间二丫￘跟着杨恒受到村民的尊敬,这是她原先在那个普通家庭中⦔从来没有经历过的。

      再加上在那个家庭中十分的迷信,对于她这个被传出克亲的女孩,虽然大家表面上没訷有说什么,但是无意中的疏远,也让二丫感到떏非常的凄凉。

      因此,二丫这就坚定了要跟着杨恒的决心。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