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福利视频app

      谢老说:“这已经够可⌄以的了뭗,⭥解决待业青年就业,是一个老大难问题,他们有了工作,社会治安也就相对稳定。 扢

      鞻你们一下子解决一千多人,这就说明你们还䜆没有吃闲饭,过着一张报纸一杯茶,一混就是一天的生活,还是把工人兄弟放在心上的”。

      赵总一指边上的刘长远,“说起来真是惭愧,这个建综合市喛场的点子,是我的秘书刘长远提出芺来的,现在正在筹建,预计冬天到来之前运行。

      还有那个养猪厂,局里投资了两千多万,刚投产就赔钱,正好在一公司地盘上ퟫ,꘎就甩锅给了我们。

      ⷠ 也是长远出的主意,将书记和厂长全换掉,实行聘任制招了两个厂长,都是经济系的늜大学生。

      他又提出,不能单一的养猪,要多元化经营,ታ酵母、猪饲料和熟食加工同时进行,这样就樢实行了良性循环”。

      谢老拍着刘长֎远的肩头说:“小伙子脑袋很是灵活,能够想出这么多的好点子,很了不起呀,身㧊为老油田人我特别感谢你”。

      脾赵总퀭说:“谢老,您还不知道吧,这个小家伙是许老的嫡传弟子,得到他老人家的逫真传,将来又是一ด个武林高手”。

      谢老说:“我还以为这个老家伙,将一身出神入化的本事带进棺材里̛,没想到晚年还收了你这个小တ弟子。

      他的功夫师承渊源很深,收你为徒是你的造化,将来若是去了津京两地,提到是韩大侠和先XX他老人家的传人,那会氘让人高看一眼的”。

      刘长远说:“谢老,我也那么大的理想,靠着功夫᩷到处显摆,只是鶘想强身健体,保护好一家老小的平安”。

      谢老说:“别谢老谢老的叫,显쥽的生份的很뵣,从老许那论魩以后就叫谢맪伯伯,这样才合情៕合理。

      到了一定的时候,不是以你的意志为转移,老沈꠳当初就厌倦了总是有人来挑战,才躲到这偏僻的地方几十年,要不然留在京城,会有更大的发展”。

      赵总说:“谢老,您大老远的来啦,我略尽地主之宜,晚饭由我安排,您看怎么첸样”?

      谢老说:“䢒见࢏你也见到了,了解的事情也差不多,证明你还是个好领导。一会儿得通知局领㔚导一声,毕竟来在人家的地盘上,晚饭就由他们请。

      你也不ؚ要再过来了,我是路过这里,明天启꟞程到즙大昇油田,去参加一个研讨会執,你就回去好好的工먠作,多为工人谋些福利”。

      在劦赵总和刘长远即将离开的时候,谢老将宅电和家庭住址给了刘长远,让他如果去京픹城,有什么事找夻他筽这个老头子,证明老人家很看好他。

      熣刘长远也说,到京城঱的话,一定拜望他老人家,到府上聆听他的教诲,给谢老听了很是受用。

      在回去的车上,赵总向刘长远吐露了心里话,说自己׹的惌关系已经差不多介绍给他了。ꘔ

      ㄣ 自己退休后,希望刘长远帮衬一下自己的女儿,这个丫头嘴从来不让人,容易遭人抱怨,到时候拉ff她一把。

      ꩄ 刘长远说:“⦇赵总,您多虑了,凭着您和韩家的人脉,谁又能뚐将你女儿怎么样➲,再说我现在自身都难保,何㰇苦来帮助别人,说不定您还会高升一步呢”!

      刘长远就是会唠嗑,说到赵总心眼里去了,升官这等美事,落到谁头上都会笑开花,他的⧬话让赵总听起来很舒服。

      赵总笑吟吟纉地说:“뛸我的眼光不会错,很看好你这个人。等我和老韩一退下亄,两家再无扛鼎之슅人,ᵿ我㧶再进一步,也只能维持个三五年”。

      二人聊着天,不知不觉间就到了办公楼下,刘长远麻利的硇下车,替赵总打开了轿车后面的车门。

      鬠 Ԯ一走进大厅,ⷝ看到信访办的ã前面站着几十个工人,场面有点乱哄哄的,有的工人还氝骂骂咧咧,赵总皱着眉头,让刘长远过去看看。

      刘长縃远通过打听懲,才知道这些都是二线老工人狖,听薡说一线工人发了“阳光普照”钱,没有他们的份儿。

      这些老工人,都在油田一线工作过,都有二十来年的公龄,觉得这个方案有问题,他们在一线也工作过,没受到过阳光的毚照射吗ż?

      当刘长远将这件事向赵总反映了一下,赵总的眉头拧的更深了,这件事他根本不知道,全是劳资科擅自做主张,没有向他汇报。

      虽然钱不多,但激起这么大的工人集体事件,也是不可忽视的,正赶上谢老到了油田,要是让老人家知道,今天下午퀙的美好印象将一扫而光。

      赵总立马走上前,“工人师傅们,有什么事派几个代表,到小会议室,咱们坐下来谈,我一定将这个问题쿧,给大家解决了”。

      愤怒的人们,见有人将此事揽过去,一瞧是赵总,有个ꅵ脾气倔强的老工人櫏,就要伸手来揪赵总的衣领,来质问此事。

      刘长远哪能让他抓住,伸出手来个小擒拿,叼住他的手腕,然后制服住了他,顺势一送将他放倒在地上。

      这时候,带着保卫科人员维持秩序的程世峰,带着两个保卫干事赶了过来,有人要袭击总经理,要不是刘长远出手,自己将吃不了兜着走。

      ᜨ两컶个保卫干事上前˧按住这个老工人,想将他扭送到保卫科进行审讯,这时赵总要他们将人放开,밳都是ᅥ阶级兄弟,不要对他们动粗。

      保卫科的两各干事ꆽ将手松开,这个老工人也吓了一身汗,他说自蟺己没有袭击的意思,只是一时情急载,想将事情弄个明白。

      俬 Ἅ经过刚才的闹剧,人们也冷긲静了许多,不再吵吵囔囔的,选了几个代表,跟随赵亿总来到小会议室。

      赵总又让刘长远,将钱书记、常副总、李副总和劳资科࿸长古文生等几人喊来,一起商讨这个问题。

      刘长远回到办公室ᣎ,用电话通知了各位领导,他可不想挨个办公室去通知,殀这几个人三四끰五楼都թ有,要是全告诉到位,非得给自己累的狗爬兔子喘不可。

      仲 人员已经通知到,Ⲳ他也回到了会议室,听ᎃ到赵总正志训斥一个中年胖子,刘长远一看不是劳资科的科˜长又是谁。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