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着了偷偷亲我下面

      出兵的各㓆项准备在紧张地进欚行着。张巡检发了几道催促的文书,奈何其他几家盐商都还没准备好,董书恒这里已经算是快的了,就算是清廷也不是说拉起一支队伍就拉得起来的。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着眼于未来考虑,董书恒团丁的后勤工作全权交给了后勤部。袦一只世界一流的军队一定有一流的参谋部和后勤部。

      董瑿书恒又在台北设立了食品加工厂、被服厂。他交给了食品厂一௱种压缩饼干的制作方法,其实并不复杂,就是把炒熟的粗面粉,用猪油∢、盐还有其他的调料拌均匀,用木质的模具定型,再用一种类似于榨油的工具压实。这样就做出了一种方便保存携带的压缩饼干。吃这种饼干的时候,只要咬上一小軣口,灌点水入口中,饼干就会慢慢化开,饱腹感特别强。口感苪什么的董书恒没有考虑,毕竟现在的团丁嘴巴还没有养叼。

      在单兵装备方面,董书恒着实下똅了一番功夫。每个团丁一⁡顶蒙着迷彩布的木邃帽子。对,没错就是南面邻居⺈带的那种,但这帽子可不是他们的专属,我国南海的守岛官兵ꚺ也带,另外这种帽子还在世界各国探险家中流行,成为绅士的标配ᐈ。不仅能遮阳挡雨,还能够᪅一定程度上挡住土石攻击。由于采用了硬木制턒成,力弱的箭矢也能挡下一二。

      秪 继续介绍一ख़下,每个团丁配备一条牛皮腰带,腰带੣的左边是刺刀套,水壶挂点,右边是弹药包,配备前膛枪的士兵现在用的都是油纸덯定装火药,米涅弹。这些弹药在台北的火药厂已经能⼞够生产。

      每名团丁配行军棉被一条,行军时打包好背在身后。另外有一个圆柱形布包,放行军干粮,备用衣服。行军时这个背包横在被子上方,用一条宽布袋从腋下穿过横系在胸前。棉被后面横叉一把工兵铲,当然,只是董书恒进ϣ口的普通工兵铲,后世的那种董书恒知道样式,奈何现在的钢材条件达е不惼到呀。果真穿越种田ម要炼钢啊!

      另外每个团丁有绑腿隘四根,两根备用。手榴弹袋一个斜挎在右侧,上面能挂五枚手榴弹。水壶一个斜挎在左侧,交叉点可以在腰带上固定,防止左右滑动。

      团丁行军全靠脚力,每次行动都要带三天的后勤补给。后勤銷部组建骡马运输队、船队,负责跟进淊补给。平时的训练尤中,董书恒特别注意团丁的行军誵训练,每天早上团丁们都要五公里全副武装越野。每周要进行一次五十公里急行军。还好团丁们吃苦耐劳惯了,只要吃饱肚子,每名团丁都能ᝅ坚持下来。

      军营内,丁力看ﴴ着全副武装的战友和自己,不知怎么的,走路自然而然地挺ﭳ起了胸膛。他现在觉得自己比镇上的ꛍ张秀才还要有气质。这个时候,他最想做的事情就是穿上这一身回去给小花看看。据说这一身都是东家整出来的。要说这个东家可真不是一般人啊。

      董府别院内,董书恒安排人在围墙四周和茷大门两边都建了碉楼,派了一个排的团丁驻守。相信在东台这一块没谁能够威胁到董家了。

      “少爷,用不着派人驻守,有我在就行了。”慧儿拍了拍自己᲏腰间的柯尔特说道。

      “就你厉害,我是怕我的慧儿被土匪抢去做压寨夫人了。”

      “那少爷你带着慧儿吧,慧儿能保护你。”慧儿一脸期待地跟董书恒说道。话说,慧儿一直跟着董书恒基本上没怎么分开过。这次董书恒出远门,她的心中不禁空唠唠的。

      高邮城知州府,一位老人身着一件陈旧的七品官服坐在书桌后,老人的眉头紧锁。巡抚杨文定现在自身难保,到处咬人。三天两头让自己组织团练协防。自己只是个小州的知州,要权և没权,要钱没钱,上哪里去拉支队伍来呀?

      城里的盐商大户倒是都有团丁,可是他们一个个背景都比自己厚实,谁会鸟自己呢?

      〉 这时一个窈窕的身影闪羦了进来。“爹䶂爹,女儿给您带来了一个好消息。”

      看到了自己Ș最疼爱的女儿进来,魏知州难得挤出了一个微笑。自己的这Ĉ个女儿聪明好学,对自己提倡的西学也颇有研究,深得自己的喜爱。

      “哦,珍儿,还能有什么好消息,莫不是你又得到了本新书?”

      “哎呀,不是的,爹爹,还记得我之前跟您说的那个少年吗?”

      听到这里,魏知州严肃地说道:“珍儿,虽说爹不是那种老古董,但是你一个女儿家的老是提一个少年郎也不符合女儿家的矜持吧。你要是喜欢那个少年郎,他过来提亲,爹不会有什么门第之见,自然会应允的。”

      魏玉珍顿时羞红了脸,跺着脚道:“您在这么说呀,컮哼……我不告诉您这个好消息໅了。”

      “好了,乖⡦女儿,爹爹不说了,还不行吗?”

      “是这样的爹,您最近最烦恼的是什么?”

      魏知州叹息찐道:“还不是出兵扬州的事情,啽爹这个知州虽管着高邮一地,可是却谁也管不了。总不能让治下百姓空手去给人做炮灰吧。”

      魏玉珍呵呵一笑说道:“爹,董书恒给我来信说他组织了一千团练,即将开赴扬州,到时候会路过高邮。我在想您到时候让他挂个高邮的巡检司职㹎衔,不就能向上交差了吗?”

      “你以为职衔是可以随便授予的吗?”魏知州佯装嗔怒道。

      ᤑ “哎呀,爹爹,你也不想想现在都是什么时候了,现在江南一块还有兵可用吗?偌大的南京城,几天就丢了☧。爹要授个九品的巡检,还不是手到擒来。”

      “嗯……”魏知州沉吟道:“你上次说那少年精通西学,眼界开阔,颇有见地,不知道是不是绨真的。这次我正好可以见上一见,看看他到底师从何人?”

      董家别院,董书恒正在为钱烦恼。刘明远坐在书房的桌前,瞒他的旁边坐着ý财务部部长张明芳,这是㰅一个精神矍铄的老人,只⥇比刘明远小几岁,以前就是家中大账房。只听刘明芳说道:“ꌗ董事长,您之前购买军火总共去七万五千两白银,招募团丁安家费加强每月的饷银用了近一万两。Ȱ之前筹备几家工厂用去十万两,主要늾是进口的机器实在是太贵了。另外,现在流民已经招募了五千多人,每个农场都有基建要投资,花钱如流水啊!老朽跟随老爷三十余年,从来没一下花这么多钱啊!”엵

      董书恒听后也是眉头一紧。他实际上已经放慢了脚步。早知道要想듀在苏北发展,最重要的就是治水,不仅要治河还要治海。范公堤已经年久失修,海水倒灌,土地盐碱化严重。淮河的问题也不小。这两项工程汘可是吞金巨兽。哎,不能想那么长远,还是先解决眼前的问题吧。

      “这样吧,最近我会给公司注入50万两资金。近期刘叔去一趟上海,购置一批缫丝机、纺织机,可以去找普鲁士人购买,我会让卡尔随着外联部一起去上海先帮埫你们沟通好。另外,美国人在上海有一家ﳫ船坞,可以造五百吨以下的蒸汽小火轮,信息部的⨸人说它现在要倒闭了,美国佬准备出手,你们去谈一下争取买下来。”

      “我不在的时间,你ݵ们台北地区选好地方,把缫丝厂还有纺织厂建起来,全部使用普鲁士的机器。我建议和我们之前的工厂规划到一起。把弹药厂搬出来,单独找一个地方。其他的工厂放一起,以后方便管理。以后我们在那规划一个淮海集团的工业区。”机器一响,黄金万两,董书恒不禁在心中盘算着。小钱钱快ꬷ快郚跑到爷的兜里来。

      此时,洋务运动还没有开始,董书恒先行一步,整个大清就没人能够竞争过他。他现在所欠缺的只不过是保护自己的武力荵。因为在大⣢清你有再多钱也没用,只不过是地主官员眼中的肥羊而已。只有肥羊长出了犄角、獠牙,它才能主宰自己的命运。

      㤙 在董书恒的规划中,未来的苏北将主打人口密集型经济,主要发展农业、纺织、医药、机械深加工等产业,这里水网密布,萌原料팎及成品的运输都非常方便。作为基础工业的冶炼业,最主要的炼钢,ݵ他˔准备等势力場能够触及到㖑徐州时᝺再ਹ行发展。要知道徐猯州在后世是一个老牌重工业城市,其煤铁资源都有一定的储备。

      送走了刘明远他们,他找来了自己的舅領舅陈冬䡝生,他现在是集团的农业部部长。

      “舅舅,我们现在圈了多少荒地?”

      涢 陈冬生挠了挠头一脸尴尬地道:“说实话,我现在也搞不清楚,孙县令收了钱,让我뫬们自己圈占,光整个台北地区,无主的荒地就有五十多万亩。但这些地都缺乏水利措施,要想改造成良田,最起码需要两到三年䉊。我们现在正按照你说的,开挖沟渠,用雨水冲洗土地,低洼处用蒸汽抽水机排水。现在我们的抽水机还缺很多,希望能补充一些。”

      “我想头两年,可以种点大豆苜蓿肥田。为了提高利用率,我们农业部准备建一座牛羊养殖场﵋。当然这需ꮒ要先期资金。”

      ༙띒“可以,我批准了!”一想起后世的兴化牛肉还有东台山욜羊,董书恒的胃就不自觉地接管柧了大脑。 銮

      “另外,舅舅记得招募一些쨶种桑养蚕、种植棉花的老手。我们以后会在苏北大批量的种植棉花、桑树,发展棉纺织业和缫丝业。”董书恒补充道。

      送走了农业部长陈冬生。董书恒又找来了船运公司经྄理刘大海。

      “刘叔,这次出征,船队要随行运输辎重。你们可能也要面临一些危险。发匪可撧是有水军的蜽。”颲

      “董事长,在咱大清的地面上跑船就没有不危险的,水面上经常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许多船队都是亦ㅚ商亦匪。所以船上都会带上家伙。”

      “뒿不不不,你们原来这些远远不够,꼵这次我让刘总经理去上海,联系美国人的修船厂,帮你们的船改造一下,装上五磅小炮,另﬊外船舷再用铁板加固一下。你们准备好后,直接到高邮与我汇合,记得从靖江去上海,不⽲能走运河,那里发匪活跃。”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