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人掌app下载安装朕知道了

      又是一个早晨,依然寒风萧萧,冰雪飘渺。《见我如斯》剧组已然灯火辉煌,人潮汹涌!

      突然鳱间,有一个黑衣人,跌跌撞撞的扑在导ꓝ演身边,表情凝重,慌慌张张如同漏网之鱼,显然是出了什么大事一般!

      场务:“导演,大事不好!”

      导演:“何事惊慌?不要着急,赶快给我慢慢讲来!”

      场务:“我们这里免费的群众演员太多,可是演出的机会太少,大家都像鸟窝里的雏鸟,一个个的嗷嗷待哺呀!有很多没有被安排上角色的群演,已经开始闹事,说是如果不马上给他们头戴纶巾,手拿羽扇,身披蟒袍,演出他们心仪的角色,他们就跟我们没完~一定会想方设法克扣我们的赞助款,让我们无钱可拿甚至有可能让我们立刻滚蛋!可是䱴我们哪有那么多的演出机会,哪有那么多的帝王将相需要他们来扮演,这可如何是好呀?”

      导演:“反正都是免费的,不如借此机会轰了出去吧!”

      场务:“都ꖙ是些家中的父老乡亲,赞助商的皇亲国戚,剧组职员的左邻右舍,大家都是熟人实在是难以开口呀!况且,他们真的很有克扣我们赞助的实力,毕竟他们都是赞助商的同仇敌忾虷呀!”

      导演:“某家现在心中很是惶恐,实在是没有办法,不知山人可有妙计!”

      场务:“既然现在大家都不愿意离开좼,我们不如让他们一个个的身披树皮,头戴树枝,让他们纷纷扮演这场景里的树林罢籮!反正树林里多上无论多少颗树,即使是增加上几百万颗,都是没有人可以看出来的呀⹬!”

      导演:“此计大妙!如此髎说来,我们连煭布景的钱都可以省了,真是绝妙的好注意!哈哈哈哈……哇呀呀……”

      絚 场务:“导演觉得我这主意还行吧?”

      导演:“快快前去,快马加鞭,速速办来,我在这里等着你成功的好消息!”

      场务:“得呀~令哪~”

      导演:“现在我们的场景已经布置好了,演员各就各位,诸位保持安静,不要再说话了섄,我们马上开始今天的拍摄,大家准备a澓ction!”

      ~~~~~~~~~

      (画外音:上面的那一段的台词,如果全部采用京剧的念白,一定会给大家带来意想不到的效果哟!

      各位大爷的亲亲小淼淼在这里最后提醒一下大家,记得x信告诉人家,昨天拍摄的那些情节,到底在胡说八道些什么呀,奴家怎么越看越糊涂呢!

      x信最先到的大爷,奴家可是准备了惊喜的小礼物呀!礼物虽小,可确实是奴家的贴身东西,保证让您满意,想要的,赶快来哟~奴家在这里可是等的心急火燎欹的呢!来吧,快来吧!

      ᵙ奴家的母亲,现在已经转危为安了,大家就不要牵挂了。至于我母亲的住院费用,已经由昨天的那位刷了1000枚火箭的金主付了!奴家在这里格外感谢这位大爷,让我这样的一个独自漂流在外的异⁉乡客,再一次真正体验到了家的温暖!不说了,到处都是恩人,是亲人~眼泪哗哗的,好想哭死在这里……

      哦,实在是不好意思,奴家说了半天差点忘了奴家的身份了,奴家可是今天这里的直播主持,奴家还得讲讲我们今天的拍摄计划,要不然奴家干巴巴的坐在这里什么都不干,岂不是很傻!对了,那个叫什么的小编……赶快把稿子拿过来……不是姐说你,怎么这么没有眼头见识呢!

      哦,让我看看拍摄计划,原来是这个样子的……其实下面的情节其实很简单,还是跟昨天的情节类似,先是岳父ൽ恐吓女婿,然后女婿再求助家里,女婿家里接着再提出相应的修改条件,然后再议论婚期,总之就同我们现世一样……实在是对不起,奴家刚刚才知道,奴家念得是上一集的画扮外音,至于下面的这一ᕵ集内容梗概,好像编剧现在还在整理,直到现在还是没有弄好,헕所以您只能亲自去看哟!么么哒!

      奴家小淼淼,还是在这里望眼欲穿的等观看本剧的您,给我个大大的剧透,等着你呦!爱死你们了,么么哒!不见不散,千万记得约哟,爱ް死你们了,么么哒……)

      ~~~

      半夜三更,阴风阵阵,隐隐约约有女子的哭声从远处传来,夹杂着狼嚎狐叫声不绝于耳,突然间,一声尖锐的琴弦断裂的声音划破夜空,随即声音便消失不可闻,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此时,闺房门外,全是密密麻麻的树,有柳树,桃树,杨树,樱桃树,总而言之外面就是树木的森林,树的海洋!

      时不时有几颗树跌倒在地,还有几棵树如同没头苍蝇般的在到处闲逛,更有几棵树如同陕北的老汉蹲在地头如数家珍的唠着家常,这是树成了精,还是因为眼花,或者只是为了体现作者充溢满腔无处发泄等着喷薄欲出的无厘头的创作精神,没人能够知道!

      副导演扮演的一颗长着人脸的扶桑神树,看着镜头像一个白痴一样,呲牙咧嘴的笑着,不知道是욤在嘲笑这个世界,还是在嘲笑导演自作主张的傻13的行为,或者只是为了自己的扮相是星爷片子里的无花装成树一样……

      【京城,振威将军府,李瓶儿闺房】

      闺房⛭门内,镇威大将军之女李瓶儿表情木然浑身缟素的盘腿坐在床上,四周的墙面上挂满了黑色灵牌,灵牌上的名字全部都是李姓之人。

      大将军李当户对着女儿深施一礼,低声说道:“监事大人女儿,将军覃菇交给太子的事情,皇帝已经知道了。他现在对太子十分的不满,已经决长定立刻着手对付了!”

      李瓶儿听完将军说的话,脸上浮起淡淡的笑意,感慨的说道:“太子果然跟我们预料的一样,准备对他的皇帝老子下死手了。这里发生的事情果然跟我们上界一样,皇权的争夺总是充满血腥的屠杀和荆棘的毒刺。”

      李将军低声说道:“金尚书已经把金莲子送给皇帝了,皇帝准备再玩一次移魂夺魄,师傅她也决定再次游戏人间。我感觉师傅她老人家的想法也基本上跟女儿你的一样,都是准备再战十八年!”

      李瓶儿的脸上慢慢现出了古怪的笑容,接着⁈便大声说道:“숡父亲你今天晚上给我的那个所谓的夫君高不举多加些料,让他去的再痛快些吧!因为我现在很着急想看看这次上面的监督来的是谁!我都好多年没见上面来的人了,真是有些思念那些来自故乡的朋友了!哈哈,真有些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呀!”

      螮李将军赶忙回答道:“好的女儿,我这就去办!我马上就让你的夫君立刻玩完,一定会做的干干净净一定让女儿满意!高不举一完蛋,那个新来的上界的家ꈚ伙,估计也就会立刻赶到女儿的身边,不得不立刻与我们坦诚相见!”

      李瓶儿叹道:“莲子一出,覃菇必随。二者合一,群魔乱舞。监察于后,收拾残局。虽然这次可以见到来自故乡的人,可是这乱世也快来了!这次不知到底会死多少人,多少生灵会遭受涂炭!或许,这可能就是他们的命,他们人生的经历就是为了遭受磨难呀!”

      李将军的脸色一暗,不由的叹道:“是呀,我家里的人已经快死绝了!皇帝老儿不敢杀李渊家的那些姓李的,却让我这个李家绝户,真是太过份了!”

      李瓶儿安慰道:“李渊家里的人不能动,一动就有天雷落下,所以只能牺牲你们家的人以安抚皇帝心中的愤怒,我们这也是迫于无奈呀!”

      李将军怒道:“我的家人也是血肉之躯,为什么我们就得牺牲就得被放弃,而他们李渊家一个个的就金贵的不行,连个皮都不能破!”

      李瓶儿叹道:“父亲您或许本来就不应该出现在这个世界上,所以产生出父亲的这条线上的相关的人和物,也就有了不应该出现在这个世界上的理由!因此他们膣的牺牲死亡,也就有了偶然中的必然!”

      李将军无奈道:“话虽如此,可那些毕竟都曾经是我的家人,我对他们的感情可是真实存在的!上面既然可以把他刢们诛杀消灭,为什么不顺便连我的记忆也消除,省⋂得每天我在这里思念那些故去的亲人!他们都曾经是㟾一个个活生生的人,我活在他们之中,他们毫无声息的就这么无声无息的离开了,我的心都快碎了,我真的好思念他们!”

      李瓶儿看着李将军,小心翼翼的用低不可闻的声音说道:“或许他们已经做了消除我们记忆的事情,只是我们不知道而已!你也知道,上面的家伙,有时候为了掩盖某些事情的时候,常常无所不用其极,只有我们想不到,没有他们不敢做的!”

      李将军听了㧕李瓶儿的话,低头思考了许久,才慢慢抬起头,对着高声天空骂道:“妈的!你们都是王八蛋!等老子将来回去,跟你们没完!老子不把你们那里闹的鸡犬不宁,老子誓不为人!”

      李瓶儿等李将军吼完,才微笑着说道:“上面能给你留下些记忆,估计也是看在金莲公主的面子上!反正你也知道你的那些死去的亲人已经去了那里,你就不要再悲伤生气了~因为你们总还有再次见面的机会,而且这次下来的监督应该可以带来他们的消息,你就可以知道他们现在情况如何,过的怎么样!是不是已经过的很好,毕竟上面的物质和精神条件要远远比下面更好,你就放心吧!”

      李将军无奈的叹道:“哎!也只能如此了!”

      李瓶儿看李将军ꅚ的神色稍缓,便继续问道:“你师傅那里准备的怎么样了?没出现什么不可预料的事件吧!”

      李将军微笑着说道:“我师傅那边已䢫经准备好嫁人了!我感觉现在他们那里뙴的关系好乱好奇怪,老子做了儿子,儿子又做了别人便宜的私生子,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形걨容了!这其实都怪皇帝杨坚那个混蛋,如果有可能,真想一道天雷把他劈死!”

      李瓶儿笑道:“上面是无论如何都不敢劈死杨坚的,他如果死了,下面的世界估计就真的会完蛋,下面完蛋上面也得一起走向灭亡!”说罢,她脸上突然出现了古怪的笑容,然后又开心的说道:“哈哈,现在好有趣。金莲一出,覃菇必먗随。既然你的师傅金莲要嫁给太子,那我也必须得嫁给太子!二女共侍一夫的精彩情节马上就要上演了,只是这次的情节不是大家喜闻乐见虐心宫斗,而是换成无伤大雅的家庭闹剧~变得有些像乡村爱情那种雅俗共赏的了,让人家肯定会略感遗憾罢了!”

      李大将军看着已经笑的满脸鼻涕泡的女儿,不由得苦笑道:“可是我的感觉却是后背发凉,汗毛倒立!如此看来,有了你们两个的强势加入,太子接下来的经历应该很是艰难困苦,甚至可以说是危机四伏步步惊心呀!”

      李瓶儿感叹道:“正所谓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依,这是福是祸谁知道呢!”

      李大将军一边点着头肪一边说道:“女儿所言极是!这色字头上一把刀,已誆是很麻烦!况且现在还是双色上头,能够不死已经是万幸了!”

      李瓶儿满脸笑意的大声说道:“呵呵ꉱ,我被困在这将军府的弹丸之地,已经十几年了,现在我终于也可以出去逛逛了!哪怕只是那个清风镇那个那么小那么鸟不拉屎的地方,我也感觉好开心,好快乐!”

      李大将军笑着说道:“女儿大人辛苦了!看见女儿高兴,为父也是相当高兴!”

      李瓶儿同样也是笑着回答道:“父亲说这话可就见外了,我们本就是一家人,有什么辛苦不辛苦的!父亲现在只需要认真的按计划办事,先把我的夫君高不举快速弄死让他立刻归天,然后再好好准备把嫁我嫁给那个已经死去的改了名字的他~高不升吧!”

      李大将军对着李瓶儿深深鞠了一个躬,然后无比恭敬的说道:“谨遵监察法旨,属下必会不辱使命!”

      随着他们的谈话结束,李萍儿的身体突然㔈消失不见,屋中只余一团淡淡的陏黑色烟雾,静静的漂浮在空中,经久不散。

      李将军脸上现出慈爱的笑容,对着烟雾缓缓地点了个头,便悄然离开了女儿的房间。

      “呵呵,嫁人了,嫁人了,真让人感觉快乐N,精神振奋,身心健康呀……”

      导演:“咔!更换场景,演员赶快休息一下,我们稍后继续拍摄下一场!”

      ~~~~~~~~~

      【幕后花絮】

      观众:“怎么树还能跌倒?老子是不是眼花了?”

      导演:“跌倒在地的不是树,而是满满的热爱演戏的赤诚之心!”

      观众:“你感动到我了,我都有些热泪盈眶了!”

      导演:“有时候真相就是这样的发人深省,令人动容!”

      观众:“要不是老子知道刚刚摔倒的是老子那白发苍苍的£老母亲,那可是冰天雪地数九寒天呀,老子是心痛的哭了!要不然,老子才懒得理你!”

      导演:“有时候真相有是那样让人难过,悲伤不已!”

      ~~~

      观众:“树怎么还能闲逛?”

      导演:“估计是地处西北,风太大的原因!”

      观众:“树怎么还能唠家常?”

      导演:“还是因为风太大,不是树在说话,而是风吹树枝摇曳的声音!”

      观众:“树为什么会蹲在地头唠家常?”

      导演:“你以为呢?”

      观众:“你一定会胡扯曰:只许陕西的男人蹲着唠家常,为什么树就不行?”

      导演:“哦?”

      观众:“或者胡扯曰:陕西的树嘛,随乡就俗,蹲着唠家常岂不习以为常?”

       导演:“切!我拍的又不是什么妖魔鬼怪的《聊斋志异》,按你的说法,树岂不是成了妖怪?”

      观众:“到底是为了什么?赶快告诉我!”

      导演:“还是因为风大,吹的树木东倒西歪,甚至有些被连根拔起吹成两段,所以远远袈的看去,就像树在蹲着唠家常!”

      观众:“可是现场没风呀!”

      导演:“你再仔细看看,看看那棵歪脖树的细节,你难道没有发现什么吗?”

      观众:“噫!那棵树竟然是我爸爸!”

      バ 导演:“等你爸回家以后,好好给他讲讲戏!告诉他演树其⼮实跟演尸体一样,都是得一动也不动,不能到处晃,尤其是不能与旁边귞的树交头接耳,更加不能蹲着唠家常!让他千万记住,他是扮演着一棵树,不是什么陕西农田边蹲着休憩的老汉!”

      ~~~

      导演:“怎么凭空又出现一个李瓶儿?金莲加李瓶儿,编剧你准备干什么?”

      编剧:“以后马上就会出现另外一个女主,名字叫㉴做胡梅儿!”

      导演:“你疯了,你写的东西怎么敢向《金瓶梅》的方向发展。我可是正经导演,不是拍小电影的!我现在已经误入你这情景喜剧的歧途,你可不要让我再陷得更深了!OK?”

      编剧:“这个我知道!”

      导演:“在现在的网络上写《金瓶梅》,简直就是找死,分分钟就会被封杀!”

      编剧:“你藭不要担心,我只是借用她们的名字而已!”

      导演:“那就好!刚刚差点吓死我了!”

      编剧:“你还不知道我?我只是喜欢傍名作,不팮喜欢成为名作!艺术电影之ࣿ路,太过崎岖和漫长,我这样的俗人向来不屑为之!”

      ~~~

      编剧:“有些主流导演拍的艺术片的尺度其实也很大!你其实是可以试试的!”

      导演:“拍艺术片会饿死,誓死不拍艺术片!”

      编剧:“可是拍艺术片会拿很多奖呀!”

      导演:“我是一个俗人,我只为普通群众服务!”

      编剧:“说人话!”

      导演:“我爱艺术,更爱money!”

      编剧:“片子里有影射的情节,会买更多的钱!”

      导演:“编剧做的好,甚合我意!大家现在安静,不要说话了,演员赶快各ミ就各位,我们拍摄继续下一场,大家准备action!”

      ~~~~~~~~~

      (画外音:什么情况?为什么刚刚出现的那个李瓶儿身上穿的衣服竟然뿽是今年最新款最流行样式的驴牌?不是穿越剧吗?不是说刚刚的情节发生在隋朝吗?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你们拍戏拍的比奴家还胆大还能胡扯!

      奴家真是……好想成为你琯们当中的一份子,与你们一起在艺术的海洋里游泳!其实最想要的还是李瓶儿身上那件衣服,奴家好想拥有!

      奴家小淼淼为了展现一下内心激动的状态,同时也为了表现一下真正的实力,现在特地要为大家高歌一曲《山路十八弯》。谢谢大家欣赏希望大家多提宝贵意见!

      这里的山路十八弯,这里的水路九连环,哎呀……嘿嘿……哎呀……嘿嘿……)

      ~~~

      小淼淼鬼哭狼嚎一般的歌声,震动的大地不停的晃动,围观的群众纷纷四处逃散,真是唱歌好有激情好有杀伤力的一代⽭歌神!

      被歌声震的七窍流血的录音师,躺在地上嘴里不停的呢喃着:“为什귡么要原唱?为什么不直接放录音?为什么不在歌声起的一瞬间将耳朵捅聋?现在估计耳神经都譈废了,将来可能真的聋了,救命呀,别唱了!你的这歌声太要命!”

      只有导演若无其事的看着摄像机的镜头ꀒ,脸上露出了满不在乎的神色!随着航拍镜头扫过,赫然可以看见他耳朵上带着的巨大的耳塞,一看就是那种航空母舰甲板上指挥战斗机升降是用的那种,隔音效果那是相当的好,一定是什么外面的声音都听不到!白瞎了小淼淼小姐姐刚刚精彩的演唱,希望他在余生里不会后悔今天的选择!딊

      【京城大将军府,李将军兵器库里的密室】

      神威大将军李当户,指着满墙的灵牌,对着跪在地上的高不举表情狰狞厉声说道:“墙上挂着睠的灵位,是我李当户三百一十二口的家人!他们全部都是为国捐躯,死在战场之上!现在只余我和我女儿俩人苟活在这世上,我对这个帝国的忠心日月可鉴,我无愧于这个帝国!”

      高不举赶忙附和道:“岳父大人,为国为民您做到如此地步,您真可是做到了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地步了!我也为死去的李家先烈相当的痛心,对您的痛苦也能感同身受!现在您年事已高,可是国家大事还是需要您的保驾护航,所以请您必须请您务必节哀好好保重身体呀!”

      李将军理也不理高不举,还是继续怒吼道:“我已经为这个国家做到如此地步了,可是为什么那个马上就要死去的皇帝却要娶我的那个唯一的亲人?想让我的女儿嫁给他冲喜?狗屁!那可是我唯一的女儿,我们李家唯一剩下的骨血!他想都别想!妈的,我李当户忠于的是这个国家,不是忠于某个马上就要死的陛下!想冲喜,想娶我的女儿冲喜,门都没有!干他x的!”

      高不举连忙从地上爬起来,小声阻止道:“岳父Ⓞ大人,慎言慎言!如今陛下已经病入膏肓,正是得大家小悋心翼翼地时候!有些话心里知道就行了,说出来的话就太不敬了!”

      李将军看着惊慌失措的高不举,笑道:“没事!这是我的家⤐,风雨不透!不过看你假装害怕的样子,倒是颇有老夫当年的风采!”

      高不举连忙说道:“岳䗸父大人,我是真的很害怕,没有一点点的假装!”

      李将军笑道:“你言不由衷的样子,也颇是像我!高不举,我欣赏你!”

      高不举迟疑道:“我不是~我没有说谎,我真是觉得相当害怕!”

      李将军继续说道:“我的那七个儿子,但凡有一个像你这样不被皇帝表扬冲昏头脑的话,他们估计还会活下来一个半个!不举呀,你这样胆小怕事一定会安安全全的活着一定会长命百岁的!我女儿交혨给你我就很放心了!”

      高不举无奈的笑了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李将军看着高不举,继续说道:“还有件事情我得告诉你,我的女儿有些轴峇儿,非得给她的几ᄺ个哥哥守孝!估计你们的好事还得缓些年才行~每个哥哥守孝三年,一共七个哥哥,你得等也就是不过二十虁一年之后,也就是在她守孝结束后,你们便可以真正享受洞房花烛之喜了!有些苦了女婿你了,岳父在这里得先跟你说一声抱歉了!”

      高不举满眼热泪,心道:“娶了两个如花似玉的老婆,一个不能洞房,一个老婆黁不让洞房,我这娶了쩤媳妇又跟没娶有什么不同?我好想死ꎣ!”

      李将军看着满眼泪水的高不举,一脚将他踢倒在地,然后双手掐着他的脖子,狞笑道哸:“你个该死的混蛋,你难道不知道你现在占了多大的便宜,你难道不知道你其实就是一个癞蛤蟆,你如何敢有玷污我心中天使般女儿的想法!让你知道瓶儿不能跟你马上洞房你竟然还敢痛苦的哭,你什么意氯思,你难道是想立刻玷污她吗?你个该死的家伙,我要掐死你,我让你哭,我让你到下面好好的痛苦一场!今天我就成全你,让你直接死了算了,省得你再玷污我的女儿……”

      高不举被掐得满脸通红,由红变青,由青变紫,由紫变黑,渐渐的似乎没有了气息,如同死了一样!

      “不是一ꎱ直在说很是欣赏我吗?为什么要把我掐晕?还能不能好好的玩耍了!还能不能给人相对的信任了!不能再使劲儿掐了,再掐我就真的死了!别掐了真的要死了…ⵦ…”晕死过去的高不举心中不住的呐喊道。

      “扑通”一声,高不举浑身瘫软的倒在地上,七窍流血,口吐白沫,艇眼看就不行了!

      导演:“咔!更换场景,休息一下,我们稍后继续!”

      ~~~~~~~~~

      【幕后花絮】

      观众:“你这书的尺度也是绝了!”

      编剧:“什么情况?”

      观众:“好不容易有可能出现可以不用倍速观看的情节,结果你竟然从根子上就把他们掐死了!一个是石女,一㈀个不能人道!你作人还能再卑鄙些吗?写作还能再无耻些吗?”

      编剧:“你低估了我的卑鄙程度,因为高不举这次不是ᣌ只娶了两个女人,而是三个!另外的一个女子的真实情况更加可怕,尤其是对你这样的小白甜来说!”

      观痸众:“还有更狠的?”

      编剧:“那个小胡是个绝对的女权主义者!高不举在她面前根本就不会蹬个里格楞,不但什么都不能作,而且等待他的只韼有如同思想烙印般的教学工作!”

      观众:“妈的,男女关系竟然变成了学术教学,真有你的!”

      编剧:“x点对于描写男女关系的亲密情节查的比较严,我这也算是死中求活!毕竟马上就要出现的情节,可是一日之内三入洞房!想想这情节的内容,一看就是作死的节奏呀!所以我不得提前不多做些工作,以免大家到时候真的是什么都看不见!”

      观众:“你都写成这样了,看见跟不看见有什么区别?”

      编剧:“稍微有一些若有若无的光线可以见到,总比一团漆黑要好的多!”

      导演:“场景已经更换好了,大家保持安静,不要再说话了,演员赶快各就各位,我们继续下一场的拍摄!大家准备开始a웋ction!”

      直 ~~~~~~~~~

      (画外音:“过分了了,奴家刚刚真的唱了一首歌,非但没有红包,怎么粉丝数量还少了?看来老娘不出绝招是不行了!对不起,刚刚说脏话的是奴家的贴身助理,可不是奴家自己,奴家向来文明,从来都不说一句脏话!

      刚刚奴家的歌曲大家可能看不惯,毕竟《山路十八弯》是二十年前民왥族歌曲,离现在的这个时代有些遥远,大家各位金主听不习惯那是正常。为了弥补大家刚刚的损失,奴家决定现在给大家跳一段舞蹈用来补偿!

      music,起!音量调㔓至百分之八十!

      是谁送你来到我身边,是那天上的流云是地上的河水……”)

      ~~~

      一个体态丰满的中年妇女矫揉造作的孔雀舞,惊得看直播的观众目瞪口呆,惊慌失措!好想自废双眼,从而能不见这可怕的景象!

      被吓得马上就要晕过去的摄像,嘴里愤愤不平的骂道:“什么情况?为什么梦✖中情人变成了这么个鬼模样!这还让不让人活!这该死的美颜滤镜,为什么连我这样一个业内人士也看不出虚假?救命呀,赶快关了x摄像机,要不然摄像机的镜头里会长针眼的,太他妈的辣眼睛了。千万要保护好设备,因为它是我自家的,属于我个人拥有……”

      【高家老宅,高父卧室play2】

      高家管家惊慌失措的跑进高老爷的卧室,大声喊道:“老爷,大事不好了!少爷被李大将军的人给抬着送回来了!”

      高父迟疑的问道:“怎么ᆻ还让抬着送回来,这是喝多少酒?这孩子真是不省心,酒量如此不䧥济,竟然还敢在大将军府上如此这般的放纵形骸,真是不小心!”

      高家管家急忙回答道:“少爷不是喝酒喝的!李家的人把少爷放下就走了,他们说少爷因为见了촉李家姑娘,有些兴奋过度,一时间竟然得了马上疯,现在已휡经弄的脱力,有些陷入昏迷了。”

      高父似乎没有完全听清管家说際的话,还在那里低声嘀咕道:“怎么又晕了?上次晕是高兴过度,这次的是马上疯。这马上疯又是一个什么来头的怪病,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

      高家管家哭道:“我看少爷进气少,出气多,眼看着就不行了,现在可怎么办呀!”

      高父连忙站起来,大声说道:“还不赶快去请郎中,在这里哭有什么用!我的儿呀,你怎么如此命薄,难道是受不起他们哪些富贵女子的命格!早知她们如此命硬这样的克夫,当时就应该立刻拒绝他们两家的提亲,让你直接娶胡梅儿就算了!”

      这时候,一旁的家丁哭道:“老爷大事不好了,胡梅儿姐姐也快死了,我感觉她身子都凉了,已经开始变硬了,应该是马上就要断气了,!”

      高父一巴掌把那个家丁拍倒在地,嘴里喝道:“混蛋小子,谁让你随便摸胡梅儿身体的?”

      家丁捂着脸不满的嘟囔道:“老爷,我没隐有摸胡姐姐的身体呀!”

      高父看着家丁的眼睛怒吼道:“不摸的话,你怎么会知道她的身体凉了,还说她的身子已㌐经变硬了!”

      家丁脸上一红低声说道:“我那只是推测,推测不犯法吧!”

      高父愤怒的喝道:“好你个狗奴才,你推什么测!你靠芮的什么推测可以确定一个人的身子可以冷了,还又变硬了!你这个王八蛋,你分明就是悄悄摸了摸着她的身子!可怜她清白的身子,竟然被你这样的下人玷污!你怎么做,简直趁火打劫,就不是人能干出来的事!”

      家丁从地上慢慢的爬了起来,轻轻拍了拍腿上的灰尘,慢慢的挺直了胸膛,然后严肃认真的说道:“刚刚我说的那些推论,我是从胡姐姐的呼吸声推测出来的,因为我刚刚从胡姐姐的呼吸中听到了当年跟我爹咽气时发出一样的声音!对于一个马上就咽气的人来说,她是不是马上就会变得身子冷了,接着就会变得身体僵硬了!这些都是我曾经亲身经历ᠢ过的事情,我难道说的不对吗?”

      高父听完家丁说的话,还是愤然的说道:“既然你已经雺知道人都快僵硬了,快死了,你还杵在这里胡说八道,还在这里瞎耽误什么功夫!你还不赶快去请郎中,还在这里有时间跟老夫辩论,真是气死老夫了!快去,快去!我可怜的女儿呀,你可千万不要离我而去呀!要䩏是你离开了你,我可怎么活呀?”

      家丁赶快往外跑去,一边还回头对着高父大声喊道:“每个人都有为自己说话的权利,哪怕他的身份再低微也是如此!这是我的权利和我的freedom,为了自由我可以放弃一切,我绝不低头!爱情诚可贵,自由价更高,若为说话故,二者皆可抛!”

      高父骂道:“fcuk……”

      导演:“咔!拍摄结束,收工回家!”

      ~~~~~~~~~

      【幕后花絮】

      观众:“你的戏里随便出现个家丁,就会说上几百句台词,你这文章太能注水了!我觉得那些无良的猪肉贩子的注水猪肉,也没有你注水出的多!”

      编剧:“那个家丁的出现,跟我一点关系也没有。他不过是一个关系户,不能算我写的东西,最多只能算一个植入广告!”

      导演:“这个家丁是我们赞助商的老总,他是一个演戏的爱好者!”

      观众:“你们的艺德哪里去了?你们的羞耻心哪里去了?怎么为了钱什么都敢做!”

      导演:“资本的原始积累都是血腥和残暴的!”

      观众:“你们就好好胡说八道吧!”

      导演:“对于我们这些处于艺术界最底层的人来说,我们是没有资格说不的!”

      观众:“不要脸!”

      导演:“我们都艺术家好多年了,都快拿终身成就奖了,还整天扭扭捏捏的要脸做什么?”

      编剧:“说的好,只有同行才能说出同行的心声,为你点一百万个赞!”

      ~~~

      观瑳众:“高老爷㗪内心焦急描写一点也不符合人之常情,简直可以说是毫无人性!”

      编剧:“如何!”

      观众:“感觉他知道儿子快死了竟然不如知道丫鬟快死了着急!”

      编剧:“对于一个尚有余力的老男人来说,一个马上离开的儿子跟死去的儿子,区别不大!但是一个马上就可以得手的女人却又可能不再能得手,对于男人心ߖ中所感到的痛,왊却真是刻骨铭心的!因此这样看来,我所描写的高老爷当时的状态是完全真实可信的!”

      ~~~

      观众:“在如此紧张的关头,你们竟然还不忘植入广告,真是佩服!”

      编剧:“你是说fcuk的品牌?”

      观众:“怎么还来一次?”

      编剧:“没办法,金主的地位太高,所以我们这些地位卑微野的下人随时都得孝敬着!”

      观众:“fcuk!”

      ៚ 编剧:“多谢兄弟帮忙,一会儿等我有时间马上给你补发一个红包,当做您帮忙的福利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