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宫廷争斗>

      在白云山辅导某大阪鸽子的这几天里,抱却也騾并非无事发生。

      唤 例如第二漦张单曲《来吧椗香波》的宣传活动就在这几天里展开,地点켉来到了成员中卫藤美彩与畠㒎中清罗的老家大分县,目的是为了釰蹭下友军的热度,毕竟前段时间就与AKB4ግ8的宅挭姐指原莉乃搞了个对决的噱头,现在当懨然要进行下去了。

      二单宣传总的来说稳定正常,既没有出现什♉么预料外的事情,也没有出现몄类似于出道单有ᄨ成员哭泣ᔀ的情况,与之前的压力相比减少了不少是一个方䒐面,成员们经历了出道单后明显成长了也是一个方面。

      这显然是好事,也让白云山倍感欣慰。

      只不过㊍白云山对于第二单的吐槽一直父以来都有很多,像是打歌服依旧像窗帘这种事情当然只能偷偷的说,要是一不小心被那位不知道什么来历的服装师听见,恐怕后果不堪设想。编舞方面的吐槽也早就在某大鉻阪鸽子面前说过了,这次则是另一个方面的。

      泑宣传活动结束后,白云山坐在小屋的软垫上休息,心中一边暗想是不፻是这里뒙也搞个躺椅过来,要不然坐久了不舒服,一边忍不住开口吐槽:“话说第二单因为귘单曲叫香波就送香波,那出道单为啥不送窗帘呢?”

      桥本奈奈未像읠看白痴一样看着他:“因㏷为贵啊。”

      ⺰“贵吗?”

      “当然贵。”

      女볆孩掰着手指数了数:“要是按照我们发出去的纸巾来算......4600പ张窗帘,就算全部加起来算便宜一点,金额也会变得特别可怕了吧?都不知道够吃多少顿믍烤肉了!而且那么多的窗帘堆起来都有小山高了,搬都搬不动。”

      所以说到底,宣传这件事就是要以低成本的代价完成高成本的回报,哪怕宣传的回报属于隐性回报,一时之间根本看不出来。

      庴送∴窗帘当然也能获得高回报,甚至翼可能要比当时送纸巾来的좐效果还要好,但是付出的成本太高了,所以当然不可能去做녆。

      而且这也不叫宣传,这叫行为艺术。

      还是花大钱的行为⡍艺术,抠门到都要从白云山身上占曲子便宜的今野义雄当然不会愿意去做。

      只不过说到了宣䝘传就想到了分组,说到了分组白云山就想到了这次宣传活动居然又跟高山一実分到了同一组,忍不住下埱意识摇了摇头,而想到了高山一実,自然倈而然就想到了她那位ⶡ著名的亲友。

      “听说你们不打游戏了?”桥本奈奈未忽然发问道。

      “是啊。”白云山点点头。

      “怎么了吗?”

      白云山想到前两天才发生的事,神色略有些尴尬,摸了摸头讪笑着说道:“出现了一些......小小的状况。”

      或许也不是小小的状况,白云쐪山显然还是没有意识到自己嘲讽欠揍的水平有퇂多高,某大阪鸽子䤟在那次羞恼交加将电源拔了之后就也再也没有提ᑲ过要玩游戏之类的话题了,而是老老实实跟着白云山学习,白云山也不清楚这究竟算是好事还是坏事,但仔细想ꖭ想,应该算好坏参半忡。

      见䖿他没有说明,女孩也没有追问,只是继续说道:“你真的有在教娜酱化妆吗?我怎么总感觉,你教她的不是化妆,而是畼其뭹他的一些东西。”

      “例如?”

      “例如跳舞。”

      蝿女孩娓娓道来。

      “最近在练舞室里练舞的时候,硅突然间就发现娜酱的水平似쯀乎提高了不少,也说不清楚具体在哪里潸,但就是一种感觉,仔텄细看起来从感觉上而言不仅和之前的她相比,就跟我们都有了些区别,尽管二单惣的编舞其实并不难。”

      或许也正是因为并不难,却能够在这种情况下忽然做到提升,反而让人感到惊讶。

      毕竟这种东西可没有突然开了窍的说法,姿势动作需要的是千锤ꇙ百炼,需要᩿的是挥洒꓌汗水进行的刻苦磨练,而不是像修佛一样坐在蒲团上敲着木鱼看着落花飞雪,盯着油灯上的烛火与桅杆上的帆布,想着是什么在动的道理,然后一朝顿悟룻,立地成佛。

      “有这끭么偢厉害吗?”

      白云슞山挑了挑眉。

      桥本奈谹奈未认真的点了点头:“当然有,你要知道,就连一直以来比较严格的老师都在那天难得䗖的夸奖了䷧娜酱,꾑当时我们可都有种做梦的感觉,毕竟太夸张了点。”

      “你捍这个ꦚ说法才夸张。”白云山扯了扯嘴角摇摇头:“舞蹈老师是什么狠角色吗?夸奖就夸奖,不是很正常嘛。”

      “那是你还没见过她,她可是跟声乐老师一个层뷌次的,对了,话燻说白云桑还从聯来没去舞蹈室看过我们练舞吧?”桥本奈ת奈未歪着头询问了一句厯。

      白云山轻轻点头。

      “为什么不央去呢?”

      “担心会做一些没有必要的蠢事。”

      “什么蠢事?”

      白云山却没有좧回答,而是反问了딝一句:“听说你们的声乐老师很严厉?”

       “确实很严厉。”

      “这是好事啊⧩,严厉与压力才能最快的促进成功ꀏ。”白云山点点头,随之又轻轻摇头。“但是我不喜欢。”

      九我不喜欢她对你们严厉。

      但我知道这应该是对的,毕竟利大于弊,没有压力与竞争的环境下只会是一潭死水。

      可我还ç是不喜欢,不喜欢就是不軟喜ꐋ欢,不喜欢的话,总会有忍不住팥的时候。

      然而严厉是对的。

      所以会忍不住,是一件蠢事。

      的 而他不想要去做一些没有必要的蠢事。

      说起来有些绕,但听进耳朵稍微几转动一下脑袋便能够大概明白,所以并不难理解。

      틵 桥本奈奈未轻悰轻笑了笑,然后又抿了抿嘴,声֘音变小了点,轻声襨说道:“可是我有些羡慕。”

      “羡慕什么?” 欇

      白云山古怪的看了她一眼。

      뻡 羡慕这种词,总是有无数种意思在ᝬ里面,贫穷的퐁人羡慕有钱人,没橘子吃的人羡慕有橘子吃的人,加班的人羡慕休息的人,单身狗羡慕大现充,፨数⧥不胜数,甚至哪怕把这䦻些都倒过来也能成立,这样意思就又换了一遍。

      桥本奈奈未当然不是羡慕这些。 啩

      也不是羡慕一些令悥人遐想的东西,只是女孩뮀子有些脸薄,终究还是不好意思直接说出口。

      桥本奈奈未只能从鼻子里发出一声低哼,含糊不清道:“早知道就不让你教娜酱化妆了,我自己来就行了,哪怕多了个阳菜酱也没关系,大不了两个一起就行了,这样⟪就是我被老师夸奖了.....Ћ.”

      白云山好쿡笑的看了看她的脸,从坐垫上站起来,负手而立。

      釦“想学啊你?”

      쁷 桥本奈奈未微微一怔。

      㽩白云山平静如山。

      염“我教你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