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完女人

      灅换成谁一见面就被别人说丑,心里都会难受,即便是布提斯这个魔神,也不能免俗!鯗

      ⷟所以,布提斯伤心了。

      原本竖起的上半身就好像被人抽去了脊骨般,瞬间坠落,就这ꎻ样软趴趴的瘫在骡子头上,眉骨上惹眼的羽翼同样无力的耷拉在他三角脸的两侧。

      看到它这幅模样,阿恩斯也有些过意不去。

      但身为䌽社会人,想让阿恩斯道歉,显然是不可能的。不然的话,实在䇇是有损他的威信,万一被人说出去了,自己滉还怎么做大哥,还怎么在这个行业立足ﺔ,还怎么去收老百姓的保护费...啊?

      为醻了避免尴尬,阿恩斯觉得膶有必要转移一下话题,从而避免尴尬气氛的进一步发酵,所以他立刻就指着对方,摆出一副说教的口吻道:

      閚 “布提斯,作为主人,少爷我有必要提醒你,说话的时候要正眼看人,这绸是身为贵族最基本的素养!”

      说到这,阿恩斯突然大喝一声:“来魻!睁开你的౸眼睛!”

      骡子和布提斯都是浑身一震,然后就见布提斯ᶳ再次竖起上身,眉骨上的白色翅膀也再次竖过꟪头顶,嘴中还传出振奋而又颤抖的声音:

      “是的...主人...我...睁开了!”

      “⽝呃!是吗?”隊阿恩斯诧异的歪着脑袋,来回移动着脚華步,似乎要把布提斯从里到外看个干干净净愣,明明白白!

      轓  “你敢不敢把眼睛睁大点?”

      “已经睁됧到랱最大了,主人!”

      “呃...好吧!”

      虽然阿恩斯还是没有看到布提斯的眼睛,但如果再纠结下去,最后的结果似乎也并不比刚才好多少。

      “先不说这些了,我问你,布提斯!你有没有什么方法不让别人发现你的存在,毕竟...”

      壟 说到这,阿恩斯又上下指了指布提斯的样貌,然后椓才挑了一下眉毛道:

      “你懂的!”

      布提斯明白,自己这是又被㚨主人嫌弃了!他也能理解,本酀身蛇类就不受待见,更何况还是长相如此出类拔萃的奇蛇。

      想着想着,他又变得无精打采起来駝,不过还是回答了阿遾恩斯的问题:

      “有的,主人!您等一下...”

      说到这,布提斯的肌肉猛然一抖,身体如闪电般飞到阿恩斯的肩膀ꊽ上,把阿恩斯吓得浑身一缩,然后又在阿恩斯惊恐的表情中,顺着右臂一路游走!瀧

      最后,布提斯在㞻一人一骡的惊疑声中慢慢变小,看起⑽来就像多圈手镯似的,一圈圈的环绕在了阿恩斯的右手腕上。

      看到对方没有恶意,阿恩斯原本还有些毛骨悚然的心情,逐渐变得明亮起来,然后又饶有兴致的仔细打量着手腕上的布提斯。

      ᙕꢢ 就像是得了新的玩具,阿恩斯还试探性的点了一下对方丑陋的脑袋,发现对方没有一点反抗的意思,这才完全放下心来,不断翻新着摆弄銣手法:

      “可以啊想,布提斯,骡子可比你没用多了...“

      痝 听ﯮ到阿恩斯的话,布提斯也不好接话,继꼛续保持着作为手镯的自我修唳养,就这样,静静的观察着自己שׁ新一任的主人。

      至于骡子,除了在心里吐槽几句,明面上也不敢说什么。

      Ჵ 镤 就在三个物种都不知道该怎么破解眼前尴酚尬局面的时候,空气中传来了‘铛,铛,铛’的敲门声。

      紧接着,门外就传来了管家伊恩的声音:

      ⋵ “少爷,您没事吧?”

      “哦...哦,没事!”阿恩츊斯停짼止摆弄蛇形手镯,思索了一下后,又用衣袖盖住布提斯,然后才镇定自若道:

      “事情ᔊ办得差不多了,少爷我马上就出去ផ!“ 

      ”好的,少爷!”

      甿两人שׂ对话一结束,阿恩斯就长长的呼出一口气,心中不由得感叹老管家来的真是时候。

      阿恩斯看了一眼骡子,然后又看了一眼手腕,脑海中不由得冒出一件事:

      衍 “少爷我从来都是一箼视同仁,既퇀然之前我给骡子起了名字,所以你也得有个新名字...”说到这,阿恩斯抚摩着下巴,暂时陷入了思考中。

      听到阿恩斯要给自己起个新名,布提斯立刻从袖ᶒ口探出自己那颗丑ꨜ陋的脑袋⥼,也不䠳说话,就这样静静的‘看’着阿恩犛斯,心中ᄡ还有一丝期待。

      而骡子应该算是唯一的例外,一听说阿恩斯要起名字,骡㱂子就深深地埋下头,顺便ꁱ还把眼睛闭了起来,Ѡ一副不忍直视的模样。

      气氛顿时又安静了,好䠔在这种情况并没有持续多久,大概十秒녹钟后,就见阿恩斯忰眼㿊前一亮,脸上带着喜色,迫不及待ꧽ开口了:

      “想到了,少爷我还真是个天才!”忍不住夸完自己,阿恩斯抬起右手,一脸严肃的看着布提斯⳿,然后才郑重其事道:

      “从今天起...你就叫...丑蛇陷吧!“说蜳到这,阿恩斯还给自己配起了BGM:

      爙 “当当当...当!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啊?”

      ↥ 阿恩斯张大着嘴,脸上的表情ꛎ十分夸张,迫不及待的想要布提斯给个回应。釗

      而布提斯也没让他的主人等太久,身体只是颤抖了一下后,原本立起来的丑陋脑袋立刻就耷拉下去,䮇一副:

      此⌥人已死,有事烧纸的样子。

      此时,作为旁观者的骡子,斜着眼睛瞟了一下阿恩斯和布提斯后,不禁暗自得意起来:

      㶲 果然不出我所料,我就知道是这样,可怜的布提斯啊...丑蛇?哼,还不如我뢝的骡子呢...呃...我为什么要高兴?

      有句话说:剃㪑头挑子一头热,眼前的阿恩斯就是这种情况。

      见布䗞提斯的表现和自己预想中的不鑑一样,阿恩斯也不再自找没趣➥,‘哼’了一声后,就又用袖子盖住了布提斯。

      骡子也很识相:作为下属,绝对不要在主人丢脸的时候发出任何声响,不然...

      “还不开门,跟个傻子似的,哼!”说完,阿恩斯飞起一脚,习⿥惯性的踹在骡子的大长脸上。

      骡子惨呼一声,暗暗道:不对,是绝对不要出现在你上级丢脸的现场,不然倒霉的肯定是你!

      ど想到这,骡子飞速的转过身,费力的打开常紧闭的木门,然后又自觉地闪到맜门侧,给阿恩斯留出门前的道路。

       回头看了一眼阿恩斯,骡子静静的娮低下头,意思是:作为主人,走在前面是您的权利!

      阿恩斯淡퐹淡的敐看着骡子做的一切,然后在骡子惊异的表情中,伸出了无情的右脚。

      就听骡子一声惨嚎,一只大脚ᗪ丫子再꟏一밮次狠ꬆ狠的踹在了它的大长脸上,更过分的是大脚丫子的主人还怒不可遏的道:

      “TM的,烦死了!一头骡子还穷讲究〸起来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