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达华与鸭共舞

      “哦!那就好,在下也是希望为听众提供另一个选择罢了,现在看䃒来效果还不阚错,在Ꞿ下也算是没有白费功夫,姑娘们的悟性也还不错,不然也达不到这样的效果。既是这样,说ꭲ明这条路还是能够走得通的。而媚香楼的生意红火,最主要的还是李姑娘经营有方,不然再好的셒点鏰子也是没用的,呵呵!”陈坚说着,忽然想到自己家里还正缺少李贞丽这样懂得经营之道的人啊,要不要将其拉回去呢?

      想到这里,陈坚不由得看向李贞丽。不得不说,辰李贞丽偞其实也是天生丽质,如今也才不过菰二十三四岁,虽然在这个时代早븣已经过气鮖,但在后世这个年纪却正鯫是风华正茂的熟女的年龄段,对陈坚这个来自后世的人有着巨大的诱惑力,这个真的可以有啊!

      “陈公子。。。。。”李贞丽正准备接话♜,忽然感应到坛了陈坚异样的目光,偷眼一看ᡖ,不由得有些脸红心跳。李贞丽可是过来人,陈坚这样的目光包含的是什么意味当然能够读懂,他莫非对自己有那种想法?难道他不知道自己早已经是残花败柳了么?他究竟有什么目的?自己是该拒绝还是接受呢?ὒ李贞丽脑子里一时有些纷乱㥫。

      ﱐ 像陈坚这种有权有势有才有貌又ߓ有钱的优质男,有几个女人能不爱?李贞丽自然也不例外,但李贞丽知道自己㟓有几斤几两,自己不仅早䏗已是残花败柳,且年纪也比较大了,所以哪敢有什么非分之想?只能将这种爱慕之情深埋在心底,不敢袋有一丝表露出来,但此刻仅仅是一道目光,就很轻易地将李贞丽的⯫这一抹情丝给挑了起来。这情丝一旦被挑起来,再想藏回去就太难了,一时间让李ꂸ贞丽有些手足无措。

      “李姑娘,其实呢,说起来咱俩也算是故交了㠲,홰还这么公子姑娘的叫着多尴尬,平白让人感觉到生疏了一些。依我晥看,咱们彼此何不换个称呼?陈某下个月就满二十八岁了,想来应该잞是要痴长李姑娘几岁的,若是李姑娘不嫌弃的话,不如就叫我陈᜞大哥好了,至于李ߠ姑娘,若是君不介意陈某亵渎的话,就让陈某称呼一声贞儿吧?不知道姑娘以为如何?”陈舨坚非常不要脸地道,之所以陈坚会这么放肆,当然是陈坚ꐊ已经看到了刚才李贞丽对自己用目賙光所发出的讯息的反应,馧以陈ܣ坚፰这个老司机的眼光,自然能够看出李贞丽对自己所发出的讯息并ᤉ不反感,那么,自己希望与其将关系更拉近一步就变갛得非常有操作性了。

      “陈公子能看得起奴家앱,是奴家莫大的荣幸,奴家当然纘愿意叫陈公子为大哥᤼,늽至于陈公子如何称呼奴家,奴家멦都是뾓不会介意的。只是奴家身份低微,且身在贱볓藉,若是污了붮陈公子的名声,嚻那奴家的罪过可就大了!”李贞丽深感自卑地道。

      ͏

      看到李贞丽因执着于身份问题而沓情绪低落撜的样子,陈坚自然不会无动于衷,斋起身来到李贞丽身前,双手轻柔地将其拉起来站在自己面ਏ前,伸手抬起李贞丽的灩下巴,凝视着她道:“贞儿ᾉ(这就叫上了)毋须妄自菲薄,二十年前,陈大哥不过是四川山村里的一个孤儿,十年前,仍然随师父一聮起隐居西域深山,也ݓ就是这几年才小有成就,也不过是因裚为运气使然而已,哪里有什么㲧尊贵不尊贵的?既然在茫茫人海中你我能够相遇,那就是极为难得的ബ机缘,彼此亲近一点不是应桬该的么?何必去在意那些虚头巴脑的因素呢?对于陈大哥的建议,贞儿若是情愿,ꅏ就干干脆脆地叫我一声陈大哥,若是蜝不情愿,陈大哥也断不究会为难于你,贞儿你懂吗?”陈坚一字一句地开解道,说话的同时,眼神里流露出的则是万般的深情。

      题䣖李贞丽何曾被如此深情地注视过?记忆中有的只是充满淫邪的丑恶嘴脸,让人不堪回首。此刻被自己倾慕的人深情注目,李贞丽的心瞬间就被融化了,此时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眼前这伟岸的身躯就是自己最坚实的依靠。于是,李贞丽毫不犹豫地就抱紧了陈坚憉的熊腰,身子也随即靠在了陈坚的怀里。

      焩“陈大哥,你知道吗?此前从来就没有人用陈大哥这种眼神注视过贞粏儿㸂,皆是些满带着**的恶心嘴脸,但椷贞儿却自知自己的身份和宿命,即便心里⃂万般不情愿,仍然不得不强装笑脸相迎,所有的委屈和不甘都只能往肚子里咽。

      陈大哥,还记得与贞儿劳的第一次相见吗?那䖫次首先是陈⚼大哥深情的歌声引起了贞儿的注意,相见之后,╲贞儿便被陈大哥独特的气质所吸引,贞儿真的很难相信,陈똴大哥看起来如此纯真的一个人,唱起歌来居然那么的深情。随后,贞儿以为义妹求师为名相请,其实初衷不过是为了能得到与陈大哥相处的机会【,只是没想到陈大哥在音律方面的造诣竟然如餢此之高,当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意外地达到魙了让媚ᄰ香楼出人头地的效果,磌说起来陈大哥还真是贞儿的福星呢!

      只是本以为陈大哥不过ᤗ是个普通人,原㰨本贞儿还指望着能够争取到陈大哥的青睐,哪怕只是做个微不足道的小妾也情愿。不过在了解到陈大哥的不凡身份之后,贞儿就彻底灰心了,再也不敢有任何ꑼ的奢望,因为贞儿自知根本配不上陈大哥脮,所以潭从那以后贞儿就츷将那一份情思深埋于心底,而再没有勇气表㺦露出来。 

      但此刻,陈大哥的眼神给了贞儿无尽的勇气蚖,让贞儿可以将自己心里的话说出来。不管陈大哥会不会因此看不起贞儿喝,贞儿都要将心里럎这份情思向陈大哥表白!陈大⮁哥,在你看来,贞儿是不是很傻很天真?”

      г 李贞丽在廧陈坚怀里向陈坚倾诉着自己的心路历程,在此刻的李贞丽眼中,陈坚就是一个很值得信赖的大哥哥,可以包容自己的一切,因此,李贞丽ẁ表白起来没有任何的顾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