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版本草莓视频

      “我做到了。”

      赵然握着拳头,看着周围鲜活的人群,不再是作为旁观者,这种感觉很好。

      “赵然,你总是会给我惊喜。”

      358号程序依然留存在赵然的身体,只是被赵然的灵魂给挤到身体的角落处。

      “惊喜,是惊吓吧!”赵然嘲笑道。

      “赵然,这次是我的疏忽,剧本没有考虑到宠物们对你的爱,我们没想到,为了你赵然,他们能够甘愿牺牲自己。”

      赵然能从358号程序话里听出不甘的语气,但知道这只是在模拟,不是真的情绪,他们是程序,只会冷冰冰的运行。

      “不过下一次你就不会这么好运了,我收集到的情报已经即时上传,下一次剧本里,你的宠物不会再在你的身边,祝你好运,永别了。”

      “为什么说是永别,而不是再见?”赵然好奇的问。

      “因为我失败了,下一次对付你的就是排名比我要高的程序。”

      随着这句话落,358号程序在赵然的身体里彻底消失,好似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赵然也不知道他是如何离开自己的身体,就像不知道如何被控制身体,不过,现在他完全掌控了自己的身体。

      分身抱着宠物来到赵然身边,又重新挤进赵然的身体内,赵然研究过情绪分身一段时间,发现如果分身重新回到身体内,那么付出的毛发也会重新出现在身体内。

      为什么研究这个,当然是不希望自己在未来的某一天变成秃子。

      “铲屎的,你没事,太好了。”

      如同上一次一样,赵懒懒扑过来,赵然接住,刚才还好好的赵懒懒又忍不住流泪,赵然能听到她哽咽的声音,还把头埋在赵然的怀里,只是如今的赵然知道怎么安慰了。

      “你看,懒懒,小松鼠在笑你哭鼻子。”

      “我没有,我不是,你别乱说。”本来还笑笑的小松鼠立马变了脸色,苦着脸幽怨的白了倒霉蛋一眼,我真冤枉啊。

      不行,必须证明自己的清白,赵懒懒可是记仇的家伙,谁知道她会怎么报复我。

      “大狗,你说我刚才有没有笑。”小松鼠赵阿福找大狗赵心安作证。

      “你刚才确实笑了。”大狗赵心安保证道。

      “舔狗,你就是倒霉蛋的舔狗。”小松鼠愤愤不平的说。

      “还真不是,不信,你问喵则天,你刚才笑了没有。”大狗也是不平,我赵心安是骗松鼠的狗吗?

      小松鼠立马看向薮猫女王喵则天,现在只有她才能证明他的清白。

      喵则天看了一眼小松鼠,又看了一眼大狗,最后点点头说:“你是笑了。”

      小松鼠委屈的差点掉泪,难道我刚才真笑了,一想还真是笑了,但不是嘲笑赵懒懒,是劫后余生的笑。

      这一想就更委屈了,就连自证清白的机会都没有了,倒霉蛋,你是魔鬼吗?

      “这次我要谢谢你们,懒懒,阿福,心安还有喵则天,如果没有你们激发我的情绪,恐怕这次我已经命丧黄泉了。”赵然依次拥抱他们,在抱小松鼠的时候,小松鼠别扭的转过头,我还没消气呢。

      大狗笑着说:“我们是一家人嘛,不用说谢谢。”

      喵则天很不习惯赵然的拥抱,脸上的表情很是纠结,也不知道说什么,最后还是什么话也没说出口。

      “还有我,还有我,我也要。”酋长也过来凑热闹。

      赵然给他一个拥抱,又问:“要不要给你媳妇一个拥抱。”

      听到这话,酋长立马拎起鸟笼飞走了:“不用了,我的媳妇只有自己能抱。”

      土豪翔眼里泛着泪花,刚才他真的以为他的死党死定了,也曾随着那些人下去,想把赵然拉上来,可惜他只是个普通人,真是没用。

      赵然给他一个拥抱,开玩笑说:“一个大男人哭什么,你看,小松鼠在笑你。”

      小松鼠一听这话,立马憋住笑:“我没有,还有倒霉蛋你能别总是提到我嘛。”

      搞的我风声鹤唳,不知道是该笑呢,还是该哭呢!

      ……

      “你们看到了嘛,刚才从这个人身上冒出四个分身,错不了,我视频都拍下来了,他绝对是超凡者。”有人把视频重新播放,确实不是自己眼花,看错了。

      “网络上一直说有和超凡宠物同样存在的超凡者,没想到今天在这里遇到了。”又有人说。

      “哎!超凡宠物还好识别,但是超凡者和我们长的一模一样,都是一个鼻子一张嘴,二个耳朵二张嘴,实在是不好鉴别。”

      “说的对,我一直觉得学校食堂的大妈不简单,说不定也是超凡者。”

      话题一直围绕着超凡者,也有人提出疑问说:“你说他刚才在干什么,现实寻死,最后又不想死,又爬起来了,搞不懂超凡者的行为模式。”

      “我看他是有病,电视上是不是有明星自杀,说是得到抑郁症,我看超凡者也一样,他们由我们普通人进化而来,应该也会得人类的疾病。”有人悄声的说。

      但是他低估超凡者的耳力,这话一字不漏的传到赵然和赵懒懒他们耳中。

      小松鼠不乐意了,我们可以说倒霉蛋坏话,但是别人可不能,立马跳到那人的肩膀说:“你才有病。”

      那人差了一跳,差点摔倒,又不敢直视小松鼠的眼睛,身旁的人埋怨道:“不是和你说过,不要乱嚼劲舌头跟,你不信,看吧,如今摊上事了。”

      “不好意思,他人就这样不坏,就是有点八卦。”那人陪笑道。

      小松鼠这才罢休。

      “走吧,小松鼠!”赵然在那边呼唤道,牵起行李箱,带着赵懒懒,赵心安以及喵则天,还有土豪翔,酋长和他媳妇,朝着高铁站的出口行去。

      围观人群自觉的让出一条道。

      等赵然一伙离开后。

      “没想到我今天竟然摸了一个超凡者的胸大肌,真结实,接下来,我一个星期不洗手,不,一个月。”那个曾经摸过赵然的女汉子举着自己的手笑道。

      “刚才还有人不承认摸过人家,才没有,你胡说。”同伴模仿着女汉子那时的动作神态,跺脚扭腰抓衣角。

      “讨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