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片A级放荡的护士护士潮湿的小内裤bd播放中文无码肉感爆乳...

      午后的阳光是热烘烘的,炙烤在地上。

      穿着一身浅绿色衫子的丫头手里打着伞,走在一个穿着浅黄色衣裳的女子身边,两个人身后还跟着一个穿着橙红色衫子的丫头。

       䫈“春夏ឯ,秋冬。”

      “娘娘,我们在。”

      “你们可有什么縦怨言?若是有怨言现在便赶快说出来,说不定本宫就后悔了,就不惩治你们两个了。”叶晚笙顿了顿说道。

      “娘娘,奴婢并无怨言。”春夏说道。

      Ӟ 叶晚笙只觉无语至极,春夏可⽯是一点不像是一个架空小᱅说里面的丫头,这좴分明就是一个受到了封建荼毒的“裹脑”女子。

      “娘娘,奴婢也……也没有怨뻵言。”秋冬也说道,但是却是委委屈屈的。

      那分明就是不愿接受叶晚笙的惩治,但是又因为春夏已经说没有怨言,逼不ᐪ得已才那么说的。

      叶晚笙只觉得好笑,但是却又要做装一副冷面孔,她是要故意逗逗这个小丫头的。

      “你说你没有怨言?本宫놻怎么玍反倒是你已经怨气冲天了呢?!你听听那个语气,怎么了?你觉得本Ѻ宫是脑䫲子不好听不出来吗?”

      叶晚笙故意转过头去,逗苟那个丫头。

      㾴 秋冬更是委屈了,眼Ⲡ巴巴地望着叶晚笙,撇了撇嘴,可是却是又̮不敢说出实话㫄,只能眼㟹泪汪汪桶地盯着叶晚笙,抿抿着小嘴。

      那样子可是委屈簊死了。

      叶晚笙也觉得实在是被她逗得想笑。 嬡

      “娘娘,真的没有……怨言的。”秋冬抬了抬眼睛,泪汪汪地哽咽着说道。

      “没有怨言那就好了,럜不过本宫实在是觉得春夏辛苦了,要㠵不然这样吧?春夏,本宫体谅你辛苦,你的责罚就改为好好看뛡管着秋冬受怎么样?”

      秋冬猛然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盯着叶晚笙。

      那样子分明就是后悔极了。

      只听见了春夏说道:“谢谢娘娘体恤,春夏定然会好好接受娘娘的惩治的。此后定然不会再犯诸如此类的错误了。” 

      “秋쉢冬你呢?”

      叶晚笙眉眼含笑,转而问了一句秋冬。

      “睠秋冬也会캑好好接受惩쫽罚的。以后秋冬一定也不会再犯这样的错误了。”秋冬疯狂地表示她的悔恨。

      맀叶晚笙觉得好笑,忍不住就笑了起来了。 搎

      싾 清脆的笑声像是玉器相击,清脆而动听。

      “好了,本宫又怎么会真퀇的舍得责罚你们两个丫头呢?虽然你们的确有욪些地方做的还不够好,但是本宫自小与你们一起⭇长大自然也是情谊深厚,不舍得駘重罚你们。”

      “可是宫中的规矩毕竟ꛣ摆在那里,要是不做给旁人看看,定然叫本宫失了体面。虽说本宫已然씃失去了过往的记忆,㨍但是有些事情于情于理,是否合乎规矩,本宫还是清楚的。”

      “本宫也只是想要略施惩戒,㍑让你们好好地长长记性就是了。以后不再犯就行了。”

      “也不必非要抄写宫规,本宫ණ想想就知道这件事情有多么恼人了。但是以后你们要是再犯,本宫定然是要这样晢罚你们的。”

      叶晚笙只觉得她现在果真是꧆用“本宫硫”两个字,越来ﱥ越顺口了,可以使用的越发纯熟自然了。

      这一点是让叶晚笙感到很高兴的。

      殟最ꊐ起码不∛用担心她现在会因为称谓的原因露馅了。

      “所以本宫想……对了,本宫问你们两个这宫里可是有莲花池一类的?ᯥ”问完了之后,叶晚笙骤然便后悔起来了。

      如果说这个架空的小说背景之下,莲花不叫莲花那怎么是好?!

      “回怾娘娘,宫里自是有莲池的。不知娘娘想做쯺什么?”秋冬螹似是不解역地问了一句。

      一瞬间,叶晚笙便舒了一口气。

      太好櫐了,这个世界ᓏ上也是叫莲花亡的。

      “就是想到了惩治你们两个丫头的方法,明日一早,你们两个要收集一瓶子的莲叶上的露水。”

      “这便是给你们两人的惩罚。”

      “谢谢娘娘!奴婢定然是会好好完成娘娘布置的任务的!”秋冬欢欢快快地答应了。

      “当然宭了为了防止你们两个ᥟ鬼机灵的丫头骗榴本宫,本宫决定让一二三四里面的一个跟着你们一起去。”

      “本⑘宫是不担心春夏的,但是本宫是担心你这丫头欺骗本宫的。첬”说谄着,叶晚笙还转头轻轻点了一下秋冬的小鼻子。

      转眼之间,便已经走到了昭阳殿的的大门㠹前,朱门有₱些破旧,但棍是依旧不失威严大气。

      叶晚笙抬头望艡了一眼,在阳光之下,这样恢宏大气的宫殿是她现ደ在的住所,只见着朱红色的大门上嵌着金쒽。

      门上还挂着匾额,上面写着的三个字依旧是ꨓ叶晚笙所ᬱ不认识똾的,但是她想现在她应该是可以在一片乱七八糟粐的这样的一堆字里面认出来这三个字ꆒ。

      应该ﵝ还会读出来了这三个륳字叫做“昭볼阳殿”。

      旁的⽞没有,叶晚笙觉得她自己还是有点这样的自信的。

      她走进了昭阳殿,转身望着身后,她总觉得有什么㣎东西,可是转头去看又看不见什么人,这不禁让她心里多了几分猜忌。

      下午歇息过后ꋅ,叶晚笙更觉得无聊至极。想要뎎找个人说说鴑话,믷又觉得实在没Ⱥ有什么人选,倒也不是那么讲,只是她实⧠在不知道和春夏秋冬说些什么。

      她閇虽然对原主的故事好奇,但是一旦了解一⑋个人过去成为了一个任务,那就是实ᖋ在㧑没有什么意思了。

      最起码叶晚笙是这样认为的。

      所以叶晚笙无聊地摆弄着首饰一类衇的东西,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然后感叹了一遍这东西都好精致,都是手艺人做的。

      还有诸如“真厉害!真牛!”一类的心里话。

      看完了之쭕后,叶晚笙便开始捣鼓起来了那些从来不用的胭脂水粉,试了试颜色,虽然颜色不如在现代的化妆品那样多。

      胭脂水粉的种类也不像是现代那⤆样多,但是讲真的,这些东西已经不少了,而且花1样也湹很多。

      也就是因为这原著小驅说是个重生文女主,要不然是个穿越文的小说,还惻是一个女主穿첔越到可商贾之家的话,想来这个时代会多不少东西。

      就比如说这些胭脂水粉一类的。

      “娘娘?”

      “嗯?”叶晚笙转头去看,是⭋秋冬。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