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授权同人>

      第163章韩城告急

      陕南凤翔府,自从吴延贵这一支农民军被打垮后,王嘉胤就果断下令各部兵马西撤,涌进了凤翔府。

      凤翔府不比西安府,此处地域广,兵力空虚,农民军仿佛是鱼入大海,转眼间便席卷整个凤翔府。最近这段时间,王嘉胤唯一做的事情就是吸收吴延贵的残部。

      十几天的时间,四天王李养纯、一阵风王岩、以及映山红花小荣等重要头领全部投靠过来。王嘉胤以热情的态度接待了这些人,并许给李养纯重要位置,也没动他们手底下的兵马。李养纯等人来之前,还担心王嘉胤会打乱他们手里的兵马,没想到对方会如此大度,如此一来,众人对王嘉胤无不心悦诚服。

      随着李养纯等人的到来,王嘉胤的势力再次迅速膨胀,兵力已经超过了十三万,实力直追当初坐拥延安府的吴延贵。不过王嘉胤这个人有一点比吴延贵强,别看手底下实力强了不少,但他还没自大到有胆子跟官兵正面打一场。想想吴延贵的下场,就知道农民军的战斗力有多不靠谱。

      吴延贵空有兵力优势,真打起来,却让官兵打得溃不成军,命丧黄泉。

      官兵南下,目标直指凤翔府,王嘉胤早已经知晓,不过他也没什么可紧张的。官兵没来,王嘉胤就做好了继续向西北撤退的打算。西北那地方,地广人稀,兵力空虚的很,官兵追上来,只能跟在后边吃黄土。

      就在这种氛围中,费劲千辛万苦逃出生天的李自成终于带着亲信兵马来到了凤翔府。与李自成一同前来的,还有扫地王张一川。

      王嘉胤对李自成是有一些印象的,当初李自成率兵叛乱,这才让吴延贵大胜一场。农民军中大部分头领都是底层出身,像李自成这种有从军经历,做过把总的还是很少的,而且,李自成手底下还握着两千多名整个八经的边军士兵。

      因为种种原因,王嘉胤还是很看重李自成的,尤其是见了面,观李自成器宇轩昂,气度不凡,印象就更好了。王嘉胤宽慰一番,便打算让李自成编到自己的亲随队伍中来,不过有一个人比王嘉胤还心急,这个人便是闯王高迎祥。

      高迎祥与李自成的关系,那可不一般,高迎祥可是李自成的舅舅。更何况,高迎祥身边也确实缺一个真正的心腹大将,自然没有让自己外甥跟着别人的道理。

      不沾泥张存孟也是有意将李自成拉到自己身边,帮着练兵的,不过高迎祥这一站出来,他也没机会了。

      王嘉胤也是刚刚才知道高迎祥与李自成居然有这层关系,自然也没必要当恶人,随口把李自成安排到了高迎祥身边。只是王嘉胤心里很疑惑,既然有这层关系在,当初李自成为什么还要投靠吴延贵?李自成刚刚投到吴延贵麾下的时候,也没听高迎祥提起过。

      李自成谋反叛乱,投靠农民军,这么大的事情,难道没跟高迎祥通过口风?

      诸事议定之后,李自成对王嘉胤表示了感谢。傍晚,众人散去,李自成和张一川并排而走,来到大门口,二人拱拱手,神色复杂的看了对方一眼。

      “张兄弟,没有你的帮助,李某这条命就留在凤凰岭上了。”

      张一川嘴角一抿,掠过一丝冷笑,“李兄弟又何必谦虚,能逃出来,全赖李兄弟妙计。不过,以后啊,你我兄弟见面的机会应该不多了,可惜啊。”

      “是啊,可惜啊!”

      二人相视而笑,并没有多说什么,各自朝着不同的方向走去。

      张一川永远都不会忘记凤凰岭发生的事情,当李自成喊出那句话后,他整个人都惊呆了。可以说,李自成一句话,便葬送了吴头领的命。不过这件事儿他不会对任何人说,因为他张一川也是个帮凶。不说,但不意味着认可李自成。

      当初在凤凰岭上,若不是自己的亲信先找到自己,恐怕自己也死在李自成手里了。

      李自成看似宽厚,实则心狠手辣,遇事果决。李自成早晚能成事,可是他张一川不敢跟着李自成,一想起凤凰岭的事情,心里就像压了一块石头。

      这次王嘉胤决定分兵两路向西北撤,王自用一路,高迎祥一路,张一川果断选择投到了不沾泥张存孟麾下,随着王自用一起撤。如果到高迎祥麾下,早晚得被李自成给弄死。

      两日后,曹文诏率领的官兵抵达了西安府,而此时的农民军也分成两路,向着西北撤去。

      曹文诏没有追,跑到西北追农民军,只有蠢货才干得出这种事儿。

      如今陕西势力最庞大的两支农民军,吴延贵被剿灭,王嘉胤想西北撤走。按说,陕西应该恢复平静才对,结果王嘉胤撤走没两天,陕西又发生了一件事儿。

      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一支农民军,突然从西边杀出来,顷刻间包围了韩城。一时间,整个陕西的官兵被吓了一跳。

      韩城是一座小城不假,可三边总督杨鹤还在韩城呢。若是农民军攻破韩城,活捉杨鹤,那陕西所有的官兵就要变成大笑话了。朝廷盛怒之下,一准得砍一堆脑袋。

      没人知道这股农民军是从哪冒出来的,此时韩城里的杨鹤以及洪承畴也是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

      这股农民军与以前见到的农民军很是不同,这股农民军包围韩城之后,并没有攻城,也没有对城外村镇做什么过分的事情。他们驻扎在城外,纪律严明,对百姓秋毫无犯。

      洪承畴派人多方打探,很快便搞清楚了自己的对手是谁。

      率领这支农民军的共有两人,一个是天机侯王左挂,另一人则是陕盗王苗美。

      与历史不同,这个时空,由于铁墨的原因,王左挂与苗美可是在麻陂山踌躇良久,带的也是麾下亲信精兵,绝不似原来历史那样仓促之下,被逼无奈带着一群饥民攻打韩城。所以,情况自然也不同。此时,洪承畴也不像历史上那样带着一群乌合之众杀的对方一路溃逃。

      洪承畴头疼得很,如果是一群普通的乱党,他有信心带着城中衙役和青壮就能打的他们落花流水,可是面对一支纪律如此严明的乱党,他可没胆子出城对垒。

      韩城只有二百多卫所兵,几十个衙役,临时组织起来的青壮就更不知一晒了,这么一群人,完全可以称之为乌合之众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