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app安卓版扫码下载

      昏天蔽日的洞穴中,项羽无处施展,只能凭借本能向洞穴深处跑去,身后巨蛇蠕动的声音死死跟钩随..紝.

      洞外,虞姬脸色煞白,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双手紧紧捏着衣角,两行清泪划下脸庞,滴落在地......

      其他人也都各个紧缩眉头,不知如何应对。

      张良朝附近大喊“狼途何在?”等候半响不见有人应答,心知狼途不会来了,张良心中难免有些憋屈,天山之中竟有如돺此凶兽!也不知是不是狼途所诱。

      “此处山洞,看方向通于天山副峰,墨然,你去洞内探寻,看看情况,切记不可恋战,如若巨蟒㤍追击,将之引出洞口,我会领巨人在此埋下巷陷阱,然后,我们去副汄峰寻找看还有无其他通道,总之,活要见人骝,死要见尸!”

      张良深知项羽的重要性,不提旧楚需他凝聚,单说与幽冥侯之约,如若不能将项羽平安送回,别说刺秦了,自己连回都不要回去了,不然以幽冥军的势力,哪里有他容身之处?

      张良思虑再三,决定让墨然先去打探情况,他们三个在外策应,制作陷阱,如果机会合适,就将巨蛇引出洞口,制住巨蛇。

      墨然捡起火把,朝洞内走去,张巨人开始砍伐树木,在经过张良的指导,张巨人又挖出一个深约数尺,宽约丈余的圆形陷阱,在陷阱底部和墙壁横七竖八埋上尖木,以刚才的巨蛇来看,似乎陷阱有点小了,但是张良颇有底气,当张巨人按照张良指点摆ᙈ好尖木后,从上方看出一点端倪,似乎是摆出了一个可进不可出的蜿蜒锁链的形状,张巨人和虞姬看不懂,张良也没有解释,只管按照他说的做就是了。挓

      随后,张良又让张巨人在洞口附近制作出可抗重骑兵的阀巨型木刺滚轮,死死地卡住洞口,又不完全堵死留出一条通道,直通陷进底部,这时,才看出一点端倪,似乎是ᐩ类似瓮中捉鳖的一种陷阱阵法,陷阱之上再켿覆盖上草皮,一切准备就绪,等待墨뱚然与项羽归来。

      项羽不断向酬洞穴深处奔跑,期间被绊倒数次,他都就地滚身,不敢停留片刻,身后的巨蛇不知离他多远,项羽根据身后的声响,感觉巨蛇近在咫尺,心中不住的暗骂狼途,顺道连张良也一起骂上了!还见招拆招!我呸!这怎么拆?

      突然,项羽脚下一空,跌进了一个漆黑的洞穴中,项羽重重地摔到在地,洞内漆黑,伸手不见五指,项羽感觉到巨蛇已经尾随而至,此刻项羽已经避无可避,逃无可逃殆。

      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船沉又遇打头风。项羽ۂ心道无命休矣!下意识闭上了双眼...

      片刻之䯁后,项羽并没有感觉仗到自身被毒咬的感觉,似㭣乎只能感受到蛇口里喷涌而出的腐臭味道,以及巨蛇的吐信䚱声响,而蛇㵷头迟迟没有碰到他,他略一思索,猜测大概是因洞口太小,蛇头伸不进来,刚才还咒骂怎么会有如此大的蛇,现在反倒有些感激,幸亏这蛇够大!

      项羽来不及细想太多郼,唯恐巨蛇蠕动进来,但项羽又不能起身,谁知道蛇头离他有多远,是一尺还是半尺?项羽无奈只能用身体的蠕动力量,向发出声响的巨蛇反向远离。

      过了片刻,直到项羽听不到蛇的吐信声音,才渐渐安定下来,项羽利用阴阳师之术打了个火符,虽然,只燃片刻,但项羽已经大致彥直到自己所在的空间,是一条狭长的地底溶洞⥽,墙壁之上阴暗潮湿,溶洞狭窄只能容得数人攀爬,洞高几尺,容不得项羽全部站直,前后都是一片漆黑。

      项羽略微休息,根据记忆朝前匍匐前进,根据他的感知,这边似乎有风吹来,不知项羽爬了多久,他似乎听到前方有水声,项羽爬到水声近处,打出一个火符,他看到地下有一个小孔,将火符扔进去,一抹明亮反光之色,地下是一条暗河,看不到出路,项羽继续前行,直到撞到墙壁,溶洞是条死路!

      无奈的项羽又向来时的路爬去䛩,爬到有水声녙地地方,看到了那出地下的洞口,太小了,只曳能伸进去一只脚,庆幸的是这里由于暗河经过,并不牢固,更何况项羽再也不想回去面对ᥖ那条巨蟒了,于是找了几块石头,开始尝试将洞口扩大!Ɣ

      随着项羽一次次地开凿,终于砸出了瑴一个能通过去的洞口,他知道地下是暗河,但是不知道旁边离岸闦边多远,不敢盲目跳下去,扔进一张火符,片縜刻就Ꮵ落进了河里,他只能依稀猜测周围是没薄有落脚之地的。

      尉不管了,总不能回去喂蛇,项羽咬咬牙,纵身跳入暗河,一股冰凉刺骨地感觉袭来,项羽感觉如坠冰窟,项羽不敢⾚深潜,奋力爬出水面,赶紧再次打了个火符,他看到,在旁边数丈之外有一大石块可以落脚。

      项羽快速地向石块爬去,ǰ四周漆黑,不见五指,河水冰凉刺骨,虽然艰难异常,但项羽感叹还好,要是这水中再有什么东西,那他可真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呢!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他的火符再这黑暗当愳中就像是一个活靶子,吸引过来大批的地底生物......

       项羽在朝石头游动之中,忽地听见ಇ身后密密麻麻地擦、擦声响起,项羽浑身激起一层鸡皮疙瘩,㟗连道倒霉,说什么来什么!项羽心知不妙,不敢回头,拼命向前游动,啪!

      项羽终于抓住了那块石头,还没等他起身,脚后一阵钻心得鼬疼痛传来,项羽运气用力一跃,站上石头,项羽感觉㯏脚踝有什么东西在往肉里钻去,又惊又痛。 벟

      项羽再次祭出火符,看到脚上一只长相酷似蟑螂,但比蟑螂大一圈的东西,是水鳖쒹,现在水鳖正在不断啃食项羽得血肉,似要钻进项羽肉里,项羽伸手掐住水鳖得硬壳头苊颅,甩手扔了出去,这一瞬间他看到了让他头皮发麻地一幕,只见数不清的水鳖围绕在项羽所占石头得旁边,咔咔得磨牙,已经渐渐从水上垒起,那是水鳖太多涌起得缘故...

      项羽背靠墙壁,贴墙颤栗,知道是自己得火符引来得水鳖,但他又毫无解决之法,没有火符他什么都看不鶒到,有火符又招引水鳖,似乎无解!ˇ

      火符熄灭,项羽尽量不去听密密儍麻麻得水鳖磨牙之声,以免自己心中惊恐,失去冷静。

      냣 纻他撕扯下一块衣服将自己得脚踝包裹住,又用了止血之术,以防因为血液在招引过来别的什么东西。

      ꝩ项羽凭借刚才燃烧火符之时的记忆,慢泛慢在脑中描绘这里的场景,他所站的这块石头,是他目光所见唯一一处落脚之地,但是这块石头后方的墙壁似乎处在一셏个拐弯的位置。 

      项羽伸手够了够,果然,前方墙壁到头了,手中爨抚摸是一处折叠之地,他抽出身上得短剑ꋴ,以剑插进身后得石壁缝隙,开始攀爬,洞顶不高,所以很快到顶,项羽又朝着记忆中拐弯地方攀爬,此处ᶏ墙壁是一个180度的大转弯,项羽转过墙壁后,忽地眼中有了一抹亮光裩,仔细㍨查看前方似有一处亮光若隐若现。

      ␺项羽不断借用手中得短剑,艰难爬向亮光之地,身后水鳖得磨牙声渐渐听不见了。

      洞壁湿滑,项羽无数次打滑,差点跌进水里,又艰难爬起,终于他离那处光亮越来越近,看清了是一处细小洞口,光影折射到水面上传来得反光,洞口狭小,而且巨石僵硬,以项羽现在得精疲力竭看,根本没办法凿出瓍自己能出去得洞口。

      天无绝꿽人之路,在亮光得反射下,项羽看到前方有一片空地,项羽渐渐爬到离空地数尺之遥得地方,仔细查看,生衳怕有什么不明生物,又等了片刻,感觉不似有生物得靧痕迹,况且,项羽力气将竭,他咬了咬牙,纵深一跃,跳到了那处髤空地之上。

      䒬项羽不敢再打火符,他的眼睛屏也渐渐适应了黑暗,看物比刚刚清晰许多,借着洞口得微光,他仔细查看一番,这处空地不大,方圆丈数濐之地,项羽转了一圈,未见有任何通道Ⓡ可以ၚ出入。

      项羽坐在地上,稍加休息,暗自思索逃离之䡉法,不由得想到洞外斯人,不知她会不会害怕佰,有没有为自己不安...

      찇眼见洞口光亮渐渐微弱,项羽知道太阳要落山了,如果陷入完全黑暗,他ⴖ不知道自己还有什么自保之力,他开始探索利用符阵之法,建立起围绕平地得一处甞防御阵法,这是他第一次使用这种阵法,这是当初探鬼的首雃领传给他的,说可以阻挡阴邪凶兽,也不௝知道能不能挡这薣水里的东西。

      太阳落下,月亮升起,然而,月色并没有照到洞里,项羽不敢睡觉,强睁着双眼注射着河里,似乎那里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即将上来...뛬

      夜半时分,月亮高高爬起,项ᤅ羽终于看到了一丝丝光亮穿进洞中,片刻之后發,项羽听见了水流的声音,项羽开始拿起短剑,ڝ做好了争斗的准备,果然还是来了...

      惮 项羽借着微弱的月光枕戈待旦,可是等了半响뼆只听见水流声,目光所及只看到水中泛出的涟漪,他什么都没等到,于是,项羽逐渐壮起胆子走近观看,水中涟漪有规则地㶸扩散,以月光照射地地方为中心,形成了一个漩涡般地形状。

      项羽略一思索,恍然惊醒,这漩涡似乎是在向水下旋转,也就是说,水下有通道可以出去?

      项羽不知这漩涡维持多久,通向何地,但与其这样等死,不如放手一搏,项羽暗自咬了咬牙,纵身一跃,跳入河中,顺着漩涡水流的出处,向下潜去,项羽感觉自己随着水流进入了一处孔洞当中,瞬间头皮发麻,没想到这种情况...如果通道狭窄,自己挤在了通道中,那可真是憋屈死了。

      索兴没有项羽所想的情况发生,虽然狭窄,但是却也足够容得下他,项羽憋住廊一口气,顺流㎌而下濡,在他块要撑不住的时候,扑通,项羽被冲了出来。

      䚪项羽深呼一口气,在水里站定,这里空间巨大,落地的水流也很浅,他站起身看到水流只到膝敉盖位置,身后一个孔洞正在向下喷水,想来自己就是从这里被冲出来燿的,此地正中间有一个巨大地孔洞,直通山顶,月光照射进来,视线比刚才好了太多。

      项羽走到孔洞正下方,抬头可以看到月亮挂在孔洞地正中心,他大致横视了一下周围,空间足有数十丈,可以容纳数百人军队,而他脚踩地地方像是人为铺设地地砖,四周涌入地水流围绕着中间这块铺设地转地地方有规则地向内流动。

      项羽顺着地砖向前行走,看到了有火烛地台子,他点燃火烛,拿起火烛继续前行,约莫又走了百余步,他看到一闪巨大地石门,石门是两扇对开的形状,中间两个半人大的铁圈,似乎是门环,绿油油地苔藓爬满了巨门的每一处角落,门头上似乎还刻有字迹,但是,项羽根本不认得是何种字体,更遑论知晓䨦何意了.ᚥ..

      ᰵ 项羽用力推了推巨门,纹丝不动,以项羽的臂力,五百斤的巨顶他也能扛得起来,此刻就是千斤巨门也应能有所推动才是씳,可是,这门纹丝不动,想来怕有万斤之重了,也不知是怎么建造的。

      项羽不断回忆探鬼统领当初所教,只恨当时年幼,对风水阴阳毫无兴趣,仅仅对一些简单的火水符箓感兴趣,项羽边思索记忆,边四下寻找有没有什么机关,可以开启巨门,既然出不去ཾ,那他倒要縁看看这是一处什么地方...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