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云视频app下载安装

      (13)

      话说白凤他们呆了一퓴天的另地方,可是镇上有名的三教九流之地。一条笔直的थ长街纵向分割出两列,许多酒肆像百花争艳一样竞幓相开Ꮌ放。它们的招牌一个比一个华丽,负责횉揽客的裚美女一个比一个出格。

      然后就如同参天大树的枝干,这条街也从゠主干道两旁开辟分离出无数的阴⧅暗窄巷来,许多见不得光的丑陋交눙易在슘此地生根发芽。

      私娼在这里与人通奸,暗盗者在这里买卖赃物。如果说两边日夜不息的酒馆是生在枝头最ꎙ显眼处的似칖锦繁花,那么那些隐没在黑夜里的人,那些看不见的肮脏交易,便是寄生在树干、树枝里头的蛆虫。

      这些人倚靠大树,不是为了安身立命,只是䇞为了在这棵树里面尽可能地汲取更多的养分,等到这봿颗树枯死的时候,他们能够毫不犹豫地离䚴开——他们完全不舋爱这片土地,甚至恨透了这片土地的百姓与统治者。

      比起老兵们的管理问题,这些看不见的蛆虫早便已经꟯在暗地里四处勾结,联合成帮,形成一只看不见的手,默默操纵着市井。

      御夷镇的百姓会叫他们“金钱鼠”,而地位稍稍高一些的人,比如官府众ұ人、世탴家子弟,会把这些人统称为乱民贼子。

      而白凤在返回御夷赵家府邸的时候,便隐约융感觉ⴖ到在暗处鯛、在屋檐上、在某个看不见的地方ﺴ,有几对冷冽的眼睛正在注视着自己。这是一种来自于野性的预感,但他看上去依旧假装无事发生,步履平稳,一步一뚘个脚印走回赵家。

      阿扁作为一个没学过半点武功,并且整日有大半时间待在屋子里的人,甚至连白凤步行ꗈ的戋速度都没跟上。他喘着大촢气,㌊半走半跑,终于在赵家门前追上뻦那位少年剑客。

      白凤恰好让看门的小厮拦在门前,那小厮道:“怎么,这夜里也有女人要送进去?” ꯾

      “兄台,还6请让我뮩速去듒面见赵括、赵公子,我好接受下一步的指示!” 悒

      “不成,你是不知道袅白㤟天솖里我让樊先生训得多惨!”那小厮怯ṻ怯地往后瞧了瞧,确保隔墙无耳之后,又道:“赶紧走,一会儿若是让樊先生他老人家看见了,볏肯定呈会告诉赵老爷鯴,到时૶候我这铁饭碗可就没了!”

      说罢,不想毁了别人生计的白凤只好站在原地思忖了片刻,直到阿扁从后面交唤道:쬞“白公子,你走得也太快了!阿扁我实在……实在追不上。”썹

      “阿扁,你快想想办法,让我进去。”白凤回应道。

      那小厮看见阿扁步履蹒跚地走上阶梯,赶忙过去搀着,说:“扁哥,你这是上哪去逍遥快活了?”

      “我说阿牛啊,你是不是有力气没地方撒野?居然把白少侠挡在外面,他駝可是赵公子的好朋友啊!㮣”

      “Ō是……是吗?”ޢ名为阿牛的小厮惊诧道:“可是赵老爷和樊先生븽都严令禁止了,不许赵公子接见外人。”

      “那你权当看不见,即使事情败露了Ⱊ,你也不会跟白少侠쑆扯上关系。”

      “怎么说?”

      “白少侠可以从后ퟯ院翻墙进去,那里不会有人巡查⫞,而且还与赵公子的屋子离得近。”阿扁讲起来头头是道,好像早就把整个赵府翻了个底朝天,知根知底了:“等等让我先进去,白少侠听见三声猫蝒叫,就从后院顶上跳进来。而阿牛你,当作什么都不知道便是。”

      白凤与阿牛接连应承后,Ⲉ阿扁就光明正大地走了进去。阿牛则继絉续站在门前,像个木头一样盯着远处,目送白凤悄悄围着赵家府邸外墙走去。

      区区矮墙,再加上又有阿扁在里面接应,白凤悄无声息地接近赵括并蔄不是什么难事。

      很快,白凤便成功溜进赵括的搫屋子,正好看见那富家轄公子正在一芒盏若有若无的油灯下面奋笔疾낃书。这油灯的光线十分昏暗,可以说是接近没有,若不是外头的↗星光、月光灿孏烂,赵盙括根本看不见纸上写了逰何物,只是在这种情况下写字,自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

      “赵兄,在솇下有事相告!”白凤欺身上前,如是说道。

      “稍候,≘待我写完这一句……‘子钓橩而不纲,弋不射宿’。”䭮赵අ括念着㘛词,㛼眼睛却没有仔细盯着纸,手却从没停お过,可见他执笔的礮手早便习惯了抄写的动作,不用仔细看清楚也能写得到位。

      白凤回道:“赵兄,此㕼事十万火急!”

      “此话怎讲?”

      “在下发现翆了一件惊人的事情。你可畓知道那‘餻一笑땲黄泉’为何突然袭扰赵家的商队?其实是姚将军故意把消息流传了出去,他这是在‘养寇自重’!依我看,整件事情姚将军都有参与策划,甚至那一万两白银他也私吞了不少。”

      赵ꕒ括道:“白兄䩨,你怎能如此凭空推测。口说无凭,我不会相信的。”

      “根据酒肆里头的老兵所言,‘一笑黄泉’已经很久㜧没有在御夷镇流窜的动静了,可如今突然出现,抢劫的还是赵家商队。他们可是从来不抢商队百姓,只掠军队辎重的绿林好汉。”白凤意味深长地解释道:“还有,利燬用流窜的匪贼去骚䢏扰武川镇的士兵,岂不是两全之策?既不会牵连到御夷镇,引火烧身,又能消耗‘一笑黄泉’的实力。最后,再找一个借口,一举把这伙匪贼歼灭,赚得功劳又不⒩费力气!如今,觢娄小姐就是天赐的쭸良机。姚将军不仅要虸驱虎吞狼、借刀杀人,还要灭了赵家的威风。緘”

      “若是菁华她在讨伐过程中死了,我们赵家确实也첾落不4得一个好名声;若是她得胜归来,姚将军亦能坐收渔翁之利。如此说来,白兄的推测不无道理。”赵括将信Ⓠ将疑,看着那盏将熄的油灯櫓,久久不能言语。

      “赵兄,樯我方才回来时发现暗中有人跟踪监视,所以不便久留此地逿。폜请赵兄벘保重身体,我会尽快找到确凿的证据、以及‘一笑黄泉’的下䆀落。”

      白凤说罢,넃正欲告辞,赵括也上前挽留道:“白兄,你Ⳍ也要注意。那伙贼人可能是‘金钱鼠’,我也是回来后才知道,姚将军居然将镇中最大的一伙乱民收归麾下了,真是不赖。”

      惴 쌾“金钱鼠?”白凤笑道:“确实像老鼠一般狡猾,我也只是感觉到些嫽风吹草动,并没有看见他们的身影。若是能抓到一两个活口来庈问话,或许事情能有进❙展?”

      ⟌ 二ᙗ人相觑须臾,就此暂别。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