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月真理奈风车

      瓦当碎片!

      看来凶手是从屋檐上扑杀而下。

      这痕迹似乎是兽类的爪印,难道凶手还带着只猛兽?

      흝附近都是住宅,显然无法判断,䶢凶手是从那个方向而来。

      离开第一处命案地点,江元퇜来至钱庄门口。

      经过一⠅番仔细搜索,江元长叹一声:“果然毫无线索。”

      希望在第三处,能获得更多有用的讯息。

      根据仵作的验尸报告。

      䀄 矏死邆者右手血肉模糊,显然是凶手有意如此。

      当时情况矎如此危急,凶手竟还特地将其右手砍烂,应该是뮜想掩盖什么。

      ȥ 经检查,死者手骨似受到大型野兽撕咬。

      看来凶手真带着头踆猛兽。

      如此范围应駥该能缩小许多。

      等会得去守城司一趟,查鰴查最近有没有带猛兽入城的记录。

      蠟 幸好死者的实力出乎凶手预料,以致于他没有太多时间破坏现场。

      遗留在此处现场的野兽爪印,比先前屋檐上发现的大得多。

      难道不是同一头?

      不会是那种能变幻大小的妖兽吧?

      鯥 有点难办!ౌ

      鱚若真如此,这范ᅦ围得多大?

      江州府城大约一千多万人口定居,养宠物者不计其数。

      这无异于大海捞针。

      以目屘前得到的线索,根本一点用킂都没有。

      没有目击证人,没˒有凶器。퍨

      就连杀人动机,都无法判断。

      怪不得江딋州府衙要发悬赏。

      鏛 守城司那也去过,可以说毫无所获。

      最近邮几个月,别说猛兽,就是马ᵚ戏团都没有。妃

      江元叹了口气:“真是头疼!”

      不对,我刚不是在㮮街上走吗?

      鏁 怎么会如此安静?

      回过神来的江元,狐疑的打量四周。

      只襡见一家家商户都门窗紧闭,宽敞的街道上更是毫无人影。䥑

      江元又往回走几步,看着街口牌坊上鼙那三个大字,不由无语。

      太平街!

      謨怪不得一个人影都没有。

      自己竟不知不觉来到黑市。

      둥✉江元抬头看了眼天色,马上就落日。

      黑市斟也该要开门了。

      氏 那就再等会。

      说真的,进游戏那么久뤜,还没逛过黑市。

      这次怎么也得见识一番。

      ䷃而且黑市里鱼龙混杂,兴许自己能打听到,杬命案相关线索。

      百无聊赖的江元,打量起牌坊两侧的楹联。

      楹ࣱ联共两副,ﺹ都是以楷书写就썞。

      第一副:

      一生规矩,庸碌无为,心安即可。

      半世放纵,逍遥快活,自欺而已。

      噬第二副:

      㲘 行善,良心可得几分价。

      为恶,邪念又值多少钱。

      这两副楹联,怎么有种劝人守规矩的意味?

      黑市不应该无法无天些吗?

      而且牌琥坊正中太平街下,还국刻着‘稳当’两字。

      黑市不会是官府大佬,用马甲Ϋ开的吧?

      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商业街。

      红日西斜,余晖散尽,漆黑的夜色覆盖天幕。 ຊ 太平街的生意,也随之开启。

      沿街商铺都挂起灯笼,ᾑ开门迎客。

      街道旁也䗦被四方涌来的小贩占满,都在自己摊子前叫卖。

      街上之人大多脸覆面具,或者以其他方式遮㊳掩容颜。

      ߚ见得此幕,江元知道自己草率了。

      索性自己来黑市,不是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顺手买了根糖葫芦,仔细打量起沿街店铺。

      光看门头,ᵩ似乎无法判断,这些店铺是做什么生意的。

      还是等逛一遍后,进店铺਀里看看再说。

      街道旁的摊位,卖什么的都有。ﮈ

      看来是我对黑市有误解。

      “小友,算命吗?”

      江元打量一番面前之ꢳ人后,摇摇头。

      “别走啊!不灵不ꖛ要钱!”

      “我对算命没兴趣,你还是找别人。” 틝

      那人看着愈行愈远的江元,喊道:“我枮知道你找的人是谁婖!”

      听闻此语,江元脚下一顿。

      “你真知道?”

      硹 那人捋了捋胡须:“我封世一,号称‘铁口直断,神机甬妙算’,就没我算不出来的事。”

      “那你说说,我要找谁?”

      封世一打量下四周,凑近低声说道:“此处人多眼杂,你我寻处僻静地方,好好聊一聊。”

      江元狐疑的打量一番封世一,这货不ԉ会有什么特别的癖好?

      思땨索片刻,江元点点头。

      ⩿ “悬Ȕ星楼?”

      封世一笑着㢂道:“这里的包厢没人打扰,且有免费茶水供应。”

      “在黑磷市里开茶馆?”

      “这地方可不止喝茶那么简单,还有许多其他买卖。”

      听至此处,江元立刻来兴趣:“怎么说?”

      封世一摆摆手:“这些你自己去了解,我们还是聊正事。”

      “你真知道我要找的是谁?”

      封世一闻言,闭目掐指算起来。

      看着这副神棍样,江元不由无语,自己真能得到答案? 㵢

      “是位女子,还有头白玉狮子,杀气很大,苶应该犯有命案。”

      江元听完一震왲。

      ⁙ 似乎能对上䐗,不过这些真是算出来的⿓?

      或者说,他就是凶手之一?

       “能算出此人现在何处吗?”

      封世一闻言笑了笑:“那这卦金?”

      뜧“大师,你想要多少?”

      ᡩ Ҁ封世一摆摆手ﮃ:“我可不要俗物!”

      畁这话让江元一愣。

      不要钱?

      那想要什么?

      ꭊ不会狮子大开口,要讹自己吧?

      㱅“听过秋山弈局吗?”

      笉江元思索一阵,摇摇头。 㚧

      “不知道也正常,你只需弄来这本棋谱,菕我就告诉你,要寻之人的具体所在。”

      江元点点头:“可以,但前辈知道,这棋谱在那吗?”

      “这本残缺棋谱,就在玉凰山法圆寺的圆空大师手里。”

      城西外32里的玉凰山,也不算太远,可以跑一趟。

      “若是得手,又该去何处寻你?”

      封世一笑着捋了下胡须:“小友放心,最近几月老夫都会待在这悬星楼。”

      “那在下这就去法圆寺瞧瞧。”

      “小友,若是他们说方丈不在,你就言‘入三六㗜’,否则就会无功而返。”

      江元念叨憐几句后,对着封世一抱拳一礼:“告辞!”

      封世一笑着点点头。

      现在这个时㫽辰,城门应该还未关。

      궛 若是路上没突发状况,天明即可至法圆寺。

      賗天放鱼肚白,一夜就这么过去。┶

      看着不远处法圆寺的山门,江元长出一口气。呷

      ꑓ ਱总算到了!

      连着枼用青云㾀得路,能量都快쁯见底。

      幸好路上没情况发生,否则能不能到都两说。 

      可惜马匹租赁证明,是有时限的。

      自己接下来,得去西川府휍,没ℽ有马肯定不行。

      但车马行里的马匹,动辄千金左右。

      这根本不是自己能消费得起。

      所以这租赁证明得留着。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