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豆言情小说大全app

      秋雨中,夏瑶家的灯光越加显得迷蒙,在千万的雨珠里折射千万个世界。

      夏瑶父母倚靠半躺在楼下客厅沙发朦胧磕睡又焦急,愁容满绪。

      “陈杨,陈杨,你快去陪陪她,陪陪她!她不愿意见我,但是让她孤独一人在黑暗里咳嗽,伯父心疼啊,伯父这颗心啊,扯着疼,一扯一揪的!”夏瑶父亲拉着我的手臂恳求,喉咙里发出沙哑的声音,似乎要把一口老痰一口心血都吐出来。

      “伯父,你放心吧,我会一直陪着她!”我拉住面前这个因为夏瑶而变得苍老且脆弱的男人,这一刻的男人不再如山,反而是弱不禁风般的风烛残年。

      “谢谢,谢谢,陈杨,谢谢你!”夏瑶父亲连忙点头跟我道谢,老泪纵横,浑浊了眼窝。

      我安慰好夏瑶爸爸后往楼上夏瑶房间走去。

      踏上第一节楼梯的时候,夏瑶妈妈叫住了我:“陈杨,当初,当初你和夏瑶之间都是阿姨的错,阿姨,阿姨,对不起你们啊!对不起你们啊,都怪阿姨,都怪阿姨!”夏瑶妈妈说着说着便又抽泣起来,干瘪的眼窝却再也没能滴出泪水。

      “伯母,被围困的都已经释怀!”我转身对夏瑶妈妈莞尔一笑,应该是安慰,也应该是自己的释怀。

      楼道里灯光昏暗,我和邓伦走在其中,仿佛在穿越一条连接时空的隧道,漫长又缓慢。

      咳咳咳……咳咳咳……

      楼道里回荡几声夏瑶的咳嗽,总让人觉得夏瑶的生命处于行将就木的腐朽阶段。

      “夏瑶,吃早餐!”

      “夏瑶,好久不见!”

      “你是?”半躺在床上的夏瑶,脸色苍白,却仍旧戴上了她的假发。

      “我是邓伦啊,怎么,多么不见你就把我这个老朋友忘记了?”邓伦故作轻松走到夏瑶床前。

      “啊!邓伦,咳咳咳……你真的是邓伦!”夏瑶惊讶喊出声,随后又急促咳嗽起来。

      “别激动,别激动!”邓伦坐在夏瑶房里的椅子上,安慰着夏瑶。

      “天啊,这么多年你去哪里了?当初我们找你找的好辛苦,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与你相见了!”夏瑶

      神采奕奕的说着,却给我一种回光返照的感觉。

      “走南闯北嘛!”邓伦温和笑着。

      “哦,好吧,咳咳咳……你肯定也吃了很多很多苦!”夏瑶斩钉截铁说到。

      邓伦起身走到窗前,看着窗外淅淅沥沥的秋雨打在院里一棵香樟树上,也看到一盆太阳花蜷缩在这个万物还在沉睡的早晨。

      “来,我们吃早餐!”我把怀里的早餐拿出,摆放在床头的桌上。

      “咳咳咳…………嗯好!”夏瑶乖巧点头。病恹恹里又似乎有一丝生机浮现。

      “我吃不下了!咳咳咳……”夏瑶吃了半根油条喝了几口豆浆便呼吸急促起来,“我看着你吃,还像从前一样!”

      “好。你还记得吗?那个时候我每一次包夜通宵回来学校补觉,你都会给我买一份豆浆油条,我到现在都还记得是食堂三楼最右边的那家早餐店。那个时候啊,我吃一口早餐,一同包夜回来没有吃到早餐的哥们就阴阳怪气叫一声!”我把油条塞进嘴里,含糊不清说话,并非是我真的饿极了,而是想要装作一副憨态可掬的模样,至于原因,或许就是想要让夏瑶能够觉得我的神态搞笑,逗笑夏瑶。

      “我当然记得了!咳咳咳……我还以为你忘记了呢!想当年啊,咳咳咳……我喜欢吃二楼的臊子面,可你喜欢吃三楼的豆浆油条,于是每一次我吃完了早餐,还得特意跑到三楼,咳咳咳……还得跑到去给你带早餐!”夏瑶回忆起来,仰着头,泪水从眼里流出来,夏瑶扶手去擦泪,而我低头吃着早餐。

      夏瑶从床上坐起来,抚摸着我的头发,如同高中那几年,我吃着油条默不作声,任由夏瑶轻轻抚摸,慢慢回忆!

      “陈杨,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你能带我再去一次海边,或许我就死而无憾了吧!”夏瑶没有看我,盯着窗外。

      “别说丧气话,我答应你,等你身体稍微好一点了我带你去海边。”我吃完早餐,天渐渐亮起来,几声喇叭声打破了静默的小城,夏瑶说她想睡一会儿。

      我和邓伦便退出了夏瑶房间,各自回了家。

      走在路上的时候,雨停了下来,却总觉得特别冷,我转身看着邓伦离去的背影,其实最后分别的时候,都是以背影的方式而道别,我不经感慨,我与夏瑶的分别,将是以谁的背影渐渐远去?

      回到家里我倒头就睡,做了一个梦:梦里夏瑶还是当初青春靓丽的女孩儿,她有着长长的柔顺的头发。我们在海边,金色的沙滩,天际蔚蓝,海鸥飞在半空海浪拍打在礁石,周围走过好多人,夏瑶从他们手里接过椰子,有人将贝壳项链挂在夏瑶身上,有人送给夏瑶红色的花儿,有人给予夏瑶拥抱,她们跟夏瑶打着招呼,她们游进海里,变成了鱼儿,夏瑶看着我,缓缓走向海边,也变成了一条蓝色的鱼儿,游进了海里,再没有回来…………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母亲煮好了饭菜,老陈头上班去了没有回来。

      “陈杨,夏瑶怎么样了?”母亲忧心忡忡,这和她本身母性深处的温柔有关。

      “令人琢磨不定,时而好,时而不好。”我扒拉着米饭说到。

      “唉,这姑娘,你说,你说,怎么就……”母亲始终没有找到更好的语言来形容她想要说的话。

      “妈,夏瑶说她想要去海边!”我夹起一片晶莹剔透的腊肉放进嘴里咀嚼。

      “你可不能去!要去也得是她爸爸妈妈陪着去,不然你陪夏瑶去了海边,把黎槿晾在渝城工作,你觉得黎槿会怎么想?”母亲急忙否定了我想要陪夏瑶去海边的想法。

      “可,可这是夏瑶最后的愿望!”我说着话,总觉得自己理亏,声音小的连自己都听不清。

      “陈杨,我知道你是个重感情,重义气的人,你想陪夏瑶走完最后一段路无可厚非,可是你也要考虑人家黎槿啊。黎槿闺女就是欠你陈杨的吗?人家这么好的一个闺女就要为你陈杨所谓的重感情去承受不该承受的东西吗?”母亲叹了几口气,又语重心长的说到:“别辜负了人家黎槿!”

      母亲收拾碗筷去了厨房捣鼓,我心事重重漫无目的走到窗边,阳台上还有一盆太阳花正在开着,不知道夏瑶的太阳花是否花开向阳?

      秋高气爽,白云苍狗,叶绿清新,哼着小调,抽着烟。

      “妈,我去打一会儿篮球!”突发奇想的我迸发出打球的想法。

      “啥?又要去打球?要不是因为这该死的篮球,你的膝盖也不会这么脆弱,每次旧伤犯的时候连走路都很困难,现在又要去?”母亲在厨房里语气不善。

      “妈,我想去发泄一下嘛!”我略有委屈小声嘀咕到。

      “唉,去吧,一定得慢点打,你都好久没打过球了,别把自己又搞受伤了!”老妈显然语气和缓,在厨房里叮嘱我。

      “好,放心吧!”我回到自己的房间,换上球鞋,这还是曾经夏瑶在大学送我的一双耐克与乔丹联名的球鞋。

      那个时候,似乎夏瑶很喜欢看我打球,我至今都还记得,夕阳之下,夏瑶拎着水,我抱着球。夏瑶总会吐槽我身上的汗味儿,却又要依偎在我身旁。总会为我洗球衣,非要用薰衣草的洗衣粉。

      跌跌撞撞走了好几年好多地方,唯独这鞋码没再变过。

      后来毕业后,就不怎么打篮球了,似乎男孩子对于在毕业这个节点就开始发生了变化。

      因为,比起一个完美的后仰三分球银行卡里的三万块要实用的多。

      后来只有在扔垃圾的时候才依稀可以看到自己当年让篮球在空中划出弧线的身影,也只有在没人注意的时候才会半蹲下来假装背后运球,胯下生风,也只有在伸懒腰的时候才会学着当年后仰投球的模样!

      到了如今,篮球对于我来说更像是我躲避这个世界的一种方式。

      来到球场的时候,人不多,刚好便和一群人组了对,在球场飞奔起来。

      这一刻我是极其真实的,属于自己的,亦或是属于青春的。

      因为只有打球的时候我的脑子才是一片空白,什么都不需要想,只考虑防守,抢断,盖帽,上篮,进球。

      直到下午打到散场,陆续的来了几波人,又走了几波人,等到人都走完,自己坐在场边,看着一位老奶奶捡着球场的塑料瓶。

      拿起手机准备去买水,却发现手机早就关机冷冰冰像具尸体。

      突然一瞬间因为老奶奶的苍老姿态,让我又想起夏瑶的所有的事又涌上来,想大声的哭一下发泄一些,最后还是收拾收拾东西走路回家。

      来到家楼下,隔着几个胡同,便听到了哀乐。

      从包里摸出烟来点燃,突然的平静,突然的释怀,突然的漫无目的,突然的麻木上楼,突然想起一片海,突然想到向海而生的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