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多野结衣那几部出名

      嗬“呜呜~”

      렠被贵族“罗比·凯”甩在地上的风犬,只是不满三月的幼崽,砸在坚硬的船板上后,奄奄一息。

      用丝巾擦着手嵯,罗比·凯傲慢的看向船员:“现在安静了,﫬你满意了吗?”

      船员没有说话,退到一旁。

      苏九儿忍不住喝道:“可恶的家伙,它㪒还是只幼崽。ㄷ”

      作为騞一只十万年的魂兽,苏九儿猎杀过许多魂兽,但那都是为了生存。

      魂兽的世界,弱肉强食很正常。

      可大多数魂兽若非逼不得已,或者是天敌关系,否则都不会去袭击其他魂兽的幼崽。

      因为魂兽很清楚见一旦吃光了幼崽,等同于杀鸡取卵,增加未来的猎食难度䬸。

      捕食是为了生存,肆意滥杀会被所有的魂兽排斥。

      可有时候魂兽都明白的道理,人类却不懂!

      罗比·凯闻言,看向苏九儿,眼前一亮,随即满不在乎的笑道:“那又怎么样,不过是头畜生,早晚都要死的,唯有神ṧ才能决定予还是取,我只是早一点送它回神的怀抱而已。”

      神?

      宁缺睁开眼,打量着罗比眩·凯。

      这个世界上,神是真实存在的。

      比如武魂殿背后的天使之神,在海神岛留下传承的海神等等穜。

      这些神都有神使和信徒。

      ᗻ刚才罗比·凯说到神的时候,语气带着一丝狂热,棡可见他是个信閰徒,但信徒未必就是好人。

      쮔 不同宗教的信徒优良不齐,崇拜的神灵各不相同,史书上就记载过不少因为信仰产ᎊ生矛盾而发动的战争。

       宁缺对于那些所谓的神祇ក,抱有一定的敬畏之心,可仅此而已,说不上崇拜,更谈不上信仰。

      求㠬神不如쌫求쒥己,比起将希望寄托在神祇的身上,他更相信自己所掌控的力量。

      苏九儿对罗比·凯的所作所为很反感,却知道这就是人类世界的残酷。

      嫽她是个聪明人(兽䰤),自然明白眼前发生的一切并不是她所能改变夅的。

      就算她现在能救下这只风郐犬幼崽,还有其他的猫崽鎎、虎崽,难道她겉都能及时救下吗?

      【母亲说的果然没错,人类才是这个世界上最凶残的生物ᚗ!】

      压下心堔中的愤慨,苏九儿的愤怒并不是圣母心发作,而是一种兔死狐悲的感觉,以及对自己弱小的愤怒。

      宁缺同样不喜贵族的行为,但没有为此而对那人动手,看着还在痛苦抽搐的风犬,屈指一弹,一道魂力射出,给风犬一个傼痛快,结束了它的痛苦。

       风犬死后,一道淡淡的白色魂环漂浮얬起来。

      见宁缺击杀了风犬,罗比·凯顿时面色一冷,喝道:“小子,敢杀᪤我的狗,专你胆子不小啊。”

      뎁“嘘,安静。”

      将ꍘ食指竖在最前,宁缺做出噤声᤭的手势。

      “昧还敢让我安静,我TM……”

      罗比·凯正准备口吐芬芳,情切问候宁缺全家。

      突然船体摇晃,水浪翻滚,ꥹ一条巨大的触手跃出水面。鰋

      ₃ 带起的阴影笼罩罗比·凯,刚刚还很嚣张的罗比·凯,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差点就吓尿了。

      他其实也是个魂师,武魂是风浪,只ꋯ不过天赋一般,本身有比较懒惰,养尊处优,现在就23级,早已忘记如何战斗。

      “第三魂技——水盾!”

      “第二魂技——狂狮乱䕷舞!”

      千钧一发之际,罗比·凯的两个护卫冲上前来。

      普 张文海x,武魂河蟹,46级强攻系战魂宗。

      胡安·阿尔切,武魂青狮,47级强攻系战魂宗。

      两人一攻一守,挡下了河中魂兽的触手。

      姳“樅沼泽章鱼,至少5켢0䛡00年修为。”

      看着舞动的章鱼出手,宁缺很快分析出对方的底细。

      沼泽章鱼是少数生叟活在裯淡水区域的章鱼,既喜欢浮在水面,或者潜入水里,虽然没有肺帮助呼吸空ᇻ气,但血液里却能储存大量的氧气,这些氧气可以ㄯ长时间维持它们缓慢的新陈代谢。

      沼泽章鱼体表的颜色可以根据身体改变,愤怒的时候,会浮现出火焰色。

      眼下它張的皮㸽肤已经艳红似䠂火,显然沼泽章鱼是动怒了。

      十年至百年的魂兽,实ޜ力对应魂师与大魂师。

      百年至千年的魂兽,实力对应魂Ὧ尊与魂宗。

      五千年至万年,实力对应魂王与魂帝。

      万年至五万年,实力对应魂圣与魂斗罗。

      ব十万年的魂兽对应封号斗罗,超过十万年ỗ的೻魂兽被称为凶兽,对应超级斗罗、巅峰斗罗。

      百屠万年的魂兽等同ಂ于半神。

      五千年的沼泽章鱼,相当于魂王,加虓上占据地利优势,一般윻的魂帝都很难将其击杀。

      光靠张文海和胡安·阿尔切两个魂宗,显然不占优势。

      船上的猎魂小。队和一些魂师⬅听到动静,纷纷加入战䶙斗。

      可ћ惜他们的等级普遍都只有二三十级,打起来依旧没有占到便宜,蚴反倒是船体被毁쩑坏了不少。

      苏九儿退到宁缺的旁썺边:“你不出手吗?船要是坏了,我们就ꗊ只能走路了!”

      셆“说得也对。”

      宁缺说话间,一条触手带着破风声抽了过来ᾩ。

      휟念动力发动,触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减慢,最终定格在宁缺身ẽ前半米外。

      宁缺抬手ᦶ释放出十二生肖塔变成的圣戟神叹,笑道:“今晚就吃铁板章鱼吧。”

      ⠌话语落下ᆆ,长戟上挑,瞬间撕裂开触手,将其斩断。

      在沼泽章鱼的体型相当庞大읋,光是触手就长达十多米,以宁缺꒬如今的精神力,无法用念动力将它从水下摄起来。

      被斩断一条触手見的沼泽章鱼大怒,脑袋从水下探了出来,触手抽飞两个船员,卷走一个魂师,接着喷出浓浓的黑墨团。

      这种墨汁有炉火一般的高温,几个在前的魂师和一位不知名的商人被瞬间烫死。

      绠 宁缺用念动力形成一道较大屏障挡住墨团,将其顶了回去。

      接着把手中的渄圣戟神叹当成标枪,猛然抛投出去。

      誇 宁缺的肉体力量可比念动力强多了,圣戟神叹宛如离弦之箭飞射駕而出,尖端带着水火两种截然不同的魂力,以螺旋方式加速旋转,一下扎进۝沼ᒦ泽章鱼的敡大脑袋。 쮄 앷

      接着轰然一爆,将沼泽章鱼的脑袋炸出一个大洞,各种器官血液飞洒。

      这一招算是宁缺自创的魂技,说起来也是简单,就왒是利用体内冰与火两种属性的魂力,将其融入魂器尖端。

      将圣戟神叹抛出的时候,不但可以起到加速作用,在刺到目标后,水火相融之时,还会引发爆炸,扩大⡣伤害面积。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