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学生小说

      完全不出意外地䈕,ᾀ新开始。

      阿尔伯特在提出转俽入军方之后总用时不到五天,他的军人证、研究院证和一套军服送到了他家门前的寄件箱里,并贴心的附赠了一张记⼛录了几个和他相렼关的地址的纸,上面还写明了⢹一些注意事项。

      “终于。讷”

      楑直到现在,他才终于又感觉踏实了。

      퓓 他多独了辕一层身份,即因特殊贡献而从高级魔法学院特招进体制内的军事研究院工作人员。

      쮰黑发褐瞳的年轻人站在衣帽镜前,将那一身灰黑色的军服穿戴完毕,身形폚笔直正了正军帽,他的手一点点摩挲过这一身非常合身的,款式近似于中山装的服饰,它具备着朴素的美感,同时兼顾了实用性,外有胸口和腹部四个口袋,内有两个内衬的大口袋,还有腰间配套的深棕色组合腰带———左侧系在腰带畜上홻的刀套里还插着一把匕首,右侧则놛有一柄制式手枪靊。

       他现在是合쫜法持枪。

      阿瓦兰迦法律明文规定只允许军方、研究员和体制内的中高层可窭以持枪,且款式和口径有限制,而他,现在是个刚刚进入体系的新人少尉。

      “咔擦。”

      带着些许怀念,紧紧握着手中的16mm굡口径魔能空气冲压枪ဌ械,装弹量12发,配给他四个弹夹,可以在危险时动用,但每次用过后要上报因何动用,且不允许转交他人———它对有准备的其他超凡者而言并无太大威胁,更多的是个身份象征,只是䀯对儿童很有危飆险。

      毕竟它不需要施法激发,使ⶢ用它仅仅需要扣动扳机。↱

      在现代魔法体系⒰中,对于任何一个成年巫师而言真正够得上“威胁”的起码是魔能动能步枪,其特殊装弹会对施法构造产生破坏,三发就릍能击穿一个籘三环巫师的施法防护罩஥并保留足够的余裕击穿其体表.....到底是碳基쐝生物,再怎么变他也不可能超越极限,除非不做人。

      蘡 䤭 “看起来很帅啊。”一双手在笑声中按住了他的双肩,“但是穿得有点歪哦?”

      塞西莉娅动手给他正了正腰带。

      “毕竟没穿过这个版式。”

      他牵住了腰间的手。

      幸好也只有这个腰带难摆弄一点,⇂当然它本来也不是单纯用手穿戴的,要用上精神恧力触须才穿得快:它本来就是专门给超凡者士兵设计的。

      竣 阿尔伯뛮特今밑天准备去自己的部门报道。

      所以。

      “嗡———”

      温度高达3700强c的暗红色좋丝线从他的指尖延展出来,纠缠,编织,极快速的,这쑽看上去犹如半凝固态岩浆般的事物在两秒钟内构筑出一柄剑身뷕长约1.2米的热能大剑,牢牢地握在手中-这还是他有意放慢了构筑速度-他大略地挥动它舞了个漂亮的剑花,如臂指䧻使的顺畅感非常自然地维持在他的感知范围内,完全可以支撑他进行一Q次长达数寻的死斗。

      平和的外衣之下,这个男人仍然精通作战。

      “我们走吧。”

      욚 J 大剑散去了,他面炏对着镜子点头,确信自己做好准备。

      塞西莉ⴛ娅也要跟他一起去。 厝

      现在ᝏ她的二重身份是一軨名普普通通的研究员㏮助手,是正儿八经考过了笔试拿到的身份,只不过某些层面帮忙调快了考试的流程速度而已。

      “呼....好了。”괱

      所以她也有制服。

      瓪猫姑娘系好了自þ己身上灰色大衣的廮所有扣子,紧┨了紧领口,一件并不起勚眼,口袋比ꢼ较多,又坚韧得过分的大衣,似乎完全能够防住一般的刀砍。

      他们把代表身份的醥徽章在胸前别好后一起走出了家门,塞西莉娅还顺Nj手给门旁的盆栽浇了点䠱水。

      “不许拆家。”拕 憶

      阿尔伯特对跳着跑过来看着两人的北极狐笰幼崽说。

      孄 然后他们穿着这一身正大光明的在街上走起来。

      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通常,选择也意味着放弃,他追主动放弃了一些东西,藰也拿住了一些东西——黑㟔发年轻人在走到脚下这条道路靠中间的位置停下了,这里是【俟雷明顿通用技术公司】的总部大门口,有几个员工正在进䠮出,他看到,迎宾柜台后的接待小姐看到了两人,攀愣了一下,渐渐睁大眼睛,还有公司二三楼的某些人풹悄悄举起【魔能放映器】记录夫妻两人ꮒ现在的样子——他知道自己的一项目的达到了。

      “今天也早一点结束吧。”塞西莉娅一只手抱着他的胳膊,一只菖手正了正头顶的ㅊ军帽,“然后我ꩭ们....”

      她说到这里时忍不住笑了,像是想到了什么好事。

      然后将左手与男巫的右手十指相扣,戴在手腕上的两个代表“缔结永远”的钢环碰触在一起,然后.....他们同时地向钢环上的魔窼能结构输入精神力,钢环微微颤动着发出一段只有两人能刚好听到的音乐声,䚗是由塞西莉娅“演唱”的北地民谣,这一下就仿佛给两人的活爗动增添了一段悠扬的bgm。

       阿尔伯特微笑起来,随手揉了揉她伸过ᷔ来劈顶到他手心웇的尾巴尖,又用精神力触须Ἱ伸씂进自己的随身空间里检查了下自己撰写的“工作报告”,那上面大概的写着他迄今为止的成果、目标和许閞多设想。

      他准备好了。

       —————————

      “唐吉诃德,你ࠟ会恨我么?”

      “......啊?”坐在黑发施法者对面的金发年轻人愣了愣,“怎么可能,你干嘛了?”

      敠 “你看,我们本来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也没有太多实质性的牵挂,对吧。”深褐色的瞳孔平静的看着旁边的窗外,“也就是说,这里本来餥和我们是没有关系的地方。”

      “但是我陷在这儿了。”

      㭖“艹。”唐吉诃德”微微起身,靠过来笑着锤了他一下,“现在才说这种屁话不觉得晚了?嗯?”⃿ 페

      他挑起眉샕毛,面带笑意地看向阿尔伯特手上的钢环。

      “再说不止是你,我也早就陷在这儿了。”

      羕 唐吉诃꽧德靠在桌面上,一只手支着头看向旁边:

      “你看,我们本来都是斯莫﹖兰人对吧,你呢,受动不了那些封建醨迷信的鬼玩意儿,我可受得了,我还是个【既得利益者】的后代烈,不谈屁股在哪儿,也是纯血贵族后代,天ញ生傲天,我啊,当时一门心思想在那里发展,觉得只要慢慢种田,一切都会好的。”

      他突然握녠紧了拳躸头,闭上眼睛:

      ꆲ“谁知道那地方他妈閆的吃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