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hgames

      拜耶兰的港口位于城市东南的海湾,新征服的南方行省成船的小麦和棉花,北境的矿产和西境的牲畜챁、渔获每天都通过这个主要的港口进行装卸,然后在拜耶兰㚷的市场和工坊里加工成精美的货物送往各地。

      格里菲斯之前已经来过一次这里,在公共港区见识过堆积成山的货物和摩肩接踵的旅客,那种奇特的混合气息让他不用睁开眼睛就能知道自己到了哪。但是,神秘界的高等学府霍蒙沃ᗩ茨有自己的小型私港,远远地⥠避开了拥堵郝的货物和让人窒息的空气。

      大家都说,人生而平等,但是有的人更平等。

      整洁宽敞的堤岸边,校方已经为客人们搭起了漂亮的葡萄藤凉棚避开酷热。蓝色和칩绿色的饱满果实从伸手可及的藤蔓间垂落下来,阴凉处的长桌上已经准备了早午餐,甜甜圈、烤春鸡和果汁可以随意享用。

      好些出身平民和下级贵族的男生们把鼓鼓囊囊的行李装在小车上,大呼⭡小叫地从铺着红毯的道路上跑过。悉心打扮⨌的女孩子们倚靠在栏杆上,任由海风吹起她们的长发。

      出身名门的新生们此时此刻还在家族的管束之下。他们的仆人摆上桌椅,呈上精致的茶点。各家的执事带着无可挑剔的表情,向附近ꕕ的大家族送上拜访的名帖。

      格里菲斯他笔挺地站在拉莫尔家的凉亭外面,注视着来来往往的学员和仆人们,时不时伸手去按一下腰间,却发现那里并没有挂上佩剑。

      “先生,需要托运行李吗?”

      “谢谢,我的行李已有安排。”见习骑士礼貌地回应道,同时循声看去。

      眼角的余光瞥见梬一个比孩童高不了多少的小型生物站在他的身边,用闪闪发光的大眼睛望着他。这个生物长着棕色的皮肤,尖尖的脸和⏺耳朵,大大的门牙和圆溜溜的眼睛……

      S!H!I!T!

      哥布林!这么近!我竟然没有注意到!

      格里菲斯惊出一身冷汗,闪电般地抽出藏在靴子里的匕首同时向后跳了一步。如果不是短小的武器不顺手,格里菲斯已经把匕首扎进这头哥布林的脑袋里再拧上两圈。

      “先生,先生!”矮小的生物被寒光闪闪的匕䊬首吓得半死,一屁股跌倒在地,“我是布朗ᕹ尼1019号,不是哥布林。”

      格里菲斯ꏴ惊慌过后,发现这个小东西确实和哥布林有所不同。它的皮肤是淡淡的棕色,更加光滑细腻,面容看起洆来也要柔和圆润,和哥布林给人的那种猥琐凶残的感觉完全不同。

      “见习骑士遘的行李会跟随拉莫尔小姐的行装一起托运,不用校方劳神,”管家阿什福德微笑着走了⥬过来,向着坐在地上的布朗尼点点头,又对格里菲斯说道,“在其他人注意到骚动以前,赶快收起你的武器。”

      “是的,高贵的先生,告辞了,高贵的先生,”布朗尼急忙从地上爬起来,脱下头上的帽子向阿什福德和格里菲斯鞠了一躬,飞快地跑开了。

      ⦟ “没见过布朗尼吗?好吧,这是我不好,”阿什福德抱歉地向格里菲斯耸耸肩,“퀝我也没想到你的反应会那么大。”

      “失礼了,阿什福德先生,”格里菲斯收回匕首,向拉莫尔府的管家说道,“我在东方遭遇过哥布林,和它们长得很像。”

      “原来如此~我也没有掌握多少有关使魔的知识,只知道它们都是魔法的造物。看来你在霍蒙沃茨又多了一个研究方向,”阿什福德露出微微的笑意,带着格里菲斯来到凉亭的长桌边,“布兰顿先生,再过五分钟,小姐的安全就交给你负责了。”

      “命令收到,阿什福德先生,”格里菲斯捶击了一下自己的胸口,发出一声沉闷但是夹杂着微弱清脆撞击的声响。

      “嗯?什么声音?”一起来送妹妹入学的拉莫尔家长子诺兰放下手里的葡萄,上下看Ѕ了一眼见习骑士。

      “锁甲,诺兰先生,我在外套下穿了㭘半身锁甲,”格里菲斯回答道,“校规不允许在日常活动中携带武器和盔甲,所以我穿在衣服里了。”

      “按校规的意思是穿在衣服里也不行的~”正趴在扶手边眺望海港的索尼娅转过头来,笑容甜美地j看了看见习骑士,“被发现要扣学分的。”

      “如果在行军时遭到突袭可能来不及披挂甲胄,战术上会陷入不利,”格里菲斯认真回答道,“霍ü蒙沃茨班轮的航行需要穿过峡湾,如果……”

      “呵呵~没有什么如果,布兰顿卿,”诺兰也笑了起来,“从这里往北直到霍蒙沃茨的领地都在帝国舰队严密的监控之中,沿岸䉑的魔物,海盗什么的,许多年前就被剿灭干净了。”

      “恕我直言,布兰顿先生的慎重值得赞许,诺兰少爷。这毕竟是小姐离家的远行,安全是非常重要的,”全套黑色礼服一点不嫌热的阿什福德先生微微点点头,然后面带笑意地对格里菲斯说道,“如果有谁注意到布兰顿先生披甲不符合礼仪,也会想到他刚刚从东方返回还不适应和平都市的生活,加以体谅的。”

      这个时候,一位法师打扮的中年男士在远处用魔杖虚点一下,私港里立刻出现了回响:

      “霍蒙沃茨新生,请登船,其他客人请留步。”

      岸边出现了一阵阵骚动和惊叹声,一艘线条漂亮细长的帆船就像是一片漂浮水面的柳叶,平滑㉔优雅地划过水面向着岸边靠近。她快如幻影,却静谧无声。

      霍蒙沃茨的快速帆船“飞叶”号,裝负责将学员从拜耶兰的海줹港安全快速地送到北方的校区。据说这艘漂亮的三桅快速帆船每一面风帆都得到了魔法的加护,掠过海面的身姿如同彩云。帆船的龙骨来自北方密林的巨型杉木,在波涛汹涌的海峡上行驶也如同划过镜面一般平稳。

      这艘快船除了日䇡常用于学院师生的接送,也会用来运送新鲜食材和其他物资。临近中午的时候她从拜耶兰的港口出发,无论海风是否合㕯适都能在第二天落日以前抵达霍蒙沃茨幽静的峡湾。

      “登船,先生小姐们,带上你们随身的行李。”一位和蔼优雅的中年女士推了推璿鼻梁上的眼镜,向围在身边的新生们招呼道。

      格里菲斯刚刚登上甲板立刻感觉到一阵凉风。虽然现在仍是夏季,却丝毫感st觉不到酷热,舒爽得就像是金秋一般。

      一起入学的菲欧娜也在拉纳的陪伴下登上了甲板,䣙她蹦蹦跳跳地跑来挽住索尼娅的胳膊,一起有说有笑地往客舱走去。拉纳显然不想打扰女孩们,朝着格里菲斯挥挥手就自己在甲板上找了块空地坐了下来。

      格里菲斯也在在䘀甲板上找了一个距离客ᅏ舱不远的阴凉角落,取出一本书看了起来。他的位置距离索尼娅的客舱很近,如果发生了什么瞬间就能赶到。

      “格里銗菲斯~”䀾

      刚刚坐下的见习骑士抬起头来,发现嘉拉迪雅正咬着一煈个苹果向他歪歪头:“激动吗?马上你就要成为人类最好的魔法学校的一员了。之前问你,你嘴上还说自己不适合学习魔法呢!想不到身体这么诚实~啧!”

      “我的专业是军事指挥学,”格里菲斯辩解道,“霍蒙沃茨在这个专业上也有不俗的成绩,只是不能和魔法相提并论罢了。”

      精灵女孩笑了起来。她明艳动人的眼眸像是宝石一样美丽,又如同一潭宁静的秋水那样遥远而寂静。格里菲斯突然产生了一种缓缓沉入湖底的沉迷幻觉,紧接着心神仿佛被点亮一般变得活跃而警惕,一丝抗拒缓缓滋生。

      两人뵃之前见面的时候却是没有这样的印象。嘉拉迪雅魔眼的애正慬在逐渐成长。 ૥

      这是灵感的波动,格里菲斯正在向着序列8破障者的方向成长,对于心灵魔咒和幻术有着强大的抗性,本能地产生了应激反应。 ᨤ

      “要我说~”精灵女孩一点不在意地说道,“你应该早早放弃破法者这个没有前途的职业,努力往圣骑士或者猎魔人的方向追求进步。”

      从小进入少年士官学校然后被军队征召的见习骑士们大部分都会成为破法者。这个序列途径的成长非常顺畅,通过积累战斗经验就能稳稳的向序列7非凡者晋升。

      这个途径不需要施法者䘙那样特别的天赋或者深厚的家族ʴ底蕴支持,也不需要像圣骑士那样获得某位神灵的垂青,在战场上的兼容性也远超过同位阶的猎魔人。因此,힂王国方面一直都对合适的年轻人加以引导,进行系统性的大规模培养和训练ꍚ。

      然而,这个非凡途径却是有着一个致命的缺陷——序列7以上的晋升路径缺失。

      格里菲斯刚刚踏上破法者之路的时候还只是听到隐隐约约的传闻,直到他进入拉莫尔府才全面了解到这个途径ﮔ的缺陷。

      破ᣂ法者是一个古老的非凡途径,但是在漫长的第二纪琶元,超越破法者序列的非凡者从未被官方记载,晋升所뚑需的条件和路径像是被抹去了一样毫无踪迹。

      딸果然,不仅是人类,就连精灵也认为破法者无法晋升……格里菲斯本来还抱着一丝侥幸,这下彻底破灭了。他有些失望地微微点头,视线投向船舷外繁忙的海峡。

      嘉Ɐ拉迪雅的话还没说完,正准备再说点什么,突然看着见习؏骑士点了点头就陷入沉默,一时间不知道怎么把聊天继续下去。

      ……

      飞叶号从拜耶兰出发以后,向北穿过繁忙的海峡、驶入宁静海后沿着海岸边缘继续航行。在舒适的帆船上几乎感觉不到波涛的涌动。

      拜耶兰所在的王领直属省份、北部的敖德萨大区、塞瓦斯托大区和东部大陆呈顺时针包裹着这片辽阔的海域。近百年来,王国的海军逐步清除了附近的海盗与魔物,嶺沿岸航墆线因此变得非常繁荣而安全。

      同行的修托拉尔中除了格里菲斯、拉纳以外,还有奥菲莉亚、米典諼麦亚这样来自王庭指派和资助的见习骑士。他们不隶属于某位领主,直接向拜耶兰国王效忠。

      但是,这一点都不妨碍修托拉尔们彼此的热情。早在来到这鲏里以前,他们就已经三三两밾两在各地的士官学校和战场上彼此熟悉。

      “这里是东方和西方的分界,”索尼娅轻轻放下手中的红茶,望着舷窗外绿色和花朵包裹着的宁静팆海岸,“格里菲斯你也来吃点下午茶吗?”

      “谢谢,索尼娅,但我还是免了,在这样舒适的下午享用甜点我会睡着的,”格里菲斯微笑着摇摇头。

      小小的圆桌上铺着洁白的桌布,三层银托盘上慢慢地放着布丁、小蛋糕、马卡龙、冰淇淋和三明治。霍蒙沃茨为这次旅途提供了精致的食物,可以保持低温的储藏柜୚里还有橙汁、朗姆酒和冰块随意取用。

      “你看看人家,”坐在索尼娅对面的菲欧娜戳戳嘴里鼓鼓囊囊猲的拉纳,“你再吃晚饭就吃不下了。”

      “嗯,不吃了,不吃了,”拉纳擦擦俱嘴站了起来蜷,用一杯橙汁把满嘴食物冲了下去。

      “你和拉纳的关系看起来真好哎,你们以前就认识吗?”索尼娅好奇地问道。

      “嗯,我从7岁开始,每年都在夏邻龙领过暑假,”容貌明亮的菲欧娜望了望起身离座的高大见习骑士,“썀我们从小就是好朋友。”

      修托拉尔的遴选来自执掌命运和未来的女神的쏐神谕,被肵选中者通常都和主君有着紧密的联系,甚至有着某种命运上的扰动。这并不是说双方会发展成恋人关系,而是在更加难以预料的믽人生中有着难以言喻的羁绊。

      虽然精灵不会挑选修托拉尔,但是他们也同样尊崇女神的预言。嘉拉迪雅之所以会出现在东方冒险也是遵循了女神的指引。

      “9岁那年,我被坏人掳走了,”菲欧娜接着说道,“囚禁在庄园附近一个冰冷的陵墓里。”

      在一旁聊天的索尼娅和嘉拉迪雅没料到故事突然会这么展开,一时都愣住了,瞪大了眼睛看着菲欧娜。

      霑 “坏人要把我绑在石台上,ઌ就在我快要绝望的时候,拉纳出现了。

      “他那时只有10岁,竟然打倒了一个成年男人,拖着他出现在门口퇔。

      “其他的坏人向他追去,拉纳就带着他们在迷宫一样的地下室里跑来跑去,最后竟然摆脱了他们,把我从冰冷的石台上解救出来……”

      莯 在女孩子的一片惊叹﩮中,格里菲斯跟着拉纳离开了舒适凉爽的船舱。

      “想不到你还有这种本事,”格里菲斯对高大威武的同伴说道,“最后你们是怎么摆脱那些坏人的?”

      “我们并没有摆脱他们,”拉纳耸耸肩膀,“小男孩的力量是有极限的,无论我怎么绞尽脑汁,最后我和菲欧娜还是被抓住了。”

      “那……”

      “最后拯救我们的是夏龙伯爵的护卫,”拉纳说道,“我只是拖延了时间而已。”

      “那也相当了不起了,”格里菲斯由衷地称赞道。

      “还不够㥰,还不够,格里菲斯,”拉纳走到船舷边,避开船舱里传来的女孩们轻松的欢笑声,“我至今也不知道那些人要对菲欧娜做什么?那里的地板和墙壁上画着我不认识的符号,像是某种仪式䩃,某种献祭。夏龙伯쩫爵活捉了那些邪教徒并且进行了审讯,但是邪教徒们很䵲快就消失了,事件的真相留在伯爵的书房里。我会做一些奇怪的梦,模糊而诡异,我猜想,可能是因为菲欧娜和魔法有着很强的亲和力,因此被隐秘的存在注视。”

      格里菲斯不由得望了望欢乐的船舱,又看看拉纳:“不至于吧。夏龙家族的近几代也很知名,没有什么奇怪的传闻。”

      “希望如此,”拉纳微笑了一下,“不过呐,格里菲斯,你知道吗?在霍蒙沃茨发生什么都不奇怪。”

      “能有多厉害?”格里菲斯轻敲着船舷,“这不过是一所学院꓌而撇已。”

      “别小瞧神秘的力量,”拉纳沉稳的声音中似乎有一点波䇹动,“你不知道在人类的皮囊下隐藏着什么。”

      ……

      撙 临近빔黄昏的时候,飞叶潁号两岸的景色开始变化。东边的海岸渐渐远去,只留下无垠的大海,西岸生机勃勃的景致也慢慢褪去,灰暗的色调开始占据广阔的天幕。

      “是天快黑了还是我眼花了?”格里菲斯吃惊地看着岸边的变化。

      从船舷边望去,海水和陆地好像被淡淡的灰色雾气笼罩,有种说不出的压抑、沉闷。

      “都不是,”嘉拉迪雅靠在他鰃身边的船舷上,让晚风吹起自己黑色的长发,“这是呓语森林,是位于拜耶兰与霍蒙沃茨之间被黑暗污染的丘←陵。”

      什么森林?在首都附近有黑暗的污染!

      “难以想象吧!”精灵女孩伸手指向岸边灰暗的森林,“这片森林阻断了南北ﳙ的陆地交通,想要前往北面的敖德萨大区只能通过海路或者从西面内陆绕行。森林里终日不见阳光,阴影下充斥着扭曲的变异生物,仅仅是在附近逗留都会让心智受到污染。” མ

      ÿ 格里菲斯头一次听说竟然有这样的地方,心中不由得萌生出几分不真实的畏惧。

      这里可是距离人类王国的首都不远的核心领土,紧靠航线,附近遍布着繁荣的城镇和富饶的乡村,但是千百年来竟然都不能将这片槣土蓥地净化。

      “不能一把火烧了?”格里菲斯疑惑地地问道。

      “早就试过了,林间的大火立刻就会熄灭,就好像被无尽的黑暗吞食了一般,”嘉拉迪雅精致的脸上闪过一丝异样,“据说,ϗ林中的污染会蔓延到海上,滋生不可名状的怪物。”

      就在这时,落日的余晖突然消失在黑暗中,灰蒙蒙的海岸转眼间沉入无尽的黑暗。整个世界的快乐橈和光明就像是逃走了一样,只剩下海浪小心翼翼的涛声。

      啊喂~这事可没有人和我说起啊!这突然的变化让格里菲斯心生惧意,全身都下意识地绷紧了。

      兏 看到同伴这副紧张的样子,嘉拉迪雅嘴角露出一丝坏笑,悄悄地靠近见习骑士的胳膊,用修长的手指戳戳格里菲斯的后颈,幽幽地问道:

      “怕不怕?”

      突然间,寂静的甲板上响起一声惊慌的叫喊——“哇啊!”

      这喊叫声突兀地出现在黑暗中,在恐怖阴森的岸边近海划过的帆船一时间被诡秘的气氛笼罩。嘉拉迪雅被吓的跳了一下,急忙就往格里菲斯的身边靠了靠。

      甲板上有一个水手高喊道:“正前方,避让!”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