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妹子那些事

      东方润特意挑了花非花身旁的位置坐了,他在仙界时吃得很清淡,多是花草药膳之类的,此刻面对一桌丰盛的菜肴,难免觉得油腻味庱重,用벐了斦几筷后便默默地品着神仙醉。

      这酒本是沈芳亭送给岳뾵惊霆的,岳惊霆果然极好这一歱口騄,当듴即命侍女将晚宴上的酒换做了神仙醉。只不过数量不多,每桌也就一壶。

      东方쏁润又抿了一口神仙醉,微微鑏吐了吐舌头,心道:这酒也忒得烈。

      感受着舌尖上辛辣酥麻的滋味,他抬眸望向了身旁一直有些焦᧿躁不安的花非花,桃花眼微微眯着,笑道:“非花兄好似在找什么人?”

      花非花闻᭟言怔了下,薄唇微抿,笑答道:“让四皇子见笑了。在下只是没见过这么多大仙,便想多看几瑏眼罢了。”

      ܗ 邀“哦?那倒是我眼拙了。”东方惄润轻笑一声。

      过了一会,他顿了顿道:“我原想着,嚙若非花兄真是憻要巍找什么塕人,说不揋定我们兄弟可以帮上一点忙呢。可惜,竟앬是我猜错了……”

      魎他睁着一双秀丽的桃花眼,微微挑起的眼角带着一抹黯淡的红。像是深夜里那抗一点微弱的烛火。温暖,隐秘,令人悸动。

      花非花有䌤些慌张地低垂下头,妋不敢再看他。

      东方润端起白玉듉杯,又咽下去一口辛辣的酒。心里似烧着了一团⚎火。嘴角微微勾起,露出一个隐隐⅒得意的笑잽。

      곒坐在他身侧的聆风见状不由翻了个白眼,有些气闷地猛灌了几大口烈酒。

      瑐 岳惊霆作为主人,自然要好好招待几位礡最尊贵的上h仙。故此他左手边分别坐了慕容年年、斛律画画,右手边则是坐了沈芳亭、岳袅袅。

      ᐠ此时,他正不迭地举杯与慕容年年、沈芳亭共饮,三벥人从数千年峮前的仙魔两界大战聊到如今屠魔关的形势,又从魔界的四分五裂鰯聊到仙界该如何整合兵力等等。

      慕容年年对这些本就不感兴趣,但见岳惊霆说得热火冲天,也只能ⅈ不时点头附和着。

      其实他心里正后悔呢,早知道就和东方润一样坐得远远的就倓好了,此刻也不用备受煎熬了。

      不过,沈芳亭看起来倒是和岳惊霆很聊得来,两人在很多问题上都观点一致,聊着聊苃着甚至有些惺惺相惜起来。

      斛律画画在一旁静静听着,细ᴀ长的黛眉不由轻轻蹙起。

      岳惊霆如此欣赏沈芳亭,若他此刻提出结亲,岂不是很容易就能犮达成联姻的目的?

      斛律画画有些担忧地望向了小公主岳袅袅,却见她一张娇俏的脸蛋上两颊酡红,也不知是羞的还是醉的,봬此刻正和身旁的孟疏疏悄声细语地说着什么。

      两人一个娇美可爱,一个机灵俊秀,脸上都清挂着欢快的笑容,看起来像是一对金童玉女。Ⲭ

      䇘 斛律画厾画不禁心下稍松,只要这位东海小公主不乐意,就算ሑ岳惊霆想和东方润一系联姻,恐怕也未必能成䑅。

      둀酒过三巡,宴ᾫ上的热闹气氛却丝毫没有消减下去。

      有前来主桌敬酒的仙人半是攠开玩笑半是认真地笑道:“东海王,小公主姿容죲秀美,聪慧灵动,如今过了ﵓ一千岁生辰便能许婚了。也不知哪家的儿郎有此荣幸,能够做东海王的妹婿啊?”

      此话一出,宴上便炸开了锅。

      有人附和着道:“儠是啊是啊,东海王,要৚不您说㼏说,您想要个什么样的妹婿?大伙儿好容易聚在一起,也能替你举荐举荐。”

      “哈哈,一家有女千家求。东海王,看来今僒日之后水晶宫的门槛都要被各路大仙踏破了!”

      齣 岳惊霆闻言先是一愣,沉思了半晌,大笑起来,道:“也好也好,不如各位上仙都说说,如今仙界有哪些优秀的儿郎?我也好为舍妹先掌掌眼。”

      岳袅袅听罢一张小脸顿时红透了,不由微恼道:“大哥!你胡说些什么!”

      她含౲羞带怯地偷偷瞄了一眼孟疏疏。

      馁 孟疏疏却只是低头吃菜,假装什么都没听见。

      㜗 宴上众人见状纷纷大笑起来。

      然而就在此时,一位年轻英俊的仙人竟是大大方方地走到了主桌那里,行了一礼,自报家门道:“东海王,小仙鹤青,乃喃是仙趫界白鹤一族的嫡睆系,家中排行第二,今㴷年一千五百岁有余。小仙对小엇公主钦慕已久,这回来赴宴就是为了提亲,不知东海王可否给小仙一个机会?”

      此言一出,宴上众人的笑声更大了。

      过了一会,又有两个年轻仙人上前来拜会,请求东海王将小公主下嫁。

      东海王闻言顿了顿,目光突然锐利起来,㡙在三个年轻仙人身上来回扫射着。

      说实话,这三个少年还真是不错,年龄都在两千岁之下,相貌不俗,家世勐也算仙界里中上的。不然他们也岞没那个底气当场提亲。

      可岳袅袅是东海♜唯一绰的公主,更是岳惊霆仅有띆的妹妹,他自然不肯轻易将她嫁出去。

      但他⊮此༢次举办生辰宴邀请了如此多的大仙0,其实是有求于这些人,若是此时一口回绝,不仅会搅了宴会的气氛✚,更〓会得罪一些仙界家族솶。

      正붤当岳惊霆Ƛ犹豫不决之时,㕯一直默默品着酒࠘的东方润突然站了起来,脸上挂着一抹柔和的笑,冲着岳惊霆举䩈了举杯道:“东海王,既然今日这么热盟闹,少不得我也要说一句了。”꼮

      鐳 他轻轻指了下沈芳亭,笑道:“我就这么一个表弟,셖还䫂未成年῀时便已挑起了整个西海的担子。不是我夸口,外人谁不说西海出了个少年王。蟦相貌我也不必说,只怕这三界没几个人比得上我这弟弟的。若是东海王瞧得上,不如让小公主给我㧰这鳸弟弟做西海的王后吧。”

      东方մ润的声音很轻,然而他这番话说完,全场都寂静了下来。

      几乎是落铟针可闻。

      猱 那三个先提亲的年轻人面上都现出了失落的神情。

      毕竟谁不知道西海少年王沈芳亭的实力?况且他还有一个备受仙帝椽宠爱的表哥。

      若是将来四皇子荣登大宝,成了新任仙帝,那西海的地位必将再登几个台阶。由此可见,西海王后这个头衔的分量之重。

      沈ଡ芳亭见东方润已开口提了亲,心中微微苦笑一声,面上却是不显,只见他慢慢壉站起身来,笑着一ꊼ礼道:“不知东海王可犑愿将小公主交给씸芳亭。왶旁的不敢说,但是有一点,芳亭此生只会娶一人,而且绝对不会辜负自己的王后。”

      说完这句话,他低垂的眼眸里极快地滑过了一抹冷嘲,淡淡的绝望在心头浮起。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