涩里番

      八艘浅水炮舰沿着海岸线从西佧边킊靠近了三宝垄港,因为港口里满是雨雾,能见度还不是很好,加上早起的人不多,大家也没怎么注意这一支船队。嗹

      加上这支船队形制和普通的荷兰船只不一样,也不是大舰,多数人都以为是马打蓝自己的补给踉船队过来㝑装运物资,没怎么注意。

      待这一支船队渐渐接近港口,终于有人看出来不对,这些船虽然跟己方的桨‌帆船大小差不多,但是却没有桨窗,更让人奇怪的是,船舷两侧ႝ竟然有两个大明轮,一看就不是爪哇岛的船型퓔。

      竝联想到最近有南洋维和部队的战争警告,这一支船队的来意彰然若揭了。趟

      警报声突然的响起,士兵们大喊着“敌袭”,便从室内跑出来,奔赴各自的战斗岗位,从他们的反应速度来看,马打蓝军的作战素质还是不错的。

      不过已经晚⬀了,單这一队八艘炮船已经一字排开,头尾衔接的在码头前,船舷的炮窗都打开了,黑킴洞洞的䶔炮口一一露出来ت。

      要塞的岸防炮台上,只有那两尊重炮有雨棚,所以这两尊炮在现在这种天气是可以使뢾用的猹,炮手们已经全部就位,军官们声嘶力竭的大喊,炮长在瞄准,装填手则把火药和铁弹装入硕大的炮口,并且捅结实。

      待一切完成后,炮手把引线塞入火门,也许是太着急黍,炮手们丝毫ユ没感觉到火门被堵上了。

      炮长马上点着了引线,在一旁的军官看了看岸防大炮,又顺着炮口看了看对面码头旁的攻击船队,狞笑着想一副画面:脑袋大的铁弹横扫过去,所到之处,敌船船板碎裂,敌人浑身插满木屑,不甘心的倒在甲板上。。。

      大家眼看着火门处的引线燃尽,但并没有出现期待的炮声,两门大炮都静悄悄的蹲在那里,说不出的诡异。

      “两门都是哑炮!炮药肯定受潮了,怎么这么倒霉啊。”指挥炮击的军官心里一顿骂,也不知昨晚触了什么霉头了。

      而码头外的船炮开始了齐射,下雨天对船上좧的大炮使用并不影响,因为船炮都在船舱里面,八艘船二十四响炮声接二连三的响起,码头区域顿时一Ⓧ片狼藉。

      士兵们期待的巨炮声没璆有响起,让人们心里充满了诧异,而敌船的齐射又太犀利,所有的船只争先恐后的逃出去,要么顺着入海的ޘ小河流逃进内河,刚冲到码头准备杀敌的士兵们架不住两轮炮击,和人群一起都跑远了。

      好象是约定好似的,一大片船只从东西海岸线往港口方向行驶而来,船上打着的旗号真是南洋维和部队,沉默多时的维和部队主力出现在三宝垄。

      뤀 维和部队的指挥官甘辉并没有出现在这一场战斗↰中,负责指挥的是前线指挥官田川喜之郎,这一位可是郑芝龙的堂小舅子,種也算是裙带关系了。

      田川喜之郎这时嵧正站在甲板上,脑袋上带着遮雨的斗笠,手拿望远镜观望前锋的战斗情况,一直没看到炮台喷出巨大的炮烟䐅,便知道己方的计策成功了,敌军最有威胁的重炮被废掉,接ؖ下来的战斗就好打多了。

      쯜只要身边这八百陆战队士兵能磯够顺利登岸,战斗就胜利了一半啊。

      在ቐ田川喜之郎身边站着的是几个参谋,还有华人甲必丹的联络人郭金明,这一次能顺利욾突入三宝垄港,这个郭金明可是帮了大忙啊。

      뢢 “郭兄,苏老真是很有眼光啊,죏一下子就戳中马打蓝人的痛处娘,此战ﭭ若胜,郭兄当居首功。”田川喜之郎称赞道。

      “马打蓝人也是一时昏了头,大ꆲ家舒舒服服过日子多好,竟然被西班牙人鼓动,这一动起手来就不᭪好说了。”噟郭金明说道。“打仗就是打钱,三宝垄一出变故,估计苏苏胡南的仗也就打不下去了。”

      颛“那就看后面他怎么办吧,这一次,兄弟们如果能发点小财,也少不了郭兄和苏老一份哈。”田川笑着对身旁的参谋说道,“传令,让登陆舰队以最快速度冲进去,先占领码头。”

      三宝垄码头附近的炮声已经稀疏了,炮船清空码头以后,已经靠近码头准备放下先头部队,鐨而在岸防炮台上,炮手们正在悲催的掏空炮膛,重踙新装填,这䃅样来回好几次以后,终于有人发现了异样。

      “大人,大炮的火门不通,琇好象堵住了?”炮长跟指挥的军官汇报。

      “一群饭桶,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马上检查,想办侶法鯼排除。”军官气急败坏的喊道。

      里面被敲进去一整颗铜珠跊啊,如果没有钻头,哪能给捅开了,就在炮手们一筹莫展之际,炮船上的先头部队已经顶着雨登陆了。

      首先登陆的是一群穿着白甲的士兵,这一群士兵可大有来头䱲,这是社团从后金那边雇佣的白甲兵,只见这些人身披油布,内穿甲胄,戴着铁盔,手里拿着顺刀圆盾,身后的双插里是弓箭,这弓箭也不是一般的弓箭,那是大员产的铁胎폌滑轮弓胢,因为应用了铁胎滑轮和钢索,在雨天也可以㓲弯弓射击。

      这一群白甲兵是最好的肉搏兵,连明军的边军都打不过他们,更别说马打蓝的瘦小士兵了。༶

      这些人下得船来,便依托障碍物排成阵势,防止有人过来进攻。

      接着下鵠船的是一群工兵,他们带着草编袋,然后就地取土,开始冒雨挖掘壕沟,傇堆成土垒,防备챒的当然是炮台方向,因为一旦停雨,炮台的小炮就可以轰打他们了。

      还好,雨还是不紧不慢的下着,后续的船只转动着两个大明轮一艘一艘的进入港口里面,八艘炮船早就卸载完毕,便赶紧让出泊位,然后顶到炮台附近。

      “这一群炮手还不死心啊,他们还没跑开펎,在那里想把大炮给修好呢?”一个瞭望手告诉了他们的船⹼长。

      于是,不一会儿,这几艘炮船又做好了射击准备,这一次,目标就是炮台了。

      燹 炮船大摇大摆的开到炮台下三百米的位置,调好角度,便开始轰击炮台。

      而正在修理瀊大炮的炮手们一看炮船过来了,知道不能善了,不约而同的停下了手里的无用功,找ᦒ地方躲起来再说。

      “嗵、嗵、嗵”的炮声又一次响起,炮台的掩体被打得一片狼藉,砖ᆂ石四射,军官们见势不妙,统统溜之大吉,接着便是躲起来的炮手,一个个也跑远了。

      홡 码头上面的陆麻战队员越来越多,工兵们把码头边的土垒堆好以后,开始跑到炮台要塞附近堆土垒,看来,这是要对要塞发起进攻啊。

      这些工兵们也是辛苦,一个个都跟泥猴一样,还好这里是热带地区,就算下雨也不易着凉,相反还会比较爽,比如那些做掩护的白甲兵,这时穿着厚厚的盔甲还不觉得热了。

       㞫要知짉道,这些白⌠甲兵跑到热带走这一遭,可吃了大苦啊,这里热得탹要命,要不是给䥍的钱厚,说啥也不能来啊。

      田川喜之郎的座船此时也进入港口,这时,他的得力干将小林浩二来䭕到了他的座船上。

      ◻ “小林君,这一횢次你可为维和部队㆗立下大功啊,敌军去了两门巨炮,我们一下子就主动了,现在我军顺利登陆,你鲵是首功啊。”

      “指挥官阁下,我建议试一下进攻要塞的甲号计划,我见过雇佣的建州士兵,他们的肉搏能力非常强,很可能一鼓攻下炮台要塞。”

      “下祮着大雨能行么?这样的环境,可不能让士兵们去冒险啊?”田川喜之郎很慎重的说道。

      “我们先送一批日本武士上去,等武士们立住脚,ိ再送建州雇佣兵上去,您看怎样,指挥官阁下?”小林쒝浩二说道。

      “你去说动雇佣兵的兵头吧,只要他们同意就行。”田藦川喜之郎最终还是同意了,毕竟一鼓攻下要塞的诱惑太大。

      要塞往码头方向开了一个门,门外঍是护城河,河上有一个ڱ桥,因为事出紧急,这个桥是畅通的,现在已经被维和部队控制了。

      小林浩二的计划得到了建州雇佣兵的同意,便正式开始实施,一队海军陆战队和建州雇佣兵还有日本雇佣武士都通过桥来到要塞的城墙下面,而城墙上的士兵,因为大炮、火绳铳ὶ、普通弓箭都蒕无法使用,଑只能干屴看着。

      陆战队的士兵除了带着武器,还带着很多的竹竿,最后这些竹竿都捆扎成足有十米长的长竿,大概有十多綑根之多。 诎

      刘 䕞 首先出现並的是建州雇佣兵,他们取出双插里的弓箭,引弓在城墙下站着,坸做出射箭的准备。

      这时,城墙吜上一个马打尺蓝士兵稍稍露出了头,一个建州雇佣兵“䫗刷”的一箭,正中这个马打蓝士兵的额头,然后“咚”的一声,这个马打蓝士兵就象破麻袋一样掉下城墙。

      这箭法太准了,周围的人倒吸一口冷气,城墙上往外窥探的马打蓝士兵全部両把脑袋缩回去了。

      这不得不说大员产的铁胎滑轮弓了,这种弓射出的箭出力匀称,箭支飞行ಗ路线稳定,加上建州士兵都是用弓庶的好手,得了这种弓箭,更加如虎添翼。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