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树りさ解禁在线观看

      饥肠辘辘的赵舞天一连吃了两块饼干,喝了一瓶水,才感觉腹中充足。

      忽然,赵舞天看见抱着腿的青鸾眼巴巴地看着自己。

      “你吃不吃?”

      赵舞天觉得一个人吃确实有些失礼,他拿了一块饼干和一瓶水,递给青鸾。

      青鸾犹豫一下,伸手接过食物,然后细嚼慢咽地吃了起来。

      “你看什么?”

      青鸾没吃几口,就发现赵舞天一直盯着自己看,使她有些不自在。

      “我以为你不食人间烟火!”

      赵舞天情不自禁地说道。

      以为你是天上的仙女,不被凡俗之间,烟火气息所污染。

      这句话是对女人最美的赞誉。

      “你这么油嘴滑舌,是不是经常对女孩这么说话。”

      青鸾纵然心中开心,但她还是忍不住调笑赵舞天一句。

      如果别人这样跟她说话,青鸾一定会毫不留情地教训那人一顿。

      可说话之人是赵舞天,他纯净的眼神,没有一丝邪念。

      更何况赵舞天实力绝伦,她拿赵舞天一点办法都没有。

      “没……我只对你一个人说过,我是真心的。”

      赵舞天慌乱之下,以至于有些口不择言。

      这一刻,赵舞天不得不承认,他对青鸾产生情愫。

      或许在飞机上与她相遇那一刻,就已对她一见倾心。

      赵舞天喜欢他身上那种如月光一样的清冷气质。

      在山谷中,青鸾明知修为相差甚远,还毅然相帮。

      在最关键的那一刻,她更是舍出性命。

      那一瞬间,赵舞天心都碎了。也是那一瞬间,赵舞天对她的好感,转为情愫。

      赵舞天说完之句话后,脸又红了,他低下头,不知如何作答。

      此刻青鸾的表情和他相差不大,只是赵舞天不敢去看而已。

      天黑了,今夜没有皎若玉盘的明月,也没有灿若珍珠的星辰。

      夜凉,如水般寂静,周围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

      黑夜中,只能听到淡淡的呼吸声。

      “你离开之前,并无受伤。为何再见时,身受重伤。”

      为了缓除尴尬气氛,青鸾在这沉沉夜色中,向赵舞天问道。

      “与我同行之人,名南宫奚,他出身于南宫家族。他趁我不备之时,偷袭我,抢走冰心果。我用秘术装死才逃过一劫。”

      一提到这件事,赵舞天就咬牙切齿。

      “南宫家族,华夏最强大的家族之一,我们隐龙组织都不敢接手关于南宫家族的任务。如果没有对等实力,不要贸然前去报仇。”

      青鸾担心赵舞天一时冲动,前去报仇。

      隐龙组织是整个华夏最强大的杀手组织。强大,不代表能肆无忌惮。

      以南宫家族的实力,完全可以将隐龙组织的高层全部斩杀。

      这种千年世家,底蕴远比炎黄等国家特殊组织深厚。

      隐龙组织高层心有顾忌,怕惹杀身之祸,故不敢罗列关于四门五族的任务。

      杀手组织看似冷血无情,不畏死亡,实际上也是利益所驱使。就算有人出天价去杀四门五族的人,隐龙高层也不会去接,不是隐龙高层与利益过不去,是已经触犯了隐龙高层的利益,生命利益。

      “南宫奚欺辱我,我一定会杀了他。南宫家族若是包庇南宫奚,那就跟南宫奚一起下地狱。”

      赵舞天的言语中充满信念,这种信念化为意志,不屈不挠。

      并非赵舞天夸下海口,赵舞天有自己的打算。

      按照他的推测,只要修为能达到金丹境中期,就能横扫古武界。师尊传授他的三种大神通,只有到达金丹境,才能初显威力。

      赵舞天畏惧那股虚无缥缈的力量,他如履薄冰。但赵舞天绝不会因之而委曲求全。

      “你也出身于四门五族吗?”

      青鸾向赵舞天问道。

      赵舞天天资卓越,冠绝一代,甚至力压老一代化境圆满。

      青鸾对于这种天才,闻所未闻。隐龙组织那些所谓的天才,对赵舞天来说就是个笑话。

      化境,非先天境界能比拟。每一个阶段,都需要多年沉淀。初期到小成易,小成到大成难,大成到圆满更难。

      似乎只有大家族能培养出赵舞天这种天才,但赵舞天言行举止,又不似出身大家族。

      “我从小随师尊修行,师尊去世之后,我算是一名独修者。”

      面对青鸾,赵舞天坦白自己的身份。

      “那你不要去找南宫奚麻烦了。有机会我去刺杀他,帮你报仇雪恨。”

      青鸾向赵舞天说道。

      “男人的仇恨,怎能让女人去插手?你不要插手此事。”

      赵舞天坚决地说道。

      若刚才赵舞天是一名腼腆的男孩,在此刻,赵舞天则是一名恩怨分明,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赵舞天非常感动青鸾的话,因为青鸾先前说过,隐龙组织不敢招惹南宫家族。

      而她敢。

      为了什么?

      “那你答应我,在没有达到传说中的境界前,不要去找南宫奚报仇。”

      青鸾认真地看着赵舞天。

      “可以!但你也要答应我一件事。”

      赵舞天点头,向青鸾说道。

      “什么事?”

      青鸾疑问道。

      “杀手这个职业,在刀锋上舔血,又容易结仇,与国家律法相悖,你不要再去当杀手了。”

      赵舞天用恳请的语气,向青鸾说道。

      在他看来,杀人,被杀,这是杀手。

      譬如古代豫让、荆轲、专诸、聂政四大刺客,哪一个能逃过一个“死”字?

      他们都是棋子,生于死亡路,休于死亡路,此杀手宿命。

      “我无亲无故,又能去哪呢?”

      青鸾情凄意切,身体蜷缩得更紧。

      她从小就被带到杀手组织,这是不幸。

      幸运的是,组织中一名德高望重的女人发现青鸾天赋异禀,就收她为徒,使她能在那黑暗的地方,保住自身。

      可她师父在一年前死于非命,好在青鸾修为达到化境中期,有了自保的实力。但青鸾在执行任务时常常动恻隐之心,令隐龙高层十分不满。

      “如果你不介意,可以到我家去住。”

      赵舞天向青鸾说道,可能感觉自己说话有些露骨,他又说道:“我家在一个小山村里,非常宁静,是养心的好地方。”

      “天晚了,你休息吧!”

      青鸾避开了赵舞天的回答。

      想成为杀手容易。想全身而退,谈何容易?

      特别是她这种从小在隐龙成长的杀手,一旦退出,就意味着背叛。

      隐龙组织对待叛徒的方式,青鸾想起,就不寒而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