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淫黄色短视频tv破解版

      密切关注局势的唐过得知了李自成黎明逃跑的消息,立刻做出了反应,率领着丁宁等人趁乱前往皇宫。因为他们穿的是大顺军服装,民众以为其是收尾的散兵,除了低声诅咒几句外,尚不敢有过火举动。走到皇城后门,正在撤退的李岩部队收尾人员还奇怪地问:“你们是哪部分?怎么还不撤退?”

      丁宁拿出自己的腰牌晃了晃,说奉命再检查一遍有无遗漏人员。此刻,三大殿正在燃烧,皇宫里一片狼藉,却杳无一人。他们先后来到武英殿、文华殿,除了满地丢弃的物品,实在找不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突然,丁宁听见一阵隐隐约约的哭声,便和王虎循声找去。声音从尚膳监旁一个小柴房传出,破门而入,只见一个面黄肌瘦未成年的小太监在痛哭,嗓子都哑了。其以为这伙兵是来杀他的,跪在地上哀求说:“我都说了,不给赏钱就罢了,为啥要饿死我?求求你不要杀我,我在煤山埋着袋银子,都给你们。”

      丁宁拍拍他的肩膀说:“这位小中官,他们为什么要饿死你?告诉我实话,我放你出去。”

      小太监沙哑着嗓子问:“真的,你们不是来杀我的?我叫小豆子,是往各宫送饭的。有时候主子赏赐一点儿散碎银子,我就攒起来。打仗那天,宫里乱了。大人们都出去守城,天老黑了还没有人回来。我心里害怕,就拎着积攒银子的袋子,想找个地方埋起来。想来想去,煤山皇家园林平常是存放死人祭祀死人的地方,没人敢去。我就偷偷地爬到山上,在一片灌木丛处埋了银子。刚要走,就来了人,呜呜,我怕死了,以为是来抓我的......”

      丁宁安慰道:“小豆子不哭,告诉我,来了几个人,认识么?”

      “他们挑着个灯笼,我藏在山上黑影里,认出来是皇上”

      “皇上?你确定?皇上和谁来了?”丁宁紧张地问。

      小豆子压低了声音,哽咽着说:“是皇上和王公公,挑着盏灯笼。我的心蹦蹦直跳,要是被他们看到,王公公非打死我不可......”

      “不哭,不哭,小豆子继续说。”丁宁轻轻拍打着其后背。

      “他们刚爬山,王公公的灯笼就灭了,好像是没有蜡烛了。王公公要回去取,皇上不让,他们就摸着黑去了东北方向。然后,我就斤斗骨碌连滚带爬地跑回来了。后来就听说他们在山上吊死了,我好害怕。过后,王公公说,谁知道皇上和老王公公的去处,奖1000两银子。我想起来那天晚上的事情,就告诉了王公公。他们到煤山上,找到了皇上和老王公公的尸体,也没有提给我银子的事情,叮嘱我不许再对别人说,就把我关到了这里。要不是小春子他们偷着给送些饭,早就把我饿死了。”

      丁宁在厨房里找了些吃的,说:“小豆子,抓紧吃点东西,带着我们去那天晚上你看见皇上的地方,给我们指点一下地方。然后,刨出你的银子,换身衣服出宫逃命去吧。现在,人都走了,皇宫也被人烧了。我们要是发现不了,你非饿死不可。”

      小豆子风卷残云般吃了一大碗饭,喝了半瓢凉水,拉着丁宁的手,说:“走吧,看在你救我的份上,这就领你去。”

      他熟门熟路,抄小路一会儿就来到了后宫后门外的皇家园林。唐过一指,两个亲兵站在了园子门口。小豆子看了看方向,领他们爬山,在半山腰停住脚,指指上面一片灌木丛,说自己当时就在那儿。又指着一条磕磕绊绊的小路说,那里就是那晚皇上和老王公公熄灭了灯笼的地方。

      丁宁看了看唐过,让小豆子领着他们,从熄灭灯笼的地方朝崇祯自缢的歪脖子树和海棠树走去。回头望去,这条路线完全没有规律。怪石嶙峋,坑坑洼洼。不可想象,那晚两个慌不择路的人黑灯瞎火,是怎么摸过来的。

      小豆子说:“怪不得皇上一只靴子都走丢了,老王公公怎么领着走到这来了,他们说不定跌了多少跤呢。”

      丁宁说:“小豆子,谢谢你!刨出你的银子快走吧。我们要在这里待一会儿。”

      “大哥哥,你们一会儿也走吧,这里向来就是放死人的地方,又吊死了皇上,怪瘆人的。”小豆子好心说几句,朝山上灌木丛跑去。

      唐过说:“大家注意,崇祯既没有送太子去南京,又没有指定监国的人。根据其性情多疑不相信任何人的特点,不到最后关头,传国玉玺不会出手。大家先顺着这条路找找,不行了就扩大范围。他们把一只蜡都用完了,指不定走投无路在这个园子里转了多少圈子哩。”

      护卫亲兵们分散开来,旮旯缝道里搜寻半天,没有任何发现。又到万春亭、寿皇殿、观德殿、牡丹园甚至中官的菜园子都搜索了一遍,发现了许多被人翻动的痕迹。

      曲豹对王虎说:“大顺军那帮子人在宫里住了这么些天,不知道把这里翻腾了多少遍。咱们现在才来找,早就正月十五贴门神——晚半月了。”

      寻找了半天,大家忙得满头是汗,又饥又渴。唐过无奈,带人返回唐宅,让丁宁王虎出去走访一下,看附近有无藏匿的宫人,能否调查一下崇祯最后一天的行踪。不料,人们一看他们是大顺军,根本就不让进门。唐过见状,仗着自己和丁槐年纪稍大,换了便装,拿钱买了些布匹,让裁缝铺抓紧给定做二十套便服,说走镖的伙计急用。给了人家一锭银子,店主让明天一早来取货。

      当晚,丁宁拿着份手绘的皇宫地图,标注所了解到的崇祯最后两天的行踪。暮然,听得门外传来熟悉的脚步声。抬头一看,唐军门踱了进来,连忙起身让座。

      唐过摆摆手,说:“丁宁,咱今天疏漏了一个地方。”

      “水井!”两人一齐说。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