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2.86.93.

      蟫冉璎从乡卫生所出来,一直到回家,心情都闷맮闷的。

      䨬“阿璎,夏干部没事吧?”

      陼许若兰看女儿从卫生所出来后就一直沉着张脸,跟冉池两个都不敢开口了。

      冉璎摇了摇头,想了想,她进了房间。许若兰想跟进去,被冉池按住了。

      “让她一个人呆会吧。”

      轮夏听云的事虽然不是他们害的,但确实是因为他们的关系才导致的。女儿心情不好,也可以理解。

      冉璎躲在房间很久才出来,许若兰看她出来时松了口气,才想懷叫她吃饭,就看到冉璎已经像是一阵风一样的跑了出去,手上好像拿了一叠纸௞?

      “他爸?”许若兰不知道女儿要去哪,衏下意识的想犽跟上去。

      “她应该是去那些గ村民家了。”冉池到底是了解女儿的:“让她去吧?”

      许湭若兰嘴唇动了动,才想说跟着퐋去看看,转念想到自己今天因为说택错一句话才造成了那样严꣩重的后果,她彻底不敢开口了。

      只퉔是家里就这样再一揘次背上了十几万的债,许若兰좄心里不是滋味,一张脸满是愁云。

      冉璎确实是去找那些村民了。夏听云䨮在大石村做扶贫工作,认识她的人很多。大家都知道她,今天冷不防她被陈正会家的和吴婶子给闹得ᅑ流产了。大家一下子都散了,再不敢说去找冉璎ኆ的麻烦。

      闣 뾴 吴婶子和陈正会家的这会都吓得不轻,两个人躲在家里不敢出门,他们家的男人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几家人这会都是愁云惨雾的。

      肖长根一家冷不防看到冉璎上门,他们以为是夏听云让她来找他们算账的,一家人脸都吓白了。ꡔ

      “我我我我,我𤋮不䲮是故意的。”吴婶子看到冉璎,头摇得非快:“夏干部敳的事不关我的事啊。是陈家嫂子撞到她的。쉌”

      紊 冉璎看看肖长根,又看看吴婶子,她ꆶ神情十分平静,从腦自己带来的塵一叠纸中,抽出其中一张。 뤨

      袀“吴婶子,长根叔,你们当初H投在养殖场的钱是九千块。扣掉去年你们分了靐的一千两百块,还有七千八百块。这是一张八千块蒭的欠条。你们放心,等我有了钱,这钱,我会还给你们的。”

      “这——”

      肖长根和吴婶子面面相觑,没想到冉璎来是这个事。

      冉璎把欠条放下就打算走人,吴婶子到릶底过不了自己心里那关。

      “阿璎,那个,夏干部ꙅ怎么样了?”

      “流产了잝。”

      冉璎停下脚步,转头看了她一眼,神情十分平静。

      ˴

      “你放心,听云⸈没有怪你们。”

      吴婶子嘴唇动了动,脸上因为愧色⳻,整张脸通红给红。

      冉璎这会实在是没有心思去顾及她的心情。但凡肖长根这一群๋人能好好沟通,能听她说几句,事情都不至于ﴇ发展成后面那쬘样。

      没再多留,冉璎把留下的几家村民家都ꈅ走遍了。做的都是핶一悻样箇的事,留咄下欠条,告诉他们ᳮ自己一定会还钱。

      調 只是最后去肖克⍰艰和陈正先家时,两家死活不肯收她的欠条。

      “阿璎,你的能力我们都相信,我知道你是干大事的人。这欠条我们不收,只是希望你能答应我,再搞什么项目时,也带८上我们家就行了。”

      肖克艰和陈正先是詩一个意思,他们也确实是从头到尾都没有参与到上门索要赔㷤偿这回事。

      冉璎知道他ﱨ们是相信自己,不过还是把欠条留下了。

      “等我真的打算做什么的时候,再把这个欠条当成是你们入股吧。”

      十一家村民走完,冉璎这才踩着夜色往回走。

      辛辛苦苦努力了大半용年,一朝回到解放前。冉璎看向苍穹,夜空浩渺,宇쭴宙的宏大显得人类十分的渺小。

      不管眼前多难,相信总会过去的。

      冉璎,加油。

      ……………

      冉璎又一次坐上了去省城的班车,半年时间,高速通了大半,只有一小段还没修好。去省城比原来节约了两三个小时。

      刚过⣽中午,冉璎就到了省城⳷。这次她来,旁的事不管,她先带了点家里的特产打算去送给温家兄懌妹。

      虽然她已经打算不养殖水貂了,但是温家兄妹毕竟帮了她一场。而且本来说好了后续他们的水貂养出〽来ꂈ也是给温家兄妹的。现在好了,Ⴟ养殖场烧了,后续的合作也谈不成了,温家兄妹的提成就更不用说了。

      养殖场虽然不在了,但人情还是要还的。

      Ǎ 温家兄妹的养殖场今天只有温露一人在。她看到提着一大包土特Ꙝ产上门的冉璎,这会还ꌳ是正月,不过冉璎好像瘦了点。퐜

      “你是不是瘦了?最近都没见你打电话来了。水貂怎么样?我估计쌄你们那第二批水貂下个月就能出栏了吧?”

      冉璎笑笑,云鍫淡风轻的告诉温露,养殖场被烧了。

      ᣻ “什篤么?”

      这下轮到温露傻眼了。

      被烧了?开玩笑的吧?

      “就是这样。”简单的说了下经过,冉璎把手上的东西放下。

      “这是我们后山特别出产的,红菇。都是野生的,营养价值很高,送给你们尝尝。”

      “不是,㍳大妹子,你这是——”

      ࿛“我来就是ꤩ跟你说一下,一是养殖场被烧了,我们后续的合作,崎肯定䤘也没办法继续下去了。二来,我们当初的钱都投进了养殖场。现在也没有多余的钱再把养楞殖场重新开出来,我现在也捉襟见肘,쁂这个算我一个心意⊊,谢谢温姐你跟你쌪哥哥帮了我一场。”

      ᩷ “大妹子,你这个人怎么这样啊?”温露一下子来了ꣅ火ﹹ气:“你ﯤ养殖场都烧了,我还要你的东西我还是人吗?东西你提回去。我不要。䬉合作不成就不成呗。山高水长的,以后疖总有机会。”

      冉璎笑笑:“都说了,是野生的。ﵚ也没花我的钱。你别嫌弃。我也是心里过意不去。”

      “可渔别过意不去了。”知道冉璎的个性,温露也不推来推去了,不过:“大宒妹子,养殖场都烧了ﷃ,你这接下来,打算怎么办啊?”

       “没什么打算,就是再找项目呗。我最近上网也查了不少资料,也有几个不错的项目,今天来也是打算去考察글一下的。”

      “也是。活人还能让尿憋死?大妹子。你放心,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我看大妹子你是个能成事螜的。这好运窲在后头呢。”

      ꦯ “那㴬承你吉言了。”

      冉璎从温露那离开,就去了农大。不管是温家兄妹,陈昌华教授也是她要感谢栞的人。

      可巧了,冉璎到农大的时候,陈昌㣝华教授上课去了。冉璎还要去那两个苗圃场,放下了手믱中的红菇就要走人。

      刚出办公室的门,就撞上了正要进门的身影。

      来人胸膛很硬,把闪財躲不ᖴ及的冉璎鼻子都撞ꏬ痛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