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推理悬念>

      管家老李跟着陈达一路来到云落澜房内,来的路上询问陈达:“你可知老爷清晨叫我来何事?”陈达一副毫不知姱情的模萑样:“不知,只是老爷心情不太好。”

      徦 管왬家老李稍稍舒心一点䵖,云落澜鹿起羴床椃气是云府上下都知道的,用过早饭后基本就会댸消了。所以知道云落澜找⿏他的时候就安넻排下人准备早饭。

      进䳚了屋陈达行礼:“老爷,管家到了。”说完立于云落澜右侧后方垂眉顺目。

      管家老李抬头看到黄橙凶神恶煞的模样,再看看云落澜坐在桌旁眉头紧锁,翻着眼睛瞟他,一副要吃人的样子,心里咯噔一下,怕是出事了,立刻行礼说道:“老爷,不知您找小的有何吩咐。”

      軚 云落澜用鼻孔呼出一道长气,良久指着摊开的账本开口说道:“鸨你自己看看这个!”

      管家上前端着账本查看,有问题的地方已经被圈出,管家仔细对照两힭个账本的不同之处后,眼睛瞪得像牛眼,三分不解,七分惊恐。双腿一软跪在地上磕头쉛,颤抖的声音难掩慌乱:“小的冤枉啊,请老爷明查。”

      云落澜叹了几口气说:“这是黄管事外出查账龔带回来的,你说说吧?疾”

      㐥管家彻底慌了神,语无伦次的说道:“老爷明查,定有人栽赃陷害小的。”无意识的看向黄橙。

      黄橙本就因为孩子的事情与管家记仇,再加上平日母亲与管家因为府上事情产生的摩擦,一下子气血上头张癙嘴就骂:“放你的狗臭屁,我会构陷你镢?ꌼ若不是䋞老爷命我去各矋家查账又怎会发现你做的腌臜之事绊?”

      管家正欲争辩,只见云落澜麦一拍桌子,팸大喊一声:“都给我闭嘴,是뭊我平日輭里待你们Ⱟ太仁厚?一个个的都是要反了吗?你们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老爷?”

      έ “启禀老爷,早饭备好鵰了。”ꛫ婢女端着早饭軣正好过来。

      ʐ 陈达快速走到门口,打开门接过早饭,放在云落澜旁边,小声说了句:“老爷先消消气,要么您先用了早饭……”

      云落澜一下把早饭打翻在地,气急败坏的说:“滚出去!”Ꮞ

      陈达迅速收拾了一下,端着盘子退了出去。他眼睛有些发红,自打跟随老爷这些日子,从来都是嬉ꂙ笑打闹不䄯曾发过火,府内下人们也都是夸老爷仁厚的,没想今日胾居然发了这么发的火。

      屋内管家跪着面如死灰,看到这般光景心想今天怕是不能善了,但櫖老爷既然知道自己是当今圣人的人ꢶ怕也不会拿他怎样。

      눈管家的想法早쌥被云落澜看穿,只见몶云落澜强压怒火暇,缓缓说道:“念在你我主仆一场,平日里又兢兢业业,此事我当寋做没发生过,但你륩也万万不能留在府上了,你下去交代一下,府内事宜交给黄嬷嬷,印信交于我。”

      “老爷,此事绝不能姑息,应Ⓒ交于官府查办。”黄橙平日里因为阿娘与管家分管下人多有摩쁃擦而积怨,闦更袠是因为丧子彻底与管家决裂,今天既然볾已经撕破蝨脸,那就要新仇旧恨一起算了。 兴

      云落澜把黄橙叫到身边,抬手就是一巴掌,嗔怒说道:“拎不清的东西,你是老爷还是我是老爷?如何做事냼需要你教?滚下去猡。”

      黄퍺橙傻了眼拤,捂着火辣辣的脸低着头,他一直以为云落澜心善人好善待下人᫡,没想到今天居然动了手,可能是自己真的僭越了,小声回话:㢱“是,小的告退쭖!”

      鵠管家也基本明白了七七八八,自己被安排便的明明白白怕是老爷早有准备。

      云落澜轻ừ叩桌子:“你去收拾行李,到账房领了这个月괖的月钱,今日便离开长安吧。”

      管家仗着⻾有圣人撑腰,向云落澜发问:“请问老爷,此事是老爷猟安排的吧?”

      ߱ 矚云落澜一愣,他一直认为瘬管家也还算ᒧ个聪明人,♍可没想到居然鸵会问这么个蠢问题,冷着一张脸说:“你今日犯错属实,这便够了。”

      管家不甘,想着有机会一定要到圣훤人那边告他一状,面上便磕了头道了别,回房收拾好行李交代清楚就离开了,坐着马车向城门驶去,却没有发现已经被人盯上。

      掍 车至十里铺经过一片桃林,跳出三五个췠蒙面壮汉,将管家乱刀砍死劫去纟随身财物。

      事后云落澜得知管家惨死,悲痛交加,一整日茶饭不思。随后命人给﫻管家家里送去一百两银子,也算是了䔺了这段主仆情。

      府里上上下下无不觉得云落澜是大善人,尤其是黄橙和陈鏧达,他们认为这辈子能碰上这样的主家真的是三生有幸。

      树枝上才刚萌发的嫩绿小芽鲜嫩可爱,没过多久就会长成巴掌大的绿叶,桃花依旧会ꇧ开的漫山遍野。

      㯇 云府终䍂于走出뉅阴霾,黄妻的再뙧孕知扫除了半年来的不顺,云落澜得知消息后乐的几天没Ⱄ睡好觉,就像怀的是他的孩子一样,每天都会询问情컒况。黄母看到云落澜欢喜的模样,好心劝说:“老爷何不纳个妾室在院里伺候着。”

      云落澜摇头叹息:“不了,我还有要事。”云母只好作罢。

      夏日炎Ȕ炎,树上的蝉整日的鸣叫。东市南来北往的商贾带来新奇玩意,餐桌也得到了极大的丰富,一时间吃胡食,穿胡服成了长安百姓的新时尚。云府上上下下几乎换了个通透,黄橙一煮家兺也搬离云府在城郊买田置地,云落澜섁说是方便去外地查账,而新来的管家也把云府打理的井然有序。没了皇帝的眼线즍自然ྤ是过得轻松쐌,心情也是죎出奇的好,Ŏ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不能离开长安城,每次走到城门口都会숫被守卫拦下,这让云落澜十分郁闷。

      鿡 云落澜可不希望自己被关在长安城这座繁华的牢笼䒻里,每天游走披在长安东西两市挑选年幼的奴隶,男性ꞷ偏多鲜有女性ᤧ。买来的奴隶全部安置在东南城角的别院里,请了师傅和U武师㇁,每天上午教他们识文断句,下午教他们搏杀的技艺。

      陈达跟着新来的武师一块练习幜,功夫也是有了极大ᒋ的长进。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