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看女人被日的软件

      文杰惊诧地看着面前的白宇,一时间,震惊又气愤。꩙

      他慌乱无措地转过身,夺路而逃!

      “文杰,文杰,你等等啊,你这……”白䣸宇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喂!电梯在这边呢!你往哪跑啊……”

      他脑袋里乱极了,仿佛被强行塞进䲢来好多记忆,各种画面一个接一个闪过:漆黑的夜,一个个女子被他贯穿胸口,看着血流成河,他感到一丝欣慰。

      这样,她们就不会折䲬磨残害那些未成年的男孩子了。

      他拼命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渆想驱逐那些恐怖的画熂面和变态῔的想法。

      没有用,那些念头就好像扎根在脑海深处,跟着他的身体ᚕ一起成长,多年下来变得根深蒂固,甚至ছ已经成了他活着的目的。

      只有不停地铲除那些搔首弄姿,뢦蛊惑人心的蛇蝎女人,才能让他感싂到心安。

      䒵 他明白人生轨迹修碫正成功是䇼什么意思了:他成了之前དྷ那个杀人狂“赵小龙”,而赵小龙成了他。

      关于系统,关于测试题,关于人生轨迹修正成功,关于重塑型补丁……他统统明白了!

      㽾不!怎么能简简༑单单用明白来诠释呢? 麛

      那分量根本不足以表达他的情绪,是特么感同身∑受!

      感同身受!

      他ﷻ一刻不停地跑着,迎面装上一个人,两人险些撞个满怀⡙!

      “文杰!你怎么还☄不去上班,在街上跑什ᢢ么?륿”䏇

      对面的女子看清他的脸之后,诧异的问。

      上班?我在哪里上班?

      㓔 混沌的脑袋뤒像浆糊一样,뵕愣愣뵡的琢磨了好一会儿,转过了这个弯:分局,赵小龙那个岗位。

      他抬眼看向面前的女子。

      看她那身邹系统内部的制服,原来她是自己的同事。

       文杰努力思索着女孩子的名字,头又开始疼了,现在怎么稍微回忆之둌前的事情就牓头疼欲裂呢?

      难道是人生轨迹修正带来的记忆错乱?

      错乱?躷

      不,不是错乱。

      他感觉到一些记忆在他头脑里快速的流逝……

      뙭 等他认真分辨了一下,他꾤恍然明白了,被抹去᷎的是他人生被改变的䐄那部分记忆!

      他的㦄脑子里似乎被硬塞进来一个杀人狂关于性虐,内心扭曲,开始报复杀人的记忆!

      他按着太阳穴,忍着痛苦,终于在记忆深处捕捉到了她的名字:“哦,柳青青啊,你下午不上班啊?”

      “我去总局那边送걛资料,一会儿回分局。你抓紧回去吧,下午不是有个重要的会啊!”

      “重要的会?”

      文杰又忍着疼痛,努力想了想:인是了,领导确实在临近午饭的时候通知下午开会,并强调不准缺席。 㿓

      在赶回局里的路上,他低头看了眼手里拎着背包。

      事情太过诡䳨异了,他꽩现在还是懵逼状态,挺沉的背包,一路上就这么拎着!

      懇都没想起来背着走重,傻了不是?

      他拽着背包带子,用力提起,准备把背包背起来。动作一滞,举起的背包就停在了半空中。

      等等……这包里面是什么?

      疈 上班用得着背这么沉的包?

      他停下来ⵅ,找到一嵺处大楼拐角,蹲在地上,疑惑地拉开了背包的拉链。

      一个金属材质⭔的手箍,还有几瓶矿泉水,白色绒绳……闯入视线中。

      手箍上面微微残留的血腥味窜进了鼻腔……呸!他吐了口唾沫。

      鬼使神差地捏起那ᯐ截白色的绒绳,竟然……竟然极为뭱娴熟ߋ,极֕为流畅地打了个蝴蝶绳扣。

      他看了眼自己手上的绳扣,身子一僵,撒开了手……

      蝴蝶绳扣啪叽掉푱落在地!

      他双眼死盯着地上的绳扣,好像魔怔了一样。

      半晌,一阵风吹过,他浑身一激灵……壮鍣起胆子捡起绳扣揣进衣兜。

      ᥼这阵风彻底吹醒了他。

      Ქ绳扣的事情也要先放一放了,36小时凶手落网被处决,处决贁!

      而쟊现在,四次测试结束了,也是说12小잞时后警方会抓到凶毈手!

      之前赵小龙是凶手!

      现在,自己成了凶手!

      靠……自己就是那些警方镞在努力抓捕的凶手! 藗

      凶手!

      处决!

      这几个字眼出现在脑海中时,他周身的鹒血液仿佛瞬间凝固了。

      整个人被一种盛大的,活活能吞没他的惊骇笼罩着。

      他一屁股坐在地上,哆哆嗦嗦从兜里摸根烟点上。

      这特么破系统,真怀疑是赵小龙鼓捣出来鐓,找人当ꑁ替罪羊的!

      这时候骂赵小龙有什么用?

      他定了定神,逼着自己冷静,必须冷静!

      什么都可以先放放,活命要紧。

      ꛜ他一路狂奔,跑到离这里最近的湿地公园,那里有一处人工湖,蛮深的…莞…听同事说ꢇ还쵎淹死过人呢。

      到了那个人工湖,他将背包塞了昭几块石头,奋力把背包投进湖里。

      看着背包咕怜咚一声,没入水中,不见了踪影,他⍚悬着的心落了㊓地。

      虚脱了첏一样喘息一会儿,他稳了稳心神,朝二分局走去。

      큂 ……

      一进办公大厅就Ϫ感觉到了气氛不对,平时大厅里都会挤满了来砷办业务的人,今天却空空荡荡ꉇ。

      文杰朝门口看了一眼,旋转玻璃门上竟然贴着下午暂停办理懗业务的公告。

      什么重要的事情,到了要暂停主业务的程度? 촍

      不祥的感觉⤇涌上心头,他刚进业务大厅就听到有人喊他:“文杰,抓紧过来,就差你쪙了!”

      轞㉗是他的领导,王科长。

      “这就来!”他听到自己爽快地应了一声,朝王科长灿然一笑,露出一口整齐的牙齿。

      连他自己都吃惊不小,自己的情绪怎么转换的这么快?

      임似乎自己一直就是这样心无城府,对谁都⫾会报以坦荡微笑的实习生。

      王科长黑着一张脸,催文杰抓紧跟他去大会议室。

      ౖ 文杰一进会议室,就看到了讲台上坐着的一排人。

      ﯑ 坐在讲台中央먊的是四位制服的警察,他们分局的领导顺次坐在两旁。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警察调查到单位内部了。

      然后……

      然后在单位内部的调查里,发现重要线索,12小时……

      伙哦,他低头看了眼时间,11小㜻时34分钟后抓到了凶手,连环杀哲人案告破。

      停!他不能让事情朝着这个方向发展!

      看到王科长和文杰进来之后,分局的王秘书低声跟领导沟通了一下,又跑到中间㉈落座的警察身旁说了几句话,才回到最旁他自己位置上。

      文杰注意到了,与王秘书交谈的正是曹警官。他笔记本丢失时,来家里问话和拍照的那个带队警察。

      伺王秘书对着麦克风说:大家安静,咱们开始开会了。我介绍一下会议嘉宾,东区警局刑侦一队曹国强队长……

      在大家热烈的掌声里,曹警官起身䝡在会场扫貥视一番,神色肃然地跟大家打了个招呼。

      䨒文杰跟大家一样抬头看向曹警官,有那么一瞬就与曹队的目光隔空相接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