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宫廷争斗>

      彦行想建造的东西太多了䞃,但饭还是需要一口一口的吃。

      现在他的任务就是챀保证好整个建设大军的后勤,物资要及时供应,农民劳作需要的营养也要跟上。

      彦行就这么开着货车,一遍걢遍在现实世界和游戏世界之间进出。

      时间在忙碌中过去。

      当草原럹再次被笼罩在黑鸺暗中时潊,彦ᯟ行开着农用三轮车载着晚餐첓回到领地,即将度过他在这个游戏ꁅ世界的第三个夜晚。

      ꍱ 领地也一天一个模样变化着。

      䥒召唤农民全部返⶿回,开饭!

      在外工作的农民们陆̉陆续续的回到防护墙内。他们虽然疲惫但精神都非常好,热情的讨论着今天晚⋵上,领主老爷会准备什么样的人间美味。

      但就在彦行认为这个晚上늯又可以平安度过的时候,劳汉斯Ო来到他的身边,耳语道:“老爷……在防护墙外面工作的农民都回褖来了,但是少了一个人?”

      쥚“少了一个!”彦行㌉顿时心生警觉:“你有没有清点错吗?是不是在高斯帕和艾ᡕ迪那里?”

      劳汉斯说道:“我确认过了,他不在高斯帕和艾迪那里。老爷덪对我们这么好,他不会偷偷离开的。”

      ಻彦行也不认为这个丢失的农民是自行走的。

      虽然这处༙领地的繁荣度不高,但民心绝对是顶到满。

      自己又有民心所쟚向的天赋加持。

      哪个农民会放着大鱼大肉不吃,跑去旷野去啃草根?

      既然那个农民不是自己走的邽,就代表有人把他掳走了。 ꜳ

      狼人族群终于找过来了!

      彦行望向砝防护墙外的旷野,夜幕下看不到太远的东西。

      黡 “这件事不要声张。”彦行对劳汉斯叮嘱道:“吃完饭버后,你带一些人在防护墙周㖽围布置陷阱。不需要弄太大的动静,把刺绳网剪成小段安放在草丛里面就可以。”

      ࡣ“ଐ遵命,老爷。”

      劳汉斯离开找了几个农民。彐在低声对他们说了一些话后,这些农民立即加快녶吃饭的速度。

      鎆接殇着彦行又把高斯帕叫૫过来。让他在晚⍍饭后组织人手,连夜修建村级议事堂,,再在防御墙的内侧利用现有的脚手架修建几个箭塔。

      在高缙斯帕领命离开后,ᐇ彦行想了想觉得俘虏的狼人那边不能再拖了。

      必须尽快从他们嘴里问出狼人族群的情报。

       䊨“艾迪,跟我去监牢!”

      ꀸ领地内四处点起了篝火,땾其中一堆就在监牢的前方,让守卫可以清楚的看到里面每飤一个狼暸人。

      狼人们习惯了饭点,见到彦行和艾迪走来,就都自觉的站在监牢的门口。 냅

      他们活动的筋骨想要在跳远比赛中超常发挥夺冠,又不禁的看向唯一没有站起来的钢牙,想着自己若是赢了ꆤ能Ⰳ不能守住那瓶酒……

      彦蒽行坐下后,宣布给狼人开饭。

      狼人一个个被带出来。

      “知道你吃的东西是怎么来了的吗?”

      “是彦行老爷赏赐的。”狼人的回答已经非常的自然駸。

      島彦行点点头指着跳远的地方说道:“去,使出你䰻全身的力量给老丌爷我瞧瞧。若是你能得第一,老爷我重重有赏⻣。” 麮

      “是,彦行老爷。”

      狼人冲刺全力一跃……获得了晚上的싎食物。

      一倁个狼人吃完送回,一疌个狼人被带出来。

      仿鞇佛就是彦行找乐子想看狼人们跳远。

      事实上食物볪的赏赐和命令的执行,正在潜移默化的让狼群改变着对自身的定位。对钢史牙的孤立和他自己的作为,也正在加速狼群的改变鎘。

      㗱钢牙现在身处在一场杀局中尚不自知,当他被带到彦行餺的面前,还是홅一副的倔强칙。

      䮟不等彦行说话,钢牙反而威胁道:“彦行老爷……饥ڞ饿击不垮狼鼓人的意志。我们在饥饿中쯿长大,即便三天不吃饭,狼人依然拥有强大的馛战斗力。

      我不会背叛我的族群。不是因为我的忠诚,是因为你웾注定的失败。

      放了我们,然后离开闞这片草原。

      这是你最后的机㑊会了。”

      彦行听钢牙的语榇气还是这么坚决,就绝了劝降໵钢牙的念头。

      “可惜呀,可惜呀,可惜……”彦行露出对钢牙的欣赏,但还驩是忍痛挥手让艾迪把他送回监牢,说道:“给跳的最远的狼人一瓶酒。”

      哪个狼人跳的最远,狼人自己并不知道。因此谁是冠军,当然就是彦行说的算。

      跳远就是对狼人身体素质的考量。前三次比赛,彦行挑选出了三个最强壮┐的狼人。

      这一뺤次他把冠军给了第一次获胜的文那个狼人。

      钢牙被送回监牢,酒被送到狼人的手中。

      又一ም次获得奖励,狼人的手紧紧握着酒瓶。他向靠近的头领亮出獠牙,后颈的背毛全部竖了㊙起来。

      崖 “钢牙,你已经抢走过我一次奖励了。你不要妄想再一次将我的荣誉夺走,否则……”

      “否则什么?”钢牙感到是自己在狼群中的权威遭到了挑衅,他轻蔑的看着抱着酒瓶的狼人说道:矲“你要挑战我吗?你只是一个一阶狼人,而我是二阶大狼人臞,挑衅我只会욡让你难堪和受伤。

      把酒给我,这是狼群⮜的规矩。”

      “狼群的规矩是䬟你能拿着食物,但荣誉……你不能拿走!”

      大狼人和狼人针锋相对,在监牢㶎外面的艾迪不由对彦行问道:“老爷,这就是您想看到的场面吗?如果狼人把您的赏赐给了钢牙,该怎么办?”

      “如果那个狼人在如此情况下,还甘心被钢牙又一次从他手中엡抢走酒……誒就代表狼人是一个下限很高但上限很低的种族。权威固然可以形成巨大的凝聚力,但过度的权威就会让一个群体丧失向上的活力᦭。

      从短期的利益,我希望狼人反抗钢牙縧。

      从长期的利益看,我更希望狼人把酒交出去。”

      彦行的话,让艾迪思考了好一会儿依然没⾾有摸到头绪。

      反正只要知道一切都在老爷掌握中就行了。

      艾迪高呼道:“老爷的智慧不是愚笨的我能领悟的,老爷明智。”

      彦行的目光始终盯着监牢内。面对钢牙的紧逼,被选中狼人必须要做⇀出抉择!

      而钢牙为了自己在狼群中的权威,也必须将这瓶酒拿到手。他是这个狼群的头领,↋必须强淧硬。

      鎃面对执意不肯交出酒的狼人,钢牙率ᄍ先一巴掌扇了过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