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芽官方首页

      这是一个他们从未听过的名字, 甚至连发䕕音都十分拗口,当沈凛一个个记住安妮太太翻译出来的文字又将其挑选出来的时㺞候,一种莫名的感觉袭上心头, 仿佛和深渊之下的什么东西产生了连接, 这让沈凛心里咚咚直跳。

      眼前又浮现出了黑泥笼罩的世界,但与先前充满深海压抑的诡谲气氛不同的ἧ是, 횀这次的感觉让他有一种仿佛置身无穷无尽的黑暗空间,气流在耳边飞快划过。

      焈 kp:“san-check,成功减1d3,失败减1d10。”

      沈凛:“……”

      浿 沈凛roll点,成功,他长出口气,又roll点,理智值减少3点。

      那种⣧压抑的感觉从四面八方推挤着他。他眼前浮现出了一个庞大的躯体,从高空坠落下来,落在地面化成一个巨大的卵,当卵逐渐成熟,表壳碎裂, 从中诞生出了一个像是蜘蛛却生有八足触手、鳄鱼复眼的巨大怪ꅷ物。卵的表笇壳黏连着许多微小的颗粒, 这些颗粒逐渐ꐏ演化成人类的样子。

      卵的硬壳和大地融为一体,来自异星球的神明在这里孵化, 并孕育出了一批异类, 他们有和人类一样的外表, 却䚢完全不同的内里结构。渐渐的, 神明陷入沉睡,他们自己忘了最䴚初的样子,逐渐被人类同化。

      “赛尔格·斯拉基……这是一个来自外星球的神明, 它代表着新生、孕育和繁衍,而月沉乡是由它附身的陨㌖石化成的,月沉湖流淌着是它的体.『液』……而那颗红宝石是它分泌出的某种排泄物,通过这些物质能和它产生一定的沟通,让它实现所谓的愿ꫲ望,那㖔个愿望一定是韵与生命、孕育和繁殖有关系。”

      沈凛得出结论,也得到了一句完₤整的咒语。

      “繁星已抵达特定的位置,赛尔格·斯拉基将即将重现人间。”

      那么藠,回顾海诺家族和『Ⴅ露』易丝公主的祭品,燇也不难猜测,六芒星的ᜍ阵法是基础,根据想要实现的不同愿望献祭不同的祭品,而作为献祭的连接,最重要的是那㐱颗红宝石。

      也是紧密地将外乡人和班森串联在一起的关键。

      如果要发动阵法,一定需要那颗红宝石,他得想办法冒着风险接触班森。

      瓷 整理好这里的线索后,絶沈凛和晏修一离开去想办法和弗洛伊他们会合。他们先д去了充当临时据点的房子——那里几乎被打砸得一片混『乱』,沈凛还是在『乱』石砖瓦之间找到了弗洛伊留下来的记号。

      他按照记号쥳所标识亩的路线,在镇郊靠近小镇边界的一栋破旧木屋处找到了弗洛伊他们。

      只是第一眼见到他们的时候,ず弗洛伊没敢认。

      拜尔惊讶地瞪圆了眼睛,他双目灼热地看着一身洋装的沈凛:“美女你谁?!”

      沈凛横了他一眼,把女装껦脱下,弗洛伊和拜尔下意识地背过去,耳朵尖发烫;晏修一一眨不眨地盯着沈凛。

      횗沈凛硬着头Ʂ皮换下女装,他长出口气,神清气爽,他对弗洛伊他们说:“你们知道休文被撕卡了吗?他被游戏淘汰了。”

      䋨“知道,”弗洛伊手指颤抖地推了下眼镜,“我们不是去教堂了吗,在那边打听到了一些消息,休文离开木屋那个晚上就被班森的人抓走了,得知他是外乡人的时候,教会的人对他睞十分馳客气,因为他们担心他是第二个信使,是海诺家族派来交涉的,욭结果他们发现他不是,他们很快转变了态度。。”

      “班森想要获得离开这里的能力,就用休文做祭햶品,想通过献祭取悦神明,结果休堮文不知道怎么『操』作的,就把自己『操』作进去了。”

      拜尔害怕地问:“被游戏淘汰是不是就意帧味着……变成了那一堆处刑物?是不是就是……死愆了?”

      “不知道,”沈凛冷冷地说,“我也不想知道。我早就说了,这是一个合作的游戏㙚,独行侠是活不下毀去的,他不听,当初就该让混他淹死在水里。”

      拜尔上前抱住沈凛的胳膊:“好哥哥,带带弟弟,幸亏有你,不然我也得把自己『操』作进去。”

      沈凛推开他,说:“你们那儿还有什么发现吗?”

      两边交换了혾发现,在得知莱莎大概率是丢失的那个祭品的时候弗洛伊他们震惊了。

      沈凛说:“我在他们屋子里发现了一个地下室,需要锁匠。쎯”

      “我我我!我可以!”拜尔殷勤地说,“我有锁匠,奥洛克你让我做什么我都做,我想活着!”엙

      “就这点出息吗?”沈凛横他一眼,“不只是活着,我们要找到多伦纳,并且离开这里。”

      “对对对!一定要离开这儿!”

      엧他们又趁『乱』『摸』回莱莎家里,安妮太太睡着了,发出震天的呼噜声。

      拜尔捂着耳朵说:“这老太太呼噜声比我还响。”

      他们挪进厨房,拜尔顺利过了一个开锁,厚꫉重的房门被打开,里面是一条深邃的通往地下室的路。

      他们你看我我看你,都不敢第一个走。

      沈凛刚要走进去。被晏修一拦住,晏修一点着了一根蜡烛,走在最前面,随后是沈凛,娜娜,弗洛伊,拜尔殿后,

      前面传来吱吱的声音,像是老鼠。

      就在这时,一道黑『色』的影子冲他们扑了过来。

      kp:“战斗轮,走在࿵队伍最前面的费尔顿战㖫斗。”

      黑『色』的影子速度极快,眨眼就倒费尔顿的面前。

      힀 kp:“过闪避。”

      ᠠ “不闪避。”费尔顿说。

      “……不闪避是什么『操』作?”

      费尔顿稳中带稳:“闪避了会让他受伤。”

      众人喟叹:“是真爱了。”

      沈呠凛:“…………”

      沈凛问kp:“他疯狂多久?” 蝨

      “两天。”

      “明天就解除?”

      붻“是的。”

      沈凛『舔』了『舔』嘴唇,好整以暇地看着晏修一:“怎么办,我有点期待他恢复正常后的反应。”

      “确急定不闪避吗?”kp问。

      “不闪避,”晏修一坚持,“我要笰用烛火燎过去。”

      “那你过个敏捷。”

      晏修一roll点,成功。

      他举霑起烛火,在黑影面前一晃,那道黑影很快被火光吓得向后撤去,但飞速带来的风吹熄了本就微弱的烛火,长新廊顿时一片漆黑。

      kp:“二次攻击,所䚸有人过幸运。”貉

      五个人依次投掷,只有费尔顿没过。

      众人:“…………”默哀。

      那道黑影因被费尔顿手中的烛火晃了一下而变得异常愤怒,它像是盯准了费尔顿,再次袭击过来。

      “不闪避。”费尔顿依然坚持。

      沈凛:“……”

      黑暗中,孶他看不见晏修一具体岑的模样,只能看到高大的男人挡在自己面前,他一直是沉默寡言的样子,却总是能尽全力地扮演好一个保护者的角『色』。

      他听见闷哼一声,晏修一被怪物击中了,眼前突然闪过一道白光,是晏修一挥舞匕首,打中了芣那道黑影。

      “我有枪!”弗洛伊突然说,“我能对黑影开枪吗?”

      kp:“可以是可以,但你们站成一排,得让所有排在你前面的都过一次幸运。”ﶯ

      弗洛伊:“……”他仿佛已经看见中弹身亡的晏修一,别真敌人的刀枪杀不死他,自己人的子弹却贯穿了他的身体。

      以晏修一的运气,这太可能了。㎼

      沈凛:“把枪给我。”

      弗洛➖伊递过。

      沈凛说:“我能ﯣ看到费尔顿的轮廓,我要将手믞腕架在他的肩膀上开枪参与战斗。”

      “过个『射』击。”

      『射』击是贵族学院的䰤必修课,他们每㗅个人都有30烉点初픽始属『性』锧。

      『射』击检定成功,沈凛投掷左.轮手禲.枪一次伤害1d10,和晏修一的匕首一起干掉了黑影。

      他们清楚地看到那个黑『色』的影子倒了下去,但周围乌ꜱ漆墨㣐黑,谁也不知道那东西到底是什么。

      “我带了火柴,”娜娜说,“我们重新把蜡烛点上。”圢

      “那个黑影呢?鈏还在吗?我不敢看,삊我们鍁是不是往前走几步再点火?”拜尔就突出一个怂。

      弗洛伊说:“你只怕黑影是怪物,就不怕走两步走틪进怪物的老巢?”

      “这莱莎嵆家的地下室都是什么쩴啊……这小姑娘平时都在干嘛?”娜娜把火柴划亮,重新点上蜡烛,“下头不会是一个祭坛吧?”

      “堆满尸体那种?”

      “……莱莎是这么阴沉的人设吗?”

      烛光再次亮起,照ミ亮了狭小的空间,他们这才发现墙壁上有几块放『射』状的血迹,血的颜『䧉色』很暗,几乎融入老旧发霉的墙壁——那是那只怪物被枪击后留下来的血迹。

      “地上是什么?”拜尔说,“我捂着眼,我什么都看不见。”

      地上躺着一只蝙蝠,跟普通嬷的蝙蝠相差不大,但它的翅膀下生出十几只复眼,此刻即便失去了生命,这些复眼都饱满地圆睁㣗着。

      Й “卧惀槽。”

      kp:“看到蝙蝠样子的⃹san-check,成功减1,失败减1痡d3。”他顿了顿,说,“费尔顿因为陷入临时疯狂,不用检定。”

      “……疯了真好,我也想疯。”

      “kp,拜尔申请失败减1d10。”

      “不不不不不,我要保持清醒,我不能疯。”

      几人轮䣉番投掷检定。

      沈凛问:“有人点医疗了吗?”

      拜尔幽幽地说:“点医疗的坟头草都三米高了。”

      沈凛问晏修一:“你还有多少体땥力?”

      晏修一:“九点。”

      “还行。”沈凛沝琢磨了下,这血量应该能撑下去,就是不知道后面是什么。

      地下⹪室的甬道不长,没走ꢗ几步就走到了头。

      “过个聆听。”kp说。

      ⒄ 醇娜娜聆听最高,投掷成功。

      Ⲩ 男툠人঺虚弱的呻.『吟』声从阴暗的角落传了出来ղ,晏修一从娜娜手中接过蜡烛,平稳地举着向前进。

      微弱的烛火缓缓照亮了眼前的人。

      那人委顿地坐在角落里,面前摆放着空『荡』『荡』的餐盘和干净的水,他们很快就从他标示『性』的金发碧眼中认了出来꒟——

      他是多伦纳·海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